< 返回
專欄
事實與偏見
肉食中環 股海縱橫 媽媽週記 壹計就明 坐看雲起時 壹觀點 運動壹指禪 事實與偏見 無定向風 關公不是災難 九龍霸王電影彈 壹擋專政

南無阿彌陀佛!O Lord, Thy Will Be Done!

普通話我就唔知點講喇。我選擇講廣東話,做香港人。聽說這可能也犯法。吓?不,他不講法律,講的是一言九鼎。說了就是,你是沒選擇的。

為什麼上帝不把我們都造成完人,像天使,沒有罪惡煩惱?但你說的是天堂,人從天堂掉進人間,有了原罪,不再是天使。故上帝賦予我free will,讓我做人做事的功德贖回這原罪。天使可以飛,我們罪孽太重,飛不起了,但我們發明了選擇,選擇救贖,返回天使的路。

上帝賦予free will,是要我們為生存做選擇。我們不受誘惑或受不了誘惑做壞事,心動了,念泛善惡,喜怒哀樂,心動情動,眼分彼此,因而選擇,因而思想,有了思想我們成為了人。人不是因為是人才有思想,是有了思想我們才成為了人。思想是選擇促成,因此人是選擇造就。沒有了選擇不做不屑做的事,我還是人嗎?

好,講完耶穌。但事實上選擇的成敗起伏,讓我們有活着的感覺,心理學也這樣說。當沒有了選擇時,轉身都是缺氧的恐慌,哪裡都逃不脫的窒息感。選擇開闢新天地,激發荷爾蒙成長。還記得第一次承擔後果做決定多快活嗎?

你記得第一次決定留低在女朋友屋企過晚,擔憂是明天回家被父母糟質,又擔心女朋友會大肚,但做了決定,「我大個仔了!」的感受令你high爆!吾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決定留低,一晚狂歡回到家門前腳軟,死就死硬着頭皮入到家中,父母眈天望地問都唔敢問,詐諦唔知。嘩!這展翅高飛長大了的感覺多棒!選擇令boy man立竿見影,使你與那些咬住奶嘴的大人分開。

會選擇真爽!但大個仔後父母管不了你,現在政府要來管你,而且管得更嚴厲。擺明糟質你,你又能怎樣? 。霎時傳來幾聲冷笑,暮色下沉,烏鴉寒枝悽啾,原來已經打到來。

振翅高飛發覺只不過是進了個大鳥籠(我們教宗的智慧也僅於此而已!)。發覺爽完那次之後再無得爽,因為你再無權選擇。它還說:吹咩!你怎能不憤怒,於是和平抗議!你抗議是想自己作主?你是鼓吹「港獨」!拉你鎖你DQ你罪有應得!習大帝萬歲!和平都有罪!

認真你就輸了,每次都這樣。你要變傻佬以後才能快快活活在這裡活着,你不肯扮傻?留下來阿吱阿咗?請你走!這已不是潛台詞,阿爺的意思是明明白白想你知道的。香港人,你算老幾!

暮色黃昏幽暗,紅日黯然下沉,風光大勢已去,水平線上老夫子帶住大番薯移民。

老細,你有權將香港淪陷,真係吹你唔脹奈你唔何,你有槍法律又在你手,我只有雲吞麵豬腸粉。但你拿不了我天賦的free will,我決定做決定,選擇做人的感受。耶穌行在水上,叫彼得不用怕便行到了,彼得聽見大風颳過,害怕,掉進水裡,得耶穌赴前扶起。我也只好不怕,守到最後祈望奇跡出現,耶穌赴前扶持,我們都能水上行,大海平靜了,船便不沉了,也說不定。要是下沉,我坐沉船到最後樂一笑。

不知為什麼,講到阿蓮就讓我想到小時候的工友大波蓮,心頭一輕,一陣體溫湧心頭,令你發過綺夢的女人最難忘!這個鬼妹阿蓮身材也不錯,一頭金髮紅唇大眼頗漂亮,到三十七歲才有閒情發姣,到gym找trainer狂操,整理頭髮化靚妝,觸覺開始敏銳,像狗嗅採白松露般在找男朋友。

她事業成功,代價是一直工作在忙,今天下班已為明天工作焦慮,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回家休息,草草吃頓飯,坐在電視機前不用腦呆看着熒光幕當休息,不看也開着,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想做,但靜下來又怕不知所措,看到一半睡着了,哪有心情找男朋友?

她從Cincinnati U畢業後在哈佛拿了個心理學博士,之後一直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做訓練課程設計工作。她到過伊朗、阿富汗實地做心理輔導工作,她的實地研究報告在《Science》發表,證明了在一髮千鈞的壓力下,大多數人會做出更好的決定,只有少於三成人會更差,令她名聲大噪。最後被調回華盛頓總部做新兵訓練課程的設計師,這是她的專長,也是她最想做的工作,雖然過去幾年她每年獲得Leadership的優異獎,晉升至上校,她卻做得非常不開心。她的上司是以前哈佛教過自己的教授,高高在上的學術權威,加上官僚的傲慢,簡直令人窒息。想做的研究都卡在他手上,只批准做他認為有用的項目。做着認同的研究被他的權威卡死,不認同的研究又麻木不仁,更是連選擇也不想做,做到走肉行屍,瞪眼空白茫然。她開始有手汗,同人握手時很尷尬。之後睡眠不足,晚上睡在床上幾個鐘才睡着。愈睡不好愈擔心睡不好便愈睡得不好。晚上睡在床上眼光光為明天焦慮,疲累成為每天掙扎的心魔,心理學家在心理壓力下快要崩潰!

就在這時候Kaenko Technology打電話來,問她有無興趣做醫療軟件心理治療的研究工作?她問為什麼找她,對方說,我們想你來教我們怎樣做好這方面的研究工作。她恍如死裡逃生,沉悶的心結裂出希望,她毫不猶豫在電話一口答應了對方。因為在軍部這裡上司從未問過她該怎麼樣做,她是沒選擇的。

這公司做的是nano technology醫療智能感應微粒儀器。他們將幾百粒微沙般的智能感應器注入人體內各部分,利用體溫充電。當身體某部分機能起變化,其他部分正常無需操作的data及電力,都集中到該處支援做分析,因此幾百微粒儀器,可以有效地測驗出整個身體的狀況。這些微粒儀器連結體外智能機器,可有效地探測出身體病患的先兆,讓我們可治癒於未然,延年益壽。這是對人類的大貢獻,醫學的大突破。這挑戰於阿蓮是intellectual春藥,是激發她知識追求的強心針。

公司的訓言是「我們該點做?」,她每天做研究,也忙着問不同種類的人「我該點做?」,找出他們行為的pattern,因而可以更集中更有效地解決心理輔導醫療的問題。她覺得自己每天都做了許多學了許多,因為看着事情變化跟着調節做出來的成果,都是意外的收穫,意外的驚喜。

由朝忙到晚,下班回家靜靜慢慢吃頓飯,滿心舒暢,吃個甜品,喝杯茶看齣電影,看書聽聽音樂,以前不想談自己的工作現在找人講電話八卦,累了跳上床倒頭便睡。本來想去學瑜伽打坐消疲累治失眠,現在換了工作,有做事自主權,壓力變成動力,卸下心頭大石,猶如吃了大力菜潛力爆發,體力充沛心情輕鬆愉快,自主激勵令她脫胎換骨。

這挑戰不單讓她撿回條命,也重燃了她做人的激情。為什麼變化這麼誇張?她說,其實不誇張。你想想,在高速公路大塞車,看見前面有exit的出口,你會毫不猶豫轉彎駛入找路走。你這樣做可能要花更多的時間,但你卻毫不猶豫要馬上逃離塞車,取回駕車的自主權。儘管駕駛更長的路花更多的時間,交通暢通無阻,心情愉快!因為你做了選擇作了主。

阿蓮說,嬰兒當能夠自己拿食物進口,都推開母親的手,搶着自己拿來吃,儘管母親餵會吃得更多更好,可見自主是本能的直覺。埋沒了這本能,我們感到窒息,發揮了這本能,活出無限的潛能。這本能正被窒息,而且一定會被窒息,香港淪陷了!因為阿爺要速成人治的管治。今天中國富強偉大,怎容得下香港過去英國這國仔的一套法治在搞搞震!國家愈大,它的法律一定更偉大,中國的法律最偉大!現在那裡聽見國歌奏出都要馬上站立,不知見到五星紅旗舉中指算唔算犯法?

才六、七歲我已非常頑皮,有人甚至說我是個小壞蛋;我比別人早熟,那是肯定的了。小時候從廣州返鄉下順德小住,每天黃昏時分都見到穿着薄薄衣服的燕瘦環肥女子,披着毛巾到靠近祠堂的破爛圍牆後的河邊沖涼。那時我已曉得扮無知走近祠堂,試圖偷窺。

可是什麼也看不到,只聽到那些女子嬉戲及撥弄河水洗滌的聲音。儘管如此,心猿意馬那已夠我血脈賁張、渾身細胞騷動,鼻孔快要噴血了。獸性的衝動顯然掩蓋了我這個六歲小童的理性。

那個時候竟然給我見到圍牆邊有一棵大榕樹,不假思索便竄進圍牆,爬上榕樹俯伏在伸出河面的樹枝上看個痛快──從那個位置可以看清楚那些女子在河中沖涼,在濕透的薄衣下,她們的身體纖毫畢現,婀娜多姿。她們只顧擦背揉胸,沒有留意居高臨下的我。在我來說,那何止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奇景!那簡直是我人生第一次的情慾洗禮。

那個時候,阿媽姓乜?老豆是何許人也?全都拋諸腦後了,我彷彿是走進了天堂,闖入阿當、夏娃的樂園觀禮。為了把奇景看得更清楚,我在橫枝上愈爬愈出,得意忘形中突然「啪」的一聲,屁股下的樹枝折斷了,我整個人也「咚」的一聲掉落河裡,把在沐浴的女子嚇得花容失色。一陣騷動過後,到看清楚原來只是我這個小孩子,她們便哈哈笑笑,吵鬧一回,任得我游了上岸跑掉。

(在這裡且讓我岔開一筆。如果那些女子是現今的教師、學者或社會科學家般的職業女性,她們一定會把我抓着,給我來個心理治療或輔導;也就是把一個正常不過,只是較為早熟而彰顯人性的小孩子變成科學實驗的受害者。她們甚至不難以為我心理變態,是受了父母不良影響或是他們不善教導,以致一併要他們也接受心理治療和輔導。要是現在發生這事,我或許會被 #MeToo 也說不定,咁就慘情呢!

可是舊式鄉下婦女只會對這般事情打個哈哈。她們未為流於表面的所謂現代心理科學污染,對周圍的人有真摯的感情,對人性尚有個純真的直覺;她們感受到人性的真實,因而信任人性、對人寬容,以人之初性本善的積極取態對待周圍的人。她們的世界是美好的。

反之,現代的一些所謂專業人士,卻拿着一知半解的所謂科學知識,以懷疑一切的態度檢視世界,以為人之初性本惡,更到處都是有病態的人,非要他們的專業知識來輔導、改善不可。他們的世界是醜陋的,故此要他們來救贖。)

在河中沐浴的女子放過我,可是在遠處蹲着聊天的男人卻可能妒忌我看到了他們夢寐以求卻未能如願的景象,揪着我的衣領到村裡找大人教訓我。那時我想:給阿叔阿伯知道我幹了這樁荒唐事,一定會把我打鑊金的了。哈,真好彩,剛好這天是個大節日,做節打小孩不吉利,他們甚至對我惡言相向也不敢,只扮惡瞪了我一眼,便讓我逃過大難。

晚上我們在祖屋的大堂擺了幾圍酒席,親戚數十人濟濟一堂,互相敬酒,大吃大喝,喧嘩吵鬧,不亦樂乎。席中有個為老不尊的前輩嘲笑我說:「阿D你既然識得裝女人沖涼,大個仔了,可以飲兩杯了,來,快啲去敬大伯父一杯!」

避過皮肉之災,又是哄堂熱鬧,我自然洋洋得意,本就想逾矩狂歡,現在更是奉旨行事,我於是一手拿了他的酒杯一個箭步跑到大伯父跟前一飲而盡。之後大人都吃喝到神志不清了,我也趁機喝了幾小杯,結果也變得神志不清了。

酒席未完,見我已半醉,有大人抱起我放到大堂神壇邊偏廳的酸枝長椅上睡覺。偏廳沒上鎖,只掩上門。喝了酒睡得不好,矇矓中我聽到外面颼颼的風聲,靠近我的一爿大門忽然被人推開發出吱吱的怪聲,我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進來。他不動聲色,走到神壇恭恭敬敬地下拜,然後轉身向我行過來,在我身邊坐下。這時候我才看清楚他目露兇光,賤肉橫生,冷冷的瞪着我,良久不動。

那個時候我已經被嚇得半死,本能地想高聲呼叫救命卻又發不出半點聲音,一身冷汗如水瀉下,凍得我全身僵硬,牙關打震格格作響。可能是見我滿面冷汗吧,那人從口袋裡拿出毛巾慢慢地替我抹汗,但他的神情仍是兇兇的,甚至像是在冷冷地恥笑我。

他到底是個什麼人?他要拿我怎麼樣?下一步他又會做些什麼?正當我想到這裡的時候,那爿門便「嘭」一聲被風吹開了。那個人霎時變得驚慌起來,霍然站起來,頭也不回衝了出門去。

我是在發夢嗎?如果是發夢,為何我一直都聞到香火的芬芳味?為什麼早上起來那人用來替我抹汗的毛巾還在我身邊?儘管有這些問題,我相信自己不是見鬼而是發夢。這是我一生第一次喝酒,體內必然有很不正常的反應,發「見鬼」的夢一點不出奇。

翌日醒來,雖然睡衣和被鋪有部分已乾了,但汗漬和氣味告訴我昨晚我確又曾經全身濕透。我的牙關一直在打冷顫,我顯然是得了嚴重的傷寒,發高燒在床上賴了好幾天都起不了身。

我將發生的事情講給有經驗的老人家聽,他們都權威地說我是撞了鬼,受驚病上幾天。給他們這樣說,那時我也相信自己是撞了鬼。後來長大了,想起這件事情才認定自己其實是在發夢。

不,我不是不相信有鬼。既然我相信神的存在當然也相信有鬼,只是我不相信人會見到鬼的出現而已。為什麼我們相信神會像聖保祿在大馬士革見到耶穌那樣顯靈,卻不相信鬼的出現?

很簡單,神顯靈是個奇跡,但鬼是不會作奇跡的,故此鬼是不會在我們面前出現的。鬼是一種負能量,就像物理學說的黑洞那樣,它只會吸納而不會發放光芒或能量的。鬼被收藏在永遠漆黑的負能量時空裡,那又怎可能出現在我們眼前?

至於我為什麼在那男人出現時聞到香火味,那是因為在夢中我的知覺是在意識和潛意識之間漂浮,因此嗅覺還在發揮功能。至於那條毛巾嘛,那是抱我上酸枝椅的人為我抹汗後留下來的,這個印象還留下在我的潛意識中,到我發夢時便被用上了。

鬼是不會在我們眼前出現的,它只會在我們心中出現。神父為人們驅魔,驅逐的是我們環境內的霉氣和人們心中的魔障。

我承認一個人很難有客觀,你的出身、環境的薰陶、教育和成敗得失塑造的一個「你」是獨一無二的,這獨一無二的「你」成就了你獨有的思想、信念、觸覺反應和感情的起伏,像一個無形的心從內裡伸出,把你團團包裹着。是,你像別人一樣看到外面的世界,但你是透過內在的主觀和這外殼透視看這世界,與別人看到的不一樣。我們沒法子免除這主觀成見,若要免除這主觀成見,我們只會否定了自己,連同認同的事實和信念,我們看到的世界因而也失去意義,我們變成了有血有肉的機械人。是的,我們是客觀了,不過是像科學「標本」般的客觀而已。

當生意起了革命性的變化,過去的經驗往往蒙蔽我們,使我們墮進主觀慣性的偏見。過去幾十年香港的地產幾乎有升無跌。就是九七年移交中國前後大跌,要是你相信香港彈丸之地有龐大的中國作後盾跌了還是會再升,之後真的再升,你不僅安然認命,節節上升更令你賺到盆滿鉢滿,你「香港地產有升無跌」的信念根深柢固。到了現在瘋狂飈漲你更賺到「富貴如浮雲」豪氣十足,你更相信今天富強的中國有這許多富豪為了香港的法治、人身和產權的安全、醫療的道德、清潔的空氣和無毒的食物一定會來香港買樓安居樂業,地產飈漲得再癲再瘋狂你也不會賣只會繼續買。到一天中國的經濟爆煲地產狂跌香港地產隨着崩潰,你也不會賣只會堅守「香港地產有升無跌」的信念。當中國經濟斷壁殘垣,哀鴻遍野,社會爭鬥紛亂,富強的表面原來有不少是「假大空」堆砌成的假象,香港地產更被拖累跌到慘不忍睹,你才發覺,啊!富貴榮華,真的只是浮雲掠過的一場春夢。節節的勝利不斷惡化我們內心的偏見,麻木了我們的理性,最後像無形的意識牢獄把我們重重監禁在內,看不清外面真實的世界,我們卻懵然不知,是常有的事。

公司的習性和偏見像一個人一樣,因為公司不外是人的組織。當年我在紐約做毛衫推銷員,Sears Roebuck百貨公司的神殿,能夠賣貨品給它,別的公司知道了也想跟你買貨,令你不勝自豪,羨煞同儕。它幾十年來聲譽卓著,管理嚴謹靈活變通,是當年美國《Fortune》雜誌譽為全球管理最卓越的公司之一。它最先開拓貨品供應連鎖管理,建立商店貨物的品牌,創立貨品目錄零售和信用卡銷售,是零售行業鶴立雞群的先驅者。但是,今天你走進Sears Roebuck的商店看到顧客寥無幾人,貨品黯然失色,這局面實在太慘不忍睹,不想瀏覽下去,你便知道為什麼它經過幾次重組整頓仍虧蝕連連,岌岌可危。

為什麼這麼卓越的公司從高峰倒下再不超生?因為過去不斷的勝利鞏固了它經營的公司文化和價值觀、思維模式、科技與能力和管理架構的偏見,蒙蔽它的視野,讓它只看到現有顧客的需要,只集中資源服務這些顧客,卻不知道這些顧客正被新一代的消費者取代。它忽略了市場的變化和新一代消費者的需求。男女不同的成衣、鞋履皮具、化妝品和家具等等專門店的冒起,令零售管理更專注更靈活,貨品流轉更快更新鮮,和讓顧客購物更方便,改變了顧客購物的需求。折扣零售業的冒起也改變了顧客對貨品價值的吸引和需求。而且商場的冒起不僅提供了不同店鋪多樣化的商品和娛樂,還有餐廳咖啡小食快餐店等休憩的空間,將百貨公司原本讓人瀏覽的樂趣優勢比下去。百貨公司這種種因素令消費者失去了興趣,成為時代的恐龍。

當然,無法跟隨時代潮流轉身的不僅是百貨公司,就是走在時代尖端的科技公司也犯同樣的錯誤。就拿電腦行業來說吧。IBM雄霸電腦主機(mainframe)卻錯過了(科技結構類同的)小型電腦(minicomputer)的冒起。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Wang Laboratories和Hewlett Packard等創造了小型電腦行業,卻錯過了個人電腦(personal computer)的冒起。今天的智能手機很多方面與個人電腦的功能類同,但除了Steve Jobs這天才的蘋果公司,又有哪一家個人電腦公司能夠轉型創作智能手機呢?沒有!就是連Intel和Microsoft這樣優秀的科技公司也錯過了智能手機冒起的機會。難道除了如Steve Jobs的天才,主觀偏見是人無法逃避的宿命嗎?

Steve Jobs不相信顧客調查,認為顧客未看到貨品前不知自己要什麼,我們要以真知灼見創造貨品帶動顧客的需求。這做法的好處是創造的貨品不會被顧客的習性綁架。例如「大家樂」試做越南牛河粉春卷、墨西哥的卷餅、泰國雞飯炒貴刁等等,看似是離經叛道,但若顧客吃過喜歡為什麼不可以做?最少這樣產生的發展不會被現有顧客的習性牽着鼻子走。世上沒幾個天才,要像Steve Jobs創造了個人電腦,然後再始創iPhone智能手機潮流當然非天才莫屬。但一般事業的轉型毋須天才,只要留意up and coming一代需求的改變也有機會略知將來趨勢的端倪。如果上世紀八十年代Sears Roebuck有留意到他們的顧客都是年紀較成熟,就是年輕人多數也是與父母同來幫襯的,一般的年輕顧客卻愈來愈少,他們並會了解到這些年輕人原來都去了專門店或折扣零售店幫襯,有可能會想到正確的改革方向也說不定。

就拿我自己做報紙的經驗來說吧。○五年我們開始研發動畫做「動新聞」,是因為我發現年輕人開始不愛看報紙。我的推論是因為他們都是看電視、漫畫和玩電玩長大,習慣了尤其是動的視像收看,視像的新聞和故事看來比文字更有意思,更具體和方便。我想到報紙遲早會被淘汰,於是致力發展動新聞。後來○七年iPhone等智能手機出現,我們順理成章以動新聞推動手機內容,發展到今天成為港台兩地手機內容獨佔鰲頭的地位,靠的是當時對年輕人收看資訊的喜惡,觀微知著。當然成功離不開天公眷顧的幸運,否則看到今天報紙銷售的慘況不知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