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事實與偏見】命運的光和空白(黎智英)
  •   2,507 views │ 2016年12月14日
    留言()

 

年輕時在紐約工作,生活盡量不跟中國人打交道。紐約於我是Mecca,暢流着財富和知識的牛奶和蜜糖的聖地。我到那裡不僅是工作和生活,而是在那裡的「社會大學」求知。紐約人才世界頂尖,我生活和工作希望向這些人學習,鑽研他們做生意的方法和想法,努力融入社會,吸收那裡的「牛奶和蜜糖」,盡量西化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拍拖都希望搵個鬼妹),同聲同氣的中國人只會是我融入異鄉的障礙。沒有周百通一心兩用的本領,學着的有用無用不去多想,無悔專注手上的工作和接觸到的人以圖取經。專注心無二用是我行走江湖給自己的第一條法章。窮小子出身往上爬,無人可依靠,還不醒定自律嚴守法章,開自己玩笑太大了吧。

但思鄉想到的,總是唐人街的順德家鄉菜。到唐人街吃頓唐餐還是同聲同氣吹水過癮,香港來的朋友還是有的。其中愛吃的高佬銓最熟絡。他是唐人街少爺,康乃爾畢業後在哈佛拿了個MBA,一直在美國銀行做事。他說升職唔好搞我,寧願優哉游哉過日子,典型唐人街二世祖性格。母親經營唐人街最旺的麵店,只賣排骨湯麵獨沽一味,從早上十一點半開門到晚上八點收市店外排隊人龍不斷,而且只收現金,交稅應該不多,這麵店是個金礦。我和高佬銓都愛吃,常常相約在唐人街吃晚飯。我那時掙錢不多,他花錢雲淡風輕,我吹水花擺樹搖,正好各取所需,最後連他家母我也熟絡了,我們成為了好朋友。

我們說三歲定八十,性格是命運,性格無得變,好壞命生成,人是不會變的。我年輕時也這樣想,但高佬銓年輕時和現在判若兩人,我現在相信人是可以改變的。一個人改變不是開竅悟道,道理說服不了人改變,改變人的是人的愛或恨。

愛讓人變好,恨變壞。友誼沒有好壞,但總有一線牽連,共同分享的嗜好或追求,甚至是情緒。你不見多愁善感的人,都找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人做朋友,分享末日最後一杯驚風苦水,天天如此樂此不疲嗎?初認識時高佬銓是這樣的人,出去吃飯都是吐苦水,幾次後,吃龍肉都唔好搞我,我再不肯出去。他問為什麼?我想,挑,我出來給你當苦水的屎坑呀?我當然沒說出口。幾個月無見面,一天來電他說,妹妹來紐約要不要一齊吃飯?太久沒見,叫到吃飯怎好意思推?何況他妹妹真的好正,是見到她的男人會變成狼的那種。「不如我請你們到Mr. Lee晚飯好嗎?」我說,想到他妹妹我豪氣起來。那時年少血氣方剛,思想的不單是大腦,還有其他器官。

Mr. Lee是那時候紐約較好的中餐館,菜好,喝的黃酒不錯,他妹妹更是千嬌百媚,秀色可餐,最奇怪是高佬銓整晚興高采烈。吃完飯出來我問高佬銓,隊咗草呀?他裝着驚訝,說:嘿?你點知㗎?從此我們再常在一起吃喝,但他實際仍是多愁善感的一雙臭襪,High的興奮掩飾不了陰霾籠罩的心,他喝酒後滿臉通紅,眼裡冷透抑鬱。後來他認識了麻省大學講師Jenn。Jenn跟他一見如故,大家很快愛上了,我想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愛令他們永遠natural high。與他們一起儘管多是陰天霾雨,也清風拂面。高佬銓教曉我,愛是可以改變人的。

高佬銓和老婆跟去朝聖的法國朋友毅行了四十天,回美國後一同決定皈依天主教。他老婆初時很大掙扎,始終她是讀理科出身的學者。但宗教到底是在找尋自己吧,最後她找到了神,因而找到了自己。

高佬銓相信信仰的好處,信仰於他是「道」。他讀了很多神學哲理,思想搞通了,相信自己是虔誠教徒。但神學哲理中找不到神,神也不在聖經中,神在禱告中。禱告讓你接觸神,你不是去理解祂,祂是理解不了的。這不是理論是信仰啊,理解什麼呢?思想上的神不是神,是理論,神活在心裡。

高佬銓的信仰只是「用途」,沒有神,是理論不是信仰。最後他變得虛泛而多疑,愛的盡是遙遠的世人,說的總是將來世界,痛苦是看見電視上非洲皮包骨的飢民,老婆打翻酒瓶被玻璃割傷腳背血流如泉,他只知埋怨老婆不小心。親近的老婆,此刻親情窩心,太渺小了,他愛的是浩瀚世界。他掉進了無盡的空泛中,淹沒在只有理論沒有神的空白中。老婆找到在神左右的自己,每日喜出望外,他卻愈來愈多怨言。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老婆最後忍受不住,跟人走佬了。老婆走佬後,他慘過死老豆,也恨之入骨。他愛的是全世界,恨的卻只是勾走他老婆的男人,連走佬了的老婆都只是受害者,恍如老婆是被那男人擄走的。

他以仇恨殘暴地折磨自己。恨使他魔鬼上身,什麼事都搬到黑暗中看,都是鬼影幢幢,活在當下陽光的朋友怎受得了?都走清光,他變得生人勿近。之後十年他過着地獄般的生活。

直到三十多年前,八○年初他四十二歲到首爾做生意,愛上出口商同來的秘書。本來幾天的旅程不斷拖延,兩星期後真的要走了,那女秘書對他說:「如果你真心愛我,多留一個月陪我不回去,到時我跟你回去。」他掉下工作,留了下來,然後帶韓國妹回美國。住了三個月韓國妹生活可以適應,他們結婚。有了兒子,最後他和老婆再上教堂。他不斷為兒子老婆祈禱,愛的昇華,神的眷顧,他變得豁達開朗,現在是個滿臉佛笑的肥佬。愛與恨之間長長的窄路,有些人看見光,有些人只是空白,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後記

我今次估梁振英連任,錯了,夠丟臉,但丟臉是小事,估錯了揀卒的人是魔鬼大件事,對此我衷心致歉。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死囚自白】十八歲殺人 釋囚更生想做牧師 224,742 views
  • 【住院片首度曝光】5歲女Hanna抹腳餵飲水 劉華喊住感激朱麗倩:佢一路等我企起身! 204,806 views
  • 【醫生與您】心房顫動與中風 98,089 views
  • 【天皇都無面俾】Hanna 台下塞耳 劉華激氣:係得你一個唔理我㗎咋! 97,184 views
  • 【死囚自白】女友苦等八年無果被迫分手 黑幫殺人犯:好戇居! 90,637 views
  • 【魔傭】變態!印傭教幼童塞廁紙入下體 謊稱:會發光 65,82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