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事實與偏見】家(黎智英)
  •   2,029 views │ 2017年01月18日
    留言()

 

台北冬天六點不到天色昏暗,晚霞悄悄走了,涼風習習,穿了毛衣坐在院子錦鯉池邊有點冷,怕着涼走回書房去。回到書房不知穿件厚點的衣服再出去,還是留下來做些什麼,突然,不知所措。年紀大了,離家除非忙着,閒時高牆燈下孤身對影,窗外遼空寥寂蟲聲叫,舉頭天陰漸淒涼,都叫人想馬上收拾行李回家去。這兩天在台北沒事做,朋友有些出了門或忙着,正好一個人在家裡,在院子裡混混,靜靜消閒,沉澱情緒。但靜不下來,心情總是催促「回家吧!回家吧!」坐立不安。最後還是決定回家去。

家是什麼?老婆兒女。我老婆兒女在哪裡家就在哪裡。除了三個大兒女有家室,小的三個有兩個在倫敦讀書和工作,所以在香港讀書最小的兒子一放假老婆當晚就帶着他飛倫敦,我的家就在空中消失了。除非我也到倫敦,因此離開台北回香港當天我馬上飛倫敦。要收拾行李了,現在倫敦有多冷?

我看了iPhone天氣App說倫敦是攝氏兩度,頗冷啊!我應該帶些什麼衣服呢?帶一件大褸一件中褸,還是只帶一件中褸就夠?要哪幾種毛衣?猶豫不決,收拾行李也真麻煩,還有很多小的東西要記得帶呢!但是,為什麼天氣App不在我查倫敦天氣的同時也告訴我,如果這時候到倫敦,我該帶些什麼衣服呢?這對旅遊者會是多方便。這不是天氣App應該予人的服務嗎?我這樣想,我想我是給現時手機App的方便縱壞了。

到達倫敦是攝氏七度,天氣好到不似倫敦。出機場早上五點多,一路迎面清爽,心裡的喜悅已預告我,天氣會有多好了。回到家還未到六點,一家大細仍豬仔般熟睡。不好嘈醒,留了個字條給老婆,我就到對面Cathedral的公園去。渺無一人,獨享這小公園,是最好的時候。坐在長椅參天樹下,晨光淡色,看書聽着手機耳筒的Spotify馬友友的Ave Maria,抬頭望見教堂晨光淡照,心裡安寧輕快,我回家了!

不到八點老婆帶了小兒來,找我到Hyde Park散步。當然好。我看見小兒有點不開心,叫他啜我一啖。他說,唔啜!我問點解?他說不是乜嘢都有得解的。吹脹。點解你咁鍾意蝦老豆?啊!原來他不想去散步,老媽說他要運動逼他出來,他不敢向惡媽發老脾,拿我來消氣。我向他笑了,他也忍不住笑了。是的,當你享受一個人的欺負,那就真的是溺愛了。只有傻子才相信愛是單向的,付出了愛,儘管是愚蠢的,最後將得到愛,這是一定的,因為愛是愛愛相吸不斷循環,愛吸引愛,付出愛必然得到愛。聖經這樣說,我是相信的。所以有人說「不要縱壞了兒子!」我是不信的。我不相信愛的後果會是壞的。

行出公園Mount Street的名店還未開門,門前睡了個露宿者,很年輕。老婆說,Brexit後你看倫敦露宿者會更多還是更少?不知道這些是外國難民還是英國人,應該是英國人,如果是英國人不會有分別吧。

老婆說,你知道嗎?這幾天我到Selfridges等地方去買東西,到處都人山人海,那個店老闆說自從Brexit後「London is being mobbed!」。如果經濟一直好下去,這些露宿者都找得到工作,露宿者不會減少嗎?應該不會。這不是失業的問題,而是福利社會制度滋長依賴性造成的社會疾病;有些人的自立能力被麻木了,就像精神病,他們的是意志病。不是福利社會制度不好,但是我們還未找到醫治這些社會疾病的良方。當好意扭曲了人性,造成壞的後果,那好意便不是愛了,因為愛的後果不會是壞的。

Hyde Park是一片透明的淡黃,單車行人都不多,Serpentine Cafe旁邊卻堆滿人,都在看天鵝野鴨和不同的大鳥,加上湖色秀麗,頗壯觀的。我們走過去,一群天鵝以為我們來餵食,來勢洶洶的跑過來,我退到路邊,剛好在樹下。站不久,我感覺頭頂被一塊濕的東西打着,一摸是一堆雀屎,大吉利是!有人說這是不吉祥的,我是不信的。我記得六年前小兒當時三歲,我們同在這地方,我也同是被雀屎打着,他說,爹哋,你的頭有了肥料會唔會長樹出來㗎?我之後沒有不吉祥,但就一直記住兒子這句天真的說話。他只有三歲說出這樣的話,因為剛教完他看一本農民種植施肥的書。

我告訴自己要愛上倫敦,因為一年多後這會是我居住最多時間的地方。一年多後我的小兒也到英國讀書,三個小孩都住倫敦附近,不用說我老婆會常住倫敦了,那時倫敦便是我的家了。上帝給了我free will,但我其實是沒有選擇的。我老婆認為Ampleforth中學很好,因為她認為她的寶貝兒女讀了很好,於是她妹妹的兒女幾乎中學全都讀了Ampleforth。不是說Ampleforth不好,好!但你卻可看到我老婆有多霸道。子非魚,不知魚之苦。

好了,今天我們的三個孩子,和所有剛從Ampleforth放「監」出來的表姐表哥一同去Mayfair的Roka午膳。這店是Suma的姊妹店,做的就是Nobu開創的西化日菜,做得非常好吃,很成功。那些老表返倫敦前兩天大肥仔已訂好這店給那班餓鬼了。好,讓他們盡興,我讓他們自己叫菜。菜叫了,菜來了,不斷的來,他們坐在旁邊的一張枱,看得我們幾個大人步步驚心。好了,終於完了。嗄 ,大家都鬆了口氣。好,我們可叫甜點了。叫了甜點還未到,突然看到侍應捧住堆滿燒雞的火爐放到小孩子的枱上面。不!我們都搶着說:「你們搞錯了!」不,沒有錯,是他們叫的。一枱細路吃了一千英鎊午餐。Mama Mia!以後一定不能讓小孩自己叫菜了。侍應聽到了,叫我們轉頭過去看,對,他們不是都吃清光了嗎!不吃得過分,何謂盡興!想想寄宿學校的食物有多難吃,你便想像到這些孩子有多高興了!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相戀年幾即娶 城城寵愛Moka舉止前所未見 57,743 views
  • 【動畫】Moka要拎居港權 唔肯同城城海外註冊 38,639 views
  • 【動畫●中海油董事富爸曝光】「大台御用癲婆」趙希洛揸8千萬梅道豪宅 出入有司機 32,601 views
  • 閃到盲 叻哥秀姑一球雪糕兩份食 28,208 views
  • 【樹仁放飛機風波】過來人明哥評大學生:做義工都甩底 27,285 views
  • 淘寶底褲Model 方媛升呢天王嫂轉賣澳洲產品 27,14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