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事實與偏見】念力治療(黎智英)
  •   2,316 views │ 2017年02月01日
    留言()

 

大門推開,涼風吹進一陣清爽,像子彈闖進一位白衣白鞋頭紮白毛巾的小子,盤膝坐着的二十多人立刻向他望去,定神凝注。他黑褐健碩身材矮小,威風八面台上一站,懾住一堂敬畏。他合手垂眉一笑,各人半閉眼簾臉露微笑,一陣舒暢暖暖的流竄遍體,暖流體內外蕩漾,隨着他的眼神墮入忘我,忘卻身在何處。

望清楚正是剛才的那位老者,我心驚喜,眼前恍似一場戲,他變了神功上身的精靈。敏是做瑜伽的,本來只想觀看,條件反射自自然坐了下來,盤膝跟着打坐。

他笑容眼中亮起,領着各人漸漸閉上眼睛,然後他走進人群,像蜜蜂嗡嗡作響在低呤,室內靜穆漸稀薄,化作心裡的一片空靈,帶領他們走出時空,超脫自我,沉潛到性本善的人之初。

善!他輕輕的說,似鈴聲敲心,各人臉露柔和,呼吸着寧靜。他只說過「善」這個字,低呤了一陣子,寂靜中走了。留下的人不久抬起頭,從打坐中醒來,閉着眼睛閒坐着,然後張開眼睛微笑,坐了一陣子陸續站起來。

「神奇!醒來時那遍體的舒暢,像被人按摩過。」敏打完坐喝過杯熱茶定過神來,才識驚嘆。我說他就是帶我們來的老頭子,敏更驚訝了,吓!判若兩人啊!

我們在羅馬走了三四個小時的路,才發覺被Google Map老點,走了反方向。我們要回市中心,怎麼愈走地方愈像是郊外?敏將手機關掉開過,Rebooted後Google Map今次對了,但如果步行回去要三個多小時,太累了,我們只好找的士。

意大利黑手黨猖狂,法律制裁不到Uber,黑勢力搞掂。沒有了Uber去到郊外沒的士到的地方,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真的非常悽慘。幸好攝氏十二度,風和日麗,走完路,坐在路邊石櫈等的士涼風陣陣,淡日和暖,好不享受,敏有了吹水的好機會。講着,聽着,我們都忘掉在等的士,就是有駛過也沒留意到了,敏仍在悲嘆惡勢力阻住地球轉多可怕:「一個地方沒有法律只有勢力生活會多慘!」她這樣說,我知道她永遠不會回中國生活了,雖然她在那裡出生,而且很想念十歲前在中國的生活。

我好奇問她,像她一樣在歐美生活慣了的人,還可以回去中國生活嗎?她說,她絕無可能,不僅是因為那是個無法律的人治社會(她是律師),更可怕的,那是個消滅了好人的社會。中國人眼中勢利,只有權貴和有錢人,沒有好人,因為好人是沒人尊重的。聖經撒馬利亞人救助路人的故事,在今日中國無可能發生;當你看到一個阿婆給車撞傷躺在路上,你不敢以撒馬利亞人榜樣去救她,你會懷疑這不是車禍而是個陷阱,因為裝死騙錢的陷阱在中國太多了。這樣的地方可以住嗎?「但我見過不少與我年紀經歷相若的華人回去,一去不返。」她說:「每個人的價值觀和生活要求不同,有些人根本沒有好人壞人的感覺,只有事業和機會,儘管民主法治有多好,獨裁社會仍幸存着就是這個原因吧。」

唏,再吹水,我們騰雲駕霧走到雲端了,還是回到現實,先找個地方午飯吧,都兩點鐘了,飢腸轆轆呢。按Google Map我們在一間小學後面找到家餐廳,三張圓枱不到二十個位,都是搭枱的,菜是家常,燒牛排海鮮麵非常好吃。吃完飯請店主給我們叫的士,他說太遠了叫不到的。一位熟客走過來說,他等會也要出羅馬,可以等他一個小時的話,他可順路載我們回去。當然好。這老人家七十多歲看似五十歲,穿着米色手織粗花紋pullover毛衣,黑色和尚紮腰絨褲,個子小但健步如飛,帶我們到他就在附近的瑜伽學院。他換了衣服出來教打坐時,像變成另一個人,儼如神壇牧師,透發宗教色彩。

噢,我忘了說,他是位在意大利住和教了三十多年瑜伽的日本人,也像日本人,準時在一小時後開車送我們回羅馬。路上我問他打坐最重要的元素,他說是信念。你做打坐為了鬆弛降血壓治中風或失眠頭痛也好,你信它真的能做到,它才做得到。信念提升打坐臻至更高的精神狀態,因而更有效。他說剛才教時說「善」,打坐的人舒氣時唸一次,不斷重複在心裡唸着這個「善」字,慢慢走出物障,精神因而開竅。善就是神,心裡重複唸着善,也等於慢慢臻至宗教的境界。

他說,被信任的醫生給一顆糖丸說是安眠藥,有三成失眠者真的睡着了。這是placebo effect念力效應;你信會被治好,信念釋放了身體的自療能力,病自然好了。吃了信任醫生以糖丸等代替藥品的所謂「寬心丸」,有三成人有效,若然那不僅是信任,而是宗教信仰的念力,placebo effect的效應會到五成或以上。他說因此沒有信念的打坐是麥記快餐,為了健康睡得好做McMed沒什麼不好,但為了治療疾病,打坐要達至較高的精神狀態才能做得到。

老師傅有料到!念力效應這回事,令我想起那些什麼「神醫」,其實全是神棍,仍有這許多人相信了。因為要是相信神醫,有三成人有機會會被醫好。

有晚我在台北家請吃飯,同事帶了個富二代大亨和一位朋友來。大亨性情慷慨,熱心幫人,聽說我最近睡眠每晚醒幾次,堅持要找他的神醫好友給我看病。打電話過去,神醫在大陸,聽了我睡眠的情形,馬上說我的脊椎有問題,我謝了他收線。神醫真神,電話聽了我的聲音就斷症說我的脊椎有事。但我脊椎無問題。

第二天在家中與趙少康夫婦等朋友晚飯,我說起睡眠頻醒的事,中醫世家的朋友Erica馬上說: 「可能脊椎有問題!」我馬上想起昨晚神醫也說是脊椎。原來脊椎痛睡不好是普遍的病例,拿住些普遍的病例神醫就神起來,因而可以電話「斷症」了。等二天晚飯,我問席間朋友,如果有疾病,主流醫療沒辦法了,是否會找非主流的醫治方法?一枱十人十人都說會。他們認為非主流的偏方治療確有效嗎?不,但他們都相信。信念是生存的直覺,因而念力自療能力是生存的本能。中國人勢利,眼中只有錢財權貴沒有好人,是中共唯物實證思維消滅了人的靈性而造成的災難。同樣受實證思維所害,我們忽略了人除了身體,還有靈性精神念力的自療能力,有病只想到用藥物,因而導致今日我們濫用藥物的惡果。我們不能太相信藥物,藥物濫了反而有害。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李明蔚經歷42次電療化療 馬浚偉助出碟圓心願 46,489 views
  • 【舊區淪陷】大陸旅客逼爆街 街坊:十年嚟無覺好瞓! 42,138 views
  • 對住老公皺晒眉 47歲陳慧珊面色枯黃keep唔到 40,983 views
  • 【醫生與您】薄血藥與通波仔的迷思 38,939 views
  • 【遇到好人的士佬】陳少霞左巨鑽右珍珠 伸一伸手貴過人 35,974 views
  • 【豪語錄】從黎明中學習!樂基兒:唔怕受傷害 35,60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