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事實與偏見】京都祇園(黎智英)
  •   2,879 views │ 2017年02月08日
    留言()

 

農曆新年期間往京都,沒有紅葉沒有櫻花的季節,古廟舊厝一樣浪漫。煙雨朦朧,早上十一點了,彷彿半夜醒來仍在夢中,高頂寬闊長廊魚貫人流燈火旺鋪,炭爐煙鱔烤魚煎蛋卷裊裊芳香,錦市場成了這雨天陰霾籠罩烏天黑地下燈火通明的綠洲。這裡幾乎都是遊客,人頭攢動舉步擠擁,總是與人擦肩而過,奇怪並不嘈雜,遊客低聲說話,入鄉隨俗,文靜得像日本人一樣。

我們午飯前還有一個多小時,錦市場的京都傳統小食琳瑯滿目,也有傳統手藝,老婆和姨仔進入了陶瓷店不肯走,我一個人行市場看食物如獲大赦。以前沒這麼多店賣現場燒煮食物,在店前都圍滿了人,吃的人興高采烈,想買來吃終於都忍住了。行到煎蛋卷的小店,師傅拿着方形鑊的木柄,另一手拿着粗長筷子一直在翻,煎着一層層的蛋卷,手法如玩魔術,蛋香撲鼻,忍無可忍,買了一塊剛出爐熱辣辣的鰻魚蛋卷,紙盒裝住雙手捧着即時吃,層層蛋卷黏稠蛋漿綿綿潤滑,鰻魚融化蛋卷裡,柔軟甘香甜腴可口,這蛋卷肯定是京都的一絕。

有兩個洋妞看我吃得高興,問我好吃嗎?我舉起大拇指,她們馬上買來吃,吃了一口都說,太好吃了!她們吃得開懷,紅唇蹺起嘴角黏滿蛋漿,一位還滴到酥胸恤衫上,女人吃街頭食物豁然放下矜持的剎那,多性感銷魂!之後看到好吃的東西只管看人吃,自己不敢買來吃了。就在轉角的「近又」老店的菜這麼好吃,總不能在這裡吃飽了等回吃不下,這是我們相熟的店,太對不起廚師的好意了。每次來京都我都來錦市場和「近又」,兩者接近,一樣精彩。

我們今朝才打電話訂位,居然給我們最好的房間,應該生意不太好吧?是,店主用流利的英語說,這幾天本地客少了,我們做傳統菜的遊客本來就不多。這是家有二百多年現由第六代傳人經營的老店,以前是專門給商人過埠食住的客棧。裝潢和菜式都古色古香,我們今天這頓飯是瓜菜鮮菇魚點絮煙鴨肉的懷石料理,反映小商人實而不華的謙卑,顏色鮮淡,味道淡樸芳香濃濃滋味,像Monet秋色淡黃的教堂,一襲古樸的高貴(但價錢卻不貴)。吃完飯馬上再訂回程那天的午飯,我們通常都從這裡吃完午飯坐車往關西機場。這時候是雞泡魚當造,店主問那天要不要吃?當然好。記得多年前蔡瀾兄帶我到大阪他老友的店,吃了一大盤酥炸雞泡魚魚骨,魚骨上面厚厚一層魚肉甘香鮮甜,從此難忘,每到日本當造時我都找來吃,每次吃卻沒那次好吃,我現仍在尋回那情人的回眸一笑。我有時想像自己是舊時代,像我老爸一樣行船走埠的商人,到每一個埠停留一頭半個月,都有喜歡的菜式和一個喜愛的女人。以前通訊和交通不方便,每一個埠一個情人永遠不穿煲,十拿九穩,搏懵又可息事寧人,像我母親活得快快樂樂的,世界多美好!可惜歷史永不重演。

以前來京都多數是等小兒三點多放了學,趕往機場搭五點飛機往關西,九點多扺達,到達京都已是十一點,只能在祇園不夜天的紅燈區一家小店晚飯。這店的菜算是很不錯了,我一直這樣想,但今天卻確實精彩!燒魚煮魚烤魚腦炆魚頭醬燒大頭蝦都精彩絕倫,真的沒誇張,但為什麼跟以前很不一樣?菜式不可能突然精進,都是這些師傅,都是這麼熱情專注默默耕耘地在做,一樣看得人興奮,變的是我吧。

噢,對了,以前來吃是沒選擇的,像到指定的食堂吃飯,心理打了折扣令菜式黯然失色。今天一早到了京都,之前問在英國的肥仔京都哪家店的菜他最愛吃,他說是祇園的「梅津」。今天選擇來吃,帶着欣賞的心情,沒有了「只能在這裡吃」的陰影,開懷歡欣悠然細嚼,吃出它的精彩。心情影響味覺,想想年輕時溝到女第一晚吃的那頓飯,總是心不在焉,食之無味就明白了。

若佛祖是在世外桃源,紅燈區是在人間的暗角裡,華燈初上,每個人恍似戴上面具,看到的人你會想入非非。我們走進神秘的紅燈區,穿過橫街蜿蜒小路,終於到了逼狹在窄巷中的「梅津」。除了閣樓的小房間,小店只有十二個位置的吧枱,吧枱後面是要挺直身兩個人才通得過的狹窄開放廚房。炊煙散透烤魚的鮮香,燈光集中在廚房,吧枱轉角最後面燈光稍暗,坐了一男一女。男的五六十歲,淡黃色毛衣緊包着臃腫的身材,酒過三巡情緒高漲,不停講不斷笑。女的三十多歲,相貌娟好風韻十足,她側身坐整晚向着那男人,斟酒夾食陪他說笑,眉目傳情,此刻這世界只有這男人!此刻這男人也真高興!

「這女人很吸引!」坐在旁邊的日本朋友Tani-san說。我望向那女人,背影曲線撩人,頗具風韻,但可以想像自己與風塵女子消遣,像這男人開心嗎?風塵隱秘引人入勝,但總予人有點骯髒不暢快的感覺。Tani-san說,不,你若然婚姻關係壞,家庭生活差,有些男人甚至害怕回家的呢,這片刻的歡愉便是佛祖的如來,你的造化了!佛祖的如來是救贖了,這樣做有錯嗎?我們都是上帝打救的罪人,又有誰敢扔下第一塊石頭呢?

後來老闆娘帶小女兒到那女人前面談話,隔着吧枱三個女人指手畫腳說過不停,女人一回俯前拿起少女手腕上的珠鏈在欣賞,一回轉身讓少女看她梳的髻多漂亮,開心得像久別的同鄉。那女人的風塵不見了,舉手投足純樸真摯,開懷熱衷,微笑滿腔姊妹情,與剛才服侍那男人時判若兩人。我突然明白了,不,她沒有賣身,她的personality ,藏着人格個性的真我,她收起來沒有出賣,出賣的僅是面貌和身體的手藝。不涉靈肉的風塵,手藝有如機器,是否紅唇俏臉或柔軟的身體就並不重要了。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警疑濫權溝女】男警查ID「抄牌」 凌晨WhatsApp問有冇男友 91,282 views
  • 【800呎泰國新居曝光】二按香港物業套現 羅敏莊:香港啲樓太貴 89,713 views
  • 想陳禛入讀曼谷哈羅 羅敏莊參觀校園驚嘆:有個湖呀! 55,212 views
  • 【獨家●錫到個囡燶】陳國邦300萬買泰國樓方便阿女當地升學 陪玩半跪扮櫈俾陳禛坐 42,453 views
  • 【四桶金投資法】49歲有1千萬退休 「買樓收租不理想」 36,069 views
  • 【中環人語●風水陣】霸氣插足6枝旗 六嬸買樓有玄機 35,0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