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事實與偏見】一個創業者的道白:創作者vs管理者(黎智英)
  •   3,655 views │ 2017年08月09日
    留言()

 

做創作creative的人都是個loner孤獨者,最典型是林振強。他整天坐在小斗室內極少與別人接觸,就是出來斟茶去廁所都盡量避過別人的眼光。你要是找他,敲門要進他斗室,從玻璃隔着你會看到他說OK時黑起塊臉不耐煩的樣子。就是我進去找他,他對我雖然不會這樣,我也覺得有點冒犯他的戰戰兢兢。我沒有這麼極端(當然他是天才我不是),但若有人闖進我的辦公室找我,我也會感覺安寧被冒犯的感覺,儘管我多數只是在看書,不是在做着什麼嚴肅的思考。我無疑也是個不想與人交往的孤獨者。我老婆說得對,她說我有兩副臉孔,當我在家或一個人的時候我的內心和表情一致,但當我出去面對一些不太熟悉的人時卻是另一個人,表情和笑容是裝出來的(不用說雞尾酒會派對等混在一群陌生人之中,我簡直恐慌)。知我者莫若我妻也。

孤獨的性格令我無緣成為有效的leader或管理者。誰都知道做個有效的管理者必須不斷巡視公司各部門,與同事接觸交流,了解他們的工作和困難,他們的情緒和感受,我很少做到這職責上的需要。我只會坐在辦公室裡,設想解決公司碰到或同事拿來的困難,或從同事的業績觀察到他們的困難。但去到我枱面上的困難很少,我通常都要求同事解決自己部門和職責上的問題,因為我相信有問題不敢自己解決要找上司解決的人是廢柴,不應該留低。發生了問題就慌失失不知所措的人有什資格做管理者?我公司沒有這樣的管理者,因此我有很多時間看書。

很多時候工作出現困難是我們把工作弄得太複雜,複雜使我們對工作缺乏清晰的了解,困難往往是誤解造成。當然有些非常缺乏自信的管理者為了表現自己有多大本事,刻意或潛意識地把工作弄得更複雜,為的是要表示「看,這麼複雜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我有多聰明!」這些人是笨蛋中的笨蛋,我公司沒有這樣的人,但把工作弄到複雜的情形還是有。我相信萬事起頭難,先要將工作設計到最簡單的地步,才有機會把工作做得好和快(工作完成得快很重要,有時比做得更好更重要)。我坐在辦公室裡很多時想着的都是怎樣將一些出問題較多的部門的工作設計得更簡單,若然我把這些部門的工作程序簡化了,也等於間接地把它的problem situation(問題出現的沼地)解決了,減少了以後困難的發生。我整天坐在辦公室想着,怎樣把那事情簡化?怎樣把這工作程序設計得更簡單?我就是在看書也想着這些問題,希望書中可以給我一些靈感。

但是我有時不能不走出辦公室,無論我給自己藉口與別人接觸有多厭惡,作為一個管理者我還是需要與人交往,因為管理就是與別人溝通。若我與人交往溝通心裡感到厭惡,儘管我裝着若無其事甚至堆出笑容,別人的潛意識還是會接收到我的負能量而反感。我必須克服這內心的成見。

美國是醫療訴訟氾濫的國家。燕梳公司對醫生誤診訴訟的保險異常小心。他們做了一個研究報告使他們非常驚訝;被起訴的醫生和沒有被起訴的醫生分別不是在於有多少誤診,而是這醫生會診時對病人的態度和說話的語氣。被聘做這研究的心理學家Nalini Ambady收錄了醫生和病人會診時的對話。她將收錄的聲帶剪出兩段每段十秒鐘,然後其中一段她將聲帶高頻率的聲音消除,也等於是將醫生說話的內容除掉,剩下的僅是醫生說話的語氣。從這沒有說話內容只有語氣的聲帶,她可以清楚分辨出哪些醫生是易於被訴訟和哪些不會被訴訟。 那些語氣急速、武斷、不耐煩因而不友善的醫生,從未滅高頻率聲音的那段聽到,雖然問的問題與沒有被訴訟的醫差不多,總是被訴訟的對象。相反,語氣溫和親切,顯得擔心、關懷和有鼓勵性的醫生很少被訴訟。甚至有些個案這些醫生明明是誤診了,病人也不願起訴,說:「我不理她做了什麼,我喜歡她,我不要起訴她!」Nalini的研究報告讓我們發現,醫生內心對病人的厭惡被他們的語氣出賣了,病人潛意識接收到,意識上雖然相安無事。但當誤診情形出現,病人潛意識裡積壓的反感迅速惡化成為報復心態,非要訴訟醫生才甘心。對待病人的態度和語氣決定了醫生的醫德,而是醫德不是醫術決定了醫生是否會被起訴的原因。

我們做管理的也是一樣,不是我們有多本事同事會尊重和服從我們,而是我們與他們相處的態度和語氣。若你看不起同事或對他們有厭惡,你有多大的本事同事也不會想跟隨你工作。就是沒有選擇要跟你工作,也往往會陽奉陰違或心不在焉。作為一個不想與人交往的孤獨者,我很早發現自己與人交往時侷促不安的心態。我決定想辦法解決這個死穴,見到別人時盡量往好處方面去想,讓自己減低不安的感覺。還好,我只是厭惡與人交往卻並不厭惡別人。其實我天生樂觀對人是積極的,我習慣用人只去看他的長處,怎樣在工作上盡量利用他的長處,讓他的長處有更多發揮的機會和收窄他短處觸犯的範圍,而不是試圖改變他。

我自知性格不易改變,不能在與人交往方面接受太大的挑戰,因此我會盡量減少與同事的交往,等到有事情要處理我們才會坐下來商討,而且在商討期間我只會想到對方的長處和積極的一面,不會用批判性的眼光挑剔他們。與我一起工作了十幾二十年或更長的同事不少,我相信他們都會認為我是個不易相處的人,但最少日子難過日日過,平安無事幾十年。是的,我必須承認不是個好的管理者,不落手落腳與同事並肩工作的我不可能是好的leader。我只是個孤獨的創作者佯充管理者而已。
熱門新聞
  • 【14個月大Kelly似媽咪】鍾嘉欣同老公十指緊扣返加國 83,491 views
  • 【醫生與您】逆轉針劑 56,307 views
  • 【開心速遞隻鬼冇咗】不甘俾大台玩 顧紀筠兒子冇癮解約 54,179 views
  • 一絲不掛出書爆大鑊 袁嘉敏堅係唔撈娛圈做OL? 52,173 views
  • 重提李思捷委屈爆喊 春卷:捧到佢上天,最後忘記咗你 50,287 views
  • 【3日2夜】羅敏莊帶團泰國睇樓 捧60萬豪裝物業 41,79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