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陶傑開Talk》中國人慣等君主 想要民主只有移民
  •   16,830 views │ 2016年12月03日
    留言()

 

中國人很可憐。自從洋務運動以來,不斷「探索」出幾千萬人命成本,據說要試驗一條適合中國人的道路。結果試來試去,還是回到袁世凱式的一人中央集權最佳。至於這位天縱聖明的好皇帝,若活到七八十歲方指定接班人,中國人就要將自己的運氣與該皇帝的腦退化風險一齊捆綁下注。搞了四五代又回到「最好有個明君」的起點,今日還萬民稱頌,覺得有運行,真是得啖笑。

「禪讓」之搞笑,就是缺乏上帝或魔鬼的細節。其實禪讓並非因堯舜之後絕跡。劉邦雖然是一名流氓,暴力建政,但到了西漢哀帝,卻認為他的斷背同床好友董賢,即中國成語「斷袖分桃」的第二男主角為「禪讓」的賢人,一度欲指定董賢為接班人。如果這就叫「禪讓」,則後來的乾隆,如果指定和珅為下一位皇帝,齊臣附和,則豈不是比傳位給兒子嘉慶更「開放」?

西漢因為董仲舒獨尊儒術,很多儒學的文人上位。他們對皇帝有了影響,就將堯舜的「禪讓」意念重新提出,警告皇帝見有天災就要知天命,趕快物色賢人為之讓位,否則就會爆發革命,好像秦始皇一樣喪亡。漢代儒生夢想禪讓可以得賢君,改制可以創太平。董仲舒的徒弟陸弘上書勸昭帝禪讓,他說:「誰差天下求索賢人,善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後,以承順天命。」

這等文人也是趁發生地震火災饑荒隕石的天災之時,抓住時機,向他們的主人苦口「進諫」,亦可謂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精英民主運動」,總算沒有被指為企圖作反。但這種「制度」與今日西方相比,極為可笑,卻在可憐的中國人歷史三千年,已經是黑暗中一道微弱的光芒。

即使是一閃光芒,微弱而短暫,東漢之後則不再有「禪讓」之聲。然後的所謂「亂治興衰」,過程人人都知道。中國的文人繼續失望,只能幻想孟子所說的「五百年必有王者興」的吹水預言。

五百年之後又五百年,正如今日中國「改革開放」二十年之後又二十年,香港的「特區當家作主」,一個特首完又一個特首,中國人還痴迷在「五百年必有王者興」的中國夢裡,繼續尋找他們的「道路」。今日中國權力鬥爭之亂局,與特區立法會鬧劇同出一轍,歸入由神話開始的五千年汪洋大海,有此狀態,絕對正常。

慢慢等候,不要失望。再等五百年吧,一定等到的。而香港無法移民的,也請繼續等。

採訪:艾馬
攝影:韋平、王晴
熱門新聞
  • 【姊妹花當眾換褲】O嘴!唔怕走光即場試新褲 職員:大家文化不同 109,249 views
  • 【我真係恭喜你】李嘉欣兩姊妹都嫁得好 50,311 views
  • 【離巢有「錢」途】楊怡返大台拍《再創世紀》身價五級跳 企硬五萬蚊一集 46,112 views
  • 【被雪鴛鴦】鄭俊弘曝光率創新低 何雁詩死好彩Keep住有工開 44,905 views
  • 【同黃翠如爭仔】太陽娛樂打女楊柳青怒踢黃宗澤 36,533 views
  • 冇得同何雁詩同居 鄭俊弘連走兩Bar求醉? 35,7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