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星期日文章 陶傑】誤盡蒼生
  •   3,287 views │ 2016年12月18日
    留言()

 

世界終於進入反精英霸權的新年代。

擁有太多學位(Degree)而缺乏學識(Knowledge),或擁有大量的學識而缺乏「常識」(Common Sense),是精英霸權壟斷這個世界長達二十年之後的通病。

精英以大學學位掛帥,首先是博士,然後是博士後。七十年代台灣國民黨培養新生代上位,蔣經國老了,國民黨的子女台大畢業,個個保送美國。去美國必修電機工程、土木機械,然後道貌岸然回國。八十年代台灣新生代高官,個個的名銜都是美國博士。我那時年紀小,一眼就覺得不對勁:我接觸過的華人美國博士,十之有九,呆頭呆腦,木訥不善言辯(或許他們的口才都在博士論文的口試中消耗殆盡了),而政治是一個弱肉強食的陰險權謀世界,象牙塔走出來的博士又如何實踐?

果然,台灣國民黨由孫運璿、錢復、陳履安以至馬英九,個個都是博士,其中或有一些品行端正,性格善良,但最後都玩不過一個李登輝。李登輝是康乃爾大學農業博士,但政治的一面,他卻會弄權術。這位實現台灣民主的政治家,謀略和勇氣都是德川幕府和宮本武藏的那一套,與美國的博士學位無關。結果天下盡歸司馬懿,李登輝顛覆了國民黨,靠的不是博士而是學院理論之外的一套謀略。

英國退歐、美國狂人入主白宮,都是平民革命,不滿充斥着太多的博士,太少的常識;氾濫的理想主義,促使恐怖邪惡橫行。凡精英必推崇理論,而凡理論必以法國沙龍為品味之最高。新聞傳理系全部都是博士精英,絕不會有一位博士辦得成一張暢銷的報紙。北大中文系研究紅樓夢的「紅學家」也世代不缺,但叫他們寫一部小說,也絕對沒有一個有曹雪芹二十分一的才華。

金庸、李安、史匹堡是沒有、或從不需要博士學位的,但有大量學者以他們的作品為博士論文題。前者是創作人,一個「作」字,英文是Do、Make、Create。而另一批是論述創作人的博士論文作者,一個論字,英文是Talk。五千年人類文明是靠Doer創立的,還是靠Talker口水花噴濺出來的?沒有Doer、Maker、Creators創立在先,又豈有Talker寄生在後?

本來Do和Talk各有互補作用,莎士比亞如果沒有四百年來的不同角度的智者論述,世人也無法領悟這位神級創作人的海洋般的才華。但是當Talker那個種類將自己升上神枱,然後向Doer伸手指指點點,說馬克吐溫的小說歧視黑人,有太多Nigger的稱謂,所以作家不准這樣寫。然後又說史匹堡的「太陽帝國」有曲線吹捧軍國主義之嫌,所以以後的電影,要按照他們的政治正確來創作。

耶穌是兩千年來最大的Creator。但政治正確的社會學博士Talker卻聲稱聖誕節太過強調主角耶穌,會冒犯伊斯蘭教徒。寄生蟲要靠人體才能存活,寄生蟲吸收人體的養分,自己才會肥大起來。寄生蟲就是寄生蟲,雖然也是生命,但卻比他們寄生的人低級許多。但如果有一天,寄生蟲覺得自己是萬物之靈,對他們滋潤生存的腸胃環境指指點點,說這一角太陰暗,那一角養分不夠,豈不可笑荒謬?

為什麼英國公投退歐,「種族主義者」、「極右法西斯」的杜林普會殺入白宮?因為人體對寄生蟲的驕橫和囉唆感到厭煩。世界可以由Talker來解釋,做大事的人也可以由Advisers來輔弼。但屈原、諸葛亮、譚嗣同即使品格再高尚,也永遠只是Talker。不錯,他們可以在黑暗的世代偶然顯示一道人性善良的光輝,但在太平盛世,他們不可以以道德高地的主人姿態,用他們的理想浪漫,審查一切,成為世界的統治者。

柏拉圖所說的哲學加君主,指的是「理想國」,所謂理想國即是烏托邦,而烏托邦卻不存在。當我看見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沙漠擊殺拉登,而奧巴馬和希拉莉一干人在白宮冷氣開放密室中緊張地看屏幕,相隔八千里,最後功勞由奧巴馬這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奪取,然後這種人兵分兩路,另外一支殺進了華爾街,正如香港七十年代港大的「火紅年代」,許多做了「大孖沙」,年薪億萬。看見這種畫面,你就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一場大革命。

這場新革命已經開始,我希望大獲全勝。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姊妹花當眾換褲】O嘴!唔怕走光即場試新褲 職員:大家文化不同 109,249 views
  • 【我真係恭喜你】李嘉欣兩姊妹都嫁得好 50,311 views
  • 【離巢有「錢」途】楊怡返大台拍《再創世紀》身價五級跳 企硬五萬蚊一集 46,112 views
  • 【被雪鴛鴦】鄭俊弘曝光率創新低 何雁詩死好彩Keep住有工開 44,905 views
  • 【同黃翠如爭仔】太陽娛樂打女楊柳青怒踢黃宗澤 36,533 views
  • 冇得同何雁詩同居 鄭俊弘連走兩Bar求醉? 35,7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