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星期日文章 陶傑】DNA
  •   6,645 views │ 2017年01月29日
    留言()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公開反對司法獨立,聲稱必須警惕西方的所謂三權分立意識。幾日之後,中紀委副書記吳玉良在記者會宣稱:中共領導反貪,是十三億中國人的共識,在黨中央統一領導下進行。吳玉良聲稱:所謂獨立的監督機構絕不存在,也不會接受,因為「中國人民的DNA與外國人不一樣,提出三權分立,是沒有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共高官公開認可中國人的DNA不同,證實了本人十年來的論點。

中國DNA的民族性,是討論中國前途的終極論點。也就是說,一百多年來,由清末開始,許多中國知識分子留學英國、日本、歐洲、美國,由戊戌維新、孫中山革命到胡適,三四代人嘮嘮叨叨,認為中國人也應該走上西方民主自由之路,並質疑外國人可以的「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我對這種無休無止的爭論極之厭煩,認為中國人的基因絕對不可能達成民主,就是一錘定音,一詞DQ,請以後的中國文化人、學者,不要再討論這個無聊問題,從此永遠收口,節省人生一點寶貴的光陰,將有限的時間用於更有建設性的事情上,例如學好英文、法文、日文,然後移民外國,融入西方文明社會,做一個世界公民。

那些囉囉唆唆認為中國人也可以實現西方議會民主的,就是漠視了中國民族無法改變的文化基因。

為什麼「中國人DNA論」是早已證實的真理?看看三千年歷史就知道。中國三千年史,可以劃分為三大階段的中國人。春秋戰國時期,中國分裂為最多三四百個國家,其時並無「大一統」的所謂大中華觀念,是思想最開放、諸子百家創新的時期。孔孟、老莊、荀子和墨子,都是第一階段中國人的文化建樹,與當時的希臘和稍後的羅馬相比毫不遜色,而且某些地方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人的第一期,本來相當健康正常。但這個民族運氣不好,戰國七雄,七個國家只要隨便哪一個最終統一中國,例如山東鹽鐵經濟發達的齊國,或文化細緻浪漫的楚國也可以,偏偏是黃河流域最落後的秦國。第一次劣幣驅逐良幣,產生了一個中央集權的秦始皇,公元前二百多年,將中國人帶入了困在長城之內的第二期。

中國人的意識和見識,早在這個時候產生根本的改變:本來文化人可以與春秋戰國的君主平起平坐,以朋友和同盟的身份論道,秦始皇一下焚書坑儒,將知識分子貶降為仇敵,再用殘酷的暴力將中國農民驅使修築長城,將中國人由第一期快樂耕種「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農耕生產者,轉化為奴隸,而中國文人則開始轉化為奴才。

中國人的第二期由秦始皇開始,雖經唐宋的回光返照,有約五百年短暫的好轉,但這個民族運氣不好,宋朝本來是中國歷代最優秀的家族皇朝,卻因為遭到金國和蒙古的侵略,第二次劣幣驅逐良幣,這次是亡於蒙古人。蒙古人是一個低檔的民族,當時賣相醜陋,成吉思汗殺人的殘暴超過希特拉百倍。由這種中國人化為蒙古帝國的殖民地,最後雖由朱元璋幾個人造反,也是一次劣幣驅逐劣幣——朱元璋雖然是中國人,始終中國一名盜寇做了皇帝,好過光頭拖一條豬尾巴的蒙古人做。但朱元璋也繼承了秦始皇的劣質基因,他有精神病,家族的健康缺陷維持了十三朝,三百年來,明朝比起蒙古元朝,有文人還有瓷器、傢俬和一點戲劇詩歌的文學,但中國人的基因此時已牢不可破。

滿清入關是異族對中國第二次龐大的殖民統治。坦白說,如果一六四四年攻陷中國的,不是低劣的滿洲人,而是豐臣秀吉的日本後代,中國人的基因會有提升的機會。但滿洲人也是一個落後文化,無法應對世界的挑戰。第二期的中國人,奴性基因已經深固形成,直到由英國人以邏輯訓練、日本人以道德和資金支持的孫中山推翻滿清,建立共和,制定成立民主憲制的藍圖,第二期的中國人此時見到一絲曙光,本來有翻身的機會。

但哪知這個民族不知受了上天何等詛咒,運氣奇差。日本人打進來,與張獻忠同一家鄉的延安中共勢力坐大,毛澤東殺入北京,中國人進入第三期,奴性基因經反右和文革,再次鞏固。民國和清末留下的一點自由和獨立的精神,再次用強力剷滅至盡。今日你看見的中國人,同樣是黃皮膚,人種與春秋戰國外貌無異,但民族性格與基因,經第二期之鞏固,第三期之深化,成為今日這個樣子。

中國人絕不可能建立西方的議會民主,單看一個基本事實:領土有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如此廣闊的國家,世上另有三個:美國、加拿大和澳洲。不要說有十四億人口之多,其他這三大國人口最多的是美國,只有三億。如此廣闊的國土,現在議會民主,先有一個條件,就是實行聯邦制。美國有五十個州,加拿大和澳洲也州省自治。國土遼闊,人口分布散落,必須由各州選出州長,像美國的制度一樣,按人口比例制定選舉人,再投票選出聯邦政府的領袖。

中國人夢想民主,怎樣普選?十四億人一人一票直選,只有兩名候選人,當然不可能。只有像美國一樣,先實行聯邦制,由黑龍江到兩廣,分成許多邦,也就是李登輝所說「先分裂為七塊」。七塊不是七個獨立國家,而是七個自治政府,其實七個不夠,美國都有五十個州,中國至少也要四十九個。但中國人的基因已經證實:這個國家不可能成立聯邦制,因為由安祿山到吳三桂到重慶王薄熙來,中國人的基因是一旦有了聯邦,必須擁兵自重,發展成尾大不掉,強幹弱枝,返回從前春秋之亂,中央政府成為周天子和漢獻帝。

中國人無法建立一個和平共處、互惠競爭的聯邦制,因為他們的基因是小氣、狹隘、自相殘殺。聯邦制這一關先過不了,演變為內戰,請問如何民主?

這就是中國百年許多知識分子想不通的問題。我一早想通了,我不用幾十年的寶貴光陰跟你廢話,我直截了當告訴你:中國人是不行的,不要花時間做夢。農民就是農民,生命的定義與動物一樣,飲食填飽肚子,別無其他。渾渾噩噩吃飽這一輩子吧。想民主?不如今生積一點福,下生另外投胎。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封面●迷你倉大火一週年】獨家專訪時昌老闆 自爆變過街老鼠:想過跳樓 71,412 views
  • 【飆海豚音失敗?】遭Mel B狠批 Celine《全美一叮》眼濕濕 69,802 views
  • 【獨家●一盒麥精兩份啜】放得低陳庭欣五年情 翟威廉暗撻劉佩玥三個月 42,368 views
  • 【中產下一代】為送子留學 母月儲四萬 40,895 views
  • 贏咗冠軍 陸漢洋第一時間擁吻茍姑娘 40,713 views
  • 【暗撻十個月】爆何廣沛朱晨麗深夜互等放工 39,55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