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壹觀點】不可申訴的事
  •   1,394 views │ 2017年05月17日
    留言()

 

五月十一日,申訴專員公署發表調查報告,批評食物環境衞生署和地政總署「互相推諉責任」,對工廠大廈食堂「無所監管」,一任其違規招徠大廈以外四方顧客。三月九日,公署也曾批評教育署,責其對在港開辦之外地大專課程,「監管上無所作為」。申訴專員似乎還未盡解國情。

二○一五年十一月,《蘋果日報》揭發有所謂國力書院者偽造文書,售賣菲律賓大學學位,申訴專員無疑是有見於此。但國力書院創辦人李以力獲行政長官梁振英青睞,委以嶺南大學校董重任,而且其顧客包括在朝派議員以至警務人員,一旦根查,當問偽造文書、以偽造證件行騙等罪。然則教育署不聞不問,不亦宜乎。

去年七月,《蘋果日報》也曾揭發湖北中醫藥大學與香港中醫文化科技學院合作,販賣中醫學位,以便顧客在港懸壺欺世。這樣的中醫學位,固然不符香港衞生署標準,但是,事件一旦根查,要問「尋釁滋事」罪者,一定不是湖北中醫藥大學或香港中醫文化科技學院。所以,衞生署拖延了半年,就算了事,結論曰:「鄂、港兩家機構,都否認造假;其所發證件,也都未見可疑。」申訴專員總不能連衞生署一併譴責吧。

至於食物環境衞生署和地政總署,對工廠大廈監管不嚴,往往也情有可原。比如說,荃灣工廠大廈TML廣場違規設立佛堂、上市公司辦公室、水務署工程師總辦事處等等。水務署也就罷了,但要查封佛堂、上市公司辦公室等,將得罪商界以及宗教界,政治上大有不便,何況當局人力物力有限。

當局的物力人力,必須用得其所,即嚴密監管政治上的眼中釘。比如說,有一本地組織,名香港民間學院,籌辦社會知識課程,「旨在聚集社群,介入社會要務」,於是教育局毫不假借,不惜以「放蛇」手段,蒐羅證據,然後修書警告學院「不得繼續無牌辦學,否則當訴諸法庭」。學院惟有無限期停辦課程。

還有一個民間組織,名Hidden Agenda(秘密程序),借工廠大廈作大本營,常辦小型音樂會,以樂會友,八年之間,先被地政總署以「違反工業用途」為名逼遷,再被食物環境衞生署以「未領公眾娛樂場牌照」為名警告,本月七日更被入境處加以「非法聘請英國樂團來港工作」罪名,負責人被捕,交警方重案組調查。可見當局對眼中釘絕對不會疏於監管,各部門更是通力合作,責無旁貸。

年前,當局御用顧問公司奧雅納違規,以梁振英政府不公開的市區建設計劃,為梁振英所親地產商新世界籌劃,去年東窗事發,當局不得已,象徵式「禁止奧雅納競投政府顧問合約三個月,以示警戒」。不過,禁令十一月頒布,奧雅納十二月就獲運輸署九百九十五萬元顧問合約。這不是「監管不力」的問題。奧雅納假如是民主派組織,早就付重案組炮製了,申訴專員哪得過問。

 

圖片說明:有些事情, 申訴專員哪得過問。
熱門新聞
  • 【新手必學】素人變女神眼妝教學 106,862 views
  • 【一程壹會.女神背後(二)】突傳屎味急搵公廁 試過喺公路停車 45,295 views
  • 【中產下一代】為送子留學 母月儲四萬 39,201 views
  • 贏咗冠軍 陸漢洋第一時間擁吻茍姑娘 38,010 views
  • 【騷美國潮牌】楊柳青性感body晒三角誘惑 36,502 views
  • 【無腰骨】陳展鵬反口唔認戀情 單文柔單拖high tea顯寂寞 35,79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