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欄
氣短集
運動壹指禪 事實與偏見 無定向風 關公不是災難 坐看雲起時 媽媽週記 壹計就明 壹觀點 股海縱橫 肉食中環 九龍霸王電影彈 壹擋專政

越野跑在港風氣盛行,上月中舉行的越野跑國際賽事HK100, 内地跑手搶水事件更掀起網上熱話,筆者近半年實測多款越野跑鞋,稍作整理後特意分享給讀者,希望大家選擇合適自己能力跑鞋,避免不必要的受傷,要知道越野跑這運動存在一定的風險,穿錯鞋可導致扭傷,在山徑受傷可能會招致生命危險,亦希望減低救援人員的工作量。

(初階人仕適用)
Salomon Sense Pro Max
此型號適合越野跑初階跑者穿著,重點是緩震度及保護性非常高,讓跑者初嘗山徑崎嶇不平路況之餘亦有效保護跑者雙腳,例如選用在麥徑這些路山混合路段效果不錯。

Brooks Caldera2
此型號在舒適感方面處於不俗的水平,各方面能力非常平均,初階跑者可視為日常訓練鞋或處女賽鞋,穩健可靠之選。

(進階人仕適用)
Hoka ATR4
ATR4 設定於路山混合款式,獨特的厚厚中底是其標誌,初階跑者未必能即時適應,但適應了的話有如虎添翼之感,類似麥徑路山混合路況的賽事發揮特佳,就如毅行者或麥黑45公里。

Hoka Speedgoat2
適合艱辛長距離的賽事或複雜路段,例如環大帽山162K賽事或Garmin 100,鞋底配備Vibram 防跣底,特點於濕滑路況表現非常穩健可靠,緩震度高。

(高階人仕適用)
Inov8 Talon250
鞋身輕薄是其特點,最大優點是抓地力特強,於浮沙碎石上表現出色,初階者穿著此型號參與長距離賽事,可能會因肌力不足而導致焦頭爛額,反之,經驗跑手穿著有如魚得水之感。

(特別路況適用)
Salomon Speedcross4 nocturne GTX
此鞋用途廣泛,適合不同經驗人仕選用,特點是配備了Gore-Tex防水内履及特大範圍反光貼,而鞋底設定是俗稱大釘的鞋釘,能緊緊抓緊鬆泥,非常適合雨季作賽或行夜山選用。

市面越野跑鞋五花八門,大家應該選擇合適自己的跑鞋,避免受傷! 祝大家新春快樂~

作者簡介
Anthony,業餘跑手,女星雨僑之跑步教練;設有facebook專頁【運動壹指禪】(www.facebook.com/one.sport.plus ),介紹更多運動資訊。

南無阿彌陀佛!O Lord, Thy Will Be Done!

普通話我就唔知點講喇。我選擇講廣東話,做香港人。聽說這可能也犯法。吓?不,他不講法律,講的是一言九鼎。說了就是,你是沒選擇的。

為什麼上帝不把我們都造成完人,像天使,沒有罪惡煩惱?但你說的是天堂,人從天堂掉進人間,有了原罪,不再是天使。故上帝賦予我free will,讓我做人做事的功德贖回這原罪。天使可以飛,我們罪孽太重,飛不起了,但我們發明了選擇,選擇救贖,返回天使的路。

上帝賦予free will,是要我們為生存做選擇。我們不受誘惑或受不了誘惑做壞事,心動了,念泛善惡,喜怒哀樂,心動情動,眼分彼此,因而選擇,因而思想,有了思想我們成為了人。人不是因為是人才有思想,是有了思想我們才成為了人。思想是選擇促成,因此人是選擇造就。沒有了選擇不做不屑做的事,我還是人嗎?

好,講完耶穌。但事實上選擇的成敗起伏,讓我們有活着的感覺,心理學也這樣說。當沒有了選擇時,轉身都是缺氧的恐慌,哪裡都逃不脫的窒息感。選擇開闢新天地,激發荷爾蒙成長。還記得第一次承擔後果做決定多快活嗎?

你記得第一次決定留低在女朋友屋企過晚,擔憂是明天回家被父母糟質,又擔心女朋友會大肚,但做了決定,「我大個仔了!」的感受令你high爆!吾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決定留低,一晚狂歡回到家門前腳軟,死就死硬着頭皮入到家中,父母眈天望地問都唔敢問,詐諦唔知。嘩!這展翅高飛長大了的感覺多棒!選擇令boy man立竿見影,使你與那些咬住奶嘴的大人分開。

會選擇真爽!但大個仔後父母管不了你,現在政府要來管你,而且管得更嚴厲。擺明糟質你,你又能怎樣? 。霎時傳來幾聲冷笑,暮色下沉,烏鴉寒枝悽啾,原來已經打到來。

振翅高飛發覺只不過是進了個大鳥籠(我們教宗的智慧也僅於此而已!)。發覺爽完那次之後再無得爽,因為你再無權選擇。它還說:吹咩!你怎能不憤怒,於是和平抗議!你抗議是想自己作主?你是鼓吹「港獨」!拉你鎖你DQ你罪有應得!習大帝萬歲!和平都有罪!

認真你就輸了,每次都這樣。你要變傻佬以後才能快快活活在這裡活着,你不肯扮傻?留下來阿吱阿咗?請你走!這已不是潛台詞,阿爺的意思是明明白白想你知道的。香港人,你算老幾!

暮色黃昏幽暗,紅日黯然下沉,風光大勢已去,水平線上老夫子帶住大番薯移民。

老細,你有權將香港淪陷,真係吹你唔脹奈你唔何,你有槍法律又在你手,我只有雲吞麵豬腸粉。但你拿不了我天賦的free will,我決定做決定,選擇做人的感受。耶穌行在水上,叫彼得不用怕便行到了,彼得聽見大風颳過,害怕,掉進水裡,得耶穌赴前扶起。我也只好不怕,守到最後祈望奇跡出現,耶穌赴前扶持,我們都能水上行,大海平靜了,船便不沉了,也說不定。要是下沉,我坐沉船到最後樂一笑。

不知為什麼,講到阿蓮就讓我想到小時候的工友大波蓮,心頭一輕,一陣體溫湧心頭,令你發過綺夢的女人最難忘!這個鬼妹阿蓮身材也不錯,一頭金髮紅唇大眼頗漂亮,到三十七歲才有閒情發姣,到gym找trainer狂操,整理頭髮化靚妝,觸覺開始敏銳,像狗嗅採白松露般在找男朋友。

她事業成功,代價是一直工作在忙,今天下班已為明天工作焦慮,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回家休息,草草吃頓飯,坐在電視機前不用腦呆看着熒光幕當休息,不看也開着,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想做,但靜下來又怕不知所措,看到一半睡着了,哪有心情找男朋友?

她從Cincinnati U畢業後在哈佛拿了個心理學博士,之後一直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做訓練課程設計工作。她到過伊朗、阿富汗實地做心理輔導工作,她的實地研究報告在《Science》發表,證明了在一髮千鈞的壓力下,大多數人會做出更好的決定,只有少於三成人會更差,令她名聲大噪。最後被調回華盛頓總部做新兵訓練課程的設計師,這是她的專長,也是她最想做的工作,雖然過去幾年她每年獲得Leadership的優異獎,晉升至上校,她卻做得非常不開心。她的上司是以前哈佛教過自己的教授,高高在上的學術權威,加上官僚的傲慢,簡直令人窒息。想做的研究都卡在他手上,只批准做他認為有用的項目。做着認同的研究被他的權威卡死,不認同的研究又麻木不仁,更是連選擇也不想做,做到走肉行屍,瞪眼空白茫然。她開始有手汗,同人握手時很尷尬。之後睡眠不足,晚上睡在床上幾個鐘才睡着。愈睡不好愈擔心睡不好便愈睡得不好。晚上睡在床上眼光光為明天焦慮,疲累成為每天掙扎的心魔,心理學家在心理壓力下快要崩潰!

就在這時候Kaenko Technology打電話來,問她有無興趣做醫療軟件心理治療的研究工作?她問為什麼找她,對方說,我們想你來教我們怎樣做好這方面的研究工作。她恍如死裡逃生,沉悶的心結裂出希望,她毫不猶豫在電話一口答應了對方。因為在軍部這裡上司從未問過她該怎麼樣做,她是沒選擇的。

這公司做的是nano technology醫療智能感應微粒儀器。他們將幾百粒微沙般的智能感應器注入人體內各部分,利用體溫充電。當身體某部分機能起變化,其他部分正常無需操作的data及電力,都集中到該處支援做分析,因此幾百微粒儀器,可以有效地測驗出整個身體的狀況。這些微粒儀器連結體外智能機器,可有效地探測出身體病患的先兆,讓我們可治癒於未然,延年益壽。這是對人類的大貢獻,醫學的大突破。這挑戰於阿蓮是intellectual春藥,是激發她知識追求的強心針。

公司的訓言是「我們該點做?」,她每天做研究,也忙着問不同種類的人「我該點做?」,找出他們行為的pattern,因而可以更集中更有效地解決心理輔導醫療的問題。她覺得自己每天都做了許多學了許多,因為看着事情變化跟着調節做出來的成果,都是意外的收穫,意外的驚喜。

由朝忙到晚,下班回家靜靜慢慢吃頓飯,滿心舒暢,吃個甜品,喝杯茶看齣電影,看書聽聽音樂,以前不想談自己的工作現在找人講電話八卦,累了跳上床倒頭便睡。本來想去學瑜伽打坐消疲累治失眠,現在換了工作,有做事自主權,壓力變成動力,卸下心頭大石,猶如吃了大力菜潛力爆發,體力充沛心情輕鬆愉快,自主激勵令她脫胎換骨。

這挑戰不單讓她撿回條命,也重燃了她做人的激情。為什麼變化這麼誇張?她說,其實不誇張。你想想,在高速公路大塞車,看見前面有exit的出口,你會毫不猶豫轉彎駛入找路走。你這樣做可能要花更多的時間,但你卻毫不猶豫要馬上逃離塞車,取回駕車的自主權。儘管駕駛更長的路花更多的時間,交通暢通無阻,心情愉快!因為你做了選擇作了主。

阿蓮說,嬰兒當能夠自己拿食物進口,都推開母親的手,搶着自己拿來吃,儘管母親餵會吃得更多更好,可見自主是本能的直覺。埋沒了這本能,我們感到窒息,發揮了這本能,活出無限的潛能。這本能正被窒息,而且一定會被窒息,香港淪陷了!因為阿爺要速成人治的管治。今天中國富強偉大,怎容得下香港過去英國這國仔的一套法治在搞搞震!國家愈大,它的法律一定更偉大,中國的法律最偉大!現在那裡聽見國歌奏出都要馬上站立,不知見到五星紅旗舉中指算唔算犯法?

世侄是律師,專門處理版權、專利事務。最近他踏着兩個世紀以來不少美國年輕人的足跡,從芝加哥往西北走,去了華盛頓州。有別於好些版權、專利律師,他不在西雅圖落腳,投身微軟、亞馬遜般高科技巨無霸,而是到該州的東部加盟州立大學的農業學院。有牌的專業人士,紆尊降貴跟耕田的混在一起,有用武之地嗎?

有。所謂高科技早已不是電腦、資訊科技的代號,即以谷歌而言便成立了名叫verily的單位專攻應用於診斷、醫療的生化基因科技,更又與強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合力開發、生產機械人手術刀。有生化、基因科技發展之助,農業同樣置身高科技之列。世侄的工作是保障高科技農產品的專利權。

 

「宇宙脆」蘋果

農業借助科技改良、研發品種,由來已久。別的不說,即以大家熟悉的茉莉香米、珍珠米以至絲苗米,莫不經過長期篩選、累積了不少前人心血——亦即知識產權。跟所有產權一樣,農產品的知識產權有法律認可保障方會有價,進而鼓勵研發,為消費者帶來多彩多姿的產品。世侄參與保障的是種叫「宇宙脆」(Cosmic Crisp)蘋果的知識產權。

這種新研發的蘋果嫣紅中透射點點星光,而入口爽脆,因而命名。見名思義,這種蘋果的賣點是那個「脆」字。追求爽脆,事出有因。一九九一年明尼蘇達州憑生化科技,研發出名叫「蜜脆」(Honeycrisp)的蘋果。這種享有專利權的蘋果零售價每磅達美金$3.49,比華盛頓地厘蛇果貴三倍,而大收旺場之效。華盛頓州立大學農業學院希望可以老翻此番佳績。

 

地厘蛇果老態龍鍾

不管「宇宙脆」能否跟「蜜脆」爭一日之長短,在一八七四年面世的華盛頓州地厘蛇果看來已老態龍鍾,面臨淘汰。這種蘋果無疑色澤紅潤光亮,其果肉日久卻變粉,有欠口感,不合消費者講求新鮮爽脆的口味;加以稍有破損即氧化呈鐵褐色,破壞賣相。其價格比「蜜脆」便宜一大截,是有道理的。

無論是「蜜脆」還是「宇宙脆」,那個「脆」字何以有價?遺傳生物學家指出此乃生存攸關:爽脆食物源於生火煮食,而燒焦了的爽脆食物譬如動物皮,蛋白質豐富,有利生存。

職是之故,嗜吃咀嚼時發響的食物,不管是燒豬皮、薯片或爽脆蘋果,乃人類老祖宗競爭求存的集體回憶。

 

抽籤配給樹苗

「脆」字如斯有叫座力,是以一七年年初「宇宙脆」樹苗一推出,即廣為華盛頓果農受落,種植了六十三萬棵樹苗;供不應求,以致要抽籤配給。未來兩年,大概每年將種植五百五十萬棵,即三年之間將種植一千一百六十萬棵。這是個什麼概念?

美國七成蘋果產自華盛頓州,故此是全美——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蘋果產地,果園面積達十七萬五千畝,平均每畝種植一百二十棵地厘蛇果樹。按此比例,若是全都種植地厘蛇果,整個州即有約兩千萬棵果樹。(事實是地厘蛇果只佔華盛頓州總蘋果產量的三分一,其餘七大品種譬如富士、姬娜等佔了三分二。)

那兩千萬棵樹差不多是一個半世紀的耕耘成果。只不過短短三年,「宇宙脆」竟佔了整個華盛頓州過半蘋果樹,其勢頭之猛,不可謂不驚人矣。往下去不知道還有多少果農搶着種植新品種。一七年頭種植的「宇宙脆」將於一九年後陸續應市,生產周期快得令人難以置信。到其時的蘋果市場將是一番什麼境況?

除了知道世侄參與這場戰役,鄙人對蘋果的認識止於遵從西諺指示,為健康着想,日啖一顆,此外一無所知。故此兩三年後「宇宙脆」可會跟「蜜脆」有一番惡性競爭,無緣置喙。毋庸置疑的是,地厘蛇果將如菲林、打字機、印刷版百科全書 等等,再無立足之地。

 

高科技導致兩極分化

霍金(Stephen Hawking)、馬斯克(Elon Musk)等當代高人擔心人工智能(AI)有滅絕人類之虞。我對他們預言的未來世界,未識得驚。我害怕的是,有高科技的推動,破舊立新快得驚人,風雲急變,不是人人都應付得來。從蘋果市場可見,即使以發展緩慢見稱的果業——十年樹木——亦不例外。

有本領駕馭急變的人從來不多,應付不了的人卻是大多數,而他們勢將像地厘蛇果般被淘汰。如斯一來社會又能不嚴重兩極分化?急速兩極走向的社會安有寧日?

 

圖片說明:地厘蛇果面臨高科技挑戰,有被淘汰之虞。

 

【補白】中港融合

大陸流行查字典作翻譯,是不少超市翻譯「干貨」為「F--KING GOODS」。過渡二十年,北風南漸,查字典式英文在特區日見普遍,甚至九龍中央圖書館的「戶外太陽能滅蚊器」亦不例外。中港這般融合,世界城市伊於胡底?

【充滿朝氣】
亞洲電視數碼媒體在逾千名嘉賓到賀下,見證了開台典禮歷史的一刻,亞視永恒的神話,又再度活現在香港電視史上,娛樂版又再度恢復報導亞視旗下的新聞了。
傳媒友好近期踏入大埔工業邨亞視總台,總有一種莫名興奮的感受,不獨亞視總台外牆掛上彩色繽紛節目宣傳的橫額,(笑看風雲贏天下·百萬富翁今晚見)奪目的口號,令人感覺煥然一新,朝氣勃勃,與過往亞視的沉沉暮氣,截然不同,與此同時,傳媒友好在這裡尋找到失去多時無形的親切感,無論碰到的台前幕後人員,大都是曾經相識多年的好朋友,碰面好像有很多說不完的話題,緬懷昔日大家在將軍澳電視城的歡樂歲月,此情只待成追憶。

【沉着應戰】
亞視捲土重來不惜斥巨資,壓倒香港其他電視台,購得耗資七億元內地製作,以范冰冰掛帥《武則天》為班底的劇集《贏天下》又名《巴清傳》,與內地同步播映,計劃邀請范爺來港宣傳劇集並出席開台典禮,以壯聲威,配合自行製作邀得陳志雲主持的《百萬富翁》,才子陶傑主持的《笑看風雲》等作出開台典禮的重頭節目,豈料《贏天下》推出在即,卻在內地觸礁延後播出;此舉打亂了亞視原來部署的開台大計,令有些人在背後暗暗竊笑,開香檳剝花生在看戲。
另一方面,亞視為展示實力,計劃在開台典禮大搞特搞,製作一個近三小時大型綜藝節目,縱使製作團隊來自前無綫的班底,人脈深植,惟向外聯絡表演嘉賓,殊不容易,這點當可理解的,亞視過往的形象,以及轟動全港熄機那幕印象,大家仍記憶猶新,一下子很難完全糾正過來,加上有些演藝界怯於現實形勢,口裡是支持亞視重生,行動卻諸多借口,開台日子在倒數中,這個逆境形勢,的確非常險惡,幸好亞視重生擔大旗的行政總裁吳雨,面對橫逆處處,沉着應戰,憑着過往在圈中的人脈,碌盡人情咭,最終找來重量級的林子祥打頭陣、蘇永康和壓軸的任賢齊,還有韓星南太鉉助陣,《歡樂今宵》的一群幕前拍檔亦拔刀襄助,加上亞視原來節目的主持陣容,至少嘉賓滿堂,氣氛熱烈,一個逾三小時的現場直播開台典禮大騷,為全新的亞視擦亮招牌,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珍惜契機】
雖然亞視開台典禮的大騷,有人放話不過是無綫的慣常綜藝大騷模式,別忘記這類喜慶節日大騷,不外都是大陣仗的司儀陣容,熱鬧璀璨的堆砌序幕,連場的勁歌熱舞,有獎問答競猜,以及嘉賓對話訪談,到壓軸的切蛋糕祝酒等多元素的公式項目,能夠製作一個保持熾熱氣氛大騷,殊不簡單,放眼今日香港電視圈,真正有豐碩製作直播節目經驗的製作人員愈來愈少,過去無綫《歡樂今宵》每週五晚直播,恍似電視圈的少林寺,培訓出不少傑出的大騷製作人員,以及學懂急才執生的藝員,然而時至今日,現場直播的節目次數比過往少,質素水準顯然下降,鏡頭運用也經常參差有別,所以有些圈中人並不看好亞視的開台典禮大騷,認為憑亞視現時的人手和資源,豈有能力做好這個大騷?實在是一大疑問?結果亞視在眾志成城下,炮製出一個逾三小時直播節目,的確為電視圈帶來驚喜,至少亞視重新開台,有聲有色。
各大傳媒對亞視開台的支持,更是值得亞視人無限鼓舞,開台典禮當晚吸引各界傳媒友好派攝製隊採訪,包括本港各電視台,甚至內地的媒體也派員採訪,由傍晚酒會,直至開台典禮的直播節目完畢,長達逾五小時馬拉松式採訪工作,翌日全港娛樂版絕大部分是C1全版正面詳盡地報導,可算是送給亞視最大的驚喜賀禮!
難怪有資深的亞視人員對筆者說,這是有史以來,各傳媒首次對亞洲電視正面而大篇幅報導,令他喜出望外,高興至熱淚盈眶,並說亞視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契機!

香港嚴冬無名病毒交相入侵,爆出一場流感風暴。短短兩星期,死亡人數超過一百,完全是一場「小沙士」。

但今年這種大災難,加演戲碼,一對男女藝人歌星謝安琪與黎明,由於擁有萬千信眾,粉絲眾多,影響力無遠弗屆,並且近年有荷里活興起一股明星Me Too 大愛關懷的風潮,危機當前,蒼生慘號,身為KOL的明星藝人又豈能不發聲?於是在社交媒體聲稱,防流感的疫苗過時靠不住,讓小孩注射,愈打愈死。

香港西醫界高調怒斥謝安琪和黎明信口雌黃,訊息錯誤,誤導公眾,並重申疫苗無不妥,呼籲幼年子女與長者,趕快注射疫苗。

這場戰爭,在政治層面開打,與醫療科學無關。皆因為社會進入新世代,西方有一股左膠仇恨本身的西方文化霸權,他們是醫藥工業為壟斷全球的暴富跨國企業,是新帝國主義的代表。

做影視明星這一行,則性格叛逆,反西方建制、反宗教,這一行需要靈感,滾石樂隊的米積架和披頭四的約翰連儂,都崇尚所謂的另類自然健康文化,除了吸食大麻,還往印度找尋創作靈感,一時興起了所謂New Age:針灸、太極、瑜伽、氣功,他們認為世界文明的源頭在西藏、印度、中國,而不是羅馬、倫敦、紐約。

這股風潮在現代,最早可以上溯至十九世紀法國藝術家高更、詩人藍波、魏爾倫,覺得巴黎是西方墮落頹廢之都,令人窒息,需要去南太平洋的大溪地,由原始部落的大自然中間找尋天地之靈氣。進而法國哲學家福柯,認為西醫是騙人的把戲,所謂的愛滋病,是西方醫藥帝國主義編造出來的神話,迫害同性戀,加上散播恐懼,賣藥而壟斷全球盈利。

反西醫與素食主義、女性主義等並行,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香港幾十年來,西醫是認知政府指定可以參與行政的精英界別,香港人特別是中產家長,極度崇拜西醫行業,那麼找女婿當以做醫生為首選。英國人順水推舟,在交還香港主權之前,造就了一個「政治第三勢力」,就是「西醫黨」:由早年的黃夢花、李樹培開始,到後來的鄔維庸、李國章、梁智鴻,到立法會今日許多精英如梁家騮、郭家麒、勞永樂,「西醫黨」可以橫跨親共與泛民兩大陣營,卻一早就做到政治問責的局長,深受老董到林鄭月娥等歷屆特首的信任。

香港西醫黨原來是一股穩定的理性力量。佔中期間,中環雖然許多月賺百萬的西醫診所,極其反對佔中,覺得這些搞搞震的年輕人阻住做生意,但香港的西醫黨不論立場親中還是反共,有一條共同的底線:他們的第一忠誠對象,是醫生的科學專業;然後才是中國或所謂的西方勢力。

此話怎講?你看香港各大專業界別,教育界、新聞界、宗教界、金融界、法律界、工程界、婦女界,一早就逐漸實現所謂的全面管治權,由中方委任中共黨員滲透進據,在關鍵時候聽從中國的指揮棒辦事。

但對於西醫界,中國最想中國畢業另有大陸醫學執照的「醫生」可以順利來香港平等執業,一齊搵水;但香港的西醫,設立非常嚴苛的專業試,寧願連牛津劍橋畢業的香港醫學生一同拒諸門外攬炒,也絕不容許北大清華或協和醫院的大陸醫生來香港分一杯羹。

這就是第三勢力的威力。然而這也難怪:中華民國的民主制度創辦人,就是香港大學畢業的一位醫生。西醫改變中國,百年來有明確的歷史。如果養和醫院的醫生,辦公室的門板貼着的那個名號,英文的譯名全部是漢語拼音的XYZ,而不是香港人的Chan、Wong、Cheung,你以為大陸的土豪會放心付款一百幾十萬,南來佔奪床位,接受西方文明亦即殖民地文明勢力培養的西醫團隊的精英治療?

演藝明星撈過界,則是另一種現象。香港主權移交前後,明星藝人北上搵食,必在關鍵時候也兼論政治,呼籲香港年輕人多多愛國。如果醫生可以進入行政會議和立法會撈過界,有一位外國醫生甚至成為歌星,則歌星藝人為何不同樣撈過界指點江山、評論疫苗?

所以在這個亂世,不信親中派,泛民據說也在年輕人心中過時,但最後一條理性底線的救命草,就是西醫黨。這一點,就連中方也咬不入的黨派,或是香港免於沉沒的最後一塊浮板。

大家好,我是Natalie Ho,是一名從事家庭教育及輔導的社工,亦是一位育有兩歲半幼兒的媽媽。我很開心可以在這裡跟大家交流,分享育兒路上的趣事和心得,有請大家多多指教!

第一次分享,說說最近的育兒趣事吧!我的女兒名叫吇媃,性格慢熱謹慎,對陌生人和事保持警戒,熟絡之後卻表現得非常熱情和長情。而我的教養風格是,我不會為女兒設下不可叛逆的規條。規條的設立通常是牽涉安全或對他人造成影響,而當我提出某種要求時,如果女兒有充分的理據,她是絕對可以跟我討論,甚至推翻我要求的。

上星期,我帶吇媃到朋友家中作客,家中有一名年紀相若的小孩名叫洋洋,兩人玩得不亦樂乎。我們逗留至晚上九時多,朋友正準備與小孩洗澡就寢,我亦告知吇媃十五分鐘後將要道別。長情的吇媃不想離開,她就開始展開說服我的攻勢。

「我哋準備要走喇,因為洋洋要瞓覺喇。」

「未走,我同洋洋喺度玩緊。」

「你睇吓洋洋?佢捽眼,打喊露,洋洋媽媽亦講咗佢係需要瞓覺喇。」

「洋洋瞓覺,我自己玩咪得囉。」

「洋洋瞓覺,你自己玩嘅話,都會嘈到洋洋㗎喎。」

「我細聲啲玩咪得囉。」

吇媃的話令我汗顏,人仔細細就懂得如此想盡辦法,而且她的說話又真是不無道理啊,為什麼不能讓她自己繼續細細聲玩呢?

想起自己小時候,對父母做出這樣的回應的話,就會被稱為「駁嘴」,然後被強行拖拉出門外去了。由我牙牙學語至成年,我未曾脫離過「駁嘴王」的稱號。而我一直都甚是委屈,為什麼我找出了你說話中不合理的地方,跟你持不同的看法,就是「駁嘴」?就是不好的行為呢?這一種「長輩說了算」的威權教育,美其名是尊重長輩,實際上是強權打壓,雖則換來一刻的方便快捷,但是長久打壓下來的是小孩獨立思考的能力,及雙方了解溝通的機會。最終雙方定必愈走愈遠。

而我成為媽媽後,選擇了相對「民主」的育兒路,相信平等、尊重、溝通才是更有益小孩的教養核心。原因有二:一,我相信我們跟小孩的溝通方式會影響着他將來如何與人溝通,我希望小孩將來也能以理服人,而非用權壓搾。二,這些所謂的「駁嘴」,所展現的實際是獨立思辨能力與解難能力,這些不也是人生在世的重要能力嗎?我為女兒正在裝備這些能力而感欣慰呢。

而路是我自己選的,當然我也要接受「民主」的過程,是需要花費更多耐心和腦筋。所以,我就緩緩跟女兒進一步解釋:「你講得啱,只要保持細細聲玩,應該唔會嘈到洋洋瞓覺。不過即使解決咗噪音問題,你繼續玩亦可能令洋洋心思思想繼續玩,而瞓得唔好㗎。」

道理說完了,女兒會因此而跟我離開嗎?當然小孩都沒有那麼「順攤」!最終,我再用了兩分鐘的時間,說了幾句說話,女兒就心甘情願地跟我離開了。到底說了什麼話?賣個關子,下回分解!

早前有報導指,恒大地產(3333)向恒基地產(12)收購屯門住宅項目,這是繼2015年再度來港投資,而且更首度進軍住宅市場,究竟香港有何吸引之處?其實小學教科書已講過,答案是「地少人多」。自回歸以來,除了97亞洲金融風暴、03年沙士和08年金融海嘯外,無論商用和住宅物業,整體上樓價都是向上趨升。無他,可發展的港地數量有限,人口卻不斷膨脹,供求失衡下樓價必然炒上,發展商哪有不賺的道理?就以恒地為例,2017年上半年本地住宅業務的經營溢利率有37%。反觀內房龍頭恒大,同期比率只是30%。撇開政治因素不說,生意利潤豐厚,政府相對較少干預,加上資金自由流動,相信是恒大來港發展的原因。

 

永續債掩飾負債水平

說起恒大,其負債極受關注,皆因發行了相當多的永續債,在會計上卻視為權益。若要找出實際負債水平,計算時須相應調整。舉個實例,截至2016年12月底負債和權益總額分別是11,583.36億元(人民幣,下同)和1,925.32億元,兩者相除後得出的負債權益比率為602%。轉換成總資產百分比,即每100元資產中,86元來自負債,14元來自權益。若將永續債(賬面值為1,129.44億元)歸類為負債並重新計算,總負債和權益總額將分別為12,712.8億元和795.88億元,負債權益比率是1,597%,即每100元資產中,負債實際是94元,權益僅是6元,神奇吧?

另外,永續債沒有利息但須分紅,永續債愈多,普通股東分紅愈少。如2016年,向永續債持有人派發的分紅有106.46億元,佔該年純利60%,普通股東卻只得50.91億元或純利的29%。

 

靠借貸贖回永續債

值得慶幸,恒大於2017年上半年贖回所有永續債,但融資主要靠借貸,故期內融資成本增189%。股東會否得益?不妨看看股東應佔溢利率,即期內股東應佔溢利除以收入,於2016年上半年是2%,2017年上半年是10%,撇除整體溢利率改善了4個百分點的影響,贖回永續債令股東應佔溢利增4個百分點。另外,若果將永續債應佔溢利視為融資成本,2016年上半年的實際融資成本是60.02億元,與2017年上半年的51.51億元比較,金額下降了14%,對收入的佔比更由7%降至3%。

綜合而言,雖然融資成本下降,但靠借貸來償還永續債,其實只是從一個地獄跳進另一個好一點點的地獄,負債水平仍然高企,截至2017年6月的負債權益比率達788%。要逃離地獄,還得靠增發行股本來減債,難怪恒大近年不斷引入投資者,如2016年12月和2017年5月合共增資700億元,此外,2017年5月再引入第三輪投資者,涉及增資600億元,還有今年1月發行180億港元可換股債券,息率為4.25%,較目前恒大的借款平均實際年利率8.30%為低。

以上舉措有助減輕負債水平和融資成本,股東自然得益。不過,現時借款總額達6,734.9億元,看來發行新股或可換股債券將陸續有來,這些不利股價的因素,投資者需謹慎為佳。

狗年歲次戊戌,謹祝大家新年進步、身體健康、周年大旺。

歲末全球股市「大時代」重臨;姑勿論是基金程式買賣所致,抑或是美國工資趨升,投資者憂慮聯儲局為對付通脹而加快縮表加息勢頭,拋售債券禍延股市,觸發所謂taper tantrum——投資者像生骨大頭菜般𦧲地,「抗議」縮表加息。

然則全球央行放水搶救金融海嘯之險於茲十年,一旦經濟恢復元氣,利率回復常態——十年債券孳息約4%左右——正常不過。無論是美國、歐洲以至日本,經濟復甦之象已呈,加息當又意料中事。故此股市、債市發過一輪孩子脾氣後當又穩定下來。若然經濟持續向好,縱然加息,大冧市的風險理應不大。

香港人關注樓市多於股市。較諸其他地方,加息對香港樓市的負面影響較為輕微。去年聯儲局三度加息,香港銀行可紋風不動,尋且削息競爭,足見資金充裕。資金從何而來,無須細表。只要「北水」不缺,樓、股二市雖不致與國際經濟大勢完全脫節,其走向將按香港特色發展。

即以股市而言,便為大陸的民企(譬如騰訊、平保)及國企(譬如工、農、中、建四大銀行,中、石、海三桶油)主導;市況起落則為「北水」掀動;上市集資更非民企、國企莫屬。故此香港股市是大陸股市的延伸多於國際市場的一環。

住宅買家無疑以香港人為主,但高端商廈(譬如中環中心)及天價豪宅則日益為大陸買家爭奪,至於官地拍賣大陸資金更見踴躍。毋庸諱言,南下資金湧入物業市場,其志不在後市回報,而是走資避險。

換言之,先富了起來的人對政治前景有顧慮,乃有狡兔三窟之思。今年既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亦恰恰是戊戌之年,他們心裡踏實不來,其情可憫。須知兩個甲子前的戊戌變法(一八九八年)上承中日甲午戰爭(一八九四年)、下接辛亥革命(一九一一年),乃國運逆轉的動盪之年。

甲午戰爭之先,滿清北洋艦隊亞洲稱雄,然而銀樣鑞槍頭,不堪日本一擊,以致割台灣賠款,讓舉國震驚、觸發藉君主立憲以圖強之戊戌維新。不幸變法百日失敗,圖強之志激化為革命,終致推翻滿清王朝。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所圖者何?兩個甲子前之強國夢也。其手段卻反戊戌變法制衡王權、開發民智之道而行;政治氛圍未見緩和寬鬆,中央集權反卻變本加厲;看似盛世可期,底下顯然暗湧不絕。走資避險又豈杞人之憂哉?

資金南下,旨在託庇於港英舊制之餘蔭。然而二十年來西環與中環愈行愈埋,此制尚餘多少避險功能,教人存疑。樓、股後市安能一面倒看好?

過去幾個星期,我都不斷在不同的平台,指出在恒指今輪的大牛市中,即將出現一次較深度的回調。在我過去幾個星期的文章,不少朋友都叫我在升市中寫跌市要小心點,始終反其道而行的事即使獲得關注,但最終推斷錯誤的話,對自己也不是太好。

但在我的角度而言,寫文章就是應該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擇善固執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相信,即使推斷錯誤,只要有足夠的理據去支持,也不會太離譜,最怕是既沒有充足支持的理由,但又堅持一些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就有點偏離了。

至於對於今次的深度調整,很多人說牛市已經完結,我自己對此是相當有保留。因為恒指現時的走勢與2017年不同,2017年可以說是追落後,而且穩步上揚。但2017年尾到2018年最近的升勢,升幅都是超乎大家的想像,隨時可以一星期出現千幾點的升幅。

特別是升穿恒指的歷史新高之後,走勢上難以用往績去衡量,可以用的分析方法大減。而且升穿歷史新高後,在投資者心中會出現一個概念,升市會認為是大時代,跌市就是股災重臨,這種心態更加會擴大股市的波幅,所以我預期2018年的恒指,每一次轉勢,不論是向上抑或向下,出現幾千點的波幅也不會跨張。

而且不要忘記,如果現時真的處於牛市的話,出現調整是非常合理,每一次的調整出現,都是一個健康的調整。

對於後市,我認為大市會在28000點企穩,只要不跌穿28000點,我對後市仍然是樂觀的。始終當2月底北水重臨的時候,完成調整後很大機會會再出現升幅。

李天命曾經笑言,女人沒有邏輯,也許,女人並非沒有邏輯,只是其邏輯是用另一套數學去作瞭解。

我曾經講過,女人有一種想法,就是「飲醉酒唔算」,例如問她,有沒有試過出軌,或者是一夜情,她回答沒有,但其實是有的,不過那次是飲醉了酒,所以唔算。

另一個很常見的說法,就是有女人說﹕「我拍親拖,都好長時間,一拍就是幾年。」再追問下去,哦,原來一夜情不算,散拖也不算,只有認真的拖,才是一拍就幾年。如果是讀過哲學的人,都知道這是「套套邏輯」(tautology),是永遠正確的。

這就是葉念琛電影所講的,女人說不好,就是好,說不願意,就是願意,說分手,就是不要分手。

說到女人說分手,也是另一套邏輯,在通常的情況之下,是想男人去求她們,求得兩求,便復合了。所以,如果男人不去求她,便是沒情義,女人會怨他很久很久。這種情況,《十二夜》的張燊悅,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過,如果女人是認識了第二個男人,這種分手,便是真的分手,沒得救了。反而男人說分手,結果往往是拖拖拉拉,腳踏兩條船,不知如何收科。

本欄在周日寫成,周一刊出,由於周五美股急拗一千點至倒升330點收,如無意外,周一港股應該是在暴跌之後的第一次反彈,接近買甚麼都會嬴錢 周二就唔敢包了。祝大家好運!

在賭俠中,「賭俠」被賭神宿敵賭魔的義子侯賽因冒充,竊據賭神名字經營賭船賭神號,在上面以控制結果的不公平遊戲巧取豪奪。陳刀仔為免他破壞賭神的名聲,而決定去挑戰他。賭俠直接上賭船挑戰侯賽因,挑戰的方式,就是參加賭船上的節目「世界賭王大賽」,賭俠憑著與賭聖合作,和精妙的賭術,真的贏了二百萬美金,得到了參賽的資格。

雖然名字是賭俠,但是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然是反派侯賽因;因為他很真實的反映現實的反派,玩弄規則,不斷設下遊戲規則,當遊戲規則對自己不利時,又立即打破他。

面對賭俠上門挑戰,侯賽因並沒有直接DQ賭俠。如果侯賽因堅持的話,他的確可以推一個主任出來,找一個原因來撤消他的資格,然後再說這是那個主任的個人決定。為何他沒有這樣做?是因為他有風度嗎?

事實上,侯賽因並不是比香港政府更有風度,他之所以放行了賭俠,是為了在賭檯上正面打贏他。畢竟賭船上的控制室和人員都是他的人,會為他帶來額外的資訊和資源的優勢。雖然可以野蠻DQ,但侯賽因追求的還是能夠在賭檯上贏過賭俠,就可以證明自己真的是賭俠,去贏得認受性。如果他只是取消賭俠的資格,他就算能贏過賭俠,之後也沒那麼順利。

面對侯賽因出盡賤招的做法,賭俠並不是單純用賭神師父教的正道賭術去對抗的,而是和賭聖合作。事實上,賭聖利用特異功能干涉賭局,本質上就是破壞規則,出千的行為,可是面對破壞規則和出千的對手,也只有這樣做才能夠擊敗對方。

賭俠沒有教條主義的堅持「你出特異功能的話你和大軍有甚麼分別?」,即使自己有身為真正賭神弟子的道理,但是在弱勢面對強勢的侯賽因時,賭俠承認一件事,以旁門左道對抗旁門左道,以怪物對抗怪物,並無不妥,也沒有別的選擇。

請記得,在故事初期,賭俠有表示過特異功能,也只是一種旁門左道的魔術。可是在面對惡境時,他迅速就收回這種鄙視,而接納了賭聖這個盟友兼朋友。如果他堅持賭聖用的不是賭術,是魔術;他就會被大軍擊敗,而無法打贏侯賽因。

但是否在遊戲中贏過對方,事情就結束了?那當然不可能,不要以為在賭桌上贏過他,他就會認輸。他一輸了立即就使用武力,立即動用武力鎮壓賭俠。最終還是得動用基本上是黑社會龍五和他妹妹龍九的武力。賭俠並不單純靠賭術勝過對方,也必須其他賭術以外的手段配合。

面對一個輸打贏要,不守規則的敵人,你贏了對方只是迫對方現真身而已,你贏了,你就要預期對方用更野蠻的手段,而對著這野蠻手段呢?他拿槍時的確失去了道理,但不用野蠻的手段對抗,你的道理也沒有用,就算你得到賭船上的賭客的認同和同情,但他們也不會起義對抗侯賽因,只會驚惶失措而已。

道理,是在勝利後確認你是正義的一方的,壞人訂下遊戲規則,有他的理由,但你玩贏了之後,就要預期他推翻規則,想清楚,你要怎樣辦。大叫侯賽因可恥?希望發現受騙的賭客們挺身而出?這都不是答案。

但是當年的觀眾,也許很少人有想清楚吧?大部份人都只記得未散功之前,不得講粗口。結果他們老了,不少都產生了粗口恐懼症,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九龍霸王電影彈】專欄逢週二於壹週Plus連載
作者簡介:鄭立,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與公眾史學碩士,政治評論家、專欄作者、遊戲開發者,曾任中學數學教師,其遊戲代表作包括《民國無雙》及《光輝歲月》等。

有消息指,周庭被政府剝奪政治權利(DQ)之前,深圳河以北派來了一班「國產凌凌柒」,諮詢了本地的意見領袖(KOL)。

消息又指,許多意見領袖指,周庭和眾志在民主派系內「得罪人多」,姚松炎則被視為議政能力高,但一介書生,造反能量有限。經「聽取意見」後及參考特區政府的分析,北京也接納了「DQ 周庭,放生松炎」。

「國產零零柒」來港放風,時有發生,甚至乎我覺得,密使來港有點太過頻密。從博弈論的角度,他們來港的時間,也彷彿在告訴我們,有些什麼議題是北京所關心的。

不過,我很懷疑港區 KOL 的意見有多大的分量。反而「DQ 周庭,放生松炎」的決定,有理由相信既是以行動來傳達訊息,也是在測試港人的底線。

在北京眼中,甚至在不少政圈中人的認知當中,香港大多數人都是貪生怕死;他們不滿,會宣諸於口,但是要付出代價抗爭,號召力便大減。

無錯,爭取民主民權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拿一本外國護照。我經常跟年輕人說,有時間,便發展一門可以放諸四海皆通的技藝,為自己準備一條後路。學什麼好呢?廚房、水電木工、園藝等都不錯;但只要基本知識就好,因為到了彼岸,還是要由頭再熟習一次。不過,在香港的時候最好有實踐經驗,同時讓自己明白,生活的其他可能。話說回頭,最大的障礙,還是語言。學好外語,世界通行。

世界很大,機會很多。當然,離開香港不是沒有代價。對於深信大灣區加一帶一路的人,他們會說:「你可能放過了百年一遇的機遇喎。」不過,對於年輕一代,他們會回應說:「這些機會 」大家有眼見,在政治之下的利益分配,永遠都不是公平的;他們也不是相信自己有機會飛黃騰達;既然如此,選擇就只剩下改變社會,又或者轉換環境。

我認識的朋友,許多都遠走他方;有些走了之後,就不再關心香港的事。又或者你可以說,他們是不再關心香港,才遠走他方。記得二十幾年前香港在後過渡期,有個啤酒廣告的口號:「香港幾好都有。點捨得走?」無錯,九十年代的香港,的確是個好地方,但如今呢?

我甚至可以大膽講,愈是了解中共本質,就愈會為自己找出路;就連中共高層,又或者大陸的暴發戶,都會將家人送到歐美各國。香港人,你們還有什麼好猶豫?

沒有人會真心相信中共。香港的建制派,傳統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覺得不要惹怒中共,或許乖乖聽話,可以再延續香港的高度自治。第二種,認為只要有談判的籌碼,才可以跟中共討價還價。不過在習近平的「四個自信」之下,恐怕連建制派中人也要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尋找出路。當然我不排除也有人為了復興民族大業而選擇附和主旋律,對這些人我是無話可說的。

「不用那麼灰吧?」不,我不是灰心。相反,我是因為相信香港精神,才覺得香港人應該將眼界放遠一點。香港本來是一個移民組成的城市,代表着一種避險的精神。你可以說香港人很怕事,但是當香港人都不怕事的時候,那代表香港人赫然醒覺,借來的時空原來是有限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