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氣短集】特首選舉北京失控
    財爺胡官兩張好牌(練乙錚)
  •   4,166 views │ 2016年12月21日
    留言()

 

梁振英棄選,港共元老吳康民說是「被迫自動」的不尋常政治操作,引起諸多猜測很自然。筆者認為,不尋常之處是,北京在梁的政治鬥爭事業達到高峰的時候把他拉下馬。解釋這點是掌握目前香港政治局面的關鍵,其他一切是枝節。

梁氏公開的親共政治生命始於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期間出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九七之後的幾年裡,他相對低調,只是掛着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理事會主席頭銜比較突出。二○一二年成為特區行政長官之後,不必那麼韜晦,馬上在政府架構內部建立起以極左毛派國家主義者為領導核心的中策組智囊團。然而,梁政府這個明顯輕政策重政治、以意識形態鬥爭為綱的陣勢未及發揮,便被學民思潮領導的反國教抗洗腦運動殺個措手不及。

 

上台即輸國教、

報仇打壓學生

牙鷹輸給雞仔,這個奇恥大辱無疑深刻影響了梁團隊日後的鬥爭指向:老一脫反對派不足懼,火力要對準學生、青年,尤其是在傳統民主派政黨周邊及之外衍生出的新興政治組合和另類思潮。不能不說,梁團隊施政能力低下,政治上卻抓住了對當權派而言是問題的核心:取得主權十餘年,人心未服反倒潰敗了,而潰敗最厲害部分正正是「八、九十後」這個最應分大中華的本地「紅旗牌」人口股。

梁氏任內的好幾波政治衝擊:佔領運動、魚蛋革命、港大李國章事件、立會選舉獨派登台以及上週選舉委員會的「三○○大突破」,主力或是年輕人或是在佔運期間湧現的新中生代專業組合。

所以,梁從二○一四年施政報告演說裡把矛頭指向港大那些帶有初步分離主義意識的學生,到二○一六年DQ青年新政兩議員,矛頭始終指向年輕人,從北京的觀點看,方向完全正確,儘管所採取的極左家長式高壓鬥爭路線大錯特錯而終歸滿盤落索。

毛理論從來認為知易行難:搞階級鬥爭解放全中國的大方向很清楚,共產黨人的責任就是找出能夠達標的最好路線。同樣,港共的長遠目的是赤化香港,那是不用說的,問題是走什麼路線最能達到目的;如果到頭來年輕人反赤化最堅決,部分人主張的港獨更從無到有、愈打壓愈厲害,本來對北京最有利的「一國兩制」基礎(法治、公務員中立等體制規定)也打碎了,好好的二○四七(真)回歸出問題,那就證明路線錯了,制定這條路線的香港領導人,無論是台前的梁振英還是(不那麼)幕後的張曉明就都應該革職、落台。

共產黨上頭一切講實效,下面只有方向正確立場堅定是沒用的,梁氏落台、張氏失勢,是意料中事,何況有人熱衷搞鬥爭,是因為像四人幫那樣只曉吃政治飯;也有人據《成報》說是正事不做,一面裝模作樣鬥港獨,一面讓一把手分派大小政協名銜換取好處。典型的極左路線下面,如常地藏污納垢。

然而,北京縱把港共極左派路線的代表請下台,卻不一定有把握成功培植自己認為最好的人替上。梁振英嚴重忤逆民意的最重要結果,不是他自己失去駕馭政敵的能力,而是反對他的人,都因而取得部分民意支持,行事不再需要唯北京馬首是瞻。換句話說,梁特主導的極左路線直接導致北京在這次特首選拔的過程裡失控。

 

反梁勢力坐大

北京失控

北京在選拔特首這關鍵港事上失控,從兩個方面可以看出:

其一是若干參選者自把自為,沒有北京當局開的「綠燈」,甚至有些據說還得了「紅燈」,卻一樣敢於表明意向,去馬參選。在以前的各次特首選舉裡,當權派有意問鼎者,無論背後是什麼派系陣營,未得到北京首肯,根本連公開表示參選意願也不可以,遑論去馬;像今次這樣,野心勃勃者未待阿爺首肯就打開口牌表明參選意向,是未曾有過的事。這是北京對香港精英政治心理管控的首次失效;「阿爺欽點」才能入閘之說,原來是可以違反的。

其二是,佔運時期浮出水面的新中生代專業組合異軍突起,成為民主派取得326張選委票的關鍵;這幾百票加上上屆選舉時形成的唐派票加起來,完全有可能讓一個這兩股勢力都願意支持的參選人跨過601票當選門檻,儘管此人不一定是北京樂意支持的。

於是,是次特首選舉,北京既不能全權決定誰能代表當權派入閘,也不能決定入了閘的人當中誰能當選。這就是失控。共產黨管治的地方,政權出現失控,除了文革時期的「武漢兵變」等零星事件,要算香港這一遭最嚴重;究其原因,無非就是梁氏聲譽太低劣,以倒梁為目的的選舉動作輕易取得正當性,只要不違法,北京無法有效阻擋。

此情此景,北京如果要恢復掌控,惟有蠻來,DQ一些它不喜歡的參選人,進一步拆毀「兩制」,但那樣做極其不智,因為在這個局面底下,中共同時遇到兩個危機:一是黨國對年輕人的號召力崩盤,二○四七(真)回歸的阻力比一九九七大得多;二是外圍形勢變壞,東南亞地緣政治風險惡化。

年輕人當中,「九十後」大部分還是學生或剛進職場,無錢無權無位勢,抗爭立場卻最激烈,離心力最強。「八十後」已經穩紮職場,其中為數眾多的專業精英,本是梁振英最落力爭取的社層,不料這次選舉委員會席位之爭,卻成為反梁主力;醫學界、會計界、大專界、社福界、教育界、建築測量等個人票集中的界別,反梁派聲勢大振。這兩批人士三十年後二次前途問題揭盅之時是社會中堅、棟樑,掌握最大部分社會財富,現在成為了中港永久而徹底區隔的鐵板支持者,離心傾向遠比九七那一批強烈;而且,這批人的下一代的大中華意識無可避免進一步削弱。這叫中共如何是好?

面對這個世代危機,梁振英路線的對策就是加強打壓,但對付年輕人最無效的手段就是打壓,因為他們的精神心理上的修復再生力一如身體生理上那麼強大;經過連番重大挫折,年輕人會失望灰心「灰到爆」,但是在看似失意甚至絕望底下,心靈創傷修復機能卻靜靜發揮,抗戰意志轉眼便復元,而且更會像骨骼那樣因曾經損裂而再生得更堅固。這個現象,在反國教抗洗腦運動以來的跌宕起伏中不斷驗證。如果政權打壓年輕人一直打壓到2047的話,港獨會失敗但人人皆港獨。

地緣政治險惡

香港再成「窗口」

鄰近地區地緣政治風險惡化,近兩年明顯加速。明年一月美國總統換人,特朗普上台之後,美中爭奪東南亞的矛盾勢必加劇,原有美日同盟不斷加強之外,還可能出現美國聯俄抗中、美台關係解凍甚至美軍再次駐紮台灣。此外,經濟方面出現了中國日漸被西方排拒的走勢;最近歐美日異口同聲拒絕承認中國經濟是市場經濟以利築起對華貿易壁壘,便是最不祥的預兆,外圍形勢有倒退到七十年代時的那個模樣。如此,香港的「窗口」角色便會重臨。但是,要準備好扮演這個角色,梁振英搞的中港融合便是錯誤方向;香港應該走的路線,是中港區隔,即回復到中英談判之前的那種格局。

有這兩個危機,北京在梁氏政治表現達到頂峰(DQ獨派)、破壞力也最強(導致年輕人鬧獨立)的時候把他拉下馬,就很容易理解。按此邏輯,不僅梁振英本人要下台,他所代表的路線也必須清算,管治風格與他相近的人物如林鄭和葉劉,也不可能接班,否則就是推行一套「沒有CY的CY路線」,於事無補。北京這次拉下梁振英卻讓他「做好做滿」,就是不給機會予林鄭署任、真除,不像董建華當年腳痛下台馬上讓曾蔭權頂替,以免其他人想入非非。這樣看,林鄭葉劉是半點機會也沒有的。

本來,北京若要取代梁振英極左路線,重塑香港「窗口」角色,重新實現《基本法》要求的甚或更嚴格的中港區隔,在已知有志參選特首的人當中,民望最高的曾俊華應是首選,但北京明顯不喜歡他的西方背景。也許北京在放棄梁振英極左路線的同時,也否定了曾俊華,而寄希望於一個更容易操控的專業技術官僚出任特首。但要達到此目的不容易。就算把曾俊華擋下來了(例如由北京最高領導出面「挽留」他),民主派加唐派的票很可能都給胡國興,那北京就更不高興,於是三思之後,可能終於批准曾俊華辭職。論策略,胡參選是一張好牌,其意義在此。

五年前的唐梁板塊之爭,凸顯政經集團利益矛盾,最後梁板塊勝出。但梁氏執政五年,政治衝突成為主要,社會撕裂,年輕人造反要自決想獨立,中港矛盾愈來愈深,民調顯示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跌近歷史低點,中共特別是京官在香港神憎鬼厭。今天,梁氏一夥敗陣玩完;特首大位爭奪戰,筆者認為將是「港英餘孽派」與「忠字技術官僚派」之間的較量。要緩和年輕人當中的自決意識,要恢復、加強香港的「窗口」功能,前者是首選。

插圖 詹震寰
熱門新聞
  • 【14個月大Kelly似媽咪】鍾嘉欣同老公十指緊扣返加國 85,238 views
  • 【開心速遞隻鬼冇咗】不甘俾大台玩 顧紀筠兒子冇癮解約 54,776 views
  • 重提李思捷委屈爆喊 春卷:捧到佢上天,最後忘記咗你 50,778 views
  • 【3日2夜】羅敏莊帶團泰國睇樓 捧60萬豪裝物業 42,255 views
  • 老公恨仔要生四個 鍾嘉欣開Turbo追仔 40,943 views
  • 【雜食王】李思捷四年偷食三件 春卷死忍 38,85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