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氣短集】長毛唔使喊:建構協調機制有門路!(練乙錚)
  •   5,681 views │ 2017年03月01日
    留言()

 

特首小圈子選舉是猴子戲,選出的猴子姓什名誰、公開的競選綱領是什麼等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猴子選出之後會按北京的專制意旨管人。人的合理策略因此是盡量降低猴子在代理北京間接管治香港時的效率;這個效率愈低,猴子對香港的破壞力就愈低。由此得出反對派的合理參選及提名方略:無論勝出的猴子是誰,務必使其得票數盡量接近601。那樣就可把勝出的猴子的體制內權力合法性降低到近乎零。要達此目的,反對派的選舉行動便須盡量精準,協調因此而重要,而不是為了要「造王」,幫某猴子上位。

 

長毛不如選民通達

無權參與選舉的大多數香港人很通達,因此在這次特首選舉遊戲裡,並不在意反對派選委能夠把票投給一位絕無勝出機會的民主派參選人。長毛梁國雄達不到自設的三萬八千公民提名門檻,放棄參選特首,便與此有關。事實上,長毛得到的簽名僅二萬個左右,比他多次在新東競選立會議席的一區得票數都低出一大截。這不表示民主派選民對他或對公民提名失卻興趣,而是反映群眾更在意那300+位傾向民主的選委策略性地把提名票集中投給最有能力威脅西環力撐的林鄭,從她的手上搶走最多的選委票(就算無法阻止她上台,也要盡量消減她的權力合法性)。

換句話說,長毛參選失敗,反映民眾把小圈子選舉的實效看得比原則重要;這無疑與一些民主派的取態相左,卻絕對無可厚非,因為選票彰顯的民意,不一定是誰最應該當選,而可能是誰最不該當選;兩者同樣理性,而政治理論並不能判斷哪一種民意更高尚。因此,「ABC」、「棄保」等策略性投票不僅無咎,有時甚至是很好的。

細看清楚,不少選舉遊戲裡的初選或者二輪投票,其實都隱含要求一部分選民把票投給不是自己最稱心的候選人,只不過制度化了,能把那樣做的效率提高,先小人後君子,更可把陣營內部各派系之間的矛盾減到最低。畢竟,同一陣營裡,「𠝹票」指控層出不窮絕對傷和氣,一直以來的立會選舉和這次特首小圈子選舉都說明這點。

𠝹票問題何時了?

因此,反對派無論是以往由鄭宇碩等人搞的協調,還是近年戴耀廷搞的雷動計劃等,都是有意義的嘗試,選民的大多數也是樂見其成的,可惜結果都不太理想。原因並不是缺少了一個強有力的民主領袖,因而未能規範各派系全部參與協調或初選、服膺機制(當權派有西環壓頂,一樣搞出「出走事件」,比反對派更難看,便說明這點)。真正原因,其實在當權派和反對派兩大陣營裡都一樣:香港目前所有的政黨,基本上都是列寧式的政黨,即由精英建立黨組織並提出一套意識形態號召群眾支持而成,核心理念堅硬難變通,便是像公民黨和民主黨那麼類似,也不可能兼容整合。

常言道,民主國家裡的政黨,意識形態比較鬆散,其性質更像初選平台和終選輔助器。例如美國的民主共和兩大黨,平時角色不重,但每次選舉就發揮特殊作用。在選舉初階段,新冒起的政治運動和老資格的派系在初選平台上對壘,平起平坐。去年底的大選,民主黨的Sanders提倡「民主的社會主義」,在美國政治主流裡算是「新極左」,但初選輸給由希拉莉領導的中間偏左的傳統民主黨派系。共和黨方面,既有傳統中間偏右的派系參選,例如小布殊,但他的派系不敵近十年冒出的極右茶黨運動,而茶黨最後亦輸給包含極左極右民粹法西斯元素的四不像特朗普。

 

反對派的政黨太列寧

美國的政黨,其實是由新興運動、傳統派系、初選平台、終選機器這四者組成。派系和運動都相對封閉、排他,而且每次選舉都可能有新的運動出現;平台和機器則比較定型、開放,幾乎什麼人什麼主張都可以登上黨內初選平台,得到足夠的民意支持便可勝出,然後全權使用終選機器。例如,特朗普的貿易和移民政策就和傳統中間偏右的共和黨派系截然相反,彼此之間的敵意也非常強烈,卻在同一個平台上爭奪出線權。像香港反對派裡的泛民與本土割席、左膠與右膠不共大台的情況,在美國不必也沒有出現。

為什麼美國的新興政治運動都選擇在某個黨的初選平台裡競逐爭取出線代表權,而不是跳過黨內初選另起爐灶以第三勢力或獨立候選人的資格參與終選?共和黨那邊,特朗普的確曾經發出脫離共和黨初選機制、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賽的威嚇,但結果還是留在黨內完成初選。這無疑與該黨的終選機器的助選能力有關。

特朗普是超級富豪,競選經費可自掏腰包,為此花幾個億美元也不成問題;但除了錢,他要贏,還得靠眾多的助選義工以及運行了很多年的催票機制「谷」高支持者當中的終選投票率。這件工作十分勞力密集,尤其在最後衝刺階段,需要義工沿門挨戶逐家走訪「乞」票。可是,特朗普最後能動員的共和黨義工數目落後希拉莉。論總票數他果然輸了三百萬,最後要靠在各州的得票比較平均因而在「選舉人票」數目上超過希拉莉而贏得大選。

 

排他的異端、開放的平台

由此可見,美國兩大政黨因為有終選階段關鍵的錢和人手供初選勝者動用,各黨新老參選人於是都願意投入首階段初選,在黨的平台上與其他同黨異派候選人一決雌雄,之前之後都不另起爐灶。然而,有錢和人手還不足以撐起這個體制;第三個關鍵因素是初選平台要有能夠包容各種異端的「政治雅量」。換句話說,黨內初選勝者儘管可能很極端很排他,但政黨的平台和機器卻十分開放包容。

所謂異端,通常由黨內新興運動而不是傳統派系提出,如果運動因此而不為黨內主流接納,從平台上被趕出去,成為黨外力量,就會出現𠝹票等矛盾。再以特朗普為例,在宗教取態方面,他並不接近共和黨內最強大最保守的福音派。他不僅重婚,還在性事方面言行不檢,福音派卻沒排擠他,因為他答應勝選的話會提名超保守的人當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對福音派而言,那比特朗普的個人宗教觀念重要得多。

在經濟方面,特朗普更反對現存國際貿易關係,同時反對以輸入外勞解決美國人力不足的問題,這些都不討好共和黨內的商界勢力,但後者看重特朗普的反規管尤其是金融業方面的反規管承諾。例如,他決意推翻2008年環球金融風暴過後由奧巴馬政府推動的金融業規管法(Dodd-Frank Act),並規定以後凡要通過一條新的規管法例,必須同時廢止兩條現存的規管法例。權衡輕重,共和黨商界勢力大體上還是同意特朗普走畢黨內初選全程。試想,如果這兩派勢力都因為特朗普的一些異端邪行而排擠他,導致他脫離初選機制,則這一次大選,民主黨希拉莉已經贏了。

 

本土小商戶:雷霆救兵

香港的反對派如果要建構有效的初選機制,在財力、人力和政治雅量方面還差多遠?筆者認為,人力方面,香港反對派能調動的義工數目不容小覷;自決派和本土/獨派,動員能力也不能低估;但是在財力和政治雅量這兩方面,香港則嚴重不足。初選平台對各種非常重視本身獨立性的新興運動要有吸引力,錢很重要;平台給不出這種支持,誰願意受限制跟你一起玩?

香港當權派政黨有阿爺的直接間接無限量財力支持,但反對派就無此優勢;便是財源比較豐厚的民主黨(有教協支撐?),也絕對比不上能大派蛇齋餅粽的民建聯等左派政黨。反對派政黨內部財力已經十分拮据,還有餘力拿真金白銀支援一個足夠吸引的初選平台?不過,取得額外財力的門路還是有的,正待開發,那就是數目龐大的「本土小商戶」。

本土小商戶指那些只在香港範圍內經營小生意、沒有直接大陸業務的香港生意人。這些人的政治立場分布,很可能與一般民眾沒有很大分別,即大約六四開支持民主,甚或還因為受到紅色資本擠壓而更加有感。但是,他們至今沒有在社運裡扮演明顯角色,一些左翼朋友更可能因為這些人的老闆身份而討厭、疏遠他們;個別商戶或行業在佔運裡的態度也可能影響了大家對他們整體的看法。他們不是什麼大商賈(生意做得大,少不免要跑大陸、出入中聯辦),但集腋卻可成裘。藝人何韻詩受來自中國的政治封殺,但幫助她取得場地搞表演的,卻是一批小商戶。見微知著,說不定小商戶就是未來反對派建立具足夠吸引力初選機制的重要支援者。

 

反對派協調機制的接生婦

政治雅量方面,由於反對派政黨運作模式帶有很強的列寧黨色彩:意識形態行頭,「論述」清晰,排他性強,黨同伐異有時到了不理性地步。不過,從去年九月立會新一屆議員上任起,反對派各派立會黨團有了更多良性互動。這些互動將慢慢增加,而愈接近2047,社運受到來自中國北京的威脅和干預便愈甚,各傳統派系和各新興運動的領導者都知道這點,因此會有更大的協作意願。若林鄭當政,機制將更快出現!

建構初選和協調機制困難重重,但至今都不致命;門路清楚了,等待着有心人去繼續闖。

 

插圖:詹震寰
熱門新聞
  • 何雁詩強迫棄養 鄭俊弘用倒鈎鐵鏈綁狗 235,923 views
  • 鄭俊弘把口話狗仔好乖 為氹女友將愛犬送走 42,936 views
  • 鄭俊弘被雪零收入身材暴漲 買嘢搵何雁詩埋單 37,042 views
  • 【人神共憤】鄭俊弘用倒鈎鐵鏈綁狗 何雁詩網上回應:我是狗癡⋯唔係好明發生咩事 27,082 views
  • 肉腿回春 56歲葉蒨文轉look陪鬚根老外 27,054 views
  • 多災多難 何雁詩戀鄭俊弘連阿爸都唔撐 25,36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