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欄
肉食中環
事實與偏見 氣短集 運動壹指禪 坐看雲起時 壹樂也 潑墨 投資與良知 關公不是災難 壹計就明 壹角度 肉食中環

有位朋友神秘兮兮的對我說,有一隻神奇的藥丸,叫作「螞蟻丸」,是用螞蟻精煉而成,他吃過,早上起床時,「回復了十八歲時的感覺」。而且,他把這藥丸廣發了給朋友,大家都有相同的狀況。

不過他又補充了一句﹕「但是某某(按﹕是某位以炒股兇殘著名的莊家)六十幾歲,吃過之後,卻是全無反應。」說罷他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我冷靜地說﹕「這種藥,你千萬要停吃!」

他不明白﹕「為甚麼呢?」

我說﹕「人們以為,中藥的藥效比不上西藥,這是錯的,很多中成藥,藥效更加遠遠的在西藥之上。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些速效的中成藥,其實是加入了西藥的成分。」
查實很多有效的提神飲品,名字不說了,總之是最有名的那幾種,用來考試前讀書用的,不過也是加入了西藥的提神成份罷了。

我記得,在幾年前,中國發現了假偉哥,如果大家認為,假偉哥沒有效力,那就錯了,根據化驗結果,這些假偉哥所含有的昔多芬成份,是真偉哥的幾倍。換言之,假偉哥比真的更有效!

原因很簡單,藥效高的假偉哥,才能吸引顧客回頭購買,反正昔多芬的提煉成本不高,多放一些,能夠多賣藥丸,也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至於吃了昔多芬含量幾倍的假偉哥,會不會有副作用,就不得而知了。至於我本人,當然是萬萬不會吃,也絕不會吃螞蟻丸之類的中藥補品。我唯一吃的補品,就是每天吃冬蟲草。

所以,諺語說﹕「吃了過期春藥」,是錯的形容,皆因照我粗淺的醫學知識,任何過期藥只會藥效減退,不會吃後亢奮,但是,吃了中國偉哥,或吃了螞蟻丸,才會得到過度亢奮的效果。

本周農曆新年,水靜河飛,因此沒有股票提供,下期再說。

 

圖片來源︰Pixabay

有位澳門朋友,約了一位模特兒去澳門,當然是大玩特玩的那一種啦。當去到了澳門之後,給了模特兒兩個選擇,一張是回程船票,另一則是五千元﹕「我係畀五千蚊咋,如果你不答應,就自己搭船返澳門啦。」
模特兒收開幾萬,現在要收五千,當然是大折讓,但回心一想,如果要自己搭船返香港,豈非連車錢化妝品都蝕埋?收五千,雖然蝕底,但都無蝕本,一場來了澳門,又有得食,又有得玩,又有靚酒店住,眼前條仔又唔太差,反正嗰味嘢又唔使成本既,都係應承佢好啲。

又有一位新界朋友,通常一車車條女返元朗劏房,條女一到,吓,乜原來唔係住加州豪園,係住劏房咩,方知上了賊船。但這時,己經是凌晨三點幾了,唔通自己截幾百蚊的士,回家睡覺咩,橫掂又醉醉地,都係喺度瞓一晚,聽朝先叫條仔送自己返屋企,最多以後再唔上嚟啫。

以上的這兩種常見的溝女手法,其實只是食住一個女性的基本心理﹕雖然她表面上可能收費很貴,又或者是非富二代不溝,但是歸根結柢,那件事,始終是唔使本的,當煮到嚟的時候,還是沒有所謂的。

這好比我有一個朋友,開了百幾間餐廳,是銅鑼灣食街和尖沙咀諾士佛台的餐飲大王,我去他的餐廳吃飯,打電話給他拿折頭,他永遠不會給,寧願說﹕「不如我送你一份甜品吧!」

本周市況太差,沒有任何的心水股票,下周再說。

圖片來源︰ Stokpic

本欄名為「肉食中環」,在開宗明義的第一篇,已經講了,其內容將會包括了飲食、男女關係,和炒股票三大環節,誰知寫了三年,寫的全部是男女,少少股票,飲食只寫了幾篇,唔得,今星期就要寫返一篇飲食先。

本星期的主題是東京的推薦餐廳。我作為一位哈日族,東京是常去的地方,當然了,我介紹的餐廳,必然也不是大路,而是很少人幫趁的。

第一間,叫入船,位於奧沢站。它最有名的,是醃漬吞拿魚飯,這是公認的東京美食,不過售價不便宜,如果我沒記錯,好像是七千円一碗。對,這的確是搶錢價格,如果你去築地市場的瀨川,水平有入船的九成以上,但價格是一成,即七百円,性價比是最高的。你多付出九倍的價格,獲得的只是好一點點,但要吃最好的食物,就是要當冤大頭,這是不易的真理。入船還有雜錦魚生飯,配餸包括拖羅在內,好像是賣一萬円,我吃過,很後悔,還是吞拿魚醃漬飯最高。

我當然也會推介瀨川,我的妹妹自從去過一次,從此便不去壽司大和大和壽司了。但瀨川太過大路,顯不出周顯大師懶有型和懶識嘢的風格,所以不錄。

第二間,是近藤,對,就是那位連奧巴馬也不肯招待的天婦羅大師,理由是已經有客人訂了位,奧巴馬退而求其次,才改去すきやばし次郎。我說這一間,一定有很多讀者說,車,我都聽過啦,米芝蓮兩星吖麻,使Q你周顯大師識少少扮代表,講D係人都知的常識咩。

查東京的天婦羅市場,向來以近藤文夫和樂亭的小倉揖士是兩大元老,兩人均是從「天婦羅少林寺」山之上(酒店的附屬)出身,後者在今年初仙逝,近藤文夫遂成為一代宗師,雖然水平已經下降了少許,但仍然是東京第一。

我之所以推薦無人不識的近藤,皆因發現了一個新的吃法,就是可以在訂桌前,另點最佳的食物,這會比它原來餐牌上最貴的套餐還要貴上一倍,但你可以吃到最高級的食材,由於近藤恐怕一般客人消費不起,所以不列入餐牌。

當然了,你也要額外的表明,價錢不拘,任他劏。

不消說的,近藤有兩個師傅,一個是文夫本人,另一個是他的兒子,你必須指定要他本人去親手炸,方為正宗。

第三間,是我的至愛,スタミナ苑,吃的是燒肉。那裏有全東京最好的肉,燒疏菜也是最好吃的。由於名字沒有注册,所以有很多同名的店,位於鹿浜的才是正店。我最愛吃其牛尾湯,那湯底是數十年沒有換過,一直只是加上新材料去煮,其鮮甜可想而知。

它五點開門,不設訂座,永遠大排長龍,last order是在十點半,所以我一定是在十點才到,就不用排隊了。通常我會在五點左右,吃一頓饅魚飯,又或者是吃壽司,九點半打車,十點便到。不過,打車要行高速,否則可能要四十五分鐘以上。香港客人的福音是,它的老闆娘是台灣人,講國語。

第四間,いもや,我近期看村上春樹教人寫作的那本書發現,它居然也是村上春樹在窮時的至愛之一。這間天婦羅餐廳,我在2009年出版的《我的最愛》已經介紹過,它是非常簡陋的小餐廳,你去吃時,將會與大量勞動階層一起坐著吃,女士應該難以接受。不過,當你想到999円吃一份二流水準的天婦羅飯,性價比這麼高,那就完全不會介意了。

本來,由於有網上資訊,現在介紹餐廳,已不用錄地址了。但是いもや有另一間店面在附近,不過吃的不是天婦羅,吃的是豬排飯,為免搞錯,還是錄下﹕神田神保町2-16,豬排飯店在3-1。

第五間,なかむら,Nakamura,米芝蓮一星,但比大部份的二星和全部的三星更要好吃。最重要的是,容易訂到位,以及性價比頗高。到東京去吃飯千萬要注意,就是切記要挑那些沒有只用假名,不用漢字的餐廳,因為支那人不會光顧,所以水準比較高。本土鬥士聽到「支那」二字請勿暗喜,皆因這兩字同樣也包括了香港人在內,皆因在日本人的心中,「支那人」三字也包括了香港人在內,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本土香港人才會以為自己不是支那人。

第六間,尾花,吃鰻魚飯的專門店,吓,周顯大師,你不是剛剛說過,要懶有型和懶識嘢,不錄大路的餐廳喎,對不起,我錯了,立刻停筆。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朸濬國際」(1355)。幾個月前我寫過之後,股價急升,但我並沒有沽出,現在又回復了三億市值的低價,正好,我還嫌當日買得太小,可以趁低價補返幾百萬股,一半用來長揸,一半用來短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