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欄
肉食中環
媽媽週記 壹角度 SecondOpinion 壹擋專政 壹計就明 無定向風 事實與偏見 壹觀點 香江不平這處鳴 氣短集 九龍霸王電影彈 中環任我行 投資與良知 關公不是災難 股海縱橫 壹樂也 坐看雲起時 潑墨 肉食中環 運動壹指禪 精英秘聞錄

某位富二代朋友認識了一個日本女友,大戰三百回合之後,又戰了六百回合,下床後一起去吃飯,一起去蒲,回酒店再戰幾百回合 如是者多天又多天,快活得難以形容。

他說﹕「她全身沒一件名牌,窮到膿,被山口組控制,背部有煙頭灼傷的痕跡,好可憐呢!我想同山口組講數,同她贖身。」

當他盡訴心中情時,在座有一位老手,忍口了半小時,終於忍不住說﹕「今時今日,已經沒有了逼良為娼這回事,更加沒有賣身貼仔,如果她不買名牌,只會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吸毒。」

行家一出口,就知有沒有,老手一講話,我們盡皆拜服,因為想來想去,的確只有一個可能性﹕既然沒有逼良為娼,只有欠債不還,才會被山口組虐待也。

富二代朋友不明﹕「其實take嘢又有甚麼不好呢?」

我搶著答﹕「take嘢和賭錢,是世上兩種比男女關係更好玩的遊戲,所以,一旦沾上了其中一瓣,就不會對你的人有興趣。再講,take嘢的女人,只要有嘢take,就甚麼男人都可以上。因此,作為一個玩家,應該專搞take嘢的毒姑,因為免費又易上,但要付款給她,同山口組搞私有化,做女友、二奶、老婆,就太笨了。」

我補充了一句﹕「所以我有一個很有智慧的朋友說過,最不能接受三種女人,take嘢、紋身、收錢先。」

那位很有智慧的老手又說﹕「在以前的中國,很多女人都會做雞養家,供父母在鄉下買屋,供弟妹讀書,隻隻雞背後者有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但現在已經沒有這支歌仔唱了。」

我說﹕「幾十年前港女都有賣身貼仔,又或者是星媽推個出來做,現在也都沒有了。」

所以,這叫做世風日下,雞心不古。

手頭的股票很多,但沒有一隻是快的。我的心水是「有線寬頻」(1097),但認為要等到10月中,其餘的「權智」(601)、「朸濬國際」(1355)、「錢唐控股」(1466)賣殼未夠兩年,也要等,唯一比較快的是「蓮和醫療」(928),但是升幅可能不大。

真人真事﹕
一位幾百億身家的地產富豪,在下晝四點幾,忽然致電某位老友﹕「喂,今晚有無女,出來食晚飯,要高質素,有正當職業,識得談吐,唔係做雞嗰隻,最好係律師、banker呢啲專業人士啦。」

點解呢?

原來當晚他約了一位科網巨頭食飯,大家知道,幾條麻甩佬食飯,如果沒有紅袖添香,是多沒趣的一回事,如果帶啲cheap女出來,就會好丟假,所以老虎都要找一些高質美女,先至切合身分。

其實大家都不是為了溝女,只是為了吃飯氣氛好一點而已。再者,身為東道主,如果無女在手,都好無面。

大家不妨猜猜,這位老友如何回覆呢?

後來他和朋友說起此事﹕「喂,高質美女係重要資源,你叫埋我去食飯,我梗係帶幾件出來,我都要面家嘛。但係你去食飯擦鞋,又無我份,我點解要幫你揾女啫?」

這故事告訴我們,在這世上,女資源和水資源同樣重要,有一位聰明人說過一句聰明話﹕「富豪只會同四種人來往,第一種是你有魚介紹給他們,第二種是你自己就是魚,第三種是你有女介紹給他們,第四種是你就是女。」

本星期沒有股票貼士,皆因細價股死下死下,不過,有好幾個朋友都說,上個星期細價股開始郁返,雖然只是稍稍好轉,但我相信,下星期一定有心水可以提供。


有朋友的客觀條件非常好,總之是又疊水又靚仔又識講嘢嗰隻啦,出手仲好闊綽添,他當然是城中的一級筍盤,可是,他的港女朋友卻是常發脾氣,令他非常煩惱。

他向我訴苦,我說﹕「很奇怪的一個社會現象,一個港女,無論是處於如何的下風,她永遠不會低頭。像我們,如果靠老闆、靠女人,一定好似死狗,永遠不會開對方拖,但港女不會,明明對方飛起佢,就會無依無靠,慘過無主孤魂,她都照樣同對方開拖,一點也不怕。」

這就是古語所謂的「刁婦」﹕就是被掌嘴,照樣忍不住要大罵。這也是我為何總是勸誡,男人千萬不要打女人,這並非因為道德問題,而是男人被打一鑊,必然會收口,但女人呢家嘢,你打她,她非但不會收口,反而會罵得更厲害,因此,為了目標為本,還是不打為妙。

相反,如果是內地佳麗,就一定目標為本,千依百順,好受得氣 直至你和她結婚、生仔、財政大權盡入她手,一切受她掌握控制,到時你才知道她的厲害。

我對朋友安慰說﹕「這才是港女可愛之處,夠真吖嘛。」

此所以,我們都是港女的擁護者,港女的比世界上的其他女人更「高級」,亦是這個理由。

今星期的心水股票是「有線寬頻」(1097),利益申報﹕我本人持有八位數字的股票。你可能會問﹕「這不是垃圾股票嗎?」

我回答﹕「是垃圾股票,但我的習慣,豈不正是專買垃圾股票,人棄我取嗎?」

不過我預期,這股票的當炒日,要等到9月15日之後,如果大家買了,可能會等上好一陣子呢!

幾年前,有一個朋友,我坐在他的辦公桌對面,他淒慘地大叫﹕「有錢無女呀!」

幾日前,我又有一個朋友,我們談完了公事後,悄悄問他一句話﹕「你幾耐沒有(不雅用語)過新女呀?」

他的反應,感情好像是山洪暴發,幾乎是啕哭起來,慘聲說﹕「你不問起,我都沒想過這件事了!」

這些朋友們,你說他們不咸濕嗎?肯定比最咸濕的人更加咸濕,幾年前他們晚晚去滾,不是溝女,就是嫖妓,簡直是人神共憤,天誅地滅到了極點。你說他們沒錢嗎?的確不算太有,但最少也是幾億元至幾十億元身家的中產階級。你說他們不捨得花嗎?大錢也許真的不捨得,不過一晚花十幾萬元,都是閒閒地。

讀者可能會問,一個又有錢、又咸濕的人,怎會無女呢?

我告訴大家,有錢無女,反而是常見的現象,有錢又多女,才是異態。為甚麼呢?

一個男人最初發達的時候,很多時會大滾特滾,皆因以前沒有能力,現在有了,當然是要實現自己的夢想,當一個風流種子,見識不同的女人,這是生物學的基本需要。

然而,當他已經習慣成為了一個有錢人之後,他們發現﹕

1.人生忙碌了很多,因為初發達時,除了賺錢之外,沒有甚麼需要打理的事情。但發達之後,可能買了幾間豪宅,有些還是在海外的,一來要收租,二來要睇樓,都要花很多的時間。他會發現,原來保存財富,其難度和所花的時間,並不比賺取財富更容易。還有其他的嗜好,如玩遊艇,去旅行,玩慈善,玩政治,群old rich以提高地位,都是非常花錢的行為。

2.由於見過的女人太多,他對女人的刺激感會減弱,要求也會越來越高。但是,高水準的女人,通常價格也高,就算是富豪,也未必願意付出。簡單點說,嫖妓已沒興趣,溝高級女又捨不得。

3.窮人找女人,來了新女,飛走舊女,是天經地義的法則。但有錢人找女人,反正有budget,有了新女,舊女照舊出糧,結果就是女人越來越多,有的還生埋仔女,亂晒大籠,一天24小時,都不夠用,那又怎有時間去找新女呢?一來精力不夠,二來精 也不夠,我指的是精「神」。


4.一個人要賺到第一桶金,都要三十幾歲,玩幾年,就四十幾,這時候,性能力開始衰退,需求也會減退。當然,有偉哥,就無虧佬,但是把偉哥花在嫖妓的身上,很多男人都不願意,但要找高質素的女人,又不容易。

所以,一個人在暴發的初期,最多女人,反而是發達之後,就俗務纏身,有錢無女,這是常態。

本周心水股票是「華富嘉洛」(952),祝大家好運。本人持有這股票

有很多騙術,看上來愚笨,其實是聰明到了極點的心理實驗,但卻以極其愚蠢的方式來作出包裝

寶藥黨、順豐速遞、你中了巨奬等等,以至於我講過了無數遍的千年蟲杜蟲藥,這些騙局,已經被警方揭露過無數次,街知巷聞了,為甚麼騙徒還樂此不疲,繼續採用同一已經「黃」掉了的騙局呢?要創造一個新的騙局出來,又有多難呢?

這其中的智慧,是普通人絕對想不到的,只有聰明絕頂的人,才能想出來。

答案是﹕這些蠢到了極點的騙局,只要稍為有腦袋,都不會相信,更加不會回覆,因此,如果回覆了的人,一定是非常愚笨的人,無論說些甚麼,他都會相信,這自然是sell屎界的術語﹕非常好sell。

試想一想,如果騙徒改用了一個較為聰明的騙局,可以騙到更多的「客戶」來作follow up,又會有甚麼後果呢?

後果就是,這將會涉及更大量的follow up工作,但由於被初步釣上來的客戶的平均智力水平增加了,這反而會令到成功騙錢的hit rate大大的減少了。換言之,這是勞力多,收效少的做法。

因此,最聰明的方式,是在第一重關口,已經是用最笨的魚鈎,篩選出最愚蠢的客戶 如果該人連順豐速遞也沒有聽過,可以見得,他的智力水平到達了哪一地步,要騙他落疊,那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了。

這種方法,也適用於很多不同的行銷策略,例如說,阿陳冠A溝女,第一個發給女方的信息,便是「you are beautiful. I want to fxxk you」,第一步便先把難以就範的女人篩走掉,這也有利於增加hit rate,免得浪費了寶貴的約會時間。

我有一個朋友,在網上認識女孩子,永遠先大hit rate一輪淫賤對白,把純情的女人先嚇跑了,這也是相同的策略。這好比女人第一次約會男仔,已經帶他去大肆血拼,也是差不多的作法。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講過了一百萬次的「權智」(601),理由是賣殼兩年,應該是時候注資改名做嘢了,踫巧在上周有異動,因而推介之。不過,這股票在本欄已經推介過好幾次,但股價仍是不上不落,相信讀者也不一定會再次相信。至於本人,手上持有這股票,也已兩年有多,當然是繼續相信下去。

我家的菲傭在大肚生仔後,毀約跑掉了,吃盡了「前四後六」的產期優惠。據她說,她和前夫復合,因而大肚,但據鄰居的菲傭說,她其實是和其他在港的賓佬生的孩子。

於是我另請了一位新的印傭42歲。有天她說起她向上手僱主辭職的原因,是受到了男僱主的性搔擾,趁女戶主不在時,對她毛手毛腳。

我自認有點兒種族歧視,因此很不明白非禮外傭的心態,再說,那時她也已四十左右吧?請得起外傭的戶主,最少也應該有錢去找二十多歲的妓女吧?

不過,對菲傭有興趣的男戶主,似乎不少,記得有過練馬師,曾經涉及非禮外傭吧?當年的名馬評家簡而清,也娶了家裏的菲傭。我也看過報導,好像是《壹周刊》的報導添,說某位地產代理公司的高層,也娶了外傭當老婆,原因是這位外傭視其子女如己出。

作家高達在他的《西遊記》中,也講過他溝菲傭的故事,不過不是他家的,而是鄰居的,因搭訕而認識。據我的朋友蔡生說,菲律賓女仔才是世界最美,不過必須是西班牙混血兒,而且她們的氣質很好,全不貪錢,做雞只是為了生活,做了一次之後,會休息到把錢花光,才會再做第二次。蔡生以前做的是菲律賓生意。

據向華勝生前所說,某位我們的共同朋友,也是非禮賓妹。我笑說﹕「他的賓妹是我曾經見過的最漂亮的兩位之一,另一個是我哥哥家裏的那位。」按﹕沒多久後,哥家裏的那位菲傭已不幹了,不知是不是嫂子炒她的魷魚,換上了印傭。

誰知向生卻說﹕「不是那一位,是先前的一位。她哭哭啼啼向我的賓妹投訴,我付了給她一萬元,打發了她。」

要知道,向生向來喜歡說笑,也不知有沒有誇張成份。不過他倒是常常對人說起這故事,我聽了不下十次。

我的新印傭對我說,她在街上走路,常常有外藉人士向她挑逗搭訕。我的推論是﹕第一,成功率一定很高,才有這麼多人會做。第二,怪不得老外常常拖著賓妹。第三,香港人比較少,也許也是種族歧視。第四,外傭陰盛陽衰,向她們埋手,的確十分容易。據說,在本地的賓仔個個幾十個女友,應接不暇,應該是事實。

本周有一隻股票,我積極買緊,未買齊貨,下周才能公佈。

我認識不少女星,都是十分「毒」,凡是約她們去街,例必叫狗仔隊來拍照。

通常,叫得狗仔隊來拍攝,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完全沒有利用價值,你date我,想溝我?倒不如叫狗仔隊來,拍幾張相,過你一刀,把有限資源用到盡。

另一種則是已經拍拖拍了很久,不想地下情,被繼續白食下去,於是叫狗仔隊來,拍他照片,目的是迫對方攤牌,承認自己的地位。很多時,對方還是有家室,又或者是有女朋友,公開關係,就是迫他攤牌,有佢無我的show hand做法 就算輸了,總算也賺回宣傳,也不會被繼續白食下去。

不過,也有幾種狀況,是永遠不會公開的。

第一種,是非常有利用價值的人,條女不想同他翻臉,自然不敢叫狗仔隊了。

第二種,是嫖客,或potential嫖客,職業道德關係,不宜揭破。不過,我也有見過揭破的,甚至記者飛到外地影相,拍到男人同老婆去旅行,明星雞居然住在同一酒店的另一房間。她call記者的原因是勞資糾紛,上一次條肥仔已經叫雞不付錢,所以這一次便做他一鑊了。

第三種,是對方的形象太差,同他約會,被傳媒發現了,是大醜事,因此絕對不能公開。

朋友聽了我的分析,直指說﹕「你是三者俱全,因此死豬不怕開水燙,女人都怕了你,不敢叫狗仔隊。」

我忍不住大笑﹕「對對對,所以我雖然投身演藝界,但都絕對不會有緋聞!」

本周的心水貼士是「有線寬頻」(1097)。別人都看不好它,認為數據太差,我則死要想相反理論,希望它供股後會大炒,現時持有60萬股,3供5後應有160萬股。

我心目中的第一美人,8歲前是專拍粵語武俠片的于素秋,之後就是何莉莉,13歲後是余安安,17歲之後就沒有了,我常常說的所謂「偶像是夏夢」,不過是懷古式的偶像,好比今日懶有品味的人喜歡柯德莉夏萍,不涉少年人愛慕美人的那種心態。

于素秋的嫁了給麥炳榮,在我出生之時,已是既成事實,發現了此事的我當時只想,哎呀,為甚麼她的老公不是曹達華呢?那時我沒看過粵劇,當然不知麥炳榮是紅伶,江湖地位好比今日的張學友。

何莉莉的嫁給趙世光,我不否認,傷心了好幾個小時,心想,為甚麼她嫁給這一個胖漢呢?美女配俊男,她要挑,也該挑比較英俊的趙世曾才對。話說回來,同今日的美女討論,誰也不相信當年的趙世曾是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呢!

想我十多歲時,在銅鑼灣的翡翠戲院看電影,樓下常泊了一台勞斯萊斯開蓬Coniche,一個精瘦老頭坐在司機位,趙世曾偕女伴看完電影下來,來取回車子,老頭便自己乘巴士回家了。當時翡翠戲院超等正中的一排座位,永遠劃開,不賣票,專門留給貴賓,趙世曾便永遠坐在那一排的位子。

至於余安安,後來先後和爾冬陞、周潤發、李萬祺、高鮮明等人在一起,那時我也漸漸長大,見慣人事,也不會傷心了。

據說,何莉莉說過一句話,就是有身份的男人去溝女不要緊,但一定要溝一些有卡士的女人,否則便是下流了。

所謂的「有卡士的女人」,就是有學識、有品味、容貌高尚的女人,的確,我常常看見一些富豪,帶著的女人是MK妹,又或者是內地農家女,英文所謂的「country pussy」,我也會看不起這些富豪。

我的朋友J君,娶了一位大家閨秀,有一次,他和老婆去歐洲玩,和法國的富豪吃晚飯,他的太太居然可用流利的法文,和法國富豪對答如流,J君後來感嘆說﹕「這種老婆,才叫做有卡士,和她一起吃飯應酬,我覺得好有面子!」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 暫時沒有,因為經過了「阿粉股災」,炸了一次田鼠,沒有莊家夠膽做嘢住!

畢華棋者,富二代也,在潮界名人也,《私人會所》的編劇也,日前,他寫了一篇文章,評論《那一年,我17》這部電影,斷言說﹕「我敢在這裏打賭,下年的金像奬最佳新人,一定是袁澧林。大家去看看這部電影吧,單單是她也值回票值了。」

就是這段文字,惹怒了《私人會所》的女主角之一陳潔玲,差點要去拒絕電影的宣傳會議,她的理由是為何筆華棋不去讚揚自己人,反而如此褒奬外人呢﹕「我條氣就係唔順,唔順就係唔順。我係佢筆下的角色,佢咁樣手指拗出唔拗入。」

這種茶杯裏的風波,在我的眼中,不過是笑談話柄,打趣地說﹕「莫非筆華棋溝緊袁澧林?」

誰知朋友聽了這個故事之後,居然反問﹕「就算係,陳潔玲都無理由咁嬲格,除非係三角關係啦!」

我說﹕「無可能,陳潔玲大過筆華棋。」

朋友說﹕「年齡不是障礙,幾十歲的麻甩佬,都成日吼住啲廿幾歲架啦。」

以上對白,句句屬實,如有虛言,天打雷劈,絕非煲水作新聞。

我無法反駁朋友,因為這段「三角關係」,我只是外人,誰知友人是不是說中了呢?

不過,為了區區小事,招惹到麻煩,實在是太過無謂。由此可見,電影呢行,人事是多麼的複雜,相比起來,股票就好得多,大家全部看錢看,沒有敵人,也沒有朋友,只有利益,幾簡單呀。

像我寫作,就是專業,第一是就是娛樂性,沒有讀者,甚麼都是假。第二,我從來不為個人喜好而找題目,而是挑有話題性的。每天都有一百幾十個蛋散來挑機,我都不會理睬,因為同蛋散筆戰,非但是把自己的身分降低到同蛋散同級,而且讀者也沒興趣看。第三,內容角度永遠是新穎出奇,就算是錯,也錯得很新錯得很有趣。第四,永遠準時交稿,不給編輯麻煩。

這就是把寫作視為專業,視為business的做法。做黑社會要專業,做寫作要專業,做藝人要專業,記者甚至做雞也要專業,這就是孔子提倡的「正名主義」﹕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黑社會黑社會作家作家藝人藝人記者記者雞雞。

本周由於「阿粉概念股」暴跌,養傷期間,沒有心水股票,下星期再講。

我是科普作家,相信科學,可是為了學術研究,也為了創作故事時的資料搜集,因而不免對術數有一點點的涉獵。那天,我對朋友J君解釋了甚麼是術數上的「財色同宮」。

所謂的「財色同宮」,字面上的意思,是錢財和女色是在同一個星宮之內,因此,這兩者可以互換,有女等於有錢,有錢等如有女,這好比物理學上的質能互換,又好比物理學上的時空一體,在生物學上,原始人的財富和女人更加是分不開的一回事。

所以,當一個男人賺大錢時,女人便會隨之而來。不過,術數專家會說﹕「如果你不咸濕,把投懷送抱的女人統統推掉,錢會賺得更多,更快。」這是因為把女人都轉換成金錢了。

反過來說,如果你非常咸濕,全力溝女,根據這條對等公式,賺錢的運氣也會因而消耗掉。在術數上,如果你搞的是處女,又或者是有名氣的女人,如香港小姐冠軍,大明星,運氣會折得更快,因為這些女人都應該用高價獲得,假如可以免費得到,折運的程度可想而知。

如果你問,究竟有甚麼方法,可以防止「財色同宮」,即是既可咸濕,又可賺錢呢?答案是﹕只嫖妓,不談情,又叫做「留精不留情」。因為你付錢去找女人,是交易,那就不會損耗自己的運道了。

然後,有人問﹕「是不是嫖妓時多付一點給妓女,運氣會更佳?」

這個問題,恕小弟財疏學淺,答不出來。

本周的股票心水是「香港信貸」(1273),理由是抵買,缺點是唔知幾時做嘢,不過,我都買了三二十萬股,作為傍身。

那天朋友講起,在上海溝女易如反掌,因為女人非常開放﹕「只要你陪她們玩到通宵達旦,又是香港人,不用花錢,倒貼她們都制。」

我以專家的身分問他﹕「你在上海溝的那些女人,究竟是不是當地人?」

他想了一想,說﹕「絕大多數都不是。你是怎麼知道的?」

個別女人是否濫交,除了實地觀察,沒法子預估。然而,社會科學卻是統計學,從統計上,女人的社會經濟背景、政治傾向等等,都有可能推論出她們的濫交性。

我的老家是澳門,在當時,向來有一句老話﹕「澳門街無人做雞。」

為甚麼呢?

因為澳門地方太小,只要一當妓女,整個家族、所有朋友,都知道這件事,由於太羞家,所以本地人永不在本地當妓女,都去外地做。因此,澳門的妓女都是外地人。

反過來說,女人到了外地,因為沒有親戚朋友的「監控」,因而也較為放浪,這就造成了她們濫交的原因之一。另外的一些原因,包括了獨自身在異地,倍感寂寞,以及也特別需要金錢,諸如此類。

同樣道理,如果認識「港漂」,也會發現,在統計學上,她們也比較放浪。為了避免有人罵我挑動中港矛盾,我也會補充一句,去了外國唸書的香港女仔,在統計學上,也會比較放浪。

對了,你可能會問我,究竟那一種女仔,最大機會是處女?我脫口而出﹕「虔誠的基督徒。」如果你問我,政治傾向和濫交的correlation,我不答 因為答那一種,都會遭到圍剿!

上星期推介了「蓮和醫療」(928),誰知周一,股價馬上微跌,幸好周五股價又回升。我對此股的看法維持不變,線人說﹕「短期目標0.35元。」

按﹕這位線人從幾蚊一直溝貨到今天,不排除這是他的主觀願望。我正是看他輸了九成,心想點都無蝕底卦?因而才買入此股,入貨價從0.18元至0.21元之間。

星期六,《蘋果日報》報導了2012年落選港姐陳潔玲,對,就是有「有翻版陳妍希之稱」的那一位美女,在新戲《私人會所》中做女主角,扮演媽媽生,當中有情慾鏡頭,報導說﹕「她不肯說(有幾大膽),但《壹》仔聽聞她有自慰場口。」

OK,我作為這部電影的編劇,可以肯定的對大家說,自慰場口是有的。本片試播了一場並未完成製作的毛片,給院商先睹來作排檔期,我依稀見到,好像還有穿崩鏡頭,不過時間太短,不敢肯定。還有一場口交鏡頭,那男配角也好像快速露出了包著膠布的那話兒,不過也是時間太短,不敢肯定。

這電影的大膽尺度,我作為編劇,看後都嚇了一跳。

其實我也有參與casting,問題大膽到令我不敢置信,簡直要把試鏡的男男女女的性經驗和性習慣問個一清二楚,第一天去聽到,難免不專業地感到興奮,但多cast了幾天,甚麼都習慣了。我的心裏只是想﹕「嘩,如果呢條casting片洩露出去,就大鑊了。」

我一早知道,這部戲將會是二級半,但是拍攝的尺度,仍然超越我的估計。

講到電影的尺度,陳潔玲說﹕「有緊張,有尷尬,都有清場,盡量不必要的人都不在現場,另外當中有場戲,基本上只得我和導演二人。」

話說她的那場自慰戲發生在她的家,拍攝現場是伊利近街,我和畢華棋兩位編劇也都在場,只可惜導演清場清得徹底,連監製也無法入內,現場的錄像也關上了。

如果問到,陳潔玲的表現怎樣?我會回答﹕「這部電影和其他蒲戲的最大分別,一是加入了大量炒股元素,令到劇情更加充實,二是對於角色的演技特別注重,主角們都是演藝發燒友,瘋得要放棄模特兒工作,去唸書深造演藝的那種。」所以,演技這一環,不用擔心。

有一次,有記者問及,這電影的炒股內容,我笑笑說﹕「在香港,講對股票的知識,我認了第二,沒有人可認第一。如果單講股票的內容,本片肯定是電影史上最寫實的一部,而且還大爆真人真事,莊家真名都照講出來,我就係咁串,吹咩!」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野馬國際」(928),我手上也有持貨,祝大家好運。

朋友急call我去鄉村俱樂部,原來是商談國家大事,我聽了幾句,便想脫身了,皆因我對政治的立場是既不愛國,也不愛港,除此兩者之外,錢銀女人美食藝術知識旅遊吹水賭博等等,無所不好,踫巧接到一位非常大波的「朋友妻」來電,移身往「電話椅」談了幾句,藉詞閃人,逃離此地。

在此一提,鄉村俱樂部不准講電話,花園之一角,孤獨地放一張殘破的木椅子,唯一可講電話的地方,就是坐在此椅。這種英式高級會所不准講電話的高檔作風,我這種深受到強國風氣所污染的土蛋,偏偏最喜歡大庭廣眾間高談闊論,再者,這裏的菜不好吃,也太多pretentious的old rich,相對而言,我還是比較喜歡和土豪也似的新貴來往,這叫做物以類聚。

大家別誤會,朋友妻並非「咪走雞」的那種,皆因當時她正和「朋友」,也即是她的男朋友在一起,同場還有一個高富帥的上海人,以及其內地美女朋友。

卻原來,這位高富帥是我的忠實讀者﹕「我花了一千多元,才在淘寶買了你的《財技密碼》,我的很多朋友,都是你的讀者。」

談著談著,我當然點撥了他一些男女關係的知識,不知怎的,忽然講到港女和大陸妹的分別。

我說﹕「港女的價格比較比較不合理,但這也有個好處,入場門檻較高,別人要溝她,也要付出相同的不合理溢價,反觀大陸妹,卻像向下炒的細價股,印刷不用成本,麻煩反而更大。」

第二個重點,是王晶導演的《花心大少》中,傅聲所說的﹕「目及、追、上撇,撇是最難。」你撇港女,十分容易,皆因港女都是玻璃心,兩嘢便可以激怒,但大陸妹一旦上身,便要你的全部,意即整個人和全部錢,要令她同你講分手,難矣!

我補充說﹕「不過港女正因價格高,也是女人中的名牌,大陸男人無不以溝到港女為榮。」

高富帥說﹕「對對對,好多女人在香港住了幾年,便假扮是港女了。」他對我的朋友說﹕「Jessica便是這樣。」

我問他﹕「為甚麼你知道她是A貨港女?」

高富帥說﹕「因為我聽得懂她說的廣東話,卻聽不懂你說的廣東話!」

本周心水股票是﹕「香港國際建設」(687),預計持貨時間是半年,祝大家好運!

朋友J君說,在日本有線人,可以安排他同某AV女優春風一度,收費十萬元,是港元,不是日本円。

他興致勃勃,正在盤算行程,我忍不住潑他的冷水﹕「喂,AV女優,拍一套AV,既要打真軍,又要讓無數人去看,都係收幾雞嘢港紙人工,你去執一劑,付十皮嘢,人哋當你支那人係水魚啦!」

經我一說,他戰意全失,連去日本的興趣也沒有了。

簡單點說,日本AV 女只是港英政府時代最有名的財政司,下等雞而已,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多香港仔對她們有著如此高的性幻想。

不過,香港人的崇日文化,由來已久,尤其是日本妹,更加是香港男人心目中的上品。然而,在日本,其實要找一夜情,絕對不難,只要你花一點錢,百發百中,無往不利。

首先,你去找一個蒲點,然後,你付給(通常是黑人)帶位一萬円,他便會把所有入場的全女班都帶到你的桌子。然後,你就和那些女仔玩,一直玩到十二點半之後。

過了這時,已經是終電,也即是尾班JR已經開出了。由於日本的的士錢十分昂貴,因此,日本妹無家可歸,只有爆房。如果大家看過《戀愛世紀》,木村拓哉和松隆子的初認識,便是在電車站,終電之後,唯有一起去爆房了。

在日本,男女去爆房,通常是AA制。所以,當你去同日本妹玩時,要有意無意,告訴她,你住哪一間酒店,最好當然是六本木的Ritz Carlson啦,夠近吖嘛,不過住半島和Palace都得既。條日本妹心想,住房不用夾錢,還有高級酒店住添,便會放心同你玩到深夜,事後直落了。

一般來說,同港女玩one night,是耐力賽,要蒲到最少四五點,她筋疲力盡,才可以帶去正法,很多朋友都說,咁辛苦,寧願無女好過。但在東京,一點零鐘,只要在終電之後,已經可以KO了,真的是多快好省。

大約到了五點零鐘,日本妹會自己起床,有家教的,會幫你摺好衣衫和內褲,自己離開,皆因五點半,電車已開,她要回家梳洗更衣,明天又要上班了。

在日本找日本妹,就是如此的easy job。反而,世上最難溝的,是港女,柴門文在《相約在九龍》已經教導過日本讀者﹕港女不像日本妹隨便,是好難溝的。

本周心水股票是 暫時沒有。下期再說。

 

圖片來源︰《同班同學》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