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欄
肉食中環
關公不是災難 坐看雲起時 媽媽週記 壹計就明 壹觀點 無定向風 事實與偏見 股海縱橫 肉食中環 九龍霸王電影彈 壹擋專政 運動壹指禪

李天命曾經笑言,女人沒有邏輯,也許,女人並非沒有邏輯,只是其邏輯是用另一套數學去作瞭解。

我曾經講過,女人有一種想法,就是「飲醉酒唔算」,例如問她,有沒有試過出軌,或者是一夜情,她回答沒有,但其實是有的,不過那次是飲醉了酒,所以唔算。

另一個很常見的說法,就是有女人說﹕「我拍親拖,都好長時間,一拍就是幾年。」再追問下去,哦,原來一夜情不算,散拖也不算,只有認真的拖,才是一拍就幾年。如果是讀過哲學的人,都知道這是「套套邏輯」(tautology),是永遠正確的。

這就是葉念琛電影所講的,女人說不好,就是好,說不願意,就是願意,說分手,就是不要分手。

說到女人說分手,也是另一套邏輯,在通常的情況之下,是想男人去求她們,求得兩求,便復合了。所以,如果男人不去求她,便是沒情義,女人會怨他很久很久。這種情況,《十二夜》的張燊悅,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過,如果女人是認識了第二個男人,這種分手,便是真的分手,沒得救了。反而男人說分手,結果往往是拖拖拉拉,腳踏兩條船,不知如何收科。

本欄在周日寫成,周一刊出,由於周五美股急拗一千點至倒升330點收,如無意外,周一港股應該是在暴跌之後的第一次反彈,接近買甚麼都會嬴錢 周二就唔敢包了。祝大家好運!

我認為,最能夠代表女人的故事,是出自《格林童話集》的「白雪公主」。


根據「維基百科」的記述,「白雪公主」的故事大約是這樣的﹕

「 白雪公主,皇后在生下公主不久後就過世了,國王另娶了一個美麗驕傲,狠毒邪惡的女人當皇后,同時她也成為了白雪公主的繼母 新皇后常常問魔鏡:「魔鏡呀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白雪公主越長越大 有一天,魔鏡回答皇后說:「皇后陛下,您的確是個相當美麗的女人,但是白雪公主比妳更美麗。」 因此她命令一名獵人帶白雪公主到森林中,並將她殺掉 獵人 無法下手 放了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發現一個小小的農舍,這個農舍屬於七個小矮人,她在這個農舍中住了下來 於是皇后偽裝成一個農婦,到森林中拜訪白雪公主,並給她一個毒蘋果 當白雪公主咬下蘋果,立即昏了過去。當七矮人發現她時,只能哀慟地將她放在一個玻璃棺中。時光流逝,有一個國家的王子 被白雪公主的美麗所吸引並且愛上了她。他向矮人們要求,讓他帶走玻璃棺。王子和他的隨從在搬運的過程中,有人不小心被絆倒,這一搖晃,讓那片毒蘋果從白雪公主的口中吐了出來,白雪公主也因此甦醒。王子向白雪公主表明了愛意,決定結婚,並訂下婚期。」

明顯地,這位王子和白雪公主並沒有愛情基礎,因為在先前連見也不曾見過,只是垂涎於她的美色。更有甚者,他以為白雪公主已經死了,連屍體也不放過,不知道要搬走來幹甚麼,想想也覺噁心。

1937年,迪士尼把這故事拍成了電影。也許迪士尼也覺得搬屍體的劇情太過噁心,所以把結局改為﹕「一位白馬王子有天經過了裝著白雪公主的玻璃棺木,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於是給了白雪公主一個吻。毒蘋果的詛咒因此被破解了,白雪公主亦隨即醒來。在與七個小矮人道別之後,兩人騎著馬離開了森林,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以上的版本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版本,這固然是刪掉了企圖搬屍體回家的變態場面,但把毒藥變成了詛咒,一吻弄醒白雪公主,論到故事結構,卻有點兒牽強了。另一方面,王子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暈到了,居然下了色心,去吻她,似乎也是痴漢一名。不過,普通人當痴漢,固然是賤格,會被控上法庭,但假如是王子,那又另當別論,反而是非常浪漫的事情,至少女人是非常buy的。

我看以上的這個故事,最大惑不解的是﹕七個小矮人的身份究竟是甚麼?按道理,他們是白雪公主的救命恩人,和公主也相對最久,理應發生感情,就算不是那首著名的歌曲﹕「雪姑七友七個小矮人 一個B,七個A,齊齊XY真過癮。」至少白雪公主也應該委身給其中的一個小矮人,才算有情有義。但是,這故事的結局,卻是突如其來一個王子,冷手執個熱煎堆,鹹濕地一吻,便奪得了美人,原因很簡單,王子又靚仔,又有錢,而七個小矮人只是住在深山的窮鬼兼醜怪而已,不管盡多大的努力,公主又怎會看得起他們呢?

所以,雪姑七友的故事,之所以如此流行,皆因它說中了大部份女人的心聲。所謂的「七個小矮人」,好比港女身邊的觀音兵,像是狗公鼻、豬乸尾,雖然常常可以踫踫,但永遠做不到最重要的事。換言之,小矮人在故事中的存在,恰好是滿足了女人們渴望「收兵」的心理。但當然了,當女人踫上王子時,王子根本用不著去溝女,只要一嘴「硬車」過去,已經足以無往而不利了。

今星期哀鴻遍野,無股可說,祝大家好運。

有位電影圈的大孖沙告訴我一個他原創的故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話說有位大哥大出trip拍戲,於是,便call了一位女星飛去現場探班,這在圈中,是非常普通的事。一般來說,探班代表了潛規則,潛了之後,之後咪有戲拍囉。查實,香港的女星,十居其十,都不是聖女貞德啦,去得,都知會發生乜嘢事。

這本來是一個你情我願的遊戲,但是,戲劇性的元素就是,橫生枝節,,平淡中忽然起了風波,否則就不是原創故事啦。這裏再說一遍,這是原創故事,純屬虛構。

事緣就是有兩位大哥,對,是兩位,不是一位,喝醉了酒,對,喝酒助慶是非常平常的事,更何況,當晚可以搞到一位有名的美女,梗係值得慶祝,而慶祝不能沒有酒,對嗎?

至於為何一位大哥忽然變成了兩位,這又牽涉到戲劇的表現手法,因為故事是女主角的POV(point of view),所以劇本不會表達為何進房的是兩人,而非一人,至於這兩人為何會一起進房,無需表達,要知道,男人玩3P,益朋友,醒老細,有一萬個理由,構成打孖一起上。

總之,這兩位很有地位的大哥,就是輪了該女星大米。這又要回到上星期我寫的文章,把強姦分成了8種。其中講到,女人被友姦,很多時不了了之,只是暗嘆自己倒霉,但是朋友帶埋朋友來輪姦,其侮辱性卻以倍數增加

理論講完,總之,女星被輪姦後,當然是大吵大罵,要知道,她亦並非善類,好唔好老脾也。也要知道,作為影壇大哥,姦人唔使本,好多甘願受姦添,他們當然不甘被罵,咪反唇相稽,惡言盡出,估計大約是你估你鑲金咩,咪又係雞一隻?我搞你,你執倒啦 諸如此類的侮辱說話。

大罵一場之後,不歡而散,女星拍戲之事,也就不了了之。好了,這就牽涉到強姦8種的另一種﹕勞資糾紛。喂,搞嘢有戲拍,輪姦應該加loading至啱,無第一女主角,都要第二吖?如今連梅香都無個,隨時連機票錢都蝕埋,於是,女星咪不停同友好傾訴,搞大件事,大哥當然無面,索性封殺她,等她無戲拍。幾十年後,女星回想前塵一切,同記者講起,不勝唏噓。

這是一個悲劇故事,我都覺得大孖沙編得很好,所以寫了出來,同讀者分享。

今星期的心水股票是「民生國際」(938),不過要中期持有,祝大家好運。

 

圖片來源︰《安樂戰場》

近來持續最久的新聞,並非政治,而是#METOO呀,強姦呀,曾志偉呀,藍潔瑛呀,因為政治新聞不停的換主題,#METOO爆料卻無日無之。今日本欄的主題,則是把強姦作出分類,對,強姦也可分為不同的種類,作為學術研究,有必要把這些種類一一去分別出來。


 

第一種,標準強姦,即是用暴力,或威嚇,來得到性交。注意,很多人以為,強姦必須有反抗,有暴力,有傷痕,但如果用刀指嚇,可以沒傷痕,也構成強姦。


 

第二種,勞資糾紛,這個高登仔都應該明白。但很少人知道,勞資糾紛也可以分為三種,第一是本來講好價,後來有人反口,第二是事先沒講清楚價格,事後便打死狗講價,據說年前蘭桂芳某名女人的老公被控強姦,便是這種情況。第三是本來以為免費,事後才明屈。


 

第三種,本來是強姦,但事後可用錢解決,不過沒付錢,便不得不告強姦了。那位騙女學生脫內褲整冷氣的貨車司機本來可用三千元了事,但為了省三千元,女學生不甘(免費)受辱(收錢收辱就不介意),唯有憤而提控了。


 

第四種,本來女生被姦後,也算了,不過色魔食過返尋味,用淫照或其搔擾方式,或勒索金錢,或繼續要求免費性行為,女生只有報警。很多案件的報案原因都是這個。


 

第五種,輪姦。輪姦也有兩種,第一種人人皆知,也不用說了。不過最精采的個案當然是李雙江少將的兒子李天一的案件,辯稱第一個姦的不能控輪姦罪,因為他不知跟著有沒有人「輪」下去。因為中國內地法律,強姦不會判死刑,輪姦卻會。


 

第六種是輪姦的第二種,發生於女生和男人約會,或一同喝酒,女方醉後,但男方居然叫friend去一同享用醉後的女方,結果是女方醒後不甘受辱,憤而提控。這種情況,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女方本來願意同男方上床,第二是本來不願意,不過事後想一想,都算了,算自己倒霉吧,誰教自己同渣男喝酒呢?因此也不提控了。但這兩種情況,假如變成了輪姦,受辱的程度是倍數計,女方提控的機會率便以倍數增加。有好幾宗案件,女方在庭上居然表示,願意和參與輪姦的其中一位發生性行為,只是拒絕另一位,於是這位仁兄便脫罪了。所以,我告誡大家,溝女呢家嘢,尤其是同女仔飲酒,千萬不要益朋友,因為女人是不能與朋友共享的。


 

第七種是事後提控。很多案件,苦主居然和強姦犯在事後發生感情,拍起拖來,但後來翻臉,居然提控很多年前被對方強姦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件,是大約十年前,一位上海女子在初會其網友時,被他邀約朋友輪姦了,對,是輪姦,女方事後居然不追究,還和對方拍起拖來。後來,她被男方偷了信用卡,碌了幾千元,馬上報警。這也是輪姦不報警,偷錢馬上報,這也可以見得,劫財的嚴重性,往往比劫色更重得多。


 

第八種是date rape,其實好多男人都試過,因為真的不知女人的叫「不要」,究竟是自願,還是反抗。因為,很多港女陪男人回家,甚至是出外旅行,都不代表願意發生性行為。我有一個朋友,把一個女人帶回家中,用斯文的講法,是blowing in the wind,結果女方都拒絕最後一步啦。所以,香港和外國都有「不反對性行為證明書」,還有網上版,還是簽了才搞,比較安全。


 

周五收市前,小小地買入了兩隻新股,「威揚酒業」(8509)和「駿溢環球」(8350),祝我自己好運!



我記得,在很多年前,有一個外表很有型的傳媒大亨,唉,其實他都不是好有錢,不過擁有多份傳媒,勉強叫他做大亨吧。


 

據說,他發達的第一桶金,靠的是吃軟飯,他的前妻是個女強人,唉,其實都不是很強,當年我和她有幾面之緣,少年的我見識少,不弱已經當作是強了。也是據說,他的太太接客時,他站在樓下等,好幾個大人物都同我繪聲繪影講過這故事,我無法認證,也只能當真了。


 

他發達後,所有的高級員工都是女人,當時盛傳所有高級員工都同他有一手,或可稱為「有一腿」。我有一個女同學在他的公司打工,但同他應沒一手,因她的樣貌不怎樣,而且還很低級。女同學同我說﹕他並非真的很咸濕(吓?),他同手下上床,不過是為了工作需要,因為他認為,只有上過床的女人,才最可靠。


 

那時我都覺得這說法很奇怪,但後來,見過好幾個行內大亨,都是由幾個紅顏知己執掌大權,但由於這些都是名人,所以更加不能描述了。


 

我把這種關係形容為「姦夫淫婦關係」,也即是當年呂不韋和趙姬的關係。從心理學上來看,由於性是privacy,一男一女有了性關係,相等於有了一個共同的神秘關係,如果這性關係還是不倫關係,其秘密性便更加強,所以,大家更加會無所不談,大家如果成為合作伙伴,專做不可告人的壞事,那就更加如魚得水了。


 

所以,在商業社會,二奶揸fit的比率,往往比大婆還要多,尤其是,大婆要在家裏養育子女。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華君控股」(377),不過相信要等到它100合一成功後,即是1月22日後,才會開車。本人持有400萬股,沒有任何內幕貼士,更加沒有任何研究,只是賭心理而已。



商品之父、索羅斯的舊拍擋羅傑斯在近期的一個訪問中,指出最有效觀察一個國家的腐敗程度的方法,是與其妓女交談。他沒有說,但可以估計,妓女不會隨便同外國人交談,除非是嫖妓前的熱身,或嫖妓後的枕邊話。


沒多久前,我同一個政治人物吹水,我發現他居然是個離地中產,忍不住問他﹕「你溝女或嫖妓時,究竟有沒有和她們深入交談?」答案是﹕沒有。


我認識很多富二代,之所以與窮人有所溝通,稍為知道民間疾苦,無不是從溝女/嫖妓所得知,皆因不循這途徑,他們又怎會同那些活在社會上最低層的人溝通,知道她們的心意呢?


如果在十幾年前,去內地嫖妓,你會發現,她們賺的錢,大部分是寄回鄉下老家,讓父母蓋房子,又或是(假如有弟妹的話),供弟妹唸書。但是,在當時的香港,或是在現時的內地,當娼主要是為了自己的享樂花費,為家人當娼的狀況是少之又少了。


我們作為投資者,有一種人物,是非常熱衷於炒股票,就是高級妓女,也即是模特兒。當同她們來往,非但可以收到股票貼士,而且還可以知道市場氣氛。所以,如果你無法同莊家交往,不妨退而求其次,認識多幾個模特兒。固然,模特兒的貼士不一定準,不過,莊家也會老點你,這兩種人的命中率大致相同。


以上的例子可以見得,嫖妓可以有益你的心智,甚至對投資有益,當然,前題是你懂得利用這些資訊。不過話時話,如果你沒能力分析資訊,聽財演分析股票,也許死得比模特兒更快!


本周的貼士是「錢唐控股」(1466),我持有這股票已經2年了。祝大家好運!

有人問我一個問題﹕究竟分手在甚麼地方去提出,才最適合?


有一個類似的問題,向華勝曾經說過﹕「究竟在那一個地方,最適宜講數?」


向先生的答案是﹕「講數你帶好多人,對方單刀赴會,你失晒氣勢,唔通你真係溶咗對方咩。但如果你一個人,對方幾十人,你又淆底呀。當然是在電話講數最好啦!對方在電話,唔通咬你食咩!」


不過,有一次,有人想恐嚇他,他就連電話都熄埋,結果對方只能在他的公司門口,開槍洩憤。後來對方當然是沒有好下場啦。


所以,分手的地方,當然是在手機發信息啦,一旦見面,就會拖拖拉拉,好難分手了。


但是,很多時,男女分手,也要有儀式要進行。其中一個最流行的儀式,就是要上最後一次床,以作留念,這當然是男方提出的最多,而很多時,血案就是因此而起。


至於女方要求的儀式,就是掟煲費。一般來說,如果女方倚賴男方為生,而又是男方主動提出分手,中間又沒涉及女方勾佬,掟煲費也是必須要付的,這好比老闆炒員工,都要補返幾個月人工啦。


我的一個朋友,其分手的方法是﹕「只要我繼續出糧,幾個月不去找她,她自然會懂得去識第二個男人,幾個月之後,她咪會自動消失囉。」


另一個朋友就cheap得多了﹕「我日日去找她,但永遠不出糧,她會走得更快。」


假如是女方撇掉男方,男方如何應對,也是一種技巧。《十二夜》的張燊悅對陳奕迅,只是講下,男方不去求她,便是不義。這種情況的機會率最大,因為十個女人說分手,九個想你求返她,第十個是找到了高富帥,鐵了心要飛他。 所以我認為,男人去求女人別分手,也是一種儀式,是一個gentleman的基本禮儀,如果不這樣做,女人也會覺得他是賤男。


本周正值聖誕節/新年,市況淡靜,連新股也不炒了,舊股當然也不例外。

#METOO泛濫,女權大快,男人大驚,皆因男女關係當中,太多半推半就之事,老實說,究竟某些常做的行為,算不算是#METOO,也真的難說得很。

男女互不認識,一旦涉及風化,案情自然明暸,多半是真有犯案,否則女人不會輕易誣告。可是二人相識,一旦涉及利益關係,那就難說得很了。記得當年某友人先後被誣告非禮和強姦,只是因為拒絕去H&M買衣服和買二千元手機,這究竟算是勞資糾紛,還是風化案件?這也實在難說得很。

不過,如果從勞資糾紛的角度去看,「以虛假藉口促使他人性交」的控罪若要成立,控方必須証實:

條件1. 所牽涉的性交理由是「虛假藉口」;

條件2. 被告就是促使性交發生的主體。

至於具體的判斷方法,就是「主觀」+「客觀」測試:

條件一﹕主觀上,被告相不相信被告的說法,

條件二﹕客觀上,正常人 (reasonable persons) 聽了被告的說法,會不會相信這是事實?

不過,在談判的過程中,雖不涉及欺騙,但在事後卻走數不認賬,這究竟是勞資糾紛,還是「虛假藉口」呢?

至少有一宗事件,就是2013年,按照《蘋果日報》的報導﹕「貨車司機涉誘騙中五女生幫手修車,待女生上當後,竟虛構整車秘技,要求女生擘髀、剝校服裙、除內褲和擺甫士配合,甚至藉詞要女生幫他將「有害物質」從身上釋出,令女生與他在貨車內性交,奪她的貞操。涉案司機去年初雖然罪成判監,但因律政司告錯罪,控方技術性犯錯,司機昨天獲判上訴得直,即時釋放,更不用重審。」

這位黃嘉奇,被判監四年半,在服刑一年零八個月後,上訴成功,當庭釋放。報導說﹕「女事主作供時已表明,由始至終都明白上訴人的意思,她並不相信他的說法,她只因急欲離開現場,才同意性交。由此可見,案件並不涉及欺騙成份,根本難以此罪名入罪。」

為了在#METOO自保,我和朋友們商量對策,其中不乏有建設性的主意﹕

第一,在正式單獨相處時,必須要留下情慾對白,以作為對方自願的證據,但這只適用於單身人士。

第二,在事後,最好存錢進對方的戶口,留下證據。但這不適用於擺明免費呃蝦條的窮人。

第三,盡量不與女人單獨相處,或完全不溝女。但這不適用於咸濕男人,不過咸濕男人佔了男人的99%。

第四,必須在電梯錄影中,留下與對方親熱/熱吻的片段,作為證據。但這不適用於住獨立屋人士。

第五,假扮黑社會,讓對方不敢#METOO,但這會嚇跑不少女人。不過,也有很多女人,特別愛黑社會。

第六,事前每一個步驟都先問清楚對方﹕「我可不可以同你接吻/撫摸你/(下刪好多字)呢?」但這必須放棄半推半就的女人,這佔了女人的大部份。

最後有一位聰明人得出結論﹕「男人咸濕,肯定抵死!在家驚老婆,出外怕#METOO,咁不如唔好做人。就算無#METOO,都隨時被人屈嫁啦,我哋平生都是壞事做盡,呃盡不少蝦條,也傷過無數女人,如果被人#METOO,咪當係報應囉!」

本周的股票貼士,是我在3年內在本欄推介了無數次的「錢塘控股」(1466),現在已創了史上最高,我只沽出了三份之一,賺了幾個開,大家又有無揸到今日呀?

不久前,我寫過一篇「假如我是真的」的故事,這是譚詠麟在1981年拍的台灣電影,講的是主角李小璋假裝是高幹子弟,騙到了大量官員,問題是﹕假如他是真的高幹子弟呢?我用此來比喻一宗現實發生的案件,某位假扮警察,騙財騙色的男子,但假如他真的是警察呢?那女生又會不會甘願貼錢貼色呢?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假如我是真的」的故事,常常發生。


 

        日前,有一宗案件,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一次,男主角不是冒充警員,反而是一位警校畢業時獲頒銀笛獎、曾被同學誇讚是模範警察的警員,隱藏警員身份,在朋友聚會結識了一名女子,一周之後,乘對方喝醉,把她帶到時鐘酒店強姦。兩周後,女方發現懷孕,並且訛稱已報警,被告聲稱會付3萬元墮胎費及補身費,結果並沒有付,女方便報警。5女2男陪審團經7小時商議後,被裁定強姦罪成。


 

被告對痛哭的母親說:「唔好畀啲衰人得逞呀,知唔知,頂住呀,應承我。」母親則傷心大叫:「仔呀,有冇天理㗎,毀佢前程呀陰功。」被告說:「我冇做過一定唔會認,阿媽你放心啦。」


 

網民提出了一個技術問題﹕性行為的2周後能否發現懷孕?相信這也是男方最後拒付3萬元的原因之一。不過,法律上的真正問題並非嬰兒是否他的親生,因為縱使經手另有其人,強姦依然可以罪成。身為警員,連這專業知識也沒有,可謂是咎由自取。


 

另一宗案件,是在2010年,一位16歲的中五女生,放學時遇上僅穿白色內褲的36歲被告黃嘉奇,被告以1,000元利誘她上貨車,叫她擘開大腿,頂住司機位,以便維修,又要她脫內褲塞住車內氣孔,以防熱氣洩漏,後來加價至3,000元,成功哄騙女生脫至一絲不掛,終於強姦了本來是處女的女事主。


 

很少人關心到案件的關鍵﹕被告結果沒有付3,000元給女事主。


 

我們當然永遠不可能知道,假如那警員付了3萬元,那貨車司機付了3千元,女方究竟會不會報案。不過,高登討論區很喜歡用的術語是﹕勞資糾紛。而我則會說﹕「假如我有付錢」。


 

近日細價股不成,上周叫大家炒新股,我本人在上周上市的2隻細價股新股中,都僥倖贏了錢,不過純粹是贏trading技術,賺取波幅,股價並無太大驚喜。本周我仍然吼實半新股,看看有沒有投資機會。

女人的其中一個大忌,我稱為「價格混淆」。


「價格混淆」不同於經濟學上的「價格歧視」(price discrimination),後者只是對不同的顧客作出不同的價格,例如說,十年前,我有一位模特兒朋友,如果富二代溝她,只需約會幾次,便可上床,但如果是普通中產階級溝她,就要進入持久戰,非要溝幾個月不可。這雖然是歧視,但卻也算是公正嚴明,明碼實價。


然而,在「價格混淆」的情況,她對於同一個客人,在不同的情況,又或者是不同的客人,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這令到顧客混淆,自然得不到好的成果。


我有一個好朋友,幾年前,在蘭桂坊認識了一位女友,他喜歡她喜歡得要命,但兩人卻無法開花結果,成為長久的一對。這女的樣貌不錯,但也無法找到一個好男人,正是因為她有「價格歧視」的壞習慣。


基本上,一個女人只要樣貌在中級以上,不難找到男人。有的男人願意付她錢,有的男人願意用很多的心機,和很多的時間去溝她,但是她,究竟會用甚麼標準,來去挑選入幕之賓,同她上床呢?


答案是﹕當時的feel。


如果當日她有feel,有時會用手機去搖,搖到對方的外表還不錯,而且願意陪她吃一頓好西,那幸運兒就得米了。然而,也有一些富二代,也有一些人溝她很久,也有一些人付出不菲的金錢,但始終無法得手,皆因撞不啱她有feel的時間。然而,她有feel的時間也不少,一個月總有兩三次,究竟撞不撞得上,就要靠手神了。當然,有錢也不是不成,不過如果當時她急著交租,便可大酬賓大減價,如果手上有錢,就可吊高來賣了。


所以,我的朋友雖然愛得死脫,也不可能同她長期在一起,除非兩人同居一起,長期mark實啫。我笑說﹕「所以,溝她的方法,就是撞她的日子,一點點的成本也不投放在她的身上,否則便太吃虧了。」


其實,在蘭桂坊,這種「價格混淆」,玩feel的女人有很多,大家如要食得招積,玩得超值,就不能投放任何資源在老蘭的女人身上,否則,你將會十分後悔。


本周的策略仍然是抽新股,本周有3隻上,下周有2隻。

我在本欄的一篇文章指出:「 女人多半淺薄,一架名車,可以溝多好多好多女,尤其是住在大西北,屯門、元朗的女,沒有見過世面,分不清California和488的分別,而這些淺薄的女,佔了女的大部分,因此,2009年的California還是很有用很有用的。」


此文當然是引起了不少女性認為我是歧視,不過,本人和本欄向來有這種風評,我也從不否認自己的偏見和歧視,不過,有一個作者的評論,卻引起了我的注意﹕「香港有冇呢啲女人?點會冇,不過唔一定喺所謂嘅大西北 曾經有人做過實驗,搵個身光頸靚嘅男人,揸架林寶堅尼Gallardo通街兜截單身靚女,試下引唔引到佢哋上車。先講吓啲個實驗背景,係大約3年前做嘅,當時Gallardo已經係「舊款」,因為新款Huracan已經面世;另外,個男人總共嘗試向8個女仔搭訕,當時全部都係單身一人行緊街。好嘞,咁啲測試對像(即係班女)係咪真係咁「淺薄」,全部唔識分新車舊車呢?照畫面睇嘅就情況似係,因為當個男人撳低車窗主動向佢哋搭訕,問佢哋有冇興趣飲杯嘢,8個女仔之中有7個幾乎係毫不猶豫咁就開門上車,只有一個拒絕 」


問題在於﹕測試的地方究竟在哪裏呢?


答案是﹕「結果中環啲女成功上車嘅比率高達85%!」


作者的解說是﹕「呢兩個例子說明,一個人要淺薄起嚟,真係不受地區限制,你識蒲老蘭英文嘞嘞聲又如何?咪又係見高拜見低踩;相反,你住屯門元朗,亦絕對唔代表你冇見識或做人淺薄。大佬,你估而家新界仲係養牛耕田咩,香港都已經細到咁,仲分咩大東北大西北,屯門元朗一早已經係市區,有鐵搭有樓炒,如果仲有人以為稍為有個錢就可以魚肉新界女人,我強烈建議佢揸埋架法拉利入去開吓眼界,包你多幾條拉花出番嚟。」


對於這意見,我的回應是﹕「你不如問下這些在中環和老蘭蒲的女人,究竟是住在哪裏,才下結論啦。」


對,我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相信你的階級決定你的行為。這當然有例外,皆因社會科學只能在統計學上成立,但世上永遠有特殊個案,不足為訓,只要在統計學上贏了大數,理論便是正確。


查實,男女關係,除了生理因素之外,還有社會因素和階級因素,所以,王子、公主、貴族、富二代,永遠是最吸引人心,男女關係,同時也是虛榮感,所以富豪花了偌大溢價,去包明星,只是為了炫耀,而不是為了女人本身,挑對象的一大重要原因,是為了對方會否令到你有面子,抑或是丟臉 嘴巴罵我吹牛的人,心裏都知我說的是事實。


本周不炒細價股,抽新股,根本沒有研究,盲中中亂抽,都應該有60%以上的勝算。



2003年,在美國的喬治亞州,17歲大學生Genarlow Wilson和他的15歲女友Juanessa Bennett進行口交,根據當地法律,口交是嚴重的性犯罪,比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嚴重得多,因此他被判了10年監禁。坐牢4年10個月後,他上訴得值,改判為1年,即是可以即時出獄。
所以,如果你去喬治亞州的阿特蘭大賭錢,千萬不要口交,因為這是比強品更嚴重的罪行。
2005年,內布拉斯卡州,Todd D. Senter是個28歲的老師,和他17歲的學生女友發生了性行為,還拍下了實況影帶。根據當地法律,16歲以上便可以發生性行為,但18歲以上才可以拍淫片。結果男方判了2年緩刑。
所以,如果你去奧馬哈找巴菲特傾刁,找個16歲以上的靚妹找樂子,也不妨,但拍片時千萬要查清楚她的年齡。畢竟,大家都知道,美國少女很早熟。
最後同大家分享一下,未滿18歲不可以拍片,甚至連自拍淫片也不可以。在美國,每年均大大量未滿18歲的少女,因為自拍淫片,舖了上網,被控以a person knowingly make, publish, direct, create, provide, or in any manner generate any visual depiction of sexually explicit conduct which has a child as one of its participants or portrayed observers.結果進了監獄。
本周心水股票是﹕繼續抽新股 如果不想抽新股,就買「朸濬國際」(1355),因為它每逢回落到1.12元,都會大幅反彈。

 

一個朋友來電,很興奮的對我說,買了一台法拉利,我問﹕「買了幾多錢?」


他回答說﹕「一百萬鬆啲。」


我問﹕「是幾年的車,甚麼款式?」


他說﹕「2009年的California。」


我說﹕「大約兩年前,有一個朋友要沽一架2011年的458,開價170萬元,沽來沽去沽不出,現在還在手上。我真的不知,一架8年車的California,究竟值不值這個價錢。」


其實在兩年前,這位朋友已經想買一台612,也是一百萬元左右,給我叫停了。但這一次他在買前並沒有諮詢過我,因此我也沒法子叫停。


為甚麼當日我會叫停他呢?皆因在富二代的眼中,開舊款拉利,是非常老套的事,被一看就看出了身份。反而老老實實的揸波子,或奧迪,人們摸不清其底細。這叫做﹕「你的行為出賣了你的階級。」


我也不開名貴跑車,也是因為去見大老闆傾刁時,如果他們看到我開太過炫耀的車,就會覺得我的水平很低。當然,也有一些老闆坐勞斯萊斯,戴幾百萬元一隻閃亮亮的鑽石錶,他們多半是開金融公司,要揾魚上釣的那一種。


當然,名車也並非沒有優勢,例如說,女人多半淺薄,一架名車,可以溝多好多好多女,尤其是住在大西北,屯門、元朗的女,沒有見過世面,分不清California和488的分別,而這些淺薄的女,佔了女的大部分,因此,2009年的California還是很有用很有用的。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有線寬頻」(1097),皆因所有的股票在10月24日已經派發完畢,從此已經沒有沽售壓力了。



我很佩服的國師陳雲在他的臉書中,引用了晋朝葛洪寫的《抱朴子》,駁斥了「性交轉運」的荒謬性﹕「性交轉運?術士可以用性交轉禍為福,升官發財?晉朝的葛洪在《抱朴子》早就嚴厲駁斥過,認為並無其事,是術士誇大醫術裡面的房中術的節慾與養生保健而已。」

《抱朴子》說﹕「或曰:『聞房中之事,能盡其道者,可單行致神仙,並可以移災解罪,轉禍為福,居官高遷,商賈倍利,信乎?』抱朴子曰:『此皆巫書妖妄過差之言,由於好事增加潤色,至令失實。』」

這種說法,犯了一個方法學上的錯誤,就是葛洪本人,究竟是不是「性交轉運」的權威呢?如果不是,引用他的說法,來作辯論之基礎,便犯上了基本上的錯誤。

對於「性交轉運」,我在先前的專欄已經說過很多次﹕它在科學上或許並無其事,但在術數上,卻是有的,所謂的「旺夫」、「旺妻」,便是其中的一種。在現實生活上,也絕對是有的,例如富豪劉鑾雄的太太和他以前的女友,以及陳振聰等等,甚至是很多個超級富豪,都是很好的例證。有很多明星也都是靠著性交轉運,踏上成名的第一步。

但我當然認為,大部份的性交轉運個案,都是騙案。原因很簡單,如果一個男人有本事去性交轉運,他至少也是有名的術士,或有身分的富豪,不可能是一個身無分文,去時鐘酒店爆房的地盤工人。

問題在於,在統計學方面,性交轉運是不是有優勢呢?這個我可不知道,不過在股票界的人,超級迷信,卻是篤信無疑的。

有一個朋友,本來順風順水,贏了不少錢,後來先後認識了兩個女朋友,不消幾年,把錢輸掉了一大半。我不知道他是怎去定義此事,不過周遭的朋友,均把此歸咎於其性生活。其中的一個女朋友,轉識了另一個男友,在澳門一夕春風,該條仔染上了血癌。初步診治出院後,再一夕春風,血癌復發,很快便身亡了。

不久前,朋友勁輸當日,居然又遇見了此姝,他事後感嘆﹕「此女真黑呀!」

我的回答是﹕「如果你又搞了她,馬上勁輸,這叫做『黑』,但如今這種情況,只能稱為『時運低』而已。」

本周的心水股票是「先機企業」(176),剛剛供乾了,祝大家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