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肉食中環】不尊重食物和專門甩底的港女(周顯)
  •   13,301 views │ 2017年03月20日
    留言()

 

話說不久前,和一大伙朋友,去了一次東京,我當然是不失機會,訂了幾間餐廳,有的去過,有的沒去過,探索新的好地方。

由於同伴太多,東京第一流的餐廳普遍只得幾個坐位,我們往往要分開幾間餐廳去吃,增添了訂位的麻煩。

第二天的中午,訂了去吃天婦羅,兵分兩路,12:30的一批,去是山居,13:30的一批,去深町。但由於在前一晚,大家蒲得太夜,幾位港女睡過了頭,其男友當然也要陪伴,待從左右。大家知道,東京的好餐廳大多是omakase,夠鐘便開飯,遲到很難看,於是我們這些尊重餐廳的,只有勉為其難,連吃兩頓。

話說在以前,我在東京吃飯,訂位是從來不用先付賬的,但是在近年,只要留下香港人的名字,必須要先扣信用卡,不去也要付錢,才接受訂位,相信是因為訂了位而缺席的香港人實在太多,因而禍延後進。

老實說,我在日本時,往往覺得身為香港人太過可恥,會被日本人看不起,因而改了一個日本姓氏,作為餐廳訂位之用,是為「Yamamoto」,曾經有一間大阪餐廳的老闆,問我的朋友﹕「為甚麼你的朋友明明不懂日本語,卻有一個日本名字呢?」朋友的回答是﹕「哦,他是在加拿大出生的日本人。」

有趣的是,有一天,《港股策略王》的社長陳承龍來電,問我的日本姓氏,我問他為何有此一問,他說﹕「我也要到東京去,也用這個姓氏來訂位。」

然後,日前和老友洪某吹水,講飲講食,他和我的意見一樣,是山居名氣雖大,卻是垃圾。他以前必去樂亭,但自從樂亭的老闆在去年仙逝,他只能去深町了。我喜歡近藤,但他則認為近藤太過商業,我心想﹕「除了女人不能太過商業,餐廳我倒是不介意的。」

跟著講起壽司,我們的首選當然是sawada啦。我自從十年前介紹了他之後,他每個月會去一次,我則在這幾年,完全book不到桌子,去不了,他說,下個月我訂了桌子,大家一起去。我又說,其實我好幾年沒去過次郎了,但間中有去水谷,你認為,究竟是次郎難食,還是水谷更難食?

他說,當然是次郎難食,我吃到一半,便跑了。水谷我還可以勉強吃完。我說,虧得很多香港人和強國人,還在繼續當冤大頭被騙,被騙後還拍照說好呢!真是豬呢!

最後,我們講起吃飯專門甩底的港女,他說完全不能接受這種女仔,我說,我們的女人,首要條件就是懂得尊重和欣賞美食,不過,港女好像喜歡拍照多一點。

今星期的心水股票是我持有超過了兩年的「權智國際」(601)和「威鋮國際」(1002),不過這兩隻都是時間嘢,可能還要等幾個月,才會開車。祝大家好運!
熱門新聞
  • 【醫生與您】逆轉針劑 55,478 views
  • 【獨家有片】吳佩慈過土豪式生日 白松露當雪花兜頭撒 48,866 views
  • 【Bitcoin狂潮】90後美女辭職瞓身做「礦工」 齋開電腦月入數千 48,200 views
  • 一絲不掛出書爆大鑊 袁嘉敏堅係唔撈娛圈做OL? 44,815 views
  • 【忽然1周】學朱麗倩、劉愷威揀超級playgroup 40,972 views
  • 【獨家有片】為男友紀曉波誕兩仔一女 吳佩慈母憑子貴成億萬富婆 40,79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