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為何Mall姐說話那麼快?

「有人同我講覺得不應講這麼快,因為要顧及觀眾感受,追不到對白內容。但我堅持,因為地球上真有這種人。」

現實裡宣萱何嘗不急?舊男友張衛健曾坦言怕襯她不起,宣萱是真的不懂撒嬌嗎?

「真正本性,在公司範圍絕對是,是我工作的地方我不會嗲,我不想濫用。這件事我只對着男朋友用,對着喜歡的人我會好自然去嗲,我不會刻意去嗲。我會更加珍惜,我會覺得安心,如果我是男人,有個女朋友上班對每個男人都撒嬌,我會有些擔心,為何她會這樣?人總自私,希望有些事是我有而人家冇。」

一連《沒女》和《撒嬌》兩套話題劇,嫁杏未有期的她怎看港女不婚問題?

「我不覺得是一個問題,是比以前多了case,但我不會形容它是問題。有人會覺得你好慘好似冇人要,我說不是冇人要,絕對有,追求我的人一直有,只不過喜不喜歡夾不夾而已。我不能因為人家怎看我,人家覺得我慘,但我不覺得慘。」

講給自己聽亦講給全港姊妹聽,其實宣萱最識向自己撒嬌愛錫自己。

「我enjoy做一陣停一陣,叫我長期成為觀眾焦點,我有些辛苦。我喜歡工作,不能不工作,即使結了婚,以前就話即使生小朋友,我都會做。」

採訪:余家強

攝錄:葉志明

攝影:黃志明

相關連結:
【豪語錄】人質差婆坦言廿幾年冇代表作 霸氣宣萱開宗明義要女人戲
http://bit.ly/2qnLvHt

【豪語錄】4字頭挑機4K 宣萱唔怕更高清8K:到時每條紋識演戲
http://bit.ly/2rZ0Mjc
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頭條 :
【洗米仔唔靠洗米華】搞拍賣App 柏豪:我想改變大家購物模式
http://bit.ly/2rZf6IF

好多離巢花旦開出的復出條件,陳腔濫調都是視乎劇本同拍檔之類;大學讀工程的宣萱就很務實,只有做電視改革的先鋒才吸引到她。

「是一定有保證。」

她說4K不只是制式,更是一種態度逼台前幕後認真些。

「五年前走的時候已留意畫面質素問題,觀眾的電視機愈來愈新,愈來愈清楚,但其他配套沒進步過。聽朋友講會穿崩而佈景又差,我們拍攝時也遇到困難,不可以放膽演,因為佈景會震動,發脾氣閂門已不可以,全部做不得。」

搞成全實景拍攝好花錢花功夫,她坦言會得罪保守派。

「希望由此作例子,帶領公司繼續肯投放資源。」

講到如此偉大,那麼片酬呢?

「起碼錢的加幅是一個有誠意的加幅,並非象徵式加少少。想當年我為何走?公司話你都不志在啦加來為什麼呢?」

宣萱七零年生與叮噹同歲,現實裡沒時光倒流機,早在《萬凰之王》已被指出現疲態。她又如何迎戰4K高解像?

「那些十幾廿歲已在嗌救命,她們說不要特寫鏡頭;以前我們初出道拍戲渴望特寫鏡頭,有個大頭會很開心。冇辦法,因為一條痕都見到,誰會臉上無痕?我要去拉緊皮膚做facial,開了工便做不到,又並非睡眠不足,但角色令我精神疲累,你會見我眼有些紅。經歷了第一次,我都驚,因為真的會嘩!就算做了畫面後期都很清晰。」

無論如何追求逼真總是好事,她還期待8K演出,並非吹牛到海枯石爛,只不過幾年後的事。到時希望皺紋都識演戲?

「我相信自然老,到某個年齡不會逃避,例如我到五十歲,就不能不斷追求回到以前回到廿歲。年齡是恩賜這句話,女人老都可以靚,可以開心地靚。」

採訪:余家強

攝錄:葉志明

攝影:黃志明

相關連結:
【豪語錄】人質差婆坦言廿幾年冇代表作 霸氣宣萱開宗明義要女人戲
http://bit.ly/2qnLvHt

【豪語錄】不婚是case不是問題 宣萱:我要自然嗲
http://bit.ly/2rZ8EkM
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頭條 :
【洗米仔唔靠洗米華】搞拍賣App 柏豪:我想改變大家購物模式
http://bit.ly/2rZf6IF

外形硬朗的宣萱演慣女中豪傑,但原來她心目中的男女平等不只這樣。

「兩年幾前公司有搵過我,開一套又是警匪片,聽完大家有出來談,但預了不會接。警匪片一定是男人戲,女人一定是次線,又被人綁架,是話題會有人講,但為我自己我想有代表作,真的做了廿幾年,叫做擔正過很多劇,但沒一套爆出來。」

宣萱未免太坦白亦大謙虛,難道《戇夫成龍》不算嗎?

「《戇夫成龍》,誰是戇夫?是安仔。安仔是爆出來的,大家好鍾意阿旺,覺得好得意好突出。我希望在我演員生涯中做到一次。」

她追求的是劇名上開宗明義。「誰是《老婆大人》呀?是宣萱,但角色又未突出到令觀眾好大反應。」

所以大家應該明白,為何今次叫做《不懂撒嬌的女人》。

「因為我有要求,公司問過我想拍什麼?我話女人戲。我不想再做以男人為主導的戲,又是女性作陪襯。女人戲,我們初初都擔心流失男觀眾,會否不愛看?很多問號。但我隨緣,我表達了我意思。」

的確不關剛強抑或柔弱的事,大家記得她《天地男兒》同《難兄難弟》等,都充滿雄性符號。在影劇界畢竟男尊女卑的成見之下,矯枉不妨過正,開宗明義從戲名着手。姊妹們宣萱在幫妳們發聲呀。

採訪:余家強

攝錄:葉志明

攝影:黃志明

相關連結:
【豪語錄】4字頭挑機4K 宣萱唔怕更高清8K:到時每條紋識演戲
http://bit.ly/2rZ0Mjc

【豪語錄】不婚是case不是問題 宣萱:我要自然嗲
http://bit.ly/2rZ8EkM
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頭條 :
【洗米仔唔靠洗米華】搞拍賣App 柏豪:我想改變大家購物模式
http://bit.ly/2rZf6IF

相關連結:
【豪語錄】首次執導抱平常心 彭秀慧:冇嘢係必贏
https://goo.gl/jj8eYO

【豪語錄】娜姐首次擔正唔露肉 彭秀慧:佢怕醜
https://goo.gl/sAU1zK
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靠《不懂撒嬌》翻生】袁文傑原來有女友 攬實張潔蓮返屋企
https://goo.gl/tiBbFM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人民錢買老千股】揭內地財政部狂掃垃圾港股 十九大前夕賭一鋪
https://goo.gl/aBkgns

在電影《29+1》中,林若君經過一百分鐘的忐忑後,還是與十多年的男友分手收場。彭秀慧算是淑女自道?雖然這結局在十二年前已敲定,「唔完全係我自傳。到而家,我都冇試過十幾年雞肋式的關係。但一定係有經歷,先有咁到肉的創作啦。」幾耐冇拍拖?「呀⋯⋯太過分啦呢個問題。」「我唔心急,但好奇。每次冇拖拍時,我都諗下一個我會鍾意咩人?或者咩人會鍾意我呢?你永遠都無法知道。我唔渴望,但唔代表我拒絕。」

戲中的女強人還有個「終極版」,叫金燕玲。單看選角,便知又是那種修煉成精,卻愛情無望的女子。這是彭秀慧四十初度補記的一筆,「寫呢個角色時,我明白我人生重點擺邊。我甚至唔覺得呢係犧牲。重點係舒服、做你想做。」「所謂傳統家庭、一家四口,可能唔係唯一答案。但我係咪抗拒?唔係。只不過唔同時候有唔同選擇。」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形象:黃碧珊

服裝:Alice + Olivia

髮型:Jo Lam @ Queen's Private i Salon

化妝:Angel Mok

場地:Wheelock Club & Facesss

相關連結:
【豪語錄】首次執導抱平常心 彭秀慧:冇嘢係必贏
https://goo.gl/jj8eYO

【豪語錄】女人四十冇拖拍 彭秀慧:結婚生仔唔係唯一答案
https://goo.gl/z87Adi
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靠《不懂撒嬌》翻生】袁文傑原來有女友 攬實張潔蓮返屋企
https://goo.gl/tiBbFM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人民錢買老千股】揭內地財政部狂掃垃圾港股 十九大前夕賭一鋪
https://goo.gl/aBkgns

如果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彭秀慧倒是坦蕩蕩。舞台劇《29+1》○五年首演,轉眼十二年。彭小姐也順理成章,進化成29+1+12,「我從來都唔驚三十歲,三十唔係我嘅大限,但的而且確有人覺得係。」

所以此劇歷久不衰,單在香港已八度公演,累計觀眾超過四萬人次。如今拍成電影,勢必夭中更多中女的死穴。未知會否有慶功宴,彭秀慧已吞下乾燒伊麵打底:「人人都覺得套戲對我好重要。係好重要,我本着所有希望去做好佢。但佢係咪我嘅全部?唔係。」「我一早就預咗呢套戲係可以失敗嘅。當然,我唔想佢失敗,但冇嘢係必贏。由day 1開始搞production,我已經同自己講,你終有一日會損手爛腳。當嗰日嚟到,就唔會咁難過。」

走過烽火大地才不敢樂觀?彭秀慧的藝途也算穩步上揚,但秀慧的人會自學期望管理,「人大咗,先明白經歷係好嘢。好嘅意思,唔一定係好開心,而係你會從中學習,捱過一關,再繼續行。我做咗呢個古仔十幾年,最大嘅得着都係咁。也無風雨也無晴,呢個係一個境界。」

娜姐

在劇場看過《29+1》的都知,兩個多小時又喊又笑的獨腳戲,非尋常中女所能應付。但彭秀慧自信滿滿,「呢刻都仲得。」比起劇場,片場歲月更不饒人。通頂一晚,如老三秋。與她筆下擁披肩和暖水壺的中女形象,格格不入。但在拍攝期間,彭秀慧直踩二十小時後仍然金睛火眼,令接載她的司機嘖嘖稱奇,「導演通常一上車就,點解你咁精神?」「拍完,好難會好眼喎。」「咁你都幾捱得。」

無睡意,可能只是hyper過後未回過神來。無法再扮演三十歲,卻是事實。《29+1》電影版,彭秀慧繼續自編自導。她在舞台上分飾的兩角,由周秀娜和鄭欣宜擔綱。男人視周秀娜為幻想對象。女人呢?幻想自己變身成周秀娜的,肯定佔少數,「好笑,有人同我講,周秀娜屋企,點都著件性感少少睡衣啦?」結果埋沒了娜姐的波濤洶湧,「我希望觀眾睇到佢另一種美。呢個古仔冇可能係男導演拍,嘿嘿。」「我都唔知係咪太自大,或者自視過高。我想人係因為呢個古仔入場,而唔係其他。」

早幾年,人人把「增值」掛在嘴邊,模也要進修演技。彭秀慧因此收了若干徒弟,周秀娜是其中之一。後來模大都淪為失蹤人口,惟周秀娜成了女主角,「我同佢一路係學生、老師的關係。我見到,只係一個人,而唔係一個性感icon。」「好多人都唔信,其實周秀娜好內斂、好怕醜。可能佢影相時會好自信,但演戲時, 佢都有冇自信時候。我就好似媽媽咁,俾信心佢。」

欣宜

娜姐、欣宜分別飾演林若君、黃天樂。前者是急驚風、事業型;後者任由青春在黑膠唱片的旋轉中流逝,而不覺心痛,「好多人細個時都係黃天樂。比好多同齡女性,我林若君係遲出現。」「我廿幾歲時係一飯,浪費好多時間、模糊地過。到好大個先懂得感受自己存在。」

彭秀慧來自單親家庭,是獨生女,這點與欣宜接近。媽媽外出工作,她習慣獨處。家中冷清,好處是家庭擔子也輕。廿一、二歲便開始獨居,也不用交租,香閨漸漸成了友儕們的私竇,「打風落雨,放工放假一定我屋企。」在演藝學院畢業後,加入中英劇團,大部分時間做主角,「淨係知自己鍾意演戲。但點解要演戲?用我技能,呢個世界可做乜?以前唔會諗。淨係知道返工有糧出、放假去邊度玩。」「咁係咪唔得呢?好多人都過緊呢種生活。但突然有一下同自己接通:或者有你好想做呢?」

她廿八歲辭職,後來獲香港戲劇協會的獎學金到巴黎進修,三十歲開始寫劇本。世上從此有了《29+1》、《伊莎貝拉》(彭浩翔執導)以及一系列的獨腳戲,「唔使死,不如試啦。所有都係由『不如試』開始。」

單身

現實中的周秀娜,上有高堂下有弟妹。地產版經常影到她出入樓盤現場,只謂事業線中有黃金屋,卻沒想到她家中人口眾多。彭秀慧無甚經濟壓力,自然有遲熟的本錢,「我到三十歲之後,好想做好自己工作,林若君的感覺才愈來愈強。」

不幸的是,林若君經過一百分鐘的忐忑後,還是與十多年的男友分手收場。彭秀慧算是淑女自道?雖然這結局在十二年前已敲定,「唔完全係我自傳。到而家,我都冇試過十幾年雞肋式的關係。但一定係有經歷,先有咁到肉的創作啦。」幾耐冇拍拖?「呀⋯⋯太過分啦呢個問題。」「我唔心急,但好奇。每次冇拖拍時,我都諗下一個我會鍾意咩人?或者咩人會鍾意我呢?你永遠都無法知道。我唔渴望,但唔代表我拒絕。」

戲中的女強人還有個「終極版」,叫金燕玲。單看選角,便知又是那種修煉成精,卻愛情無望的女子。這是彭秀慧四十初度補記的一筆,「寫呢個角色時,我明白我人生重點擺邊。我甚至唔覺得呢係犧牲。重點係舒服、做你想做。」「所謂傳統家庭、一家四口,可能唔係唯一答案。但我係咪抗拒?唔係。只不過唔同時候有唔同選擇。」

幸福

訪問在某樓盤的示範單位進行,新樓裝修自是美輪美奐。彭秀慧住慣鄉郊村屋,處身三數百呎的市區樓,感到局促,「我真係好幸福!屋企望出去,係海同埋山,完全無敵。」「有時去到朋友屋企,就算係非常高尚住宅,我都感恩,因為我真係好鍾意自己屋企⋯⋯」

有點誇張。情況就似闊太談起自己的老公仔女人生,是如何完美。可以炫耀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資產。彭秀慧擁有的當然不止靚景香閨。談起《29+1》,她一樣雙眼發光,「昨晚優先場,有個七十一歲的婆婆,自己戲院睇三次,覺得好touching、講中佢故事。」「好震撼,原來係咪七十年代出世、係咪聽張國榮,都唔緊要。真正universal的,唔係個年代回憶,而係種情感⋯⋯」無論票房如何、感情有沒有落,彭秀慧已經是人生勝利組了。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形象:黃碧珊

服裝:Alice + Olivia

髮型:Jo Lam @ Queen's Private i Salon

化妝:Angel Mok

場地:Wheelock Club & Facesss

相關連結:
【豪語錄】娜姐首次擔正唔露肉 彭秀慧:佢怕醜
https://goo.gl/sAU1zK

【豪語錄】女人四十冇拖拍 彭秀慧:結婚生仔唔係唯一答案
https://goo.gl/z87Adi
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靠《不懂撒嬌》翻生】袁文傑原來有女友 攬實張潔蓮返屋企
https://goo.gl/tiBbFM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人民錢買老千股】揭內地財政部狂掃垃圾港股 十九大前夕賭一鋪
https://goo.gl/aBkgns

如果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彭秀慧倒是坦蕩蕩。舞台劇《29+1》○五年首演,轉眼十二年。彭小姐也順理成章,進化成29+1+12,「我從來都唔驚三十歲,三十唔係我嘅大限,但的而且確有人覺得係。」

所以此劇歷久不衰,單在香港已八度公演,累計觀眾超過四萬人次。如今拍成電影,勢必夭中更多中女的死穴。未知會否有慶功宴,彭秀慧已吞下乾燒伊麵打底:「人人都覺得套戲對我好重要。係好重要,我本着所有希望去做好佢。但佢係咪我嘅全部?唔係。」「我一早就預咗呢套戲係可以失敗嘅。當然,我唔想佢失敗,但冇嘢係必贏。由day 1開始搞production,我已經同自己講,你終有一日會損手爛腳。當嗰日嚟到,就唔會咁難過。」

走過烽火大地才不敢樂觀?彭秀慧的藝途也算穩步上揚,但秀慧的人會自學期望管理,「人大咗,先明白經歷係好嘢。好嘅意思,唔一定係好開心,而係你會從中學習,捱過一關,再繼續行。我做咗呢個古仔十幾年,最大嘅得着都係咁。也無風雨也無晴,呢個係一個境界。」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形象:黃碧珊

服裝:Alice + Olivia

髮型:Jo Lam @ Queen's Private i Salon

化妝:Angel Mok

場地:Wheelock Club & Facesss

相關連結:
【豪語錄】拍強姦戲唔敢唯美 衛詩雅:會雷劈!
https://goo.gl/kgbVRb

【豪語錄】床戲導致抑鬱?衛詩雅:我唔需要你信
https://goo.gl/rGQVC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頭條 :
【陰宅商機】原居民$5000租地 賣龕位進身陰宅大孖沙 鄧根年:搞龕場等於賭大細
https://goo.gl/ILFhPX

有衛詩、有連詩雅,今次主角是衛詩雅。她教你這樣區分:「我只是電影;衛詩好像只唱歌;連詩雅反而兩樣都有。」

話雖如此,但衛詩雅更曾經愈避愈亂。「衛詩雅是我真名,我姓衛的。起初為何不用衛字只叫詩雅呢?因為入公司時歌手衛詩已入行,我公司話好容易混淆,衛詩抑或衛詩雅呢?不如省略衛字啦。」後來有段時期衛詩淡出,叫詩雅又輪到同連詩雅撞名。

「是我自己提議,我舉手同公司講不如用回個衛字。你避可以十萬個人同你撞名,不如做好自己應做的事令人記得你。」

衛詩雅教大家區分她只拍戲,其實有苦衷:「一定最好多方面發展,又多些錢。但我不可以,我同公司講想專心演戲,不想做其他。好好冇得不這樣做,因為我唱歌太難聽。」

獨沽一味了近十年,她的願望很原始:「成功非僥倖是真的,我可以今日出街冇被人嗌錯名。雖然仍然有。」



採訪:余家強

攝錄:葉志明

攝影:黃志明

2001年,陳美齡曾接受《壹週刊》專訪,談及她在日本的事業發展,她更憑《粉碎》的演歌,差一點便能躋身紅白。來到2017年,她又能否憑著自己的學歷,對香港教育的見解而躋身成為教育局局長呢? 一起重溫當年的訪問。



東京。九段下。攝氏十度。下午四時半。

還有半個鐘,天色便全黑了。

陳美齡在暮色四合之前來到公園。穿上漆皮大褸,裡面是件黑色的冷衫,臉上堆着笑,那種笑容,三十歲上下的人總不會忘記,是那種七十年代日本idol的少女笑容。

故事是這樣的,四十五歲的陳美齡,相隔十多年,在日本推出唱片,一下子竟然賣了二十萬張,唱的竟然是演歌。

什麼是演歌?對不起,其實我都不大清楚,只知道是中年日本人飲醉酒後,在居酒屋或卡拉OK死拿着咪不放,一路哭着一直唱,內容通常情情塔塔,或懷念故鄉的悲歌。當然不會是加州紅,愈唱愈紅。總之,一句到尾,你看紅白歌合戰,一看到森進一或北島三郎出現你便立刻上廚房,一句都聽不進的演歌。

但陳美齡愈唱愈紅,差點便憑着這首歌叫《粉碎》的演戲,躋身紅白大賽,險些四回目出場。

「我諗,還是有人聽我唱歌的。」陳美齡說。

東京的黃昏總是早來。

一、演歌

陳美齡說,她在二○○○年很忙,除了照顧三個兒子外,忙於演講忙於在電台電視做主持忙於做義工忙於做唱片宣傳,由九月到十二月,她一天假期都沒有。

剪短頭髮,染上金色、穿高衩裙跳社交舞,低V入膊露臂露髀,要做的她全部做了,除了沒穿泳衣在沙灘露一手,所有日本偶像女歌手的姿態,她都做盡了。

「的確有點疲累。」陳美齡說。

這麼多年沒出唱片,我知道,總不能像後生時的日子。

其實,一直都有唱歌,不過是兒歌。唱歌的場合,是那種一件歌衫穿到尾的concert,然後encore時,再換一套。直到有一天,有個唱片公司的人走來對我說:「是時候唱些成年人愛聽的歌了,有些歌,只有你才唱得到的!」

「只有你才唱得到!」做唱歌的,一聽到這句話,差不多整個人暈晒。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唱。但在這個氣氛低迷的年代,我想,還是有人愛聽的。

在日本的歌迷會,由十幾歲開始,都差不多三十年了,這幾年,人數一直只是幾百人,本來收檔算了,但今年卻突然多了幾千人,可能真是有人在等着我。

自己是這樣覺得,年紀都差不多了,又有小孩也有家庭,在音樂圈消失,不過是遲早的事,沒想過有人真的還會聽我唱歌。不多,幾十萬人。

喜歡我的人,男的,平均年齡三十幾,女的四十幾,大部分都有兒有女,其實,我自己都找不到理由有人會喜歡我。

演歌,是別人告訴我的。

以前在香港都有唱過這些歌,像中國小調,只是更難唱,成首歌沒有太多高潮,很難感動人,卻賣了二十萬,像我這輩子的歌星,算是個奇蹟吧。

其實,都不過是嘗試,是見一步,行一步。



二、紅白
唱歌總不能鬧着玩。陳美齡在日本宣傳唱片時,是想着入選「紅白」(日本電視台大除夕歌唱節目),最後,還是落選了。

陳美齡說,沒有趕及這個盛會,在她而言,失落總是有,但談不上失望。

入「紅白」不是最大的目的,只是希望別人明白你究竟想點。一個四十多歲的藝人,平時不過做節目主持,出席演講會,沒出唱片十多年,突然間說要唱歌,要解釋可能要解釋二十分鐘,但你一說要入紅白,便很容易見報。目標很清晰。

另外的原因,對於我來說,「它」(紅白)是一個象徵,從前我做idol(偶像)時,前後在「紅白」出現三次。

傷心是談不上,就像留了多年的長髮,為了配合出唱片,一下子便剪短了,前後不過五分鐘,傷心都來不及。

「紅白」,對於老一輩的日本人,或是我這輩的人來說,好像很重要。但在今天的日本,已失去從前的影響力。

七十年代,我出席時,有八成的收視率,現在只有五成,年輕的,都出去拍拖或走去看除夕演唱會,只有六十歲的人,才會在那個晚上留在家裡看。

說真的,這麼多年,我給人的感覺都是腳踏實地,正正經經的,只是這一年(二○○○年),連自己都覺得虛虛浮浮,飄飄的。

三、我忘了

陳美齡有三個兒子,最大的十四歲,最小的五歲。從前,每個冬天都會出國遠行,這年媽媽忙,只到菲律賓去。

本來,連菲律賓都去不成,只是母親入不了選紅白,一家人開心到不得了。

說到兒子,母親的嘴角還是不期然的向上翹。

剪了一把長髮,大仔說:「肉酸到冇得彈!」二仔說:「麻麻哋啦!」還是最小的懂得氹媽媽:「媽咪,你真係好靚!」

在家裡,都是說日文、英文,我一直堅持教他們說國語。只是他們慢慢長大,都說不來了。

用國語問他們,他們只懂用國語回答:「什麼?什麼?我忘了。」

他們最擅長的國語,可能就是我忘了。

其實,我很喜歡唱廣東歌,但相信也沒有太多的機會。

有些歌,或者真的需要一個四十幾歲的人來唱。據說,在美國,買最多唱片的,都是四十多歲那一代的人,香港可能也有這個需要。

我不知道。

撰文:李志豪 
採訪:黎嘉雯 
攝影:陳家紹

相關連結:
【豪語錄】老婆戰勝乳癌放棄生B 梁漢文:佢健康就OK
http://bit.ly/2qbUi3i

【豪語錄】火熱動感跳到暈 城城一手抱起梁漢文
http://bit.ly/2oPM9O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撒嬌女人最幸福】孫慧雪嫁得好 有體貼老公扶出扶入
http://bit.ly/2pl0YZP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葉繼歡秘聞錄】張子強綁架李澤鉅 首位華人一哥李君夏致電監獄
http://bit.ly/2popNq1

躲於衣櫃裡的毒男畢竟已成家立室,近年梁漢文的調子離不開多謝、感激:《半邊生命》感謝老婆、《一路走來》安於際遇、《終身贊助》歌頌人情,「其實我冇刻意搵人寫呢種題材。但唔同嘅填詞人,林夕、Wyman、陳詠謙都走咗呢個方向。可能人老咗,俾佢哋呢種感覺多咗。」「而家成日都追求貼地。我估填詞人就寫咗呢啲題材。」

知足常樂,但作為歌手,太layman好易變坤哥——不是說他要食好西又貪便宜,而是欠了一點星味,「好多朋友都問,你幾時整番啲梁漢文式情歌?我唔係好說服到自己再做一個失戀男。你叫我喺演唱會唱嗰拃歌,係冇問題,但要做隻新歌,係被女朋友拋棄嘅題材,唔係好接受到。」「但林夕幫我諗到一個方向,下一首派台歌,會有啲似《唯獨你是不可取替》嗰類嘅情歌。」談自己,無意中又提到兄弟的經典作。心中有情,比起豬肉獎其實更接近終身成就。

梁漢文每次開show都熱鬧非常。一二年那次至為經典,受唱片公司地震影響,票房欠佳,為了速銷,除了Big4齊腳,當時與許志安復合不久的鄭秀文,寧願自己尷尬,也上台合唱;楊千嬅挺着大肚、陳奕迅撐着枴杖都來撐場。梁漢文八月在Star Hall的音樂會小國寡民,相信不會有此陣勢,「好似《移情別戀》、《我的命運》呢啲,其實都唔係side track,但次次都被飛走,要為佢哋出番口氣。」少了嘉賓,金曲終於重見天日。

每次有難都有大班老友仆心仆命支持,梁漢文肯定做對了一些事,「友情係要時間慢慢去經營、互相付出,唔可以單方面嘅。」訪問中偶爾忘掉往事,身邊總有人即時補白——化妝、髮型以至宣傳人員,無不與他相交多年。唱一曲表謝意,確係比失戀多年又失戀啱路數。

要感謝的也不止於此。梁漢文曾自嘲「賣八萬靠邊站」,「係呀,嗰時四大天王年代,我同安仔呢拃歌手企喺側邊 」「賣八萬」可能只為押韻,九六年的《呼吸》賣了三白金(十五萬),「我國語歌比較少。上次佛山都有來自北方嘅朋友。好彩九十年代佢哋聽好多廣東歌,都投入到。」十月去廣州再唱一回。底氣足才可食老本,沒什麼好忌諱。「我係好彩嘅。」

 

髮型:Moe@fifth
化妝 : Hetty Ma
服裝提供:Brooks Brothers
塲地提供:THE LUXE MANOR帝樂文娜公館

相關連結:
【豪語錄】梁漢文:說服唔到自己再做失戀男
http://bit.ly/2pDbrCY

【豪語錄】火熱動感跳到暈 城城一手抱起梁漢文
http://bit.ly/2oPM9O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撒嬌女人最幸福】孫慧雪嫁得好 有體貼老公扶出扶入
http://bit.ly/2pl0YZP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葉繼歡秘聞錄】張子強綁架李澤鉅 首位華人一哥李君夏致電監獄
http://bit.ly/2popNq1

梁漢文的故事,也就是七百萬人的故事:八九年新秀出道,中游分子悶聲發財;九七年摸頂購入畢架山單位,安樂窩變成負資產;○一年華星執笠,失業四百多天;坐駕斷供,保時捷被當街拖走;經濟復甦他鹹魚翻生,金融海嘯他也損手;○八年索性賣樓,眼不見為淨,「當時想瀟灑啲,唔要就唔要。將來梗有啱嘅地方,可以再搵過。」只是落錯車後無艇搭,「唏,邊有如果o架。如果嗰時理財好啲,就唔會有咁多事發生啦。呢個都係成長過程。」「年代唔同咗,就要向前看,冇得如果。至少我自己冇。」

狂潮中誰不隨波逐流?當事人睇得開就好。枕邊人患乳癌,算是無妄之災吧。但梁漢文不願推諉於命運,「我太太有呢個病,其實好大程度都係受情緒、心情影響。」「我都有諗番,有時大家 或者係我啦,工作忙,返到去比較唔出聲,可能疏忽咗。而家盡量溝通多啲,對佢嘅情緒都有幫助。」梁太剛度過了手術後五年的觀察期,兩口子總算舒一口氣,「感情昇華咗。」

梁漢文是個怎樣的歌手?不好說,但他肯定是個細心的丈夫。今年二月十四,他在佛山開show,特地送花給台下的老婆,「嗰次係佢過咗危險期、我第一個正式嘅演唱會,又係情人節,所以就送花囉。」二人相戀廿載,除了第一年送過九十九枝玫瑰,之後也甚少幫襯花店。戰勝頑疾,比新婚更值得慶賀,「其實都冇乜特別慶祝,算係放低少少束縛啦。可以俾佢食番少少雞,過去五年係一啖都唔食得,因為雞比較多激素。尤其是啲湯,都要𥄫得好緊。」

華星年代與他分屬同門的郭富城近日也終於雙喜臨門。你能夠想像,騎着電單車的黑皮褸,會顧及雞肉激素是否高企嗎?作為家中長子的梁漢文呢,早就打消了傳宗接代的念頭,「理論上係打消晒,雖然我哋都鍾意抱吓人哋啲B。有啲人可能覺得一定要有自己嘅骨肉,我又未至於係咁。」「我好記得,當初佢被推入去手術室個畫面。我真係唔想再見到佢入手術室。」「只要佢健健康康就OK。」而且雙方加埋近百歲才造人,亦有違生物常識啊,「哈哈,蘇永康都五十歲先生一件啦。」人家老婆年輕,「咁我年輕過佢嘛,都成四、五年o架。」

髮型:Moe@fifth
化妝 : Hetty Ma
服裝提供:Brooks Brothers
塲地提供:THE LUXE MANOR帝樂文娜公館

相關連結:
【豪語錄】老婆戰勝乳癌放棄生B 梁漢文:佢健康就OK
http://bit.ly/2qbUi3i

【豪語錄】梁漢文:說服唔到自己再做失戀男
http://bit.ly/2pDbrC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五娛頭 :
【撒嬌女人最幸福】孫慧雪嫁得好 有體貼老公扶出扶入
http://bit.ly/2pl0YZP

《壹週刊》周五頭條 :
【動畫●葉繼歡秘聞錄】張子強綁架李澤鉅 首位華人一哥李君夏致電監獄
http://bit.ly/2popNq1

手瓜起𦟌的的城城其實也有體貼一面,梁漢文早在《火熱動感LA LA LA》的年代已見識過。當年MV大製作,四人在柴灣的studio瘋狂跳躍。年資最淺、身形最單薄(鄭秀文尚有baby fat)的梁漢文最早到場,由朝早九點一直跳到凌晨兩、三點,「當時柴灣未咁興旺。一路影影影,鋪頭都收晒冇嘢食,到夜晚我已經頂唔住,成個人虛脫、暈咗。」「矇矇矓矓之中,聽到啲人嗌:散開散開散開。郭富城用佢雄壯嘅臂彎抱起我、放喺梳化度。呢個係我同佢一個深刻嘅片段。」

為洗脫孱仔之名,梁漢文痛下苦功,「其實我已經一段時間冇做gym了。之前幾次演唱會都操過肌肉。第一次係九九年,操到實晒。之前做第二次Big4演唱會,又係操到好大隻,換咗個鬼佬身咁。但始終唔係好啱自己。」「睇唔慣自己一嚿嚿筋肉人咁。有啲人本身好man,再滴兩滴汗,咁就掂晒啦。但我唔係嗰隻。」

幸運的是,梁漢文就算頭部與身軀不相稱,至少還有一個她會欣賞,「近兩次演唱會,都係我太太負責啲衫。呢方面佢有興趣,同埋佢比較了解我鍾意乜、著乜好睇。」「試過有一件得呢忽(雙手在胸前比畫),直頭係tube嚟嘅,其他全部吉晒。冇彎轉啦,嗰兩三個月惟有專攻某啲部分。逼吓我,俾啲推動力。」八月他在九展Star Hall開音樂會,「如果有乜要露,早啲單聲。淨係露呢忽,就操呢度。」

更幸運的是,排骨瘦底如今竟成了優點。梁漢文仍有定期參加舊同學的聚會,「哈哈哈,乜嘢形狀都有。所以拍《終身贊助》MV,時同森美、阿Mark傾開同學嘅事,都話我哋算keep得唔錯啦。同學唔係做呢行,冇咁貪靚,轉變會大啲。」

髮型:Moe@fifth
化妝 : Hetty Ma
服裝提供:Brooks Brothers
塲地提供:THE LUXE MANOR帝樂文娜公館

相關連結:
【豪語錄】紛亂世界唯有是更新的能源 林敏驄一早立志做老頑童
http://bit.ly/2p3au67

【豪語錄】林敏驄自我解構:《夢伴》兩條慾蟲 《淚之旅》不舉
http://bit.ly/2plL04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六娛頭 :
【張慧儀2.0】47歲陳松伶領養殘疾孤兒︰老公衝破心理障礙
http://bit.ly/2obJTo7

壹週刊周六時事頭條 :
【阿太搞殯儀】入行初體驗 無啦啦被打 大火後幫客認屍:味道似叉燒 ﹗
http://bit.ly/2pYVYtg

不甘平凡的林敏驄,填一首詞要幾耐?「我好快我一日半小時一稿,《深愛著您》半個鐘,校對交稿,一唱就hit。這是工匠與藝術家的分別,你是裝修佬才要改到主人滿意才收貨,你叫金庸寫多段俾你㨂你是不是瘋了。那張厠紙對他們(老闆)來說就是錢,點石成金,我寫在厠紙上,你吹呀?污糟你都要出,我連抄多次在原稿紙上都費事。」

不過隨着巨星們消逝或淡出,林敏驄亦減產到近乎封筆。「滿足感已不在此,這裡已沒東西滿足到我,錢呢?錢別處都有,明明我像識耍拳踢波又有天份,我不去便浪費,留在這裡洗厠所,洗厠所一次一千元貼士好不好,我洗厠所最叻。根本一蟹不如一蟹,只得那個年代有巨星這名詞。」他的作品演唱會開得遲了,張國榮和梅艷芳都不在了。「我諗他們會回來睇,真的相信,會的。」

相關連結:【豪語錄】經典梅超風到潑婦 黃文慧:我都想靚
http://bit.ly/2o9XiJ0

【豪語錄】「帶女領班」歷盡紅塵 黃文慧:我好女兩頭瞞
http://bit.ly/2orgjaU

一直獨身無生育的黃文慧,近年是怎樣揣摩慈母角色的呢?黃文慧早年擅演邪派高手,現在可能不算改邪歸正,她的媽媽角色照樣霸霸道道神神化化,其實反映腦退化症愈來愈普遍的社會現況。

「我媽媽八十八歲過世,她幾年間下跌得好快,當時我們(兄弟姐妹)不知有腦退化症,沒察覺。有日街坊餐廳說:『黃小姐你留意一下,你媽媽近排來朝朝來飲幾杯咖啡,出了去又回來飲。』才開始留意,有次試過不懂回家,我告訴她手袋要帶着地址。」

於是陪睇醫生,陪打麻雀。黃文慧坦言自己現在也遇到這問題,常常遺失東西。關心自己關心別人,怎會演不來?「打麻雀能治療腦退化症?是呀,所以我現在每週打一兩次。為什麼?計數嘛,幾多番幾番加上去,否則連計數都忘記了。」

今次重演《嚦咕嚦咕新年財》經典,不過,黃文慧就話最有意義是同劉德華一齊面對破產的一幕。「人生路最難行,家庭當然是最支柱,你好不好回家都有碗飯,都開門給你。」這是曾作為貪玩少女黃文慧的肺腑之言。

 

採訪:余家強

攝錄:羅錦波

攝影:葉志明

由第一屆到剛出爐的金像影后,今晚大派洋蔥的惠英紅去年接受本刊專訪,一樣感性。


相關連結:
大台做配角 惠英紅:冇俾四線你咪算好
http://bit.ly/2oPfpIb

惠英紅派洋蔥奪后 林家棟首入圍即稱帝
http://bit.ly/2oekpD5

喊住仆上台攞獎 惠英紅勇奪最佳女主角
http://bit.ly/2oeoYgV

在新作《幸運是我》,惠英紅的角色患腦退化症,卻不忘為自己的後事操心,「造型過到自己、劇本好就得。我好想話俾人知, 其實唔係好老都可以患老人痴呆。」她媽媽五十多歲便病發,性情變得乖戾,「早發都不特止,仲加埋狂躁、妄想症。她開始孤立自己,話朋友搵佢笨、話工人想毒死佢;去老人中心跳舞,佢話人哋發姣發扽。同佢坐埋一齊,你都會唔開心,佢氣場太勁。」
適逢她有情緒病而不自知,彼此互相折磨,「朝早出門,要望吓佢喺唔喺度先衝出去。佢會將我認為襯得好靚嘅衫講到好肉酸:嘩!你做乜打出個胸,好心扣高少少啦⋯⋯」「我已經咁樣,點解仲要踩我?然後開始互相躲避。」她後來才知道情緒病是腦退化的症狀。到確診時,已是中後期,藥石無靈了。「我以為自己好孝順,邊有人幾十歲都仲同阿媽住?當我睇到佢個腦仔(電腦掃描)得番咁少嘅時候,真係好內疚。」

近年她媽媽已失去意識,不能開口毒舌。四肢癱瘓,身軀如紙紮。有次惠英紅搬她去廁所,「佢一掙扎,前臂撞到我的牛仔褲,成塊皮好似開罐頭咁反起咗,我即刻幫佢冚番埋,十日八日都唔好。」「佢而家其實係受罪。有段時間,我每日都唸經,求佢好死。無論你幾多歲,瞓咗覺就去咗,都係福氣。」有此福分的,是她的四哥惠天賜。一二年在北京猝死,走得乾淨。惠英紅因此情緒崩潰,媽媽卻不知就裡,「佢根本唔記得有呢個仔。」不知誰比誰幸運。

由第一屆到剛出爐的金像影后,今晚大派洋蔥的惠英紅去年接受本刊專訪,一樣感性。

相關連結:
阿媽患腦退化 惠英紅:好死是福
http://bit.ly/2d63RrF

惠英紅派洋蔥奪后 林家棟首入圍即稱帝
http://bit.ly/2oekpD5

喊住仆上台攞獎 惠英紅勇奪最佳女主角
http://bit.ly/2oeoYgV

近十年,觀眾記得惠英紅是《巾幗梟雄》中屢被欺負的三奶奶、或《鐵馬尋橋》中被丈夫逼瘋的可憐女子。哪見昔日打女的霸氣?「我喺TVB其實冇做過主角。我都有問添哥:你啲劇本,永遠都係我個角色最平(淡),咁好蝕底喎?」李添勝答曰:「你自己搞得掂啦。」「次次都要我自己搞,好攰。點解唔係編劇寫呢?但佢咁講,我又幾開心。」
她走入公仔箱,是抑鬱症康復後的事。在無人問津的日子,她試過仰藥自殺,「我性格其實好堅強,如果我都可以打敗,咁我一定係有病。」她與樂易玲小時候同住邵氏宿舍,相當熟絡,但叩門還得找人傳話,「我知道自己ready好,先至去敲門。唯一唔ready嘅,係你不如意嘅時候,會見到好多真小人;到你好OK時,小人又會變咗另一個樣。我比較恐懼呢啲。你呃我就算啦,好過俾我見到咁真實。」大台的勢利,由上而下,連最低級的螺絲,都愛跟紅頂白,「當然會唔開心,喊到啲妝一路甩都試過。但第二日我又諗番,我身家多你十倍, 就算我而家跌到落三線,我都係叻過你。是但啦。」龍游淺水怎會甘心?「唔係我做唔到一線,而係當時嘅名氣真係跌咗落三線嘛。人哋冇俾四線你, 咪算好囉。」

惠英紅在大銀幕始終是主角。一○年,終於憑《心魔》再封影后,圓了多年未圓的冧庄夢。她在台上致辭時一把眼淚,也不忘多謝樂小姐,「攞完第一次,我風光咗十幾年,跟住唔知點解會跌落谷底⋯⋯喺冇人要我時,你話,返嚟公司啦,拍咗你就對自己有信心,我對你有信心。」但她與大台的合約,也就到此為止。

金像常客金燕玲又奪女配,本刊個多月前專訪她,立即重溫!

相關連結 :【豪語錄】年少無知才信婚姻 金燕玲:感情點可能唔變?
http://bit.ly/2mgzbb6
【豪語錄】被余文樂兜巴星 金燕玲:唔真打點畀反應
http://bit.ly/2lJIB14
愛情令人盲目。 金燕玲眼中的蘇施黃,自然跟三姑六婆有極大出入:「佢係一個脾氣非常大嘅人,唔識佢嘅,會覺得佢好啃、唔nice。其實佢心哋好好。」「譬如食嘢,佢唔代表全世界,佢講佢嘅感受,但一定唔會收人哋錢就讚好,佢一定唔會囉。」「你可以選擇聽唔聽,唔啱聽咪唔好理佢,哈哈。」
實情是否如此?看官有興趣請自行求證。為愛人護短,乃天經地義。金燕玲與蘇施黃兩座活火山,相交十載居然相安無事,毋寧是智慧的沉澱、精刮的表現,「同阿蘇一齊,我學到一樣嘢。由初初好唔舒服、到而家坦然接受呢件事,係因為佢真係對我好好。」「中途轉基」僅是技術性問題,「講脾氣大,我諗我絕對唔會細過佢。大家真係『捆』(碰撞)嘅時候,已經知道唔可以『捆』落去。人同人相處,佢係錫你、對你好,你要包容。」
 
世事古難全。妄想遇上高富帥、還要手執痴心情長劍的少女,始終會失望收場;要求交貨平靚快的老闆們,若能三者兼得,咁我真係恭喜你。
---
物以類聚
 
一連串訪問堆在一間房、一個下午進行,被「輪街症」的金燕玲有點急躁。髮型師問:「吹番直少少好唔好?」「唔使啦,冇時間──」化妝師夾在其中,進退維谷,「使唔使補番啲lip gloss?」「你覺得要就要啦 ──」那些沒有尾音的回應,不是責難,卻掀起一股氣場,令在場人士不敢造次。可是roll機數分鐘後,金燕玲已回復狀態,侃侃而談。這是專業使然?還是她本性溫柔?都不重要。反正一個「唔nice」的人,才不會與人為善,「我好多朋友都話,真正識落先知你個人係點。唔識你嘅人會好怕你。Eric(髮型師)識我咁耐就知,一做嘢就bla bla bla。嗰個係我嘅衰款,但我就係冇辦法。人同人之間 點講呢,你都要有啲優點俾人睇到。你衰款時,人哋會諗起你嘅優點、去冚你嘅缺點,就係咁。」
 
一個「幾nice」的人如何與「唔nice」的人相濡以沫?幾年前,金燕玲接受電視訪問,為這段關係立下註腳:「我好介意別人點睇我,但阿蘇感動了我。我衷心想講,疼惜你的人,無論是方、是圓、黑還是白,都是沒分別。」也許蘇施黃在金小姐面前,另有一副不為人知的德性。但她如何「唔nice」,服務業者知之甚深。近年經典,首推一四年她在酒店喝茶,要求侍應多給一個茶包,對方按本子辦事,表明「要計兩杯價錢」,蘇氏答曰:「你敢收就得嘞!」事後還要在facebook和電台節目發難,被網民恥笑。
 
對於伴侶的惡行,在認同與無視之間,還有第三種取態嗎?「茶包事件,我又唔覺得佢有錯 我都會complain,只不過唔需要喺電台咁講。咪唔好再去囉。」「佢都係嗰個moment、啪一聲就講咗出口,其實就係燒炮(仗)嘅過程,可以用另一個方法去處理。」有勸諫嗎?「阿蘇嘅個性呢 佢仲固執過我,我都會同佢講,使唔使咁?不過We are what we are。」
 
一生一世
 
金燕玲常說自己不好相處。她的張狂,在工作中找到出口。近年常飾演歇斯底里的母親,一二年《逆戰》、一五年《踏血尋梅》、剛剛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一念無明》,甚至MK活地阿倫的《失戀日》,全是把子女當作出氣沙包的瘋狂阿媽,「通屋企人都係咁,最孝順嗰個、對屋企付出最多嗰個,受得最多。」導演們對女主角的喜好不一,對女配角的口味卻單一,「我都係一個好strong character嘅人。任性、隨心,鍾意我就去做,尤其後生嗰時比較冇腦,唔諗後果,又唔識驚。」
 
她最「隨心」的決定,莫過於兩段婚姻。廿一歲便嫁給彩蝶軒老闆梁廷斌,婚後移居英國,其間墮胎兩次,六年後離婚收場,回港從影。三十六歲再婚,恰巧對方也定居倫敦。這段婚姻也不甚愉快,只是礙於女兒年幼,忍到○五年才提出離婚,當時她已經五十歲,回港從影。青春不再,令重蹈覆轍格外奢侈,「結婚嗰時,又話咩天長地久。你而家問我,好難囉,兩個人對一世。第一要唔悶,每日都好romantic、firework咁,冇可能。就算風平浪靜,都係好高難度嘅。會悶o架喎!我以前唔夠膽講呢句、諗都冇諗過會悶。愛一個人,就諗住愛一世。但愛情 唔係褪色,而係有啲嘢真係會變。未必係有第三者、變心嗰種,而係你日日都成長緊,睇法會唔同。」
 
若一結婚便happy ever after,金燕玲可能避得過成長之痛,但也沒有往後的事業,「做人唔好睇得咁通透,係開心啲。」可以做隻快樂的豬,誰要做蘇格拉底?「呢個真係好難答你,因為我已經經歷咗。至於你話邊樣幸福啲?就好似老人痴呆咁,病嗰個辛苦、定佢屋企人辛苦啲?係屋企人,佢自己都冇知覺。」
 
金燕玲花了幾十年,才徹底推翻父母自細向她灌輸那一套、「女人就是要結婚生仔」的信仰。在兩老眼中,離婚固然不能理解,是以金燕玲兩次敗走英倫,都沒有回到台灣的老家。跟女人一起,更加是來自星星的抉擇。不知是幸或不幸,兩老早已仙遊,金燕玲不必理會誰和誰的目光,「全世界我得番五個親人:我自己個女、妹妹和兩個姨甥。」還有一個,再數就老套了。
 
---
兒女是別人的好
 
金燕玲的女兒恰巧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同年,難怪初次見面時,會覺得他是細路仔,「講真,之前完全冇expect係咁。 睇完好感動、好開心。導演只係廿七歲,拎住二百萬拍出一部咁嘅戲,我真係為佢好驕傲。」她的戲份只拍了一天,金馬奬已到手,金像奬又再叫胡,可謂本小利大,「哈哈,其他演員都冇收錢,我收咗封利是,有少少內疚。你幫人,得着嘅係邊個?我覺得我得到仲多。」
 
那邊廂,女兒大學畢業後,在倫敦某大公司做trainee,偶然呻一句「返工好悶」,卻被省到立立令,「悶?我拍戲夠悶啦。悶呢樣嘢應該擺到好後。你幸運,有人俾錢你賺。知唔知而家世界經濟幾差?」媽的邏輯:女人可以對老公呻悶;對老闆呢?要感恩戴德。
金燕玲一手一腳湊大女兒,直到十五歲、她離婚回港才告一段落,二人關係密切,「只不過講一句悶,就俾你鬧到隻狗咁。可能我係啃得滯,但我一定要講你應該聽嘅嘢囉。至於你聽唔聽,就睇你嘅資質。」當年金燕玲的父母反對她入娛樂圈、叫她結婚生仔,所持的還不是同一套道理?

金像常客金燕玲又奪女配,本刊個多月前專訪她,立即重溫!
相關連結 :

【豪語錄】被余文樂兜巴星 金燕玲:唔真打點畀反應

http://bit.ly/2lJIB14

【豪語錄】情人眼裏出蘇施 金燕玲:其實佢心地好好

http://bit.ly/2ld8fbr
金燕玲常說自己不好相處。她的張狂,在工作中找到出口。近年常飾演歇斯底里的母親,一二年《逆戰》、一五年《踏血尋梅》、剛剛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一念無明》,甚至MK活地阿倫的《失戀日》,全是把子女當作出氣沙包的瘋狂阿媽,「通屋企人都係咁,最孝順嗰個、對屋企付出最多嗰個,受得最多。」導演們對女主角的喜好不一,對女配角的口味卻單一,「我都係一個好strong character嘅人。任性、隨心,鍾意我就去做,尤其後生嗰時比較冇腦,唔諗後果,又唔識驚。」
她最「隨心」的決定,莫過於兩段婚姻。廿一歲便嫁給彩蝶軒老闆梁廷斌,婚後移居英國,其間墮胎兩次,六年後離婚收場,回港從影。三十六歲再婚,恰巧對方也定居倫敦。這段婚姻也不甚愉快,只是礙於女兒年幼,忍到○五年才提出離婚,當時她已經五十歲,回港從影。青春不再,令重蹈覆轍格外奢侈,「結婚嗰時,又話咩天長地久。你而家問我,好難囉,兩個人對一世。第一要唔悶,每日都好romantic、firework咁,冇可能。就算風平浪靜,都係好高難度嘅。會悶o架喎!我以前唔夠膽講呢句、諗都冇諗過會悶。愛一個人,就諗住愛一世。但愛情 唔係褪色,而係有啲嘢真係會變。未必係有第三者、變心嗰種,而係你日日都成長緊,睇法會唔同。」
 
若一結婚便happy ever after,金燕玲可能避得過成長之痛,但也沒有往後的事業,「做人唔好睇得咁通透,係開心啲。」可以做隻快樂的豬,誰要做蘇格拉底?「呢個真係好難答你,因為我已經經歷咗。至於你話邊樣幸福啲?就好似老人痴呆咁,病嗰個辛苦、定佢屋企人辛苦啲?係屋企人,佢自己都冇知覺。」
金燕玲花了幾十年,才徹底推翻父母自細向她灌輸那一套、「女人就是要結婚生仔」的信仰。在兩老眼中,離婚固然不能理解,是以金燕玲兩次敗走英倫,都沒有回到台灣的老家。跟女人一起,更加是來自星星的抉擇。不知是幸或不幸,兩老早已仙遊,金燕玲不必理會誰和誰的目光,「全世界我得番五個親人:我自己個女、妹妹和兩個姨甥。」還有一個,再數就老套了。

金像常客金燕玲又奪女配,本刊個多月前專訪她,立即重溫!

相關連結 :【豪語錄】年少無知才信婚姻 金燕玲:感情點可能唔變?

http://bit.ly/2mgzbb6

【豪語錄】情人眼裏出蘇施 金燕玲:其實佢心地好好

http://bit.ly/2ld8fbr
金燕玲的女兒恰巧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同年,難怪初次見面時,會覺得他是細路仔,「講真,之前完全冇expect係咁。 睇完好感動、好開心。導演只係廿七歲,拎住二百萬拍出一部咁嘅戲,我真係為佢好驕傲。」她的戲份只拍了一天,金馬奬已到手,金像奬又再叫胡,可謂本小利大,「哈哈,其他演員都冇收錢,我收咗封利是,有少少內疚。你幫人,得着嘅係邊個?我覺得我得到仲多。」
那邊廂,女兒大學畢業後,在倫敦某大公司做trainee,偶然呻一句「返工好悶」,卻被省到立立令,「悶?我拍戲夠悶啦。悶呢樣嘢應該擺到好後。你幸運,有人俾錢你賺。知唔知而家世界經濟幾差?」媽的邏輯:女人可以對老公呻悶;對老闆呢?要感恩戴德。
金燕玲一手一腳湊大女兒,直到十五歲、她離婚回港才告一段落,二人關係密切,「只不過講一句悶,就俾你鬧到隻狗咁。可能我係啃得滯,但我一定要講你應該聽嘅嘢囉。至於你聽唔聽,就睇你嘅資質。」當年金燕玲的父母反對她入娛樂圈、叫她結婚生仔,所持的還不是同一套道理?

相關連結:
【豪語錄】不慣被野生捕獲 歐鎧淳拍拖要避忌
http://bit.ly/2oIP7aq

【豪語錄】又靚又叻唔公平? 歐鎧淳:一切都係游水俾我
http://bit.ly/2p5GfrQ
為應付○八年奧運,歐鎧淳在會考前休學一年,到深圳受訓。以為可以擺脫每日放學、飛的去練水、回家還要做功課的港孩生活,誰知地獄在北方,「首先係訓練量加多咗成倍,每日游萬幾米,一開始直頭跟唔到。而家諗番,都覺得嗰陣嘅自己好犀利。」肉身疲累事小,失去自由事大,「冇電腦、唔可以同爸媽聯絡,軍訓式嘅生活。六點起身練青蛙跳、食飯、游水、跟住又食飯。夜晚六點睇新聞聯播、唱軍歌,跟住瞓覺,日日如是。」「唱歌都算了,睇新聞聯播最辛苦,嗰半個鐘就咁坐喺度。電視嘅唯一功用就係睇新聞聯播,好嚴重。」
 
跟她一起接受「國民教育」的,是無數窮家小孩,「佢哋幾歲就被人踢入嚟。屋企環境唔好,希望仔女有日做到全國冠軍,就係脫貧嘅工具。」「我係嗰種你逼我、我就唔想做嘅人。但當時嘅目標好清晰,就係要去我人生第一次奧運會,冇必要跟自己作對。」泳池最多池中物,比她游得更快的,都只能載浮載沉,「喺香港做運動員係好幸福嘅事。嗰邊太多人爭了,可以去到奧運嘅,(每個項目)只得兩個。」
 
競爭激烈,在美國亦然。歐鎧淳後來獲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錄,會考後直接去彼邦升學、受訓。但對她來說,那是另一個荒島,「簡單嚟講,去到大陸,你嘅身份比較特殊,但美國就唔係。我由香港第一,跌到中下游,教練又唔係好睇我哋啦。」後來在柏克萊對史丹福的比賽中,歐鎧淳勝出。上水後,教練拋下一句:「Oh,so you can swim。」
 
鬼妹隊友講美國的肥皂劇,她搭不上嘴,童年回憶一片空白。就連衣著打扮都格格不入,「譬如我而家咁著,佢哋都會話:嘩,你著得咁奇怪,好Asian呀。」美國人不著衫乎?「佢哋都係淨色、鬆鬆哋、好自然咁囉。」即係pair,「哈哈,係呀,好pair。」「其實四年來都冇適應過。諗番轉頭,都係鍾意香港多啲。我係一個不折不扣嘅港女。」

相關連結:
【豪語錄】 留美四年冇變鬼妹 歐鎧淳:我係港女
http://bit.ly/2nh1Il5

【豪語錄】又靚又叻唔公平? 歐鎧淳:一切都係游水俾我
http://bit.ly/2p5GfrQ
音容宛在的689講過:「體育界對經濟冇貢獻。」歐鎧淳打趣說:「唔係吖,我對自己嘅收入有貢獻,叫做幾好。」搭地鐵,笑靨如花的淳BB向你兜售洗髮水、護膚品;上facebook,見到她與一眾網絡紅人齊齊推銷銀行服務;在YouTube,張敬軒主打歌的MV女主角,又係歐鎧淳。「(收入)比運動員嘅津貼的確係多。但我好清楚 ,呢啲係一時,可能我成世女得一次機會。我好好彩,係被選中嘅幸運兒。」
 
且回到去年奧運前的七月,香港代表團舉行授旗典禮,霍震霆跟歐鎧淳說:「我個仔揀咗你做持旗手喎,你有無信心o架?」她以為是在典禮上頒贈錦旗,隨口答道:「好呀。」霍啟剛確係幾有眼光,「揀我,係因為我係三屆奧運選手。平日訓練之餘,亦有做運動相關嘅推廣,例如青年奧運大使。」
 
村民唔係咁諗。總有人認為她是因為外形而雀屏中選,歐鎧淳扁嘴兼皺眉:「每屆奧運都有靚仔靚女。係咪每次揀中靚仔靚女,都唔使理佢嘅能力?市民知道嘅話,都鬧到傻啦!」「我九歲已經開始訓練。多年來,俾咗好多心血去游水。有冇可能係我由細到大、一路編排到二○一六年,就係為咗做三十秒嘅持旗手?」
 
人不知而不慍,可是歐鎧淳有排都未到不惑之齡。鎂光燈的用處,她倒是很清楚,「其實呢三十秒帶俾我嘅好多。我感激有過呢件事,係因為 佢令我可以用運動員嘅身份,去好多唔同嘅地方、做好多其他人覺得運動員唔會做嘅事。」「變相令大家知道,運動喺香港唔係末路。其他運動員見到,都覺得自己有可能做得到、鼓勵到更多人。」
美人魚本是野生物種,習慣被路人捕獲乎?「前排會多啲,剪咗呢個蔭之後,啲人都唔係好認得啦。都係照樣篤魚蛋。哈!完全冇儀態可言。」路人善忘,狗仔隊卻眼利得多。歐鎧淳被拍到與現任男友、《點五步》的棒球手胡子彤街頭吻別,連帶把舊男友的前傳一併抽出,「的確會唔慣 不過都冇嘅,life goes on。」「又唔係有啲咩唔見得光嘅嘢。就算有人認得我、跟我,都冇需要避。」「但師兄師姐話,你可能都要避忌啲 盡量囉,調整吓。」

相關連結:
【豪語錄】不慣被野生捕獲 歐鎧淳拍拖要避忌
http://bit.ly/2oIP7aq

【豪語錄】 留美四年冇變鬼妹 歐鎧淳:我係港女
http://bit.ly/2nh1Il5
世間滿目瘡痍,惟歐鎧淳無塵無玷。
 
連童星都堅持化妝才肯出鏡,她素顏、濕身依然零死角;競技場上人人臉容扭曲,她在衝線一刻仍是如花似玉。生於中產家庭,自小讀名校。曾三次參加奧運,是多項香港游泳紀錄的保持者。最重要是青春無敵—雖然對職業泳手來說,廿五歲已開到荼靡,但誰會懷疑歐鎧淳退役後的出路?除了她自己。「呢一切,都係游水俾我嘅。離開咗游水,其實就咩都唔係。我好清楚,一直都知。」
 
里約奧運後,歐鎧淳無處不在,硬照廣告、雜誌封面、品牌活動,都見她的身影。行外人不知她仍然每日練水四、五小時,「到而家啲人都仲係話:吓,你仲有游呀?」奧運開幕禮,她代表香港持旗進場,驚鴻一瞥,中港網民發現新大陸,「大家睇嗰三十秒,就轉移咗視線去另一邊。可能我嘅成績又唔係話咁超卓、唔係世界冠軍。所以大家會覺得,佢都係得個樣。」「女仔就會有呢個問題,外貌同能力有個掛鈎。你靚啲,可能就冇咁叻;你叻,可能就冇咁靚啦。如果你兩樣都有,個天就好唔公平啦。」
這世界當然沒有公平,歐鎧淳惟有在運動競技中,追尋她心裡的平等。

羅莽耍出幾招螳螂拳,拳風虎虎,攝影師不由得退避三舍。拍攝既畢,雙方都氣喘吁吁。他今年六十三歲,體能比起年輕時也許稍有不及。《城寨英雄》的動作場面獲好評,大台禮聘張徹另一名弟子、與羅莽同期出道的郭追任武術指導,卻遺忘高手就在身邊,「《TVB週刊》曾經訪問我,應該知我係城寨居民;知道我學功夫,係為咗要保護啲細佬。城寨以前係『三不管』,連警察都唔敢入嚟。」有一回,比他年幼十歲的弟弟放學回家,被飛仔攔路,要找大哥幫拖,「去到我話:打啦,我係師傅。佢哋一見到我,係咁意都打咗兩招。哈哈 」弟弟羅志霖後來成了大律師,他的師傅正是駱應淦,「我知道駱應鈞係佢大哥。聽細佬講,佢好想跟駱應淦,咁我就打俾阿鈞,我同佢好熟嘛。」當時駱應淦本來已不再收徒,但駱應鈞向羅莽誇下海口:「佢係你fans喎,點解唔收?」結果兩位弟弟各自「被拜師」,「好多謝駱師傅,咁賞識我親細佬。」

講起威水往事,他格外精神抖擻。可惜四十歲以下的觀眾只記得他扮女人、扮不諳武術的吳剛、以至辣手開苞的強姦犯,「感覺上 hard feeling 係冇嘅。都係睇公司點安排。我唔抗拒,亦冇得抗拒。羅莽也不為公仔箱所困,分別在《葉問》系列和《一代宗師》踢館,成為唯一與甄子丹和梁朝偉對決的師傅,「榮幸榮幸,人哋賞識先有咁多機會。」雖然被葉問KO,是必然結果,「捱打總有。拍戲咁多年,承受力都預計得到,而家的武指都好有經驗。託賴咁多年都冇嚴重受傷。」上次見紅,是九一年拍無綫的電視電影《特技雙雄》(錢小豪、張衞健主演),導演要他由三樓跳下去。望見地面一堆紙箱,羅莽想搵替身,但公司不准。導演對他說:「唔使啦,羅師傅。我都跳到,你點會唔得?」「我嗰時仲後生,好勇,係個好認真嘅演員。」一躍而下,滿口鮮血,「撞落嚟,隻牙喺入面裂開咗。縫完針第二日又再拍過。」「特技唔係功夫。原來跳落嚟要卸力、個身要挨後。唔知點解個 stuntman冇講我知。」

早幾年,《打擂台》復刻功夫片,找梁小龍、陳觀泰出山,甩皮甩骨的師兄弟也要大打一場,惟羅莽穿一身A貨名牌演收地惡霸,「有啲戲唔一定主角先好睇。有好多元素、高潮低潮,如果個個咁好打就唔好睇啦。」只怪他在大台的形象太洗腦,「打人嗰個有表情,被打嗰個,都一樣係用表情嚟演。因為拍戲始終係假嘅,唔係真打。如果你覺得咁樣唔夠威,就唔知咩係藝術啦。」他在新作《夠殭清道夫》也做師傅,只是捉殭屍的都成了公務員。除下道袍,穿上類似食環的熒光背心。

場地提供: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相關連結:
【豪語錄】父母要求轉行 鄧小巧:人生應該係獨立
http://bit.ly/2lu0ldm
【豪語錄】被阿媽踩到大 鄧小巧:自信插到落谷底
http://bit.ly/2kYVOTi
鄧小巧○九年參加《超級巨聲》入行,在大台五年,只唱了一首劇集主題曲。《半杯水》晚晚伴隨《天天天晴》播出,替全港觀眾洗腦,「我喺TVB頭兩年,儲咗六位數嘅積蓄。唔差啦,冇出歌,淨係參加節目;嗰時仲要讀緊書,未係全職。所以TVB真係一個好勁嘅平台。我就係用呢嚿錢,搣咗幾年。」
她跌入貧窮線,是後來的事。每日在家中的散紙兜討吃,靠做廚師的二姐接濟;為了節省租金,二人搬到錦田邊陲,租金由二姐承擔。「到第三年,佢(TVB)會問你續唔續約。如果知道你會走,就唔會擺資源喺你身上。都好正常,係一種投資。」鄧小巧就此在公仔箱消失。「我好早就決定唔再續約。純粹覺得佢哋做音樂個模式唔啱我。我希望我嘅音樂有自己嘅故事,喺裡面比較難控制。」
在生活與生存之間,鄧小巧曾經在小學做代課老師,教中文。反正爸媽兄長輪流叫她「正正經經搵份工、正正經經嫁人」,「好似單身就係唔正經、好似我做咗咩壞事咁。太多人標籤咗『正當職業』呢樣嘢。咩先叫正正經經呢?你正正經經做一件事,全程投入,板仔都可以『正正經經』。」扯遠了。回到校園,她又再次感受到大台的威力,「 教小學,諗住至多俾其他老師認得。因為要送小朋友放學,家長來到認得我。小朋友返嚟又問:老師,你係咪唱歌嗰個鄧小巧?《半杯水》係咪你唱o架?」好多藝人想入屋但求之靡途。鄧小巧入了屋、又跑出來,簡直是「身在屋中不知屋」了,「我又唔覺得佢哋會捧我喎。從商業角度考慮,捧鄧小巧係幾危險。」

相關連結:
【豪語錄】教書辛苦過唱歌 鄧小巧:老師圈子唔單純
http://bit.ly/2lwHOOG
【豪語錄】父母要求轉行 鄧小巧:人生應該係獨立
http://bit.ly/2lu0ldm
每個家庭都是鬥獸場。子女對父母不耐煩、父母對子女苛刻。鄧小巧經常自嘲,不願黐雙眼皮膠紙,便自誇「冇黐都係咁靚」。但她的自信得來不易,「我媽成日都話,你睇吓你條象腿、你啲皮膚、你啲鬈毛⋯⋯話你都算,仲要攞你同隔籬屋七姨婆個仔去比較。」「有時自信可以插到落谷底。以前讀書有段時間唔自在,唔敢講自己真正諗法,舉手投足都唔係自己。直到呢兩年上咗軌道,做自己鍾意嘅嘢,自信就喺度。」
在未有觀眾批評之前,她在家中已飽受眼冷眼,「以前我喺歌唱比賽攞第一,同學都戥我開心,冠軍喎。」爸爸瞄準發炮,「唱歌攞第一有咩用?讀書攞第一先有用。」「我耿耿於懷。有一年,我真係考第一。佢又話:今年攞第一,出年就唔係你啦。呢句說話,我到死都記得。」「我同自己講,佢唔係有心,甚至唔關教育程度事。佢哋嗰代,可能鍾意用激將法。但其實有好多壞處,我到而家仲有心魔,自動波會同人比較。有乜好比呢?每個人係獨立個體,唔同嘅成長環境,造就唔同嘅quality。」
一四年,鄧小巧終於找到反擊的機會。她在陳奐仁推薦下,參加《中國好聲音》,入了廿四強。在上海拍攝期間,她請爸媽去現場觀戰。但爸爸還是那一句:「唔好比賽啦。正正經經去教書啦。」「老豆,你三十幾歲時由深圳偷渡嚟香港,唔危險咩?你選擇你覺得啱嘅嘢,其實我都係。」鄧爸爸文革期間來港。在某個年三十晚,沒有留下片言隻字,便丟下妻兒離家。事隔數月,才寫信、寄錢回鄉,「如果事先張揚,媽一定會阻止。」自此他對鄧小巧唱歌,沒有再說什麼,「我諗我有責任令佢哋明白。好難用片言隻字解釋你做緊乜,但盡量唔好令佢哋擔心。」

有理由相信,在大台那十四年,周家怡就是《喜劇之王》的尹天仇。今天梳妝台上不只有霞姨派的飯盒,還有一本簡體字版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精華》,「十年前喺大陸買嘅,最近又拎出嚟睇,好嘢嚟o架。」書角翻到有點披口,「佢真係由內而外,教你臨瞓前回想你嗰日發生嘅事;教你由角色出發、諗佢嘅處境。好好玩,入咗呢行就返唔到轉頭。」
多得周星馳,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得以在港九新界成名。但在大台一邊等埋位、一邊看《演員的自我修養》,感覺始終格格不入。周家怡應該修讀的,其實是叩門送禮的技巧。一一年憑《花花世界花家姐》的智障角色受注目後,周家怡問過大台會否納她為「親生女」(改簽經理人合約),「已經係好爭取o架啦 ,對我嚟講。」
以為她被高層所拒,誰知對口單位僅是藝員科的一名員工。對方轉告「高層冇咁諗」,她也不再糾纏,「佢都係打工啫,我好了解係咩一回事。佢哋咁多人,你又唔係選美出生、又做咗咁多年,唔覺得你仲會有乜嘢 點解要嘥精神時間喺你身上?可能捧個新人仲好。」《導火新聞線》的方凝會跑到皇阿瑪面前拍枱,不會待秘書傳話吧?「冇呀,我同佢哋又唔熟,所以冇直接問。」
若非這種無可無不可的性格,周家怡應該不會甘於在大台消耗青春,「監製都好錫我,俾咗好多機會。甚至我唔係簽management,佢哋都俾啲有戲做嘅角色我,每套加少少,咁都好好啦。」經過《花家姐》一役,周家怡轉投HKTV,往後都是歷史,「以前喺TVB好似讀書,而家出嚟做嘢係實戰。」在大台其實更似一粒螺絲吧,鬆脫了可不易習慣,「尤其唔發牌時。《導火》又唔知會唔會剪埋個後期。我可唔可以繼續做呢行?定係要轉行?咪周圍去casting,希望可以做落去。好冇安全感,又冇收入。所以發展到今日,我真係好好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