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文有第壹】英雄造世界(徐家健)
  •   2,118 views │ 2018年04月28日
    留言()

 

試想,藝博會只是百貨公司的話,博物館是什麼?

有藝評人不滿香港藝術全靠市場主導,認為藝術價值應由博物館衍生。我不同意,原因讓我從一個故事說起。從前,朋友向我推薦一個短篇故事《Point de lendemain》,我法文水平低,唯有讀英語版。這是一個甜故,作者叫Vivant Denon。故仔甜而不膩,內容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今次講故的主題是甜故作者另一身份,他是羅浮宮博物館首位總監,而當年向他委以重任的正是拿破崙。

甜故可以老作,歷史卻不能亂改。多得麥地奇家族等有品味的金主,文藝復興的藝術價值無須靠什麼博物館衍生出來。歐洲的公眾博物館,始於18世紀末的羅浮宮。羅浮宮的藏品是怎樣來的?因為法國大革命,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台,羅浮宮被抄家後改為對公眾開放的博物館。之後拿破崙征服歐洲各國時邊打邊搶,他在軍隊成立的Commission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功能可比曹操的盜墓兵團。藝評人有所不知,第一間公眾博物館衍生的藝術價值,並非為社會處理什麼回憶,而是法國國王被處決的回憶,還有歐洲各國被拿破崙做世界的回憶。

故事發展下去,英雄末路,部分拿破崙做歐洲世界得來的藝術品最後被收回主權,一些卻仍留在法國。更重要的,可能是拿破崙當年大鑼大鼓把戰利品帶回巴黎,喚起了法國文人雅士對西班牙及荷蘭等地藝術的興趣。整個19世紀,不少法國畫家作家都是羅浮宮常客,並深受Velázquez、Goya等影響,巴黎便是在這樣環境下成為了現代藝術的搖籃。

後世對拿破崙再多不滿,卻不可不知現代藝術搖籃背後這個《英雄造世界》的故事。多得英雄造世界,藝術世界從此不再一樣。又因為英雄做世界,今天的藝博會只是百貨公司的話,當年的博物館就是賊贓中心。時移世易,今天新建的博物館不能再靠做世界來造世界。不好好利用百貨公司替這一代香港人打開眼界,難道日日依靠聽甜故沉醉自我天地?

講完故,讓我重申一次:我喜歡《英雄交響曲》,但這與拿破崙無關。我說英雄莫問出處,朋友話八卦一下藝術作品背後的故事無何厚非。朋友有朋友的道理,當中最實際的莫過於好友何兆彬所言:「做傳媒最鍾意挖故仔,故仔有助作品傳頌,增添傳奇,不過好多人搞唔清楚事件/價值本身。」用我熟悉的經濟語言翻譯過來,問題是藝術作品與其背後故事兩者的關係究竟是「替代」(substitutes)還是「互補」(complements)?英雄莫問出處的經濟邏輯,是我認為兩者關係傾向「替代」,作品背後的故事消費過後,反而因自我感覺良好降低了追求藝術作品本身價值的意欲。懂藝術更識傳媒的兆彬兄比我實際,亦可能較我樂觀。藝術與故事要互補相輝映,《英雄造世界》的故事我由甜故說起,希望為所有香港舉辦的藝博會做到有助傳頌增添傳奇的效果吧。
熱門新聞
  • 【壹經典●富豪元配宿命】入院前仍然清醒 李嘉誠太太過身之謎(附死亡證) 38,942 views
  • 【洗米嫂堅挺Body】狂舉十公斤操到有背肌 身材砌低後生女 37,225 views
  • 【最浮誇明星之家】吳剛老婆首曝光 全家豪華裝出巡拋窒途人 34,641 views
  • 【毒海蕭正楠】大麻可卡因溝冰毒 元朗隱世村與世隔絕戒毒 33,757 views
  • 【屋邨妹飛上枝頭】《飛虎》王敏奕靠曾志偉兒脫貧 千呎豪宅同居 32,399 views
  • 【地鐵捕獲】邊個外賣look上車? 發哥:乘客睇手機唔睇周潤發 29,37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