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文有第壹】印象派沒有不分裂的本錢(徐家健)
  •   1,858 views │ 2018年05月12日
    留言()

 

我控訴:「誤導公眾是一種罪!」(原文:C’est un crime d’égarer l’opinion)

藝術沒有社會責任,藝術家才可能有社會責任。但藝術家在控訴社會任何不公之前,首先有責任了解社會科學,觀察社會如何運作別太「印象派」。我讀過一篇何慶基先生的訪問,理解他支持藝術介入社會,更欣賞他發起過的「藝術在醫院」社區行動。訪問中,他先批判藝術家衣著前衛:「我常跟人說,若artist穿得很像artist,可以不理他。好的artist不用透過穿衣去提醒人,我就是artist」,再批評藝展質素參差:「通通是炒賣思維,就像平平無奇的鬱金香,在17世紀荷蘭很暢銷,一棵等於你成間屋的價錢,買了後又會升值。就像買樓,你覺得一個小單位值幾百萬嗎?」

知道左翼藝術觀喜歡聽故事,上回說過共產黨員畢加索的故事。講藝術家的社會責任,今天我就再從另一故事講起。

1894年,法國發生了影響深遠的德雷福斯事件(Dreyfus Affair)。德雷福斯,猶太裔法國人,軍人,1894年被軍隊指控出賣情報給德國。判國之罪非同小可,在反猶太情緒升溫的法國被定罪後被送往臭名昭著的惡魔島監獄接受無期徒刑。對歐洲史有興趣的朋友,都不會錯過這段歷史,但長話短說,審判詳情此處不贅。這裏我想多談一些的,是著名作家左拉(Emile Zola)怎樣用他的文字介入社會。

這是西方知識份子介入社會的重大事件。左拉企圖為德雷福斯平反而發表的公開信《我控訴 ... !》,從此為公共知識份子寫下定義。這並不是左拉第一次以文字控訴當權者誤導公眾,而同期亦有其他作家支持德雷福斯,後來文學成就比左拉更高的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便是一例。然而,《我控訴 ... !》實在寫得既漂亮且具感染力。正如左拉評論藝術時說過:The masters, truth to tell, are judged as much by their influence as by their works.

故事主角終於出場了。我最初接觸左拉的文字,其實是他的藝評。左拉是印象派大好友,多年來透過文字支持印象派之父馬奈和跟他一起成長的好友塞尚。印象派大師都懂同一套顏色理論,他們對愛國的看法卻出現了嚴重分歧,莫奈站在左拉那邊,塞尚卻拒絕支持多年好友,而大聲反對的還有雷諾瓦等。德雷福斯事件令印象派嚴重分裂,這分裂亦加速了印象派畫家在藝術路上分道揚鑣。

藝人黃子華說過,「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 」十個字當中只有最後兩個是真的。但今時今日,連「收番」也可能措辭不恰當了。生於亂世,於是有種責任?慶幸塞尚沒有用他的油彩抹黑無辜的德雷福斯,更好彩的可能是畢加索亦沒有用他的畫筆替共產主義作政治宣傳。左拉為他的敢言付上沈重代價,從報導得知另一位有心人何慶基正準備一個「art for social change」(藝術作為社會改革)的藝術論壇,我衷心希望論壇會有愛藝術創作及懂社會科學的人一起參與,因為正如賣錢的藝術不一定醜,穿得很像artist的人也不代表他不是好artist,而經濟學其實早有數據支持17世紀荷蘭的「鬱金香熱」只是正常供求而非炒賣泡沫。

熱門新聞
  • 【每日壹爆●銀城吸煙惡女】直擊店員商場內狂煲煙 被指阻塞通道即鬧爆保安(足本版) 78,429 views
  • 【每日壹爆●青龍教秘中秘】億萬富婆為賣淫集團煮飯 高級督察揭她是誰......(足本版) 64,332 views
  • 【港版TFBOYS ? 】《全民造星》Mr.Jan 童顏搶晒鏡 劉美君話唔做戲嘥晒! 55,841 views
  • 【赤裸的女人】34歲天體港女:著衫好束縛唔舒服(足本版) 54,145 views
  • 【經典●張栢芝接江湖姦殺令】吳雪雯唔接戲被圍毆 蔡慧敏被禁錮72小時 (足本版) 52,960 views
  • 【呢頭離婚嗰頭來港陪Niki】為38歲周麗淇 軍部演員傅程鵬甘做泊車仔(足本版) 51,8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