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陶傑開Talk】西方無故恐俄 美國人是非模糊正邪不分
  •   9,007 views │ 2017年08月20日
    留言()

 

然而,這就湧現一個嚴重的矛盾:所謂西方,為何從來不肯包括民主的俄羅斯?由凱撒琳皇后、彼得大帝、阿歷山大以來,俄羅斯一直是西方文化重大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大極為燦爛的分支。沙皇時代的俄國文學,從普希金到杜斯妥也夫斯基,音樂中的柴可夫斯基和莫索斯基,今日的歐美交響樂團,幾乎每一場都在演奏。西方對俄國懷有敵意,蘇聯時代完全正確,因為列寧和史太林是妖邪的異數,但普京最多只是沙皇,絕對不是列寧和史太林。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錯誤,已經證實德法英與沙皇的一場混戰,完全可以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戰就不同了。但今日西方對俄羅斯充滿對歷史的歧見。西方的左膠立場尤其矛盾而荒謬。當史諾登盜竊中情局和政府監聽國民網絡的機密,挺身而出,西方左派和知識分子歡呼為「自由英雄」,將美國的「建制」視同反動的魔宮。同時,美國的左派仇恨特朗普,指他「通俄」。但當史諾登投奔的目的地是俄羅斯,帶頭攜帶中情局機密通俄,則西方傳媒和知識分子則一片沉默。

如果史諾登是英雄,那麼他選擇投奔的俄羅斯和他擁抱的普京也必然是自己人。如果普京是敵人,那麼史諾登投敵,也一定是西方的內奸。但西方的白左講到這一點,故意顧左右而言他,形成所謂的失語狀態。為什麼?因為這等左派知識分子的愚昧和虛偽。

西方的左派指摘特朗普推翻既有的程序,但對這個問題,他們卻顛覆自蘇格拉底以來西方文明基礎的邏輯常識。普京並無「一帶一路」的野心,俄國人並無成千上萬湧往西方國家移民定居——即使有,俄羅斯人信奉東正教,東正教是耶教文明的一支,俄羅斯移民即使到了英法和美國,不會放炸彈,也不會在市中心唱跳歌頌列寧的紅歌舞。俄羅斯並無紅色大媽這種怪異的低等動物,即使大量俄羅斯移民湧去倫敦居住,並不構成對社會安寧和政治制度的基本威脅。

【動畫●陶傑開Talk】被迫制裁俄國 特朗普反政治正確唔易做
(http://bit.ly/2w7xXa3 )

以上問題涉及簡單的常識,但西方不敢正視,無人能回答。為什麼?因為這些白左口口聲聲說要反歧視,但其實他們對俄羅斯和東歐充滿深厚的歧視。

這樣一來,特朗普去G20峰會,若對波蘭匈牙利和俄羅斯顯出特別的熱情,請問有何問題?普京早已與列寧史太林的邪惡帝國切割,如果有什麼野心,也只是隔代重新尋找沙皇的光輝。請問十九世紀的沙皇對世界的威脅大,還是二十世紀上半葉的列寧和史太林?

特朗普與普京建立親和互信關係,對世界極為重要,如果可以實現,這兩位領袖,比起當年基辛格黎得壽之分享諾貝爾和平獎的笑話,才更值得共得諾貝爾和平獎。

但這種邏輯推論,你在今天的「紐約時報」會看得到嗎?不。因為這是西方精英的盲點。昧於歷史,也不懂地理。口口聲聲地緣政治之類的學術名詞,其實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特朗普的兒子「通俄」犯了什麼大罪?小布殊的父母老布殊和基辛格等長期「通中」,為什麼全無問題?

西方的知識精英採取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因為一來對世界的無知,二來對特朗普的個人仇恨膨脹到毫無理性的程度,大罵民選的美國總統為希特拉,視美國的半壁江山為納粹。這種知識精英自我幻覺的歇斯底里,不就正是左翼民粹的另類納粹嗎?他們的喧嘩和仇恨令我想起電影「驅魔人」裡鬼上身、頭顱轉動三百六十度的那個小女孩。

對於這等白左亂搬龍門,立場飄忽,並無真正的價值觀。天天吵嚷人妖進哪一種廁所,對於全球正邪善惡的大是大非卻顛倒黑白。這種偽精英完全是洗了腦鬼上身,口吐穢物。這個世界,有三大洗腦族群:西方白左、伊斯蘭國、中國紅色五毛。這三股邪惡勢力,一個是血癌,一個是腫瘤,一個是愛滋。如不有力抑制,人類三十年內必亡。

採訪:艾馬
攝影:王晴,海江田

 
熱門新聞
  • 【死囚自白】十八歲殺人 釋囚更生想做牧師 256,260 views
  • 【小粉紅懺悔錄】黎明:洗腦教育令你內置思想警察(全文) 112,890 views
  • 【死囚自白】女友苦等八年無果被迫分手 黑幫殺人犯:好戇居! 104,724 views
  • 【醫生與您】心房顫動與中風 99,039 views
  • 【事業不順自困谷底】患抑鬱症絕望到想解脫 劉玉翠:我孤單自卑嫉妒憤怒 58,095 views
  • 喪夫後深居簡出 吳婉芳唔慣大街人來人往跑住走 50,9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