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928三周年】穿上黃衣 從深圳到公民廣場
  •   9,954 views │ 2017年09月27日
    留言()

 

行經公民廣場,有時會看到有位頭髮花白的婆婆,在添美道其中一個被封入口的鐵欄外,彎著腰默默地在柏油路上用膠紙拼貼圖案字句。她穿著寫上「有種香港人」的黃色T恤,左右手都帶上黃底黑字、寫著「我要真普選」的橡膠手帶,背上的紅色索繩背包圖案已完全褪色,只剩下兩個黑色圓圈,背包上以長尾夾夾著「我要真普選」的紙條。

她腳踩米黃色塑膠包腳拖鞋,坐著在深圳以十多元買來的兒童手提摺凳,用𠝹刀在不同顏色的膠紙上𠝹出一條條細膠帶,再將膠帶逐條貼在柏油路上,拼出一個個字,貼完再用刷子掃平,令膠帶令貼服。為甚麼不節省工夫整條膠帶黐?婆婆耐心解釋:「最初係成條過,你一行開就會比人成條搣哂,或者搣幾條,人地就唔知你想表達啲咩嘢。」雖然有計仔減少損失,不過她的製作還是經常被人清走,她自言已習慣了。她貼的通常是短短的示威標語,議題有很多,例如劉曉波逝世、反一地兩檢、開放公民廣場等。上月13+3被判囚,她就貼了「哭哭哭,三權合攻」,打算下次來的時候,再繼續下半部分「法治失蹤」和「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頭髮花白的她,架上一副紅色眼鏡,聲線嬌柔。這位滿身黃色的婆婆叫王婆婆,今年61歲。她家住深圳,每星期有兩、三日會從深圳來到金鐘公民廣場這裡,車程要兩個半小時,一來一回就得花上五小時。她在香港的時間很忙,白天在這裡完成她的「工作」後,晚上經常會到附近的圖書館上網,看一些在大陸看不到的香港新聞。如果晚上有示威集會,她又會去。為了善用時間,她凌晨5時多就要起床,通常晚上回到家中,都是11時多。她說很累,「我黎呢度一日,我要喺屋企訓返一日」。已退休的她,靠著積蓄支撐她來港的開支。「我預計自己唔會好長命,用哂先冇乜所謂,諗住用哂我啲積蓄先」。她的父母和妹妹都是患癌離世,她自己2013年亦曾患乳癌,至今仍未過癌症復發高危期。

這個用貼紙砌成抗議字句的行動,她已經持續了兩年半。她住深圳,每次來港,要過完關,才可以換上寫著標語的衣服。政權的打壓愈發猖狂,害怕會像李波那樣「被失蹤」嗎?「驚呀,我成日都驚。」她怕無法來港,但為抗爭甘願付出所有:「我能夠做嘅嘢野就係為抗爭而死」。

她在香港土生土長,年輕時在奧地利和美國住了十多年,看到人家如何甘願為抗爭付出。以前的她不太理政治,直至六四時:「嗰時係北京嘅學生,點亮左我個心。佢地話左呢個訊息比我聽,原來有民主。」

十三年前她從外國回流,但因香港的租金實在太貴,她就在深圳買了個單位自住。曾經,她很相信共產黨,但係慢慢發現這個政權是「講一套做一套」,漸漸失望,直至人大八三一落閘,她就完全死心。從外國回來後,她就積極參與社會行動。2012年反國教,她被學生感動,有份佔領公民廣場。雨傘運動時,她在這裡通宵留守了48晚。反東北示威,她被人抬出來;張德江訪港,她舉黃傘,被強行帶上警車。

看到年輕人入獄,她感到心痛,有點激動地說:「覺得佢地犧牲好大,咁細個就要為左抗爭,為左個社會 點解我地既政府要咁對佢地?」

貼完又被剷走,花如此多的力氣,做一些不知道有沒有用的事情,她知道很多人都說她傻,她笑著說:「『仲喺度撐黃傘』,好多年青人係咁講」。但她只是想告訴香港人,「可以有人知道仍然有人堅持緊」。

 

撰文:鄭靖而

攝影:葉漢華
熱門新聞
  • 何雁詩強迫棄養 鄭俊弘用倒鈎鐵鏈綁狗 228,961 views
  • 鄭俊弘把口話狗仔好乖 為氹女友將愛犬送走 41,237 views
  • 鄭俊弘被雪零收入身材暴漲 買嘢搵何雁詩埋單 35,467 views
  • 肉腿回春 56歲葉蒨文轉look陪鬚根老外 26,256 views
  • 【人神共憤】鄭俊弘用倒鈎鐵鏈綁狗 何雁詩網上回應:我是狗癡⋯唔係好明發生咩事 25,615 views
  • 【情陷夜中環】太狠的手(葉朗程) 25,56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