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情陷夜中環】十三次(葉朗程)
  •   30,437 views │ 2018年01月24日
    留言()

 

前度有兩種,也只有兩種:第一種是她需要時間忘記你的,第二種是你需要時間忘記她的,Danielle是第二種。就正如王菲所唱一樣,「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但王菲沒有告訴你思念到底玄在哪裡。玄就玄在,無論愛過幾多人或被幾多人愛過,我們的思念往往只容得下一個人。也就是說,人的一生可以遇上很多個「她需要時間忘記你的」,但很多時,那位「你需要時間忘記的」,就只有一千零一個。

我的文筆差劣,「你需要時間忘記的」聽起來多冗長,陶傑只需用兩個字歸納。「許多女人一生擁有過無數的男朋友,但其實從來不曾享有過一個情人。因為跟男朋友發生的只是一段『關係』,跟情人之間,卻是一個夢斷雲天的『故事』。每個男朋友其實都是一樣的,但情人卻是萬中無一。」

才子不愧是才子,好一句「情人」,說得真好。今時今日男人要找個女朋友實在太容易,要找個老婆更加沒有難度。女友,拖個手便可算數;老婆,簽張紙即可作實;兩者還不是一份你情我願的合約,竹門對木門又好,木門對鐵門也罷,求其是但,屈就一下,只要你肯,總有一個。但情人,一生也未必遇到一個,而就算遇到,也不會留得住。那位「你需要時間忘記的」,不是純粹一位前度。

「Sorry,遲咗。」Danielle來到餐廳的第一句話。看着她走過來的時候,我不期然站起來。三個月來的第二次午飯,我仍然保持着一貫的紳士風度,唔係因為扮嘢,而係我希望呢種「距離感」可以說服她:「我成功忘記你,所以請你相信我可以當你朋友,不要疏遠我。」

可以見到你,等幾耐都冇所謂,我想咁講但當然冇,因為這句對白嚴重破壞距離感。唔緊要,叫嘢食先啦,我最後說。「點解次次都食日本嘢㗎。」她翻着餐牌喃喃自語。食得light啲,冇咁易眼瞓嘛,我說。她疑惑的輕皺眉頭,怎會聽不出這是一個藉口。但任她再聰明,也不可能猜得出「餐餐日本菜」的hidden agenda。

新年有冇plan去旅行?我問。「有呀,你呢?」她呷一口綠茶反問,咁先大鑊。正常人都會講埋自己去邊先再反問你去邊,但Danielle竟然冇交代,好明顯想避而不談。可能會去Sydney,你呢?話都冇咁快,the ball is in her court again。

她的眼波流動,微微地壓低聲音說:「真話我講唔出口,假話你聽唔入耳,小女子選擇沉默。」我輕輕呼一口氣,已經猜到她要去的地方,但沒有再說什麼。突然她無端端從手袋內拿出一支筆,在自己的手背畫了一下;雖然我心生好奇,但沒有問她在幹什麼。等到我們的便當都來到的時候,我用久經訓練的筷子功夾起那一小磚豆腐,不滿地詢問那位侍應:「點解上面有麻醬嘅?」侍應的臉上閃過一瞬慌張的神情,連忙道歉,因為他也知道我不喜歡鋪了麻醬的豆腐。「Cancel啦,唔食喇,淨係要碗miso soup得喇。」就在這時候,她又再在手背畫了一下,已經是第五下了,剛好一個「正」字。

待那位侍應生捧着便當離開後,Danielle淡然說:「人哋一時唔記得,使唔使咁躁。」我對absent-mindedness不嬲容忍度好低,有心記有咩會記唔到。「我真係好憎你啲語帶雙關,以前係,而家都係。」嗱,我冇提以前呀,你講咋。Danielle沒有再說下去,自顧自地夾起面前的天婦羅,彷彿毫不在意。

同佢住邊間酒店?「葉生,可唔可以唔好講到我去偷情咁?Just to refresh your memory,佢係我未婚夫。」問吓啫。「Ritz Carlton,滿意未?」我的心裡暗喜,因為她沒有選擇她最喜歡的俵屋,跟我一起住過的俵屋。你啲語氣好似係我好小器咁。「我真心希望你唔係,因為我唔覺得你有小器嘅資格。」楊小姐,I thought we had made a pact in Kyoto。「葉先生,there is an expiration date on most things,and a damned pact might very well be one of them。」承認吧,葉朗,你是變態佬,看到人家發怒,反而想吻下來豁出去。是變態,又不是變態。以前中文科陳國全老師說過,古代的真美人,發怒的時候也是盈盈美態,雙眸仍然會散發着端凝的氣質。

就算係去Kyoto,可唔可以唔去南禪寺。「唔會去,佢唔鍾意食豆腐。」

我不會說京都出名吃豆腐,但若你懂得豆腐的話,必定要到京都品嘗。最出名的店叫順正,有兩家店,而南禪寺是老店,有庭園景,最好。訂枱的時候,說你會吃豆腐懷石料理,他們甚至會給你安排一間private room。豆腐這份無色無味的東方文化,兩口子吃一口再配一啖清酒,暖在喉嚨甜在心頭,又豈會是凡人懂得欣賞的極品。很多年前的那個下午,南禪寺盛着我倆珍貴的回憶。

埋單之後,我跟她一起步出餐廳。Shall I walk you back?「唔該,唔使啦。」道別之後,我遠遠的跟在後面,直到她走出室外的天橋,我才從後面追上來,脫下我的overcoat,披在她身上。她一點驚訝都沒有,大概老早就知道我一直跟着她,而她也沒有拒絕我的好意,不是因為她樂意接受,而是她天生就是怕冷。那時候我自己不禁笑了笑,因為大褸上的香水味應該會一整天留在她身上,讓她不能不想起我。

終於來到她公司樓下,她脫下大褸,說了聲thanks,not even a thank you,語氣淡然得輕飄無痕。來到這刻,之前幾個月苦苦經營着的距離感已經被我弄得蕩然無存,而我是很後悔,又很不後悔的。Listen,頭先真係sorry,我promise我唔會再係咁,I mean,you are one of my favourite lunch buddies。

「唔緊要,其實你已經進步咗,不過下次唔好再食日本嘢。」她說。你唔鍾意呢間,下次可以食第二間。「葉生,五次加八次,which is not acceptable。」她突然給我看着她手背上的十三個筆畫說。吓?點解我唔明你講乜?「唔好以為我唔知,你想食日本嘢,因為你想坐sushi bar,同我坐得近啲,我有冇屈你?」

我的臉在發燙,久久說不出話來。咁乜嘢係五次加八次?她清一清嗓子說:「五次elbow to elbow,八次膝頭點膝頭,need I say more?」
熱門新聞
  • 【公屋女富貴之路】住3000呎大屋Cammi箝實賭廳老闆 飛甩強國富二代水源充足 35,701 views
  • 【嫁入百億富豪家】31歲《宮心計》李美慧 直升機閃婚56歲富商曾文豪 34,706 views
  • 【富豪苦痛誰又知】奚秀蘭嫁入豪門辛酸 老爺曾服80粒安眠藥 32,988 views
  • 【被MissHunny奚落】Myar麥芽打贏官司重新出發 向青春說sorry! 29,102 views
  • 【夜總會打爆鼻樑】《飛虎》吳岱融喜愛爛蒲得罪黑幫 感激鍾淑慧諒解:佢冇鬧我 27,672 views
  • 【四千萬嫁妝過門 】37歲阿嬌下周做人妻 老闆楊受成再加碼750萬厚禮 26,8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