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收藏如御女】古董女人越摸越靚 多假嘢QC用脷舔(全文)
  •   10,556 views │ 2017年08月12日
    留言()

 

是的,香港地有人姓黑。

走進荷李活道黑國強的古董傢俬店,眼前一張黃花梨躺椅,顧名思義用來躺的;又稱醉翁椅,幾兩黃湯下肚正好用上;另一名稱境界更高,叫春櫈,古時春宮圖便有櫈震的記載。

明朝萬曆年間的東西,開價八百萬元。
Mr Black解釋:「可以搞嘢,但我懷疑春宮圖入面看見的實用性很低,講真,兩下就散,用一兩次就玩完,我很懷疑這個學說。」如此推算,每次盛惠四百萬元。

從來甚少完整春櫈傳世,不是缺了腳踏,就是沒有扶手、枕頭。爸爸老黑縱橫這行幾十年也只見過兩張,或許是抵受不了古人凌厲的衝刺。

小黑從沒印證過這個深層次用途,「我唔夠膽印證呀大佬,代價有點高。中國書畫有個問題,包括山水,甚至春宮圖,都不是寫實,你看見的未必代表真實情況。」

他也收藏書畫,解釋道:「中國書畫沒有3D、透視、立體,也不合乎比例,有誇張、含蓄的地方,所以不能作為百分之一百的證據,但可以讓你推理以及想像的空間,我崇尚這種推理法,你當遐想也好,幻想也好,都是推理的一種。」

黑國強請記者坐下,老老實實我不敢,店裡傢俬不是以幾多塊錢計算,而是幾多百萬,問君能有幾多球,一不小心壞了東西,分分鐘未來二十年白做,他道:「可能不止,要三十年!」他還是要我坐下,因為古董傢俬需要呵護,愈使用愈有血色、光澤,行內稱為包漿或者皮殼,與女人做facial其理共通。

古董傢俬看似沉悶老套,其實不然,黑國強以女人為喻,記者立即醒神,但我要求更深層次的比喻。
他也湊趣說道:「好像武俠小說所講採陰補陽,有其道理,你一定要搞搞她,摸摸她,把玩一下,我不叫非禮,叫把玩。」

木櫃木箱難有肌膚之親,總不能櫃震吧?「開關,放東西,拿東西,不時用手摸摸,抹抹,都是一種使用,當然未必好像你現在坐着這張櫈,我坐着這張椅,有緊密的接觸。好像有人對着植物唱歌會生長茂盛,對着動物唱歌說話牠們又明白,其實我覺得物件也會,你要珍惜,愛它,疼惜,不僅精神上,甚至物理上,動作上。」

黑國強即使愛煞了傢俬,也不至於相對而歌,「但當我處理一件傢俬,一件古董我會高度集中精神, 正如你高度集中精神去溝女一樣,那一刻你面前這位女朋友──我稱為一見鍾情──你當然眼也不眨望着她,食飯也好,去廁所也好,睡覺也好,都是想着她,巔峰的收藏家就有這個特質,高度集中精神去對待自己的收藏品。」

古董收藏家永恒心所愛可不止一件,故此一定要花心,「花心歸花心,有階級之分,有些好隨便,吃頓飯便算;有些很不捨得,不捨得賣/轉手,這些就認真一點;有些滿街都是,普通貨而已,賣就賣,便宜就便宜,蝕本就蝕本。過了一段時間你一定要求高了,精益求精;看女孩子一樣,天天看美女你都生厭,一定要有特別的人出現,你才會有動力,收藏古董也是一樣。」

好些古董甚至達到老婆級數。
「雖不能帶入棺材,但是不想放手,希望找到一個人可以付託,哪怕這個人真的出錢買也好,或者我傳給子女也好,都希望有好結果,但是這不容易,可能到後來只有一個老婆,你不會有一百個,韋小寶有七個老婆我覺得很疲倦,同等對待七件寶貝,很提心吊膽。」

黑國強手頭上約有二十件非賣品,更勝韋小寶,他道:「未至於萬中無一,始終會百中有一不捨得賣,確實某些年代見得多,買得多,有選擇之下自然容易揀到最好,作為你的寶藏也好,秘密武器也好,小老婆也好,小三也好,小四也好,你始終會有,不是只有一件。」

真假
早年競投國畫大師石魯的水墨冊頁,滿以為十幾萬元可以成交,不料競爭激烈,花了他一百二十萬元才拍下,事後才知對手是維他奶創辦人羅桂祥,「我才知要買心頭好要不惜代價,溝女一樣,施展渾身解數,牙力財力出齊。心頭好一見鍾情,無話可說,得到得不到是後話,起碼先要付出。」

有時追上手卻未必好,例如有些桌椅缺了一腳,裝上新的瞞天過海,「現在這個世代比較難,可能整容的多,或者有問題的多,真正原汁原味,好正,超一流的古董、藝術品、人,都愈來愈少。有時第一眼發現不到,請了回家,住過了,搞過了,才發現有問題;傢俬拿回工場,終於買到心頭好,一拆開原來執過的,整過容的,修理過的。」

有別於陶瓷、銅器等出土文物,木製傢具是地面上的東西,地底找不到,但他承認這個行業有人造假,埋在泥土裡造舊,「用一件類似木材造的傢俬,地上掘個窿藏在裡面一頭半個月,再掘出來就可以當作舊東西賣。有些竹器,你想狠些快些,拋進化糞池吧,農村哪有廁所,還不是屎坑尿坑,拋進去撈上來,洗一洗,埋下泥,又造舊了,不過這是較低手的造舊方法。」

分辨真偽要五感並用,眼看,耳聽(敲出聲音),手摸,鼻嗅,甚至要用舔的,譬如酸枝真是酸的,這點不知能否用在女人身上。「第二是自己分析,我們這行很多人相信執到寶,普通話所謂撿漏,這些人最易受騙。資訊發達,哪能讓你執到筍貨?合理付出,合理回報,合理期望,你就買到真貨。」

無人姓
記者識淺,不知黑姓,百家姓也沒記載,本文主角道:「是啊,無人姓嘛。」
他自小被人問長問短,不勝其煩,也有人問:「條友姓黑,信得過嗎,是不是黑道中人?」

小黑解釋:「其實我們是少數民族,回族,《書劍恩仇錄》香香公主那種,再早一點的遠祖來自元朝末年,應該是阿拉伯人。後來有專家考證過,原來祖先是朱元璋的僱傭兵,打到去山東,返轉頭,有一些留在北京,另一些打到去雲南,又留下,所以這兩個地方很多人姓黑。」

爸爸黑洪祿(老黑)就是北京幫,四九年來港,開始經營古董傢俬,小黑道:「很微妙的歷史背景,又跟我現在做的事有關,這類古董傢俬多數是明末清初最早在北京最多,叫黃花梨傢俬,紫檀傢俬,很多家庭都有一兩件。」

古稱色目人,現在沒有了,怎樣看黑國強的眼珠跟你我沒有兩樣。當年跟隨爸爸學師,在一眾師傅跟前好有型,「我爸爸老闆在,大家便對我恭恭敬敬,太子前太子後,自己感覺良好,原來我不可以指揮師傅,要跟師傅學習,老闆兒子也要埋堆,原來不是那麼風光。」

自言當年除了不用洗衫煮飯,什麼都要做,首先學習洗古董筆筒,單靠目測不夠,要有手感,因此手套免問,十來歲便得了主婦手。未料手感也信不過,洗擦過度,行內稱為穿底,變成新的一樣。再學下去,原來有些污漬不能洗去,作為古董的證明。
這行並不優雅,反而很厭惡,「工場沒有冷氣,我自問好老細,我接手後首先在工場裝冷氣,因為實在很辛苦,跟地盤工人沒有分別,每次離開工場人都臭了,試問收工後如何溝女?」

入貨
學師十年,才有資格買貨開價,八、九十年代跑到大陸入貨,「我稱之為上山下鄉,農村養雞、養豬旁邊的地方都找到這些東西,他們當作一件傢俬使用,經常在廚房發現一些明朝桌子,被人當作砧板,我還懂分辨用來搓麵粉,還是用來切菜、切肉,是血水,是菜汁,還是麵團藏在罅縫,變得比石頭還要硬,我都見得多。」

後來得到一對黃花梨頂箱櫃,他洗出一層又一層的又青又黃,還道是上漆厚了,隨後卻嗅到異味,「難聽一點有一陣屎味!」未幾洗出榖粒稻草,原來上一手用來養雞,「其實整層都是雞屎,其實幾核突,但是核突都要洗,錢都收了。(古董入貨)不是大家想像那麼高雅優雅地在拍賣行舉手。」

有時農民砍掉其中一隻桌腳、椅腳當柴燒,不時又寫上反帝反修、毛澤東思想萬歲等政治標語,「第一可能熱情,第二可能有心人為了保存拯救這件東西,寫這些東西,避免後期好像文革的紅衞兵破壞。」有件乾隆年間的插屏寫上繁體字,因此推斷不是文革,大抵是之前的大躍進,「經營古董傢俬要似金田一!」

八、九十年代每年這些傢俬放滿三、四個貨櫃,如今大國崛起,內需龐大,每年買到三至四件算你本事,「所以我們由一個傳統要守的行業,變成主動要去攻、要去追的行業,收藏也一樣,不能等運到,你去找運氣回來。」

小黑自詡有個六十後身體,八十後心態,九十後行為,主動出擊搞講座,教授古董知識;九月底在會展舉行的古董藝術博覽會已是第十三屆,在大中華區打出名堂,「過去這種平台博覽會或者fair形式去做高端藝術或者古董,香港不是未試過,但是未成功過,我們算是頗為成功的例子。我明白香港的問題,大有大做細有細做,每個行業都是,你做大了就穩定,但是細的怎辦?有些鋪租也交不起。」

雖說九十後行為,但未設立古董網購,而是結合拍賣,始終要有個實體,「你當我是有信譽,老經驗,有商譽的行家,我去做網購,沒理由擺一件幾千元的貨出來賣,時間成本的計算都蝕了,我當然擺十萬起步,甚至過百萬的,你信得過我嗎?用一百萬網購,你是不是要想清楚?所以你看見網購、藝術品或古董也好,都是某個價位以下才比較行得通,否則蘇富比就不用拍賣官,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撰文:陳勝藍
攝錄:王晴

相關連結:
【收藏如御女】炮火帶不走明朝春櫈 四百萬打個冷震咁貴?
http://bit.ly/2urGX9Y
熱門新聞
  • 【獨家】攬松岡Mandy嗌分手 洗米華紋愛的宣言箍煲 94,222 views
  • 【獨家】勁閃 ! 洗米華肉緊啜Mandy 恩愛出席婚禮 72,569 views
  • 【前妻涉藏毒被捕】小三巨胸翠如坐正 過氣拳王杜恒霖笑住答:算啦,佢已經好慘! 69,299 views
  • 【獨家●同居斷正又話冇聯絡】前拳王杜恒霖同巨胸翠如屋企嘈交報警 67,931 views
  • 【大得咁快?】Mandy三星期前仍未見肚 今日傳懷華種6個月 56,961 views
  • Mandy帶仔女離家出走 洗米華飛倫敦狂出招 42,70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