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避戰亂來港】「我愛她,她愛我。有天爆炸發生,就見不到她了」
  •   15,119 views │ 2017年04月20日
    留言()

 

相關連結:
【避戰亂來港】好友死於巴格達炸彈襲擊 伊拉克學生:淚已流乾
http://bit.ly/2o3CkQ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四頭條:
【慘●老人偷竊潮】獨家片!759淪老人賊樂園 海鮮拼盤塞入褲內
http://bit.ly/2pBPiBF

前南非總統曼德拉去世前一直擔任聯合世界書院的主席,一九六二年成立至今,在世界各地共有十七間學校。多年以前,從一九七二年開始,前恒生銀行執行主席利國偉有份選拔香港學生到海外的世界書院讀書,後來他有份促成一九九二年在烏溪沙建立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

世界各地十六歲至十八歲的學生,不管背景有多困難多複雜多貧窮,只要學習能力良好,對世界視野有看法有追求,能成功通過面試或獲推薦,就有機會被取錄,校方會視學生經濟環境,透過向外勸捐,向學生發給部份甚或全費奬學金。這樣的教育理念,成全了伊拉克少年學生Mohammed Kadhem Abdulzahra(簡稱Kad),這個戰爭裹的孩子來港求學。

出生時肺積水需要醫護搶救,Kad太明白活着並非理所當然。他把完全不相同的文化帶到香港,香港人怎樣理解伊拉克?

伊拉克護照入香港境等三小時

去年九月,Kad以伊拉克護照及學生簽證在香港機場入境,經過相關關卡,被問「你來這裹做甚麼?你怎樣拿到學生簽證?」他難免有一點不被信任的感覺,「他們一直問我怎樣拿到簽證,甚至說若不解釋,不能給我入境,我是很失望,感覺好像伊拉克來的人都是恐怖份子。我說我不是恐怖份子,我只是來讀書,為甚麼不給我入境?」其實他不確定詢問及請他等候的是那部門的執法人員,也記不起真正等候了多久,愛搞笑的他,說有心理準備離境時候也會被查問。

創立聯合世界書院的辦德國教育家Kurt Hahn説過,「你的弱點正是你的機會」(Your disability is your opportunity) 。在沉重戰爭裏度過童年及少年時代,Kad偏偏希望成為一個喜劇演員。他的童年,若有一片麵包做早餐,已經很滿足。每次老師Hayley跟學生分享食物,Kad總着緊先看別人是否拿好了一份,才想到自己。在習慣面對死亡的年少生命裏,他總是在意跟哀傷的人說好話,說幽默的,說能令人笑的。事實,他心裏又會想甚麼?

思念 「我很愛她,她亦很愛我」

人的問題,往往反映內心,尤其是年輕人。記者第一次發現Kad,是在該校一個猶太人見證講座上,十七歲Kad問八十歲猶太倖存者,戰爭奪去很多人生命,他如何接受失去好朋友?

「我曾經有一個女朋友,我很愛她,她亦很愛我。有一天,爆炸發生,以後都不能再見到她了。」Kad接受記者訪問時,主動提起死去的女朋友。無論是不是在伊拉克,他所問的,他所答的,甚至看到的,都跟逝去女友有關。

「有一天,我在旺角看到她,幻想跟她追逐,但她並不存在。我看到她向我微笑揮手,然後便跑掉了。」失去所愛,心無所依。從單純的愛開始認識世界,人生淺短,以為心愛一個人,就是生命的全部。

「有時,我聽到她的聲音。」

「她對你說甚麼?」

「永遠不要放棄,繼續向前走。」

「她以前也對你說這種鼓勵說話嗎?」Kad說是。若果在電影、小說或是話劇,這只是個開端,他還有更多關於失去的獨白。

「不只她,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時時刻刻都會想起他們。我失去太多朋友,太多特別的朋友。」風吹草動,十六歲少年的生命,已經填滿了死亡記憶,一個遠方生命的記錄,對我們及我們的孩子,能無慟於衷嗎?

「你能數得出嗎?你失去多少朋友親人了? 」

「我不知道數目。」

問題是很殘忍的,而Kad不介意,他早就在班上跟同學分享了自己的經歷。讓孩子首先看到世界很重要,在無分國界的教育裏,年輕學生奇怪怎麼和平與接納分歧會不是理想當然。

來自廣西的女生楊盈絲對記者說,班裏同學聽到Kad的經歷時,都一直在流淚。Kad的經歷,其實就是他朋友親人的經歷、伊拉克人的經歷,死亡每天近在咫尺。他這樣去描述過去十四年:

四歲開始面對戰爭

四歲時候,美伊戰爭或稱第二次波斯灣戰爭(2003年-2011年)開始,Kad在爆炸聲、淒厲尖叫聲裏過日子。美軍炮彈轟炸時,從地底震動上四壁,現在還歷歷在目。屋外是血洗的街道,只有老祖母每晚的祈禱,和母親黑夜擁抱輕吻額前,能給兒子一點溫暖。他的童年,聽炸彈聲、槍炮聲,比看卡通片、聽樹上鳥聲多,還會經常走上屋頂檢視街上的子彈殻。美軍坦克及軍隊是個噩夢,「我看過很多不應看的場面,每次美軍來搜查我們家,像噩夢一樣,他們對待我們如動物,必須服從,他們自以為是,像來拯救我們,但事實並非如此。」他認為美國進軍伊拉克只是為了石油財富。

但活在候賽恩政權也不好過,候賽恩對伊朗、巴勒斯坦及美國興戰,八八年又曾在伊拉克村落Halabja發動生化襲擊,被伊拉克戰爭罪行法庭定性為對庫爾德族人的種族屠殺。作為什葉派穆斯林,Kad的族人都害怕得罪這個支持遜尼派的政權。

今天,他為戰爭結束開心,可是,想起無數親人朋友喪命,頹垣敗瓦,大自然、建築物以至經濟都被破壞,有生命的,沒生命的都被攜毀。在他眼裹,遜尼派與什葉派的相互仇恨是沒有意義的,伊斯蘭教徒根本不想看到這種情況,「我們仍然相信愛、寬恕、和平。」

活在黑暗,醜惡的人見得太多了。Kad的童年,跟和平地區的小孩是如此不一樣。八歲某一天,他親身經歷槍桿下死亡一線。一輛有黑色玻璃窗的車突然停在面前,一個男人走出來,把槍放在他面上,命令他要把所有錢交出。

「我的錢已經買了薯條。」八歲的Kad回答槍手,現在聽來是那麼的黑色幽默。槍手當時真的看着他笑了,然後離開。

「你知道那是槍?他想嚇你?」記者問。他說當時年紀太小,不肯定。但可以肯定,他看這些人都很愚昧,「恐怖份子和IS根本是無腦的,不懂用腦的人。」

「你見過IS的人?」這個,他也不肯定,但他曾經遇過一件令他憤怒又恐懼的事情。有一次,街上發生爆炸,人群好奇圍觀,Kad站在遠離爆炸的地方,身旁一個男子跟他說:「你想看有趣的事情嗎?」之後,男人按下按鈕,瞬間,再有很多人在爆炸地點被炸死,男人對着Kad大笑。

Kad勃怒,這怎會有趣?他好想揮拳打這個男人,但被男人身邊的人制服。

「為何你要這樣做?」男人竟然先質問Kad。

「為何你要這樣做?」Kad反問施襲的男人,男人回答是為了和平。

「你想殺人會帶來甚麼和平?」原來男人活在過去,獨裁者候賽因把他家人和朋友都殺害了。

「我要拿回我的家人及朋友!」

「殺害其他人,可不是解決方法,不可能帶來和平!」兩人繼續對質,男人說:「人與人都不了解,永遠有戰爭,你能對充滿仇恨的伊拉克做甚麼,你能怎樣解決?」

「我不知道。」當時十六歲少年望着充滿仇恨的男人,真的不知道有何解決方法。「我知道在伊拉克,甚或世界其他地方都充滿仇恨,但我真的相信,有天終會和平,雖然這是非常非常艱難。最終有日,人與人互相了解,在伊拉克甚至全世界都得到和平,任何事情,先要相信,才會發生。 現在找不到的答案,將來或者可以找到。」

「即使你每天目睹殺戮?」回到現實,記者問他。

「我好想相信。」

「那男人在你面前殺了這許多人,為何他把你放走?」記者好奇。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但你想殺他嗎?」

「我想他會殺了我才是!」他苦笑,局外人的思考邏輯跟現實可以是謊謬地離題。在一個殺人已經是很平常的地方,Kad不明白為何那男人會放他走。

採訪:冼麗婷

攝錄:李育明
熱門新聞
  • 【姊妹花當眾換褲】O嘴!唔怕走光即場試新褲 職員:大家文化不同 113,186 views
  • 【獨家有片●扑中連詩雅前度】阿Sa瞓身暗撻百億麻雀館太子爺 進駐男友3億新屋過夜 61,468 views
  • 【同黃翠如爭仔】太陽娛樂打女楊柳青怒踢黃宗澤 40,527 views
  • 【向阿Sa挑機】連詩雅求翻撻闊少 搵前度細妹幫手 37,177 views
  • 【原諒鄭中基唔只77次】Sa基戀由隱婚到離婚 與陳偉霆姊弟戀分手最傷 36,176 views
  • 朱千雪未出場已多人like 蔡思貝搏盡扮醜依然惹負評:得個嘈字! 31,52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