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那些年的壹週刊】傳做黃浩《台壹》社長? 港台《壹仔》老臣子黎慕慈:唔係深交!
  •   9,688 views │ 2017年08月09日
    留言()

 

《壹週刊》易手,對很多曾在這家媒體機構工作,特別是一眾廿多年前開荒時期,已為「肥佬黎」黎智英打拼江山的前員工來說,感受最深。

資深傳媒人黎慕慈(Elfrida)絕對是其中一位,她在港、台兩地傳媒打滾四分一世紀,絕大部份時間都「賣」給了「壹傳媒」,由昔日自稱是香港《壹週刊》(簡稱《港壹》)「全公司『最菜』」,花近10年終於攀上《港壹》副總編輯之位,往後更獲「肥佬黎」委以重任,為公司到台灣擴展「開天闢地」。時至今天,她在傳媒的地位和個人知名度,已去到一個用iPhone輸入「黎慕」會自動顯示「慈」或「慈專欄」的程度。

自從離開台灣新媒體「娛樂重擊」的總編輯工作後,黎慕慈已處於半退休狀態,惟上月中,黃浩行將購入《港壹》和《台壹》的消息傳出,她又再次忙碌起來。7月28日,台灣《蘋果日報》(簡稱《台蘋》)的網站發布了一篇黃浩專訪,文中提到:「黃浩今天在《壹週刊》前執行副總編輯黎慕慈和《e+娛樂》行政總裁趙偉堅(前《忽然1周》CEO,人稱韋軒)陪同下受訪」,江湖傳聞隨即出現 ── 黃浩邀請黎慕慈出山,擔任《台壹》社長,對此,她這樣回應:「你話是否要入去?其實,第一,沒有傾,是我自己不去傾,原因是我現在觀望中,第二就是,老實講,我個人而言,對於再入去《台壹》重新搞Content興趣唔大!」

廿年牽繫「壹傳媒」 三任開荒牛

漂流,是黎慕慈前半生的關鍵詞,亦是真實寫照。

澳門是她的家鄉,15歲的時候來到香港升學,大學時代負笈澳洲,24歲時回港,35歲又獲「肥佬黎」委以重任,她需「二度遷移」,落地於台灣彼岸,所以香港這片土地在她眼中,只是工作賺錢和花錢消費,但不是尋找生活的地方。

偏偏她曾花了近20年時間在「壹傳媒」之中。說到當年因何加入《港壹》,黎慕慈坦言,當年只是想離開在英文報紙的工作崗位,「我只係想跳出去,跳去邊度都得,我對『壹仔』其實係冇嚮往!」

「那時讀Double Degree,主修哲學,一直都想做Lifestyle雜誌,所以有一年放暑假回香港,我是入過《號外》,當時我是一心一意在畢業後做《號外》或者其他月刊,即是Lifestyle的雜誌,只是後來因為人事關係,畢業後沒有加入《號外》。因為我在澳洲讀書,所以回港後,找了一份英文報紙的工作。」1989年,她加入《英文虎報》,那年夏天,特別難忘,「六四發生後,『全世界』(公司)都舉手話要去採訪,但因為我負責的,是副刊的教育版,輪唔到我上去。」

沒過了多少時間,黎慕慈就想轉工。「因為我們是副刊,並非正版的報紙新聞,加上我們是做教育,跑學校新聞,大家就會覺得發展好少,前路茫茫,當時有四個記者由外國返來,都是鬥快走的,好想跳出去,總之哪裡都可以。」雖曾「浸過鹹水」,但黎慕慈坦言自覺中文較英文優勝,「所以我希望可以跳去做中文媒體,當時《壹週刊》要開,大量請人,剛巧我識人,可以轉介過去,於是便入了『《壹》仔』。」

【我們的壹週刊】第一代實習:難忘阿嬸送餐
(http://bit.ly/2unU08r )

【我們的壹週刊】幫《壹》仔上市:好多親中人士打嚟
(http://bit.ly/2vCZGz7 )

時為1990年2月,當時的狀況,她如此形容:「那時候,我應該是整家公司『最菜』(菜鳥,即經驗少)的那個記者。」1999年,她過檔王維基創立的「CTI ichannel」,離開香港《壹週刊》時的職位,是B書的副總編輯,對比初初加入「肥佬黎」麾下之時,名副其實,十年人事幾番新。
「當時的《壹週刊》是有好多機會,讓我們試很多不同類型的『故仔』(採訪報道),亦會做很多不同類型的封面故事,所以我算是很短時間內,就從記者升為高級記者,再由高級記者變成編輯,應該是兩三年內已經升職兩次。」

《壹週刊》問世不久,市場反應熱烈,廣告客戶如雪片飛來,雜誌頁數一加再加,厚得騎馬釘也「釘長莫及」,於是後來索性一分為二,A書主攻時政新聞,B書處理娛樂八卦。

「當時『肥佬黎』覺得,寫娛樂,不應該再用以前的方式,即是明星說甚麼,記者跟住寫,他想找一個完全不熟悉娛樂的人去做B書,所以他找了呂家明,亦問我想不想過去做B書,我便過去從零開始建立『名人組』,當時我沒有看(管理)娛樂組,後來呂家明要移民,離開之後,變成整份B書由我睇晒。」這個事業上的轉折,其實亦間接決定黎慕慈往後的事業發展,跟港聞漸行漸遠,比如往後到台灣設立「壹電視」,甚至之後轉戰新媒體「娛樂重擊」當上總編輯,工作性質都是與娛樂產業有直接關係。

回首廿多年的職業生涯,絕大部份時間都與「壹傳媒」這家公司牽繫着,在內,經歷《壹週刊》在鰂魚涌華蘭路、長沙灣以及將軍澳工業邨三個階段,在外,她先後三次為「壹傳媒」當開荒牛,包括香港《壹週刊》、35歲的時候往台灣開拓《壹週刊》基本,以及後來台灣開設「壹電視」。如此說來,黎慕慈與「肥佬黎」共事多年,見證這家公司、這位老闆的轉變,她是怎樣看《壹週刊》的價值以及「肥佬黎」這個人呢?

她認為《壹週刊》改變整個香港的傳媒生態,扭轉了昔日周刊的處理方式,「以前娛樂有娛樂周刊,政治有政治的,財經有財經的,Lifestyle有Lifestyle的,《壹週刊》是將所有內容濃縮在一本裡面,我覺得,情況好比練武功一樣,將各門各派的武功,聚在自己身上,加上當年『肥佬黎』有他自己的政治立場,就算我未必是反共的,但依然會覺得,我做的事情很重要,或者很有正義感,我覺得『正義感』這回事,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因為我們要做很多踢爆的報道。」

興許如此,她亦坦言,家中因經營生意,不希望女兒成為《壹週刊》記者:「當時我的家人非常反對我做《壹週刊》,他們會說:唔該你唔好得罪啲富豪啦,但我就覺得,咁又點啫,他們是如此,我就要這樣寫出來,完全不理會家人的反對,再加上我覺得這件事是對的,所以我覺得,《壹週刊》的價值在於,讓很多年輕記者有一個渠道,讓自己為了社會上的公平公正公義去做一些報道,我覺得其他媒體反而無法提供這些機會,因為他們可能有自己的立場,亦未必讓記者有那麼多嘗試。」

黎慕慈眼中的「肥佬黎」:可愛變獨裁

至於怎樣看「肥佬黎」這位前任老闆,黎慕慈思考了一會後如此回答:「我跟從他那麼長時間,其實見到他很多不同的面向。最初的『肥佬黎』是很可愛,因為他很是怕羞的,加上因為他不懂媒體,他亦後生,應該未到40歲,所以那段時間,你可以駁嘴,你可以跟他爭論,他是會聆聽的。」

直至後來香港《壹週刊》成功,1995年又創立了《蘋果日報》後,她漸漸看到「肥佬黎」變了,「去到《港壹》後期,開了《蘋果》,那時候他變得有種梟雄性格,獨裁了很多,變了『一言堂』,跟他很有距離,即是他說甚麼你都要做,沒得駁嘴。」

去到2009年創立「壹電視」,情況變本加厲,「我覺得『肥佬黎』太不熟悉電視這個範疇,太過焦慮,他當時變得很難以親近,那怕是跟他認識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任何一句說話他是聽入耳的。」黎慕慈又指,這段時間「肥佬黎」真心相信的人不到五個,「他覺得自己是神,用拯救的心態去做傳媒,我覺得這是導致他後來失敗的原因。」

【我們的壹週刊】不為廣告妥協(鄺穎萱)
(http://bit.ly/2hHMOSz )

【我們的壹週刊】粟米汁阿姐一喊成名:我明白肥佬黎
(http://bit.ly/2vDvHqG )

跟《蘋果》行 《壹》仔失去獨特性

《壹週刊》賣盤,加上面對網絡世代的衝擊來勢洶洶,很多人都認為,今天紙媒已沒法做下去,黎慕慈不以為然:「我覺得可惜的是,其實『壹仔』應該是贏的,我不相信一本全港最受歡迎的雜誌是會賺不到錢,完全不相信,所以我絕不認為紙媒沒得做下去,亦覺得《壹週刊》有得救,只是它在數位轉型上(數碼化)錯過了很多機會。我從來不同意『肥佬黎』的做法,即是操作上,將《蘋果》那一套照抄(Copy)過來,你就會失去了《壹》的獨特性,或者是可以發展成為一個垂直媒體的可能性。」

所謂「垂直媒體」(Vertical media),即是製作內容上追求深度和專注,尋找明確的目標受眾(Target audience),黎慕慈認為,現時《壹週刊》的走向是「橫向」(Horizontal),即是甚麼都有,任何範疇都包括在內,跟《蘋果》沒兩樣,「你跟住《蘋果》行,你一定輸!尤其是我做過一年『娛樂重擊』的新媒體後,更加覺得『壹仔』有很多事情可以嘗試,但他們就是沒有做,然後已經走到這一步。」

陪黃浩訪《台壹》 黎慕慈:非深交

賣盤一事勢在必行,近日已有江湖傳聞指,黎慕慈已獲黃浩邀請出山再「入局」,在交易完成之後,擔任《台壹》社長,外界信以為真的其中一個「證據」,就是7月28日,《台蘋》網站刊登黃浩專訪,文中提及陪同這位「壹傳媒」新老闆訪問的,既有《e+娛樂》行政總裁趙偉堅,以及曾任《台壹》執行副總編輯的黎慕慈。
「他們是在宣布賣盤之前,即是七月初的時候,已經找我幫手。」

她直言,今次只是在《台壹》賣盤交易完成之前的兩個月內,以顧問形式協助黃浩。「其實我跟黃浩認識十幾年了,但並非深交,基本上,只是他每次來台灣,都會問我有甚麼好吃的,有哪些新餐廳推介,然後我就會介紹給他,亦不是經常相約吃飯的人,或者應該說,所有香港人要來台灣發展,我能幫的都會幫,並非因為純粹他是黃浩,或者不是。」黎慕慈說,這趟黃浩只留在台灣兩三天時間,行程很趕急,她負責做中間人,安排他到訪《台壹》總部、接受當地媒體訪問,亦有將他介紹給台灣電視台負責人以及電視節目主持人認識。

猶記得,當《港壹》員工和部份香港人知道《壹週刊》將會落在黃浩手中,大感錯愕,更有人重提他早年向《Face》記者吐口水事件,是故他得到黎慕慈出手相助,即時掀起傳媒中人議論紛紛,她承認,當收到黃浩的長途電話,說可否幫忙的時候,她都考慮了很長時間,最後決定去馬,很大程度是因為對《台壹》的那種感情。「我覺得,我是幫《台壹》,多過幫緊黃浩囉!」

「我當然知道他是一個爭議性人物啦,但在台灣這邊,台灣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儼如一張『白紙』,加上台灣已經經歷過很多次政黨輪替,所以他們不會將一個香港來的人,界定他為哪個派別,黃浩完全是一個生意人的方式去經營『壹仔』,所以大家,包括《台壹》的同事,是不會對他的政治取向有任何看法,反觀當年黎智英入台灣,是打着民主派,拿着政治旗幟過來的。」

經過這次行程後,黎慕慈怎樣看黃浩這個人呢?「其實我跟他的接觸,並非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多,但我覺得他是有心經營《壹週刊》的,上星期他來台灣,我們入去《台壹》的總部跟高層和Sales team的時候,都只是談到如何轉虧為盈,我覺得,這方面他是Open的,即是願意嘗試不同的賺錢方式,完全沒有插手內容上的事。」

乍聽之下,是否意味黎慕慈真的如外界般說,有機會首肯再之「入局」,重返「娘家」《台壹》大展拳腳?她認為現時沒有終極答案,因為一切尚在觀望階段。「黃浩有叫我入去幫手,但我必須講,我跟他不是深交,認識這個人,與和他合作打工是兩回事。所以我覺得這兩個月,亦即是剛好賣盤交易完成之前,大家都停留在Brainstorm階段,我覺得正好是一個測試,我跟這個未來『新老闆』能否合作得來。」說到底,沒有「落閘」,即是有機會?她說自己對於重回「體制」(一般編採)的興趣不大,如果是做Content marketing(內容行銷)則機會較高,她借「壹仔」的經驗來說明:

「我覺得『壹仔』不應該只得一個Brand name(品牌),是應該生產很多brand names,那些不同的Brand names存在目的各異,為將來的生意好,抑或深化某個範圍,將之變成有領導地位也好,我覺得,我會想做這件事,即是幫它拆骨重整,我是有興趣做的,即是尋找適合的人,放在適合的位置,循這個方向改革,而不是落手落腳,管這一期封面,或幾多PV(瀏覽量),這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坦白講,做新媒體,已經不是以這套方式運作,否則一定會死囉!」

撰文:游大東
黎慕慈在壹仔Book A早期,負責過不少經典報導。
黎慕慈調入Book B後,深入Ball場開創壹仔式名人新聞。
黎慕慈開闢的《女當家》欄目,訪問過不少重量級上流女性。
熱門新聞
  • 【大台性女】 馮盈盈當街吸啜咀男友面珠登 43,179 views
  • 【中環人語•天空龍吟】大媽伸手入褲袋 日本師傅滴淚 42,331 views
  • 懷孕甘比面容飽滿 拖實精神大劉出席酒會 38,090 views
  • 【中環人語●無陰功】每張單平均得40幾蚊 759林偉駿:搞優惠賺多幾蚊 37,736 views
  • 【胸前晃不停】何超蓮素顏跑街 37,291 views
  • 八兩金當街訓話扯晒火 八兩仔無癮笠晒水 33,02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