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佔旺藐視法庭】唔怕亡黨預咗坐監 關兆宏:運動唔可以消失
  •   10,121 views │ 2017年11月05日
    留言()

 

在家中受訪,關兆宏煙不離手。惟有捲煙和飲水,才停下來。他說因為要思考,所以訪問期間才不停抽煙。

除了指縫夾着捲煙,每逢思索問題,他不是抬頭呆看天花,就是像李白吟詩般摸着羊咩鬚。他的聲線柔弱如憂鬱的文藝青年,只聽其聲,不會想像到此人經常站在示威衝擊最前線,大聲疾呼。

他還說判刑前一晚,大概會留在家,為室友煮飯。

二十人之一
佔旺清場至今三十五個月,其中被捕的二十人,今年七月才出庭就刑事藐視法庭罪名受審。

關兆宏是那二十人之一,不如黃之鋒、岑敖暉和黃浩銘等人,他一般只會在報導文末,被輕淡帶過是被告之一、二十六歲。其實社民連的抗爭,他幾乎每次都出席,但負責攝影的他,永遠是鏡頭外的人,故不為人熟悉。

「我哋一定預咗俾人拉,預咗要坐監。」話雖如此,他於佔旺案中沒有認罪。二十名答辯人中,十一人開審前已認罪,關兆宏和其餘八人抗辯後,十月中被裁定罪成。

佔旺清場當日,社民連沒有衝擊行動。關兆宏是留守到最後的社民連成員之一,甚至沒有如黃浩銘般嗌咪,最終被檢控。他說:「我唔接受用咁樣嘅方式(控罪)去處理我哋。因為佔領同以前嘅遊行集會一樣,你大可以用《公安法》去處理,唔用《公安法》就係因為大部分案例個刑罰較輕。」

根據《公安條例》,任何人如非法集結罪成,最高可處監禁三年,但過往案例一般判處罰款或社會服務令。例如新界東北示威案,十三名示威者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立,原被判八十至一百五十小時社會服務令,惟律政司上訴後,十三人被重判八至十三個月。

從前因社運被檢控者,多是政治領袖;佔旺案和東北案的被告,則多為政治素人。

拒絕光環
「面對依家高強度嘅政治打壓,我哋都會憂慮,未必能夠好似過去咁,再做好多公民抗命,因為真係唔夠人去做。」關兆宏直言,社民連將來公民抗命的行動,可能要減低次數,「或者我哋可能分,A team先去做,去面對司法問題,甚至坐監。等A team出番嚟,B team先做。」關兆宏是社民連副秘書長,事實上,社民連近半核心成員,正被律政司檢控。

戰友身陷囹圄,關兆宏亦已做好準備,「要嚟就嚟㗎啦。盡快去接觸同感受都好嘅,(將來)一定喺監獄度行出行入㗎啦,只不過第一次,可能會有啲緊張咁囉。」
當社會將因政治打壓而在囚者被「捧上天」,他不願意接受「光環」,還批評:「賦予人哋光環,其實係逃避責任。如果係想個運動好嘅話,講緊應該更多人去坐,甚至逼爆個監獄,而唔係俾個光環嗰啲入去坐嘅人。」

女天台戶哭跪面前
二○一一年剛入社工系,關兆宏人生第一次參與衝擊。他和同學在科學館外反對替補機制,其後與眾多示威者衝入科學館,「(之後)警察不斷上門捉人,嗰陣時自己好驚,諗住要keep吓啲議員電話,有咩事打俾議員,講到尾就係好淆底。」想起當年缺乏運動經驗的自己,他不禁竊笑起來。

其後碼頭工潮、反高鐵、反東北發展 示威、遊行、抗議、衝擊,從此社會運動成為了他的信仰。如果沒有參與社運,「我估呢個唔係我嚟,呢個我都唔知係一個點樣嘅我。」他點着頭,若有所思地說。

「社工系啟發我最大,一定係(影響)我去參與社會運動。」他說。

當時一班社工系學生去「洗樓」,向工廠區的天台屋住戶解釋關愛基金,提醒他們被逼遷時可聯絡附近的中心。其中一個女住戶,至今仍在他腦海中,「佢目光好呆滯,講咗幾句之後,佢就喊。嗰種喊,係冇飲泣聲。」

她說自己和子女被逼遷,但聯絡社工後仍沒有人幫到她。她突然跪下,哭問眼前的準社工,該如何是好。當年這位準社工很難過,甚至質疑自己成為社工,是否真的幫 到人。

二○一四年港專社工系副學士畢業(延畢一年),關兆宏卻沒有當上社工,「我讀完之後,好想有案底先至去攞牌。」想挑戰社工註冊局申請社工牌的條例,畢業三年終於罪成,他將會申請社工牌照。

相關連結:

【佔旺藐視法庭】情迷國際歌 社記關兆宏的理想世界

http://bit.ly/2zb5P7p
熱門新聞
  • 【大開殺戒】涉追數官司 張繼聰遭TVB全面封殺 147,325 views
  • 【前世情人嗲到暈】 沈嘉偉同倒模邱淑貞淺水灣拍拖 57,726 views
  • 【試晒造型影埋年曆】陳國邦損失慘重 請假推jobs後被方丈翹起 44,479 views
  • 【自由身上ViuTV變死罪】大台說拍《包青天》 陳國邦臨門被飛 43,267 views
  • 【獨家】何志平美國被捕當日 胡慧中金鐘神情凝重收短信 42,980 views
  • 愛足五十年 74歲白茵潮爆繑實老公行街 40,36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