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題
坦白講
壹鏡頭 壹車在手 壹健康 Nibiru 快樂入廚 StartUp 中環人語 壹醫醒你 八卦陣 坦白講

【全職爸爸】陪伴仔女成長 不怕外人目光 慈父:唔請工人先係了不起!

2017.09.12 | 28058 views

回想起童年,絕大部分人腦海總有踩單車的畫面,又會想起一些父母在背後推車,跌跌碰碰的回憶。

黃曉生Nelson,39歲,是一位全職爸爸,育有一仔一女,起居飲食、返學接送全由他打...

回想起童年,絕大部分人腦海總有踩單車的畫面,又會想起一些父母在背後推車,跌跌碰碰的回憶。

黃曉生Nelson,39歲,是一位全職爸爸,育有一仔一女,起居飲食、返學接送全由他打理。

他深信單車能帶給小朋友自由與歡樂,不單決心教懂仔女踩單車,更不收分文開班教其他小朋友踩單車,現在已教懂超過三百個小朋友;他希望小朋友多玩樂,拾回他們珍貴又值得回憶的童年;他亦體諒作為爸爸既要賺錢又要顧家的辛酸,故想助他們一臂之力,成為大家的爸爸。

【全職爸爸】陪伴仔女成長 不怕外人目光 慈父:唔請工人先係了不起!
http://bit.ly/2gZRSlf

「生活流流長好悶,我鍾意做一些事令自己和大家開心,教人踩單車就係其中之一。我好好動,玩好多運動,不過唔會盲舂舂咁死練爛練,鍾意研究當中的竅妙,令件事事半功倍,亦會好快上手。」

「單車,結構好簡單,兩個轆、一個軚,有合適的地方就可以踩。踩單車,感覺自由自在和歡樂,踩得叻仲可以環遊世界,或者小學畢業,和同學踩單車都會好開心,將來係佢哋回憶嘅一部分。我同好多爸爸一樣,開始時只係教自己對仔女。」

「每日我都會帶對仔女落屋苑球場玩。幾年前,有個小朋友街坊見到部單車,好主動話想學。我嘗試教吓佢。踩單車唔難,唔可以太心急,一開始要先學識平衡,再俾少少速度,架車自自然然就會去。第一次教人,佢好快就上手,仲係球場踩到幾個圈。佢媽媽後來仲傳訊息俾我,多謝我,仲話好感動。」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黑板中間以一個正方形框著一個「奠」字,旁邊以大小不一的字體寫上了「金毛長存」四字,四字下卻不搭調地寫上了「4E歡送會」。黑板前,兩個穿校服的中學生故事踮起腳尖,笑著與中間穿黑恤衫的老師搭著肩。學生這幅Instagram圖片的圖片說明是「認住中間嗰個,係我嘅大佬」。這個「大佬」是金浩暉。

電影街頭日記中,老師用熱誠將一個個被社會放棄的學生帶回學校,改變他們的生命。在香港,這個老師亦希望在角落裡找出一個個被忽略的學生,塑造他們的生命。30歲的金浩暉教了一間Band 3 中學八年,今學年剛轉教群育學校。他以往與學生可說是超級熟稔,課室裡是金sir,課室外是「金仔」、「大隻金」、「金佬」。在走廊碰見學生會互相以「Yo B」來打招呼,是他與學生獨特的打招呼方法。幾乎每天都是與學生午飯已不在話下,學生甚至會找他一起去畢業旅行。於學生而言,他是朋友多於一個老師。學生飲醉酒會打給他叫他接送;他知道有學生去了佔領,也去陪著學生。

他有種磁力,總是吸到他人眼中是「曳」的學生來他身邊。在他眼中,所謂「曳」的學生其實是最聰明的,

「如果擺佢喺啱嘅位置,佢可以係個好叻嘅人,而我就係想做呢個橋樑,帶佢哋去啱嘅位置。」

現時的教育制度成績往往是最被看重,學校也被迫要「跑數」,省靚招牌,追趕文憑試的摘星數字。沒有星星照耀的學生誰會看見?金浩暉偏要到角落裡,找出每一個學生,
「我嘅價值係一個都唔可以放棄」。

有同學DSE放榜後,拿著成績單問他,為甚麼自己會及格。那個同學有次校內考試交白卷,要批改全級所有卷的金浩暉就在他的試卷上,寫了底面兩版滿的字,跟他說不介意他不及格,只是希望他可盡力。自此那同學每次考試都盡力去寫。由每次校內試都是不及格,到最終在公開試中考到了及格的成績。

【熱血教師】曾被主流學校老師鬧變態 畢業後入群育學校立心教好「野孩子」
http://bit.ly/2eKoP4i

在他眼中,誠信最重要。他不愛記缺點,八年來只記了五個缺點,大多是學生作弊或說謊。捉到學生說謊,任教通識的他會警戒學生,「CY衰咩?就係衰冇口齒」。他對學生的要求,是要有品。他懲罰學生的手段也與別不同。試過有同學射橡筋,他在黑板上劃了個十字,要學生射中十字一百次才可放學,自此學生就怕怕,不再射橡筋。他也會罵學生。罵5分鐘,可能會用上50分鐘來與學生詳談,要他明白自己的錯。

有同學被他鼓勵去追夢,做設計師、做警察;有同學由成績差、整天欺負同學,到獲得青苗學界進步獎。花比其他人多的力氣,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因他而改變的生命。「我會做佢哋大佬,或者好似佢哋契呀爸咁,佢哋可能唔識同屋企人溝通,咁老師就係第二個呀爸黎架啦嘛。佢哋有啲咩都肯同你講,你先可以塑造到佢生命。」

屬於群育學校的香港扶幼會則仁中心學校,是金浩暉生命中一個重要的地方。二十年前,他在這裡讀書。今天再踏進母校,身分卻變了老師。

小時候的他頗為頑皮。在氣氛自由的國際幼兒園長大,入讀主流學校後適應不到要坐定定上課,又經常駁老師嘴,成了老師的眼中釘,經常要見家長。他試過改過,嘗試乖乖坐定定上課,誰知下課前老師跟他說:「金浩暉你做乜扮乖呀?」一盆冷水淋過後,他每次上這個老師的課都搞事。他亦試過偷同學的東西,自此每次同學有物品失竊,老師查也不查,不由分說就將矛頭指向他。校長還跟他媽媽說,單親家庭的小孩是心理變態的,氣得媽媽幫他轉校。小時候遇到這樣的老師,令他立志要做一個會重視每一個學生的老師。

當時做老師的姨姨很反對他轉讀則仁中心學校,因為覺得這間是「爛仔學校」。金浩暉在則仁讀小五小六,初時看到有些同學外表兇惡,也會害怕。但相處過後,他形容這些同學剛烈的外表下,是脆弱的內心:「佢哋唔識表達自己同控制情緒,嬲就嬲,唔識點令自己唔好爆炸 當然入得嚟嘅都係曳嘅,可能有啲真係行差踏錯過。但佢哋喺呢度經歷完之後,出返去如果有好嘅支援,都可以好好生活。」則仁對他來說是個充滿愛的地方。讀則仁的日子要寄宿,只有週末才可回家。有次媽媽沒有空接他,同學又回了家,只剩下他。學校的社導師就帶他去了看電影。一套電影,一筒爆谷,已令他感到被愛的窩心。對他而言,群育學校的老師有份塑造了他的生命,亦令他以此為教育目標。

【熱血教師】Band3學生的「大佬」 金仔的街頭日記
http://bit.ly/2w6hmiI

撰文:鄭靖而
攝影:林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