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題
坦白講
壹鏡頭 壹車在手 壹健康 Nibiru 快樂入廚 StartUp 中環人語 坦白講 壹醫醒你 點至有營

【全職爸爸】陪伴仔女成長 不怕外人目光 慈父:唔請工人先係了不起!

2017.09.12 | 29477 views

回想起童年,絕大部分人腦海總有踩單車的畫面,又會想起一些父母在背後推車,跌跌碰碰的回憶。

黃曉生Nelson,39歲,是一位全職爸爸,育有一仔一女,起居飲食、返學接送全由他打...

回想起童年,絕大部分人腦海總有踩單車的畫面,又會想起一些父母在背後推車,跌跌碰碰的回憶。

黃曉生Nelson,39歲,是一位全職爸爸,育有一仔一女,起居飲食、返學接送全由他打理。

他深信單車能帶給小朋友自由與歡樂,不單決心教懂仔女踩單車,更不收分文開班教其他小朋友踩單車,現在已教懂超過三百個小朋友;他希望小朋友多玩樂,拾回他們珍貴又值得回憶的童年;他亦體諒作為爸爸既要賺錢又要顧家的辛酸,故想助他們一臂之力,成為大家的爸爸。

【全職爸爸】陪伴仔女成長 不怕外人目光 慈父:唔請工人先係了不起!
http://bit.ly/2gZRSlf

「生活流流長好悶,我鍾意做一些事令自己和大家開心,教人踩單車就係其中之一。我好好動,玩好多運動,不過唔會盲舂舂咁死練爛練,鍾意研究當中的竅妙,令件事事半功倍,亦會好快上手。」

「單車,結構好簡單,兩個轆、一個軚,有合適的地方就可以踩。踩單車,感覺自由自在和歡樂,踩得叻仲可以環遊世界,或者小學畢業,和同學踩單車都會好開心,將來係佢哋回憶嘅一部分。我同好多爸爸一樣,開始時只係教自己對仔女。」

「每日我都會帶對仔女落屋苑球場玩。幾年前,有個小朋友街坊見到部單車,好主動話想學。我嘗試教吓佢。踩單車唔難,唔可以太心急,一開始要先學識平衡,再俾少少速度,架車自自然然就會去。第一次教人,佢好快就上手,仲係球場踩到幾個圈。佢媽媽後來仲傳訊息俾我,多謝我,仲話好感動。」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黑板中間以一個正方形框著一個「奠」字,旁邊以大小不一的字體寫上了「金毛長存」四字,四字下卻不搭調地寫上了「4E歡送會」。黑板前,兩個穿校服的中學生故事踮起腳尖,笑著與中間穿黑恤衫的老師搭著肩。學生這幅Instagram圖片的圖片說明是「認住中間嗰個,係我嘅大佬」。這個「大佬」是金浩暉。

電影街頭日記中,老師用熱誠將一個個被社會放棄的學生帶回學校,改變他們的生命。在香港,這個老師亦希望在角落裡找出一個個被忽略的學生,塑造他們的生命。30歲的金浩暉教了一間Band 3 中學八年,今學年剛轉教群育學校。他以往與學生可說是超級熟稔,課室裡是金sir,課室外是「金仔」、「大隻金」、「金佬」。在走廊碰見學生會互相以「Yo B」來打招呼,是他與學生獨特的打招呼方法。幾乎每天都是與學生午飯已不在話下,學生甚至會找他一起去畢業旅行。於學生而言,他是朋友多於一個老師。學生飲醉酒會打給他叫他接送;他知道有學生去了佔領,也去陪著學生。

他有種磁力,總是吸到他人眼中是「曳」的學生來他身邊。在他眼中,所謂「曳」的學生其實是最聰明的,

「如果擺佢喺啱嘅位置,佢可以係個好叻嘅人,而我就係想做呢個橋樑,帶佢哋去啱嘅位置。」

現時的教育制度成績往往是最被看重,學校也被迫要「跑數」,省靚招牌,追趕文憑試的摘星數字。沒有星星照耀的學生誰會看見?金浩暉偏要到角落裡,找出每一個學生,
「我嘅價值係一個都唔可以放棄」。

有同學DSE放榜後,拿著成績單問他,為甚麼自己會及格。那個同學有次校內考試交白卷,要批改全級所有卷的金浩暉就在他的試卷上,寫了底面兩版滿的字,跟他說不介意他不及格,只是希望他可盡力。自此那同學每次考試都盡力去寫。由每次校內試都是不及格,到最終在公開試中考到了及格的成績。

【熱血教師】曾被主流學校老師鬧變態 畢業後入群育學校立心教好「野孩子」
http://bit.ly/2eKoP4i

在他眼中,誠信最重要。他不愛記缺點,八年來只記了五個缺點,大多是學生作弊或說謊。捉到學生說謊,任教通識的他會警戒學生,「CY衰咩?就係衰冇口齒」。他對學生的要求,是要有品。他懲罰學生的手段也與別不同。試過有同學射橡筋,他在黑板上劃了個十字,要學生射中十字一百次才可放學,自此學生就怕怕,不再射橡筋。他也會罵學生。罵5分鐘,可能會用上50分鐘來與學生詳談,要他明白自己的錯。

有同學被他鼓勵去追夢,做設計師、做警察;有同學由成績差、整天欺負同學,到獲得青苗學界進步獎。花比其他人多的力氣,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因他而改變的生命。「我會做佢哋大佬,或者好似佢哋契呀爸咁,佢哋可能唔識同屋企人溝通,咁老師就係第二個呀爸黎架啦嘛。佢哋有啲咩都肯同你講,你先可以塑造到佢生命。」

屬於群育學校的香港扶幼會則仁中心學校,是金浩暉生命中一個重要的地方。二十年前,他在這裡讀書。今天再踏進母校,身分卻變了老師。

小時候的他頗為頑皮。在氣氛自由的國際幼兒園長大,入讀主流學校後適應不到要坐定定上課,又經常駁老師嘴,成了老師的眼中釘,經常要見家長。他試過改過,嘗試乖乖坐定定上課,誰知下課前老師跟他說:「金浩暉你做乜扮乖呀?」一盆冷水淋過後,他每次上這個老師的課都搞事。他亦試過偷同學的東西,自此每次同學有物品失竊,老師查也不查,不由分說就將矛頭指向他。校長還跟他媽媽說,單親家庭的小孩是心理變態的,氣得媽媽幫他轉校。小時候遇到這樣的老師,令他立志要做一個會重視每一個學生的老師。

當時做老師的姨姨很反對他轉讀則仁中心學校,因為覺得這間是「爛仔學校」。金浩暉在則仁讀小五小六,初時看到有些同學外表兇惡,也會害怕。但相處過後,他形容這些同學剛烈的外表下,是脆弱的內心:「佢哋唔識表達自己同控制情緒,嬲就嬲,唔識點令自己唔好爆炸 當然入得嚟嘅都係曳嘅,可能有啲真係行差踏錯過。但佢哋喺呢度經歷完之後,出返去如果有好嘅支援,都可以好好生活。」則仁對他來說是個充滿愛的地方。讀則仁的日子要寄宿,只有週末才可回家。有次媽媽沒有空接他,同學又回了家,只剩下他。學校的社導師就帶他去了看電影。一套電影,一筒爆谷,已令他感到被愛的窩心。對他而言,群育學校的老師有份塑造了他的生命,亦令他以此為教育目標。

【熱血教師】Band3學生的「大佬」 金仔的街頭日記
http://bit.ly/2w6hmiI

撰文:鄭靖而
攝影:林金展

「當初冇話想幫人,畫塵只係想幫自己,同自己聊天。」80後的創作人陳塵(Rap),經歷過打工、創業失敗,現實生活不如意,令他開始畫塵(Dustykid)治癒自己。然而,他發現,簡單的插畫與字句,成為了大家的心靈雞湯,令不少人有共鳴。

「塵」是漂浮在空間中,無處不在,隨風飄揚與人類一同生活著。塵,起初只是陪著20歲的Rap,去面對當時的生活,「後生仔,遇上失戀、畢業後朋友消失、父母又唔係好明白你,當時會覺得好傷心,因為身邊的人唔會長期陪住你,又或者唔可以同自己溝通。」於是他畫了塵,去陪伴與聆聽自己。

【追夢血淚史】公司經營不善終結業 插畫師:日打三份工 但月入得三千蚊 ( http://bit.ly/2w0Hj70 )

生意失敗令他負債累累,令他一冇所有,他再次記起「塵」。他將「塵」放在Facebook,初期的塵並沒有「說話」。直到某一天,他靈機一動,加了一句短句,竟得到數百人讚好,

「在任何困局,你都可以當成是一個遊樂場。畫面係塵在掃把、垃圾鏟度。」

他發現短句,不單止是自己的心聲,更令不少讀者有共鳴。後來,他發展到用Postcard與網友互動,希望將溫暖帶給收信人。忙碌的城市人,未必每日有空間、時間與朋友分享。塵的簡單故事,為大家帶來了治癒的空間,「你唔開心我去安慰你,水過鴨背的,後日你再次唔開心。但是postcard你,張卡是治癒到你,你張卡放在台,日日都記住。就如我寫書都係,係寫給自己睇,有時我都會忘記。」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人生中,你好努力去做一件事,但是嗰件事事與願違到一個點,不被他人欣賞外,結果仲極度差,你會唔會唔開心?」80後的創作人陳塵(Rap),以一粒微塵做主角,道出塵世間的喜怒哀樂,希望透過插畫與字句,治癒經歷失敗的人。

微塵(Dustykid)的出世,原本是Rap用來安慰自己,與不如意的自己傾傾偈。數年前,Rap是一位設計師,但事業發展並不平坦,「當時會考完,我是入不到大學,只入到IVE,讀時裝營銷文憑。」未夠18歲的他,打過很多工,「外賣仔、產品設計員、Freelance,咩都試過。」

【追夢血淚史】畫「塵」傳遞正能量 插畫師:希望將溫暖帶俾人
( http://bit.ly/2wT0InI )

他設計的作品,試過被外國人以低價買走,但最後卻大賣,「18歲,我做了一個可從屁股抽垃圾袋的狗仔,只是賣了500元,而他在美國申請了專利,依家上網都仲搵到。當然,唔係我做過最低價的工作,我第一份幫人設計的海報,只係收120元。」他直言初出茅蘆時,做過很多奇怪的工作,「做得最多,就是藥的設計包裝,馬百良、保嬰丹、海狗丸,到23歲就好迷惘,究竟我想點?」

「我創了業,一個失敗的業。」25歲時,他決定與朋友創業,創作自己的產品在網上買賣,「M-Jungle半個小時賣了150個,你覺得條數好正、好勁。」以為事業將登高峰,他們發展實體市場,發現是錯判,「我將幾百個放在幾間百貨公司賣,一個月都賣不夠一百個。」

貨物從此在貨倉封存,「一千件貨,你只是賣了100個,就放晒係公司。錢,就放晒係貨同租金到。」為了養公司追夢想,他更打兩份工,一邊教書,一邊接每小時120元的設計工作,但月入只得三千,得不到身邊人的支持。

「負面到極,失落的情緒係籠罩自己。唔通父母、女朋友懷疑的,我自己會無懷疑過?」公司經營不善,最終結業收場,失落到最低點的他,開了Facebook 專頁轉畫塵,「想畫一些塵,令自己開心一點。」然而,安慰自己外,更儲得一班支持者,短短幾年間,已吸引了九萬多人讚好。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劉劍榮,六十多歲,燒味店永合隆太子。鋪頭堅持沿用炭火燒豬,香港已經所餘無幾,鋪頭門外每日定時大排長龍,等待新鮮出爐的燒豬。

三十多年前,劉劍榮還是一個髮型師,不忍心老父年屆退休之年仍要辛苦在火爐邊工作,決定子承父業,放低鉸剪,轉行揸叉。幾十年出品,堅持最古老一套,為的就是保持品質。

【最靚嘅豬腩肉】二百度火爐乾蒸環境差 榮哥慨嘆:冇後生仔入行 式微都無計 ( http://bit.ly/2uCnYEU )

「睇我身形大大隻隻,體重成二百磅,日日企喺火爐邊燒隻豬,真係企喺度唔郁都流汗。我三十歲前都幾有型,做髮型師,幫人剪頭髮。不過,見收入唔算好,又冇咩特別,老豆都叫咗好耐,於是返嚟鋪頭幫阿爸手。廚房環境真係麻麻,又熱又焗。但見到老豆都五六十歲,仲要咁辛苦,真係唔忍心。」

「三十歲人,先由頭跟老豆學起。鋪頭咁多年嚟,堅持要用靚料。燒豬用嘅豬係新界豬,每日喺屠房劏完就運送過嚟,每朝收到嘅豬,要自己清洗血水同劏開,再攤開用鹽同其他秘製調味料醃三粒鐘。到差唔多時候就將隻豬上叉,再放入炭爐烘乾。個爐都係度身訂造,每次燒到一、兩隻。最後,就要埋火爐燒。個爐有十幾斤炭,成二百幾度,一隻中豬成五十斤,就咁叉住喺火上面燒大半個鐘,就好似燒嘢食咁,不過係大件啲重啲咁解,全程無冷氣亦唔行得開。」

「旺角砵蘭街呢間鋪,地方細,只係放到十張枱,但係佢養活咗我哋一家,亦係老豆畢生的心血。間鋪係阿爸同幾個朋友夾份,開咗大半個世紀,當年佢哋喺廣州請咗個知名嘅燒味師傅落嚟香港,全班老闆就跟埋一齊學燒燒味。開鋪嗰陣我得幾歲,老豆對呢行好有興趣,但我見到都覺得佢好辛苦。上一代人,咩都自己一腳踢,我記得嗰陣,我起身老豆已經返咗工,到夜晚去瞓,佢都未放工,長時間不特止,企喺火爐邊先係最辛苦。」

撰文:黎雅婷
攝影:曾春南

 

劉劍榮,六十多歲,燒味店永合隆太子。鋪頭堅持沿用炭火燒豬,香港已經所餘無幾。

三十多年前,劉劍榮還是一個髮型師,不忍心老父年屆退休之年仍要辛苦在火爐邊工作,決定子承父業,放低鉸剪,轉行揸叉。幾十年出品,堅持最古老一套,為的就是保持品質。

工作或許沉悶,對住火爐打喊露,要搣吓大髀,但到金豬出爐,油香四溢,自會明白「慢工出細貨」的道理。

【最靚嘅豬腩肉】子承父業三十年 堅持炭火燒 榮哥:肉質差好遠 燒完仲出緊油 ( http://bit.ly/2vKjFfw )

「老豆冇咩教我點燒嘅,都係跟住佢慢慢學,試過有次唔夠力甩手,成隻豬跌咗落爐,整隻玩完。隻豬好重,要用陰力不停轉,燒到咁上下,要刮走第一層硬皮,久唔久又搽吓油,就會整到又香又脆嘅芝麻皮。用炭火燒係最好,燒完仲有汁滴緊。冇咩技巧,最緊要唔好燒燶。受到街坊歡迎,連發哥都幫襯,仲拎過米芝蓮車呔人推介,都令我好開心。」

「鍾唔鍾意呢行都好,做咗就無得轉,一做又三十年。後生都唔肯學喇,佢肯入行我肯教,不過好多後生見到咁嘅環境,寧願做壽司都唔入行,我個仔見到都講笑叫我做埋佢。香港有炭爐燒烤牌嘅,得番唔夠十間,仲點會入嚟學?間間唔同做法,唔通焗住同你打一世工?一日產量唔多,得四五隻,比出面新式焗爐的少。不過,世上無快靚正,要有最靚嘅腩肉,就要花時間兼有宗旨。」

撰文:黎雅婷
攝影:曾春南

黝黑皮膚,六嚿腹肌,是不少男士的夢想。廿三歲的彭柏軒( Johnson)也留過不少汗水,不過不是在健身室, 而是在地盤內。

讀大埔的英文中學,成績差,讀到十八歲,仍是中三學生。讀書不成,入行做紮鐵,第一日已經想放棄,到依家兩年,都叫吃得苦。二千蚊一日,一個月返十幾日工,月入最少兩萬蚊,不過自覺受到90後港女歧視,至今未搵到女友。

第一日落地盤做嘢,攰到連午飯都食唔落。嗰時好想唔做, 但係諗起自己用咗四個月讀紮鐵課程,冇理由做一日就放棄唔做, 嗰陣我嗰班有兩個同學一齊入行,佢哋做咗一日就頂唔順走咗。 好彩我自細鍾意做運動,慢慢適應咗就唔覺好攰, 有時放工仲約吓朋友食飯,放假又去行吓山咁。」


相關新聞:
【朋友睇死我撈唔掂】做足兩年90後紮鐵男:捱得過夏天就成功
http://bit.ly/2uHOvlI

【地盤工今年又加人工】石屎工起碼日薪$2600 聽到都開心
http://bit.ly/2w1NF3M


「咁我自己讀書又唔叻,想學番一門手藝,趁後生搵多啲錢,做自己想做嘅事,搵錢結婚、買樓,所以一直堅持落去。」

「上一代好多地盤佬都係大陸偷渡落嚟,冇乜讀過書,俾人感覺就係文化水平低。我哋呢一代讀過吓書,仲有人係大學生,唔再係粗口爛舌冇文化。職業無分貴賤,香港嘅建築物都係靠建築工人起出嚟,唔應該再睇唔起地盤佬。有學歷就人工高啲?我覺得呢個未必係啱嘅概念,仲有人際關係或者自己努力。唔好再覺得做地盤無前途,我話你知其實做耐咗,有機會升做管理層。 」

「我哋吃得苦,又有責任感。好多家庭都係靠一個做地盤嘅爸爸養起成頭家,好應該值得尊重。不過好多九十後女仔對做地盤仲有啲偏見,係呀,所以到依家我都未搵到女朋友。佢哋可能覺得做地盤係污糟邋遢㗎啦,但係我收咗工都好鍾意乾淨,又會買衫gel頭扮吓靚,我相信有一日會搵到一個識欣賞我哋嘅人。」

撰文: 郭曉韻

攝影: 葉漢華

【重溫 坦白講】90後堅拒做樓奴 月入九千「廢青」最緊要攝影
http://bit.ly/2p9GBh6

【重溫 廢青不廢】在職思想貧窮 90後港女裸辭做木工尋自我
http://bit.ly/2oJ1SSs

90後創業》辭工全職做手作 月入一萬為自由
http://bit.ly/2uQmqZz

90後創業》記憶麵包廢青檸檬茶 懷舊手作主打香港特色
http://bit.ly/2uNsNOO

黝黑皮膚,六嚿腹肌,是不少男士的夢想。廿三歲的彭柏軒(Johnson)也留過不少汗水,不過不是在健身室,而是在地盤內。

讀大埔的英文中學,成績差,讀到十八歲,仍是中三學生。讀書不成,入行做紮鐵,第一日已經想放棄,到依家兩年,都叫吃得苦。二千蚊一日,一個月返十幾日工,月入最少兩萬蚊,不過自覺受到90後港女歧視,至今未搵到女友。

相關新聞:

【被女生嫌骯髒】90後做地盤 月入兩萬 捱得苦:我放工會打扮㗎
http://bit.ly/2vXsJLh

【地盤工今年又加人工】石屎工起碼日薪$2600 聽到都開心
http://bit.ly/2w1NF3M


「我連紮鐵都唔知係乜嘢,就報讀建造業嘅紮鐵課程,咁就入咗行。紮鐵真係好辛苦,我入行時係夏天,成三十幾度,仲要搬條鋼筋,花咗成個月先適應到。最終成個夏天都捱得過,所以一年四季都無難度。」

「第一日落地盤做嘢,攰到連午飯都食唔落。嗰時好想唔做,但係諗起自己用咗四個月讀紮鐵課程,冇理由做一日就放棄唔做,嗰陣我嗰班有兩個同學一齊入行,佢哋做咗一日就頂唔順走咗。好彩我自細鍾意做運動,慢慢適應咗就唔覺好攰,有時放工仲約吓朋友食飯,放假又去行吓山咁。」

「記得最初同朋友講想做紮鐵,成大半班人話我捱唔到。又事實係多後生仔為錢入行,但係有一半都捱唔住。反而三、四十歲嗰啲人,有家庭負擔要養家,佢哋就會相對捱得。屋企人好錫我,佢哋想我後生試多啲嘢,冇反對過我入行,只係話如果覺得辛苦就唔好做。咁我自己讀書又唔叻,想學番一門手藝,趁後生搵多啲錢,做自己想做嘅事,搵錢結婚、買樓,所以一直堅持落去。」

撰文: 郭曉韻

攝影: 葉漢華

【重溫 坦白講】90後堅拒做樓奴 月入九千「廢青」最緊要攝影
http://bit.ly/2p9GBh6

【重溫 廢青不廢】在職思想貧窮 90後港女裸辭做木工尋自我
http://bit.ly/2oJ1SSs

90後創業》辭工全職做手作 月入一萬為自由
http://bit.ly/2uQmqZz

90後創業》記憶麵包廢青檸檬茶 懷舊手作主打香港特色
http://bit.ly/2uNsNOO

Winston的太太Joey是眼科護士,見過很多不同的個案,她沒想過有一天要照顧的病人,是自己的孩子。

他們的兒子陳恩佑(Gabriel)患上先天性青光眼,是一個視弱BB。不足一歲已進行十六次手術,希望減眼壓,保住僅有的視力。夫妻間漸生意見,關係亦一度因此面臨考驗。


相關連結:
【藍眼BB】為保視力 一歲經歷16次手術 慈父:心痛,但係無辦法!
http://bit.ly/2haXNnm


「我和太太要去面對唔識處理的事,更加唔識去照顧一個失明嘅細路,佢將來點算?摸索教阿仔嘅路都經歷好多失敗兼氣餒。當時,我哋想阿仔接觸世界,會帶佢出去。試過帶佢行山,佢全程唔肯坐車仔,要抱住行。每次出街都喊,有次仲喊到全條街嘅人望住我哋。有家長話唔應該理佢,喊喊吓就會慣。後來回想,環境對他太陌生,又被綁住喺車仔度,令他好冇安全感。」

「為咗阿仔的問題,同太太曾經意見不合。她是一個好有計劃嘅人,而我就係需要時間諗解決方法嘅人,令太太以為我愛理不理、想逃避。我嘅壓力很大,試過夜晚一個人喊。家庭重擔落喺我身上,但無辦法抽身處理公事,亦直接影響生意收入,問題係解決不到。曾經想逃避,但我知道我唔可以。我哋知道阿仔個病係要長期作戰,如果我哋唔放低自己,一齊去面對挑戰,會行唔到落去。」

「有一日佢在草地上爬爬吓,竟然好勇敢自己行嚟我度。佢仲細,唔識講自己睇到咩,亦唔知道可以睇到幾耐,我們一家人就做佢嘅眼睛,帶色彩俾佢。」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Winston的太太Joey是眼科護士,見過很多不同的個案,她沒想過有一天要照顧的病人,是自己的孩子。

他們的兒子陳恩佑(Gabriel)患上先天性青光眼,是一個視弱BB。不足一歲已進行十六次手術,希望減眼壓,保住僅有的視力。夫妻間漸生意見,關係亦一度因此面臨考驗。


相關連結:
【藍眼BB】阿仔出街尖叫被路人指罵 「其實佢冇安全感」
http://bit.ly/2haZ7X5


「兩年多之前,我陪太太入產房,當聽到BB喊聲,以為一切安好。隔咗無幾耐,護士打開阿仔對眼俾我哋睇,兩隻眼睛係淺藍色,我同太太晴天霹靂,完全唔知點算。太太係眼科護士,更心知不妙,濛濛鬆鬆已開始流淚。」

「阿仔轉上兒科ICU,被確診先天性青光眼,視力近乎零。先天性青光眼的人唔多,由媽媽肚中一出世就出事就更少,是二萬分之一。阿仔眼內的排水功能出了問題,令眼球內不停積水,當時他的眼壓有50mmHg,比正常人高一倍。」

「剛出世十幾日,就做第一次手術。因為佢太細,每次手術都要先麻醉佢做檢查,再同醫生決定點做。試過喺眼球開洞,又試過放導管,不過成效都麻麻,眼壓好快升番。未夠一歲,已經做咗十六次手術,差不多每個月就要做一次。」

「醫生同我哋都係摸着石頭過河,唔知道咩方法先係最好。小朋友新陳代謝快,傷口好快自然癒合,排唔到水,眼壓自然會再升高,後來做激光,殺死制水細胞情況先穩定。阿仔要插針,其實好痛,但依家唔保護佢視力,將來可能會完全失明。」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老師說過,香港早已無田耕。小時候寫我的志願,不是醫生、就是老師。

二十五歲的馮家樂,一次機會,接觸到馬寶寶社區農場,發現原來農夫不只是一份職業,更是一份專業。他決定當全職農夫,賣自己種的蔬果,預計月入六千蚊。賺得少,他要放棄不必要的消費。但在田園裡的一切,比物質帶給他的,更有滿足感。

「做了學農三個月,有千幾蚊收入,過多一排有收成後,將自己種既蔬果賣出估計會有六千蚊。因為收入不多,我不能再買新遊戲機,出街吃飯唱K可免則免,盡量自己煮飯食。可能你會覺得這種生活好艱苦,但我覺得透過有機耕種,種到健康好味?農作物俾香港人食,比起賺一大筆錢,更有意義、更開心。」

「在香港所謂好工,即等於搵到錢,人生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由細到大,我可以選擇的根本不多,學校揀科只得文理商,大人期望你將來不是當醫生就是做律師。以前我根本沒有想過,原來還可以做農夫。」

「屋企人給我一年時間我去試全職耕種,但我沒有告訴他們,所以決定以全職農夫為我終身事業。希望這一年,可以證明到係香港發展農業的可能性,年輕人係香港耕田有希望。」

撰文:戴晴曦

攝影:時事組

相關新聞:

【月入6千都夠使】唔係垃圾 25歲全職農夫:耕種係一種專業

http://bit.ly/2vzZJcb

 

何偉強,五十二歲,裝修師傅。他的前半生與白粉為伴。一次又一次想戒毒,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前半生,出入監獄十次,從冇令他有悔意,卻因一次工業意外,令他與死亡擦身而過,為了太太及女兒,他決心戒除毒癮。

○三年出監,細佬送咗部電腦俾我,無聊會開QQ,識到祖籍黑龍江嘅老婆。結婚前,我向佢坦白。為咗佢,我戒毒,跟老婆返鄉下,貪嗰邊買不到白粉。每日自己減量,我將白粉溝入鹽水。兩地溫差好大,鄉下負25度,啲白粉有細菌變壞,食完成個人發燒發冷,就飲鴉片煙水止住,如果癮起就沖凍水涼。婚都未結,一返香港又食番。老婆對毒品唔認識,我搵好多唔同藉口呃佢,始終冇下定決心戒。

到個女出世前,想喺無毒品下睇佢出世。將太太送返鄉下待產,我再戒毒。點知,當接佢哋返香港,一過關我就去食番。當時一個月搵萬幾,食白粉一日都要四百,捉襟見肘。試過拎太太啲首飾去當,連自己手上隻婚戒都當過十次。

有次喺地盤,我發生意外,個人清醒但手腳無知覺。我不斷諗,如果我癱咗,兩母女點算?我開始驚。死過翻生,今次決心要去戒。一出院就去搵美沙酮診所見社工,佢話戒毒要一年,最後我三個月就完成。有次,我同老婆和個女返大陸玩,前後三日都冇飲美沙酮。人生之中,我冇試過冇毒品多過三日,我好想自己成功,做番個好榜樣俾我個女睇。

吸毒係一個人嘅事,但戒毒好靠身邊嘅人支持。以前我太太,好怕俾人知我吸毒,依家佢仲鼓勵我坦誠講番以前的經歷。好多謝佢無放棄我。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