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題
壹鏡頭
中環人語 壹車在手 壹健康 Nibiru 快樂入廚 壹鏡頭 編輯室手記 壹醫醒你 StartUp 八卦陣

【壹鏡頭●港產紮作】39歲師傅 入行28年 紮獅頭紮到接廣告

2018.02.14 | 19023 views

39歲的許嘉雄說得容易,紮作獅頭只需一些工具和一雙手。
但這位可能是全港最年輕的紙紮師傅,11歲已經紮成人生中第一個獅頭,只39歲已經入行28載,後來將手藝傳給退休爸爸,在行內打響名堂﹔...

陳子茹(Gigi)今年三十九歲,是一位唐氏綜合症患者,社交能力只有十三歲。她的母親是社工,知道有什麼資源幫助女兒,一早為她尋找適當的教育。

Gigi六歲到特殊學校學習,直到中三畢業後出來工作。但無論工作或生活上,Gigi都遇到歧視。

在麥當勞兼職樓面清潔時,她遭人欺負,同事把工作都推給她。「她不懂事,什麼都照做。」Gigi媽說。又有一次Gigi乘搭港鐵,一位婆婆不願她坐在自己身邊,當面喝止她,要她坐過對面。這些歧視令Gigi不快,亦打擊她的自信心。

Gigi媽決定提早退休,帶女兒學習不同東西,希望增強她的自信。現在Gigi不定時學習粵劇、舞劍、揚琴等,最近更完成三千米馬拉松賽跑。

「她每個活動都玩得開心,表演多了,見得人多,觀眾都鼓勵她,接受她,她自信心也強了,不再像以前縮埋一嚿。

「文獻說唐氏綜合症病人廿多歲開始退化,但現在她已經三十九歲了,我還未覺得她跌下去,而且還在進步中。」

Gigi媽這十年來的努力沒有白費,女兒現在踏上舞台面對全場觀眾信心十足,毫不怯場。

Gigi也用她有限的語言熱烈回應:「我在台上表演 觀眾支持我 拍手掌 我開心到爆炸。」看見Gigi鬼馬的說話加上拍掌,母女倆都笑得開心。

Gigi媽毫無保留和女兒一起走這條路,感嘆的對女兒說:「風雨同路,今日好天我們出來練跑,若下雨,我們也一起走走,好不好?」Gigi鬼馬地回應:「唔係呀嘛?」Gigi媽聽了笑得更開懷!

攝影:傅俊偉
撰文:何少忠

「蟹仔」,狗如其名,一隻如螃蟹般打橫走路,但一拐一拐的小流浪犬。義工發現蟹仔時,牠下半身滿是泥濘,在街上跌跌撞撞,走一條直線都有困難。經獸醫檢查後,流浪犬最常有的牛蜱熱、心絲蟲、骨折、脊椎等問題,統統沒有在蟹仔身上找到,卻發現更罕有的病況。

當時只有六個月大的蟹仔,經磁力共振的診斷後發現牠腦部異於正常狗隻,和患有腦退化病人相似。獸醫指有三種遺傳性疾病都會導致這情況,義工組織「貓朋狗友行動派」礙於資金有限,無力斥巨資為蟹仔進一步確診。但可以肯定的是,三種病在現今醫學領域均屬不治之症,亦沒有藥物可以延遲惡化速度。

這種病變會令蟹仔四肢逐漸變得無力行走,最壞的情況,將來有可能連進食吞嚥都有困難,但也有醫學文獻指出,曾有患病狗隻壽命長達七至八年。

雖然所有報告都一面倒地判蟹仔死刑,偏偏這隻眼仔碌碌的傻小子,卻展示出牠頑強的生命力,儘管跌跌碰碰,仍樂於與其他狗狗打交道,亦愛向人撒嬌,似乎疾病沒有對牠造成任何影響。

不幸中的大幸是,蟹仔遇到天使一樣的「託媽」欣欣。經四個多月的暫託生活,欣欣每天用心替牠按摩,希望把退化造成的影響減到最低;鋪滿屋的瑜伽墊,就是怕牠在家碰撞跌傷。病變亦令蟹仔的腸胃變得異常敏感,即使只是吃乾糧,也會屙出肚瀉般的軟便;後腿無力亦令牠不能像正常的小狗般如廁。這些事對欣欣和蟹仔而言雖然分外吃力,但她還是把蟹仔照顧得妥妥當當。

如今,義工們仍努力為十一個月大的蟹仔尋家,希望在新的一年,會遇到願意收養牠的有心人。

攝影:關永浩

撰文:Carrie

「蟹仔」,狗如其名,一隻如螃蟹般打橫走路,但一拐一拐的小流浪犬。義工發現蟹仔時,牠下半身滿是泥濘,在街上跌跌撞撞,走一條直線都有困難。經獸醫檢查後,流浪犬最常有的牛蜱熱、心絲蟲、骨折、脊椎等問題,統統沒有在蟹仔身上找到,卻發現更罕有的病況。

當時只有六個月大的蟹仔,經磁力共振的診斷後發現牠腦部異於正常狗隻,和患有腦退化病人相似。獸醫指有三種遺傳性疾病都會導致這情況,義工組織「貓朋狗友行動派」礙於資金有限,無力斥巨資為蟹仔進一步確診。但可以肯定的是,三種病在現今醫學領域均屬不治之症,亦沒有藥物可以延遲惡化速度。

這種病變會令蟹仔四肢逐漸變得無力行走,最壞的情況,將來有可能連進食吞嚥都有困難,但也有醫學文獻指出,曾有患病狗隻壽命長達七至八年。

雖然所有報告都一面倒地判蟹仔死刑,偏偏這隻眼仔碌碌的傻小子,卻展示出牠頑強的生命力,儘管跌跌碰碰,仍樂於與其他狗狗打交道,亦愛向人撒嬌,似乎疾病沒有對牠造成任何影響。

不幸中的大幸是,蟹仔遇到天使一樣的「託媽」欣欣。經四個多月的暫託生活,欣欣每天用心替牠按摩,希望把退化造成的影響減到最低;鋪滿屋的瑜伽墊,就是怕牠在家碰撞跌傷。病變亦令蟹仔的腸胃變得異常敏感,即使只是吃乾糧,也會屙出肚瀉般的軟便;後腿無力亦令牠不能像正常的小狗般如廁。這些事對欣欣和蟹仔而言雖然分外吃力,但她還是把蟹仔照顧得妥妥當當。

如今,義工們仍努力為十一個月大的蟹仔尋家,希望在新的一年,會遇到願意收養牠的有心人。

攝影:關永浩

撰文:Carrie

圖片說明:同狗不同命,經磁力共振檢查後,蟹仔確診腦部變異。

日本一百年前的大正時代,在大阪的飛田新地已經是著名紅燈區,但自從一九五八年日本政府禁止賣淫,這裡的風月場所便改頭換面,以料理店名義繼續營運,小姐店變成「小吃店」,食物欠奉但小姐仍在出售服務。

 

日本的賣淫場所多由社團控制並嚴禁拍攝,所以早前有俄羅斯攝影師偷拍飛田新地的照片一出,即引起網上一眾香港「巴打」起哄,更紛紛發表「料理」報告,明言「以後唔使去大陸澳門」!鄰近該區的地鐵動物園前站,更成為一眾巴打的尋歡暗號。

 

飛田新地已成一眾港男的聖地,記者由地鐵站出發,已見到不少港男一同前往,戰戰兢兢,似初次嘗試;而回程的就「興奮到一路行一路笑」,回味無窮。小記經過貧民區、一眾乞丐集中地後,更要避過「妖怪通」災難級的料理店(即老年、加大碼女郎),才到「青春通」的世外桃源。

 

實地視察,果然名不虛傳,不同種類女郎應有盡有,由「熟女系」、「可愛系」、甚至穿上動漫及豹紋內衣,身旁配上各式裝飾招徠,百貨應百客。

 

雖然多了港客,但客人仍以本地男性為主。店面都用上耀眼的霓虹燈,加上專業布幕,令整個畫面猶如AV封面般。不少女郎主動「叫賣」,加上誘人的肢體動作,令人心跳加速;更有低胸爆乳女郎積極招攬小記,霎時令人心跳停止!

 

每逢有客人光顧,女郎身邊的大嬸即主動上前,替客人脫下外套,帶領上樓。料理店普遍收費二十分鐘一千多港元,網上有口痕友指「試完對港女完全睇唔上眼」,完事後會奉上波板糖(用來暗示已享受服務)及熱茶,相當體貼。不少客人步出時腳步浮浮,面帶笑容,狀甚滿意。

 

個別熱門的店子長時間都在「營業中」,門口更有人輪候,若未能一睹芳蹤的,下次請早,但聽說當地樓價極低,不少投資者貪平想買,真的好自為之!

 

 

攝影:林志謙

撰文:梁延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