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專題
StartUp
StartUp 壹車在手 壹健康 Nibiru 快樂入廚 中環人語 壹醫醒你 壹鏡頭 八卦陣

【Startup●創業貼士】別被電影定形 要落地了解病者最急切需要

2018.01.22 | 1409 views

本身也是柏金遜症病人的莊主席發病已有十年,主要有手震的病徵,但他指能以藥物控制,問題非最大;只是大眾一直受電影等影響,把病友的困難「定形」在手震之上。「對比手震,喺馬路上行行下提唔起腳係危險好多。...

2020年東京奧運新增了五項運動,其中三項為極限運動,包括衝浪、滑板及運動攀岩,藉以吸引更多年輕觀眾入場及收看賽事。
香港攀石界即時鬧哄哄,相信奧運效應將會令更多港人參與這項運動。
其中毋須用繩索保護,又可於室內攀石場玩的抱石(Bouldering),相信會最受港人歡迎。到底有幾好玩,等前港隊代表何善揮(Danny)話俾大家知。
矮攀石牆一樣刺激
運動攀登的場地可分為天然石牆及人工石牆,天然石牆攀爬大自然的石壁,玩家會於結構安全的石壁上打入安全繩釦,或於石縫內置入安全釦,攀爬時就會穿上腰帶及以繩索作保護,沿着這些安全釦向上爬,即使失手下墮也不會跌得太多。人工石牆則有戶外及室內的分別,戶外石牆一般高約十多米,攀爬時同樣需要穿上保護器材,然後以不同的人工岩點借力攻頂。至於室內人工石牆,牆身一般不會高超過六米,玩起上來似乎不及前兩者刺激,「其實抱石跟其他運動攀登一樣,都有好大的挑戰性,雖然垂直攀爬距離不高,但由於沒有繩索等安全措施,而且可使用的岩點有極多限制,挑戰不同路線時全靠運動員的經驗、力量及技巧,無論是落場比賽或純粹參觀,都一樣刺激。」
相比起其他運動攀登項目,抱石賽事的計分方法亦有不同,「抱石賽不會要求運動員在限時內爬得最高,而是以最少次數去拆解比賽路線。每次抱石比賽都有幾條路線讓運動員挑戰,每條
路線各有時限,時限內運動員可以無限次挑戰,最後大會就會計算運動員解決所有路線的攀爬次數分勝負,所以比賽時很多時是思考多於實際試爬,這些就很講求運動員過往的經驗,如練習時從未練過相近動作,自然會缺乏信心。」

顏色分辨難度系數
Danny早於二○一○年已創立Just Climb香港攀石運動學會,並開設室內攀石中心,推廣抱石運動,但由於認識這運動的人不多,所以較少人參與,「不似戶外攀石牆有機會讓路人發現,室內攀石牆大多於廠廈開設,所以較難被人見到,只能靠宣傳推廣,及學員帶朋友試玩增加客源。」他的攀石場設於新蒲崗工廠區,同樣較少機會曝光,所以他即將開設的抱石場,就選擇了有不少運動用品店的杏花新城,讓更多人可接觸到這項「新興」運動。
新店引入新的抱石設計,「今次同國際知名攀石品牌合作,引入對方的抱石系統,除了增加視覺上的觀感,亦可以令新人更容易掌握玩法。」記者曾到過Danny位於新蒲崗的抱石場,牆上裝滿大大小小不同顏色的人工岩點,牆身則貼有各色貼紙,以標示每條路線可使用的人工岩點,雖然設有iPad器材介紹每條路線及相關難度,但老實說的確頗為混亂。「新的抱石場會減少牆身的人工岩點數量,而且會統一用不同顏色區別路線的難度,例如最容易的V0會用白色岩點,最難的V7則用黑色,讓玩家可以清楚掌握每條路線可使用的借力點。」

路線設出不同風格
路線設定亦下了不少功夫,「抱石最迷人之處是路線設計,因為在牆身高度限制下,如何設定出一條高難度路線變得非常困難,因為定線員要考慮各方面,例如每個動作的伸展距離、所需力量及技巧等,並非單靠減少借力點,或裝上小型人工岩點就為之困難。」本身已考獲定線員資格的Danny,今次亦請來日本的國際級定線員設計路線,「對方設計的路線非常多變化,就算屬於同一等級難度,但風格都有分別。」
他說抱石雖然有難度系數,但等級的界線也較為模糊, 「部分路線可能講求力量,要做出飛躍的動作;亦有路線要求較高的技巧,例如較刁鑽的身體重心轉移,所以就算你完成了V5難度路線,也有可能爬不到部分V4路線,好視乎你的攀爬風格,但這樣並不代表你的技術變差,所以抱石就有這種挑戰性。」
場內的路線難度極多,Danny說新手自然要由V0開始挑戰上去,「一般人學了三至五個月,已可應付V2至V3難度,學玩了一至三年,就可解決V4至V5路線。」他指V6以上的路線已屬專業級,除非肯認真花時間鍛鍊,否則一般人都很難成功挑戰。「部分V7以上的黑色路線,我都可能要熱完身才有機會成功爬到,所以抱石牆雖然矮,都可以好難爬。」

何善揮個人成績
2009年 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比賽冠軍
2010年 香港運動攀登公開賽冠軍
2011年 全國攀岩錦標賽冠軍
2015年 Kailas攀石賽冠軍

撰文:王驗
攝影:關永浩

「蟹仔」,狗如其名,一隻如螃蟹般打橫走路,但一拐一拐的小流浪犬。義工發現蟹仔時,牠下半身滿是泥濘,在街上跌跌撞撞,走一條直線都有困難。經獸醫檢查後,流浪犬最常有的牛蜱熱、心絲蟲、骨折、脊椎等問題,統統沒有在蟹仔身上找到,卻發現更罕有的病況。

當時只有六個月大的蟹仔,經磁力共振的診斷後發現牠腦部異於正常狗隻,和患有腦退化病人相似。獸醫指有三種遺傳性疾病都會導致這情況,義工組織「貓朋狗友行動派」礙於資金有限,無力斥巨資為蟹仔進一步確診。但可以肯定的是,三種病在現今醫學領域均屬不治之症,亦沒有藥物可以延遲惡化速度。

這種病變會令蟹仔四肢逐漸變得無力行走,最壞的情況,將來有可能連進食吞嚥都有困難,但也有醫學文獻指出,曾有患病狗隻壽命長達七至八年。

雖然所有報告都一面倒地判蟹仔死刑,偏偏這隻眼仔碌碌的傻小子,卻展示出牠頑強的生命力,儘管跌跌碰碰,仍樂於與其他狗狗打交道,亦愛向人撒嬌,似乎疾病沒有對牠造成任何影響。

不幸中的大幸是,蟹仔遇到天使一樣的「託媽」欣欣。經四個多月的暫託生活,欣欣每天用心替牠按摩,希望把退化造成的影響減到最低;鋪滿屋的瑜伽墊,就是怕牠在家碰撞跌傷。病變亦令蟹仔的腸胃變得異常敏感,即使只是吃乾糧,也會屙出肚瀉般的軟便;後腿無力亦令牠不能像正常的小狗般如廁。這些事對欣欣和蟹仔而言雖然分外吃力,但她還是把蟹仔照顧得妥妥當當。

如今,義工們仍努力為十一個月大的蟹仔尋家,希望在新的一年,會遇到願意收養牠的有心人。

攝影:關永浩

撰文: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