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氣短集】裡通外國薯片遭鬥臭
    十年浩劫牝鷄搶司晨(練乙錚)
  •   3,931 views │ 2017年03月08日
    留言()

 

爭位遊戲未到尾,共產黨的「中國特色」便原形畢露。被西環系人馬和喉媒明指為外國勢力代理人的二號仔John曾,好比當年給老毛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的中共副主席劉少奇。他只不過提倡「與民休息」,也馬上被指別有用心,如同劉當年被批搞修正主義的「鬥爭熄滅論」。誰說文革的意識形態已經消失?

無中生有製造矛盾,是西環/梁特經常幹的事,而真正存在的大問題,卻從來不敢面對。比如說,他們現在搞窩裡鬥,拼老命也要倒曾捧林鄭上台繼續執行强硬路線,但那樣會產生什麼嚴重的矛盾?管治因而會遇到什麼新的困難?對香港有什麼影響?本文就與此有關的三個潛在/新生矛盾逐一分析。

 

林鄭上台:先剷梁粉

林鄭與梁班子的矛盾絕不簡單。港人無論什麼政治立場,現在習慣想像她與梁共穿一條褲子,卻忽略他們之間的權力矛盾以及背後的實利衝突。二人政治出身不同,因利益而苟合,執行同一條西環制定、以强悍手段赤化香港的路線(所謂的梁路線,實質是西環路線)。她若入主特府,一降一升,主客易位,那麼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剷除絕大部分梁粉,特別是務必奪回特府內外實質銓敍權,安插自己心腹。

梁在中策組設人事衙內,不斷架空本由公務員事務局官僚體系把持的提名與審核機制;林鄭上台,竊掌此權的「高妹」必倒。其實,這在林鄭政綱裡已經寫清楚:中策組要改組,「不再參與法定機構和政府委員會的人事任命工作。」一葉知秋,快則馬上,慢則半年一年,盤踞在行會、特府高層、中策組、各重要公職如大學管委會裡的核心梁粉,均須執包袱讓位。

到時,西環的權力泰半會向林鄭傾斜,以保她施政順利;辛苦捧上台的,當然比尷尬請落台的重要。至於如何安撫失勢梁粉,西環駕輕就熟:本地餅仔有限,於是會大送A貨,慷慨派發大陸各級人大政協頭銜,甚至會讓梁特看齊董建華,當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或會以該身份插手港事,但林鄭絕非省油的燈。梁乃污點特首,有UGL等把柄給林鄭抓住,如不小心,幾年後的下場很可能跟曾蔭權今天的一樣,甚至更差。

況且,人大政協是官方賊竇,男盜女娼沒什麼光環可言;每有特大貪腐集團被政敵揭發,案中首犯不是人大就是政協,乃人所共知。梁既有污點在身,當政協副主席馬上會成為某些當權派系的潛在攻擊對象。廉記不敢做的事,有人可幫手在大陸搞掂;這是林鄭可用以反制梁的另一道板斧。

狗咬狗骨,有人會說那很好。表層也許如此,但更深入看,一個社會的精英如果不斷這樣野蠻廝殺,會牽連整個社會也墮落。就看這百年大陸,「中華民族」二十世紀初出現的時候,中國正從帝制走向民主,文化上也突飛猛進,可是經歷國共鬥爭、共產黨內部鬥爭,精英內鬥最後讓共產黨把人民也全部捲進去了,中華民族就整個墮落,到今天不止。避過了那近百年厄運的香港,有必要從這個輪迴裡及早抽身而出;自決也好,港獨也好,這無疑是年輕一代的自覺使命。

 

公務員反林鄭:麥齊光效應

林鄭與大多數公務員有矛盾,這是好幾個因素導致的。首先看淵源:John曾與Donald關係密切,後者以前在政府的最大馬房由前者接收,理所當然。然而,這次選舉給西環/林鄭監硬擠出局的葉劉,在官場中的支持者也不少,他們對林鄭不會有多大好感。這兩點都是就比較高級的公務員特別是AO而言。至於數量更多的EO,因為西環硬捧一個民望較差的人上台當特首,推行政策必遇更多阻力,處一線實幹的EO無辜成為磨心,自然對林鄭反感。

至於林鄭自己的馬房又如何呢?分析這點要看梁特上任之初發生的麥齊光事件。

一般認為,事件是公務員中的港英餘孽為給當上特首的如黨員梁氏難看而放出的暗箭;但這個理論須假設公務員裡有人為反梁特而不惜自相殘殺,沒多大說服力。更可信的是,長期潛伏在政府內部的共特與梁特合作,要給林鄭一個下馬威,同時把一個雙方之前同意了讓她任用的親信剷走,空出發展局局長的關鍵位子容納梁粉;林鄭馬上「識做」,後來卻導致麥齊光宣布支持John曾。林鄭當時的冷反應,讓她的手下都寒了心,以致她在政府內部的支持更少。

然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公務員也是人,他們也許在一些關乎公務員整體利益的問題上與市民有矛盾,但論基本政治態度,沒理由與整體社會差太遠;也就是說,在親共還是反共、愛黨還是愛港的大問題上,公務員大體上還是按「六四黃金率」分割的。那麼,現時民調裡顯示出的各參選人支持度,也就構成公務員群體裡相應數據的基點。

為了翻這個盤,林鄭有一招可出的,就是特赦。現時當權派的極端分子要求特府立即特赦七警,這份殊禮西環讓林鄭上台之後分發,比讓梁特在落台之前做,有更長的嘗味期限;但特赦七警對爭取文官支持無大幫助,死硬藍絲公務員是極少數。因此,林鄭上台,很可能特赦Donald以籠絡曾系公務員。

但如此翻來覆去,當權派在政府內部的鬥爭最後也是會把一個本來建立得很好的管治機器毀掉的,如同上述精英內鬥把整個香港也折墮了一樣。廉署墮落,其實就是香港政府整體墮落的一個先聲和側影。

 

年輕專業:反共愛港

前述兩個新矛盾,都是統治層裡的矛盾,發展向壞。跟着這一個,是統治集團與人民之間的,發展向好:此即林鄭與各專業界新世代之間的矛盾。

先從梁特談起。此人出身專業,九十年代以來便着重打專業北上牌。當初,策略非常成功,讓不少獅子山下老一脫(陳茂波輩)已有在港事業根基的專業者更上層樓,成為雙重既得利益(美俚double-dip);他們因此容易成為梁粉、傾向親共,或多或少替北京搞統戰說好話。

可是,二十年之後情況變了。大陸專業已逐步成形,香港業界再要北上,大陸不再認為是助力而是要分一杯羹,所以愈來愈難;這和今天不少外資在大陸受冷遇而打退堂鼓是同一境況。今天,連根基深厚的香港業界公司也難在大陸競爭,遑論出道不久的年輕個體專業人。

然而,更重要的是,以前專業人北上,猶可以說是為了幫助祖國進步、發展,但大陸政治走回頭路,中共愈發專制封閉,貪腐愈反愈厲害,什麼專業道德和守則在體系貪腐下都沒有發揮的餘地,香港年輕一代專業人因此自覺與大陸市場疏離,不再認為那是個人和國家前途之所在。他們更同時驚覺,九七之後,香港社會經濟各環節反而都受到大陸官商資本入侵,專業精神和水準都受到腐蝕,梁政府卻依然不斷鼓吹中港融合深港同城,他們因此大感焦慮,卻一直未能有效阻止。

這就是為什麼大量年輕專業人於二○一四年參與佔運,並且在運動後期按不同行業組織起來,繼而在這次特首選委會裡發揮驚人作用,借支持John曾反林鄭打擊西環,顯露了愛港反共的實力。年輕專業人是明天的香港骨幹、業界中堅;林鄭上台的話,他們勢將與這位因負責鎮壓佔運而有功於黨國、手上沾有遭暴者鮮血的特首不共戴天。

 

「本土資本板塊」的生成

上述三大矛盾都是新的,林鄭縱非無能之吏,也難以招架,再加上原有矛盾也在不斷激化,就更要她的命。五年前和她關係尚非太差的那部分民主派,今天竟大力提倡ABCarrie。此外,梁特仗着背後權勢,踢走老左曾德成,一點面子不給,得罪半個地下黨。後者平時低調,關鍵處卻有本事還以顏色;選委會裡有他們的票,這次用來對付林鄭這位2.0很管用。然而,舊恨當中,這些還不是她最難應付的。

西環讓林鄭接收梁氏政治資產,但世上無免費午餐,她須同時接收梁的政治負債,特別是梁的固有敵對板塊勢力,即所謂的唐派。二○一二年之後,有唐派人物公開投向梁營,但始終是少數,而且其中有多少是身在梁營身在唐,還不得而知;更多這種人(如李家長子),這次跑到林鄭那邊。以如此招降納叛成軍的林鄭治港,大家可以祝她好運。

然而,唐板塊本身,確切說是本港八九十年代商界形成的主流板塊本身,也在起變化。這部分資本由於在大陸營運愈發艱難,在香港卻又處處遇到紅色資本入侵欺壓,可謂到了末路窮途。年輕人說的二○四七問題,對商界這部分人而言,同樣迫切,同樣引致焦慮,以致從前也曾高唱愛國愛黨的一些本地商賈,在佔運期間竟含蓄卻明顯地表示了對梁特和林鄭的處理手法不認同。這些其實反映一個蛻變:本地資本轉世,「本土資本」即有本土意識的資本板塊正在生成。

本土資本的愛港反共意識勢必日漸提升,出現自我救贖,其中尤以不在大陸營運的一些小商戶最自覺。社運界特別是其中的開明左翼,很快便會跳脫階級觀念,明白到必須爭取這一板塊,使之在今後五年、十年之內成為商界反赤化的中流砥柱、同情甚或支持民主自決的一股力量。那是年輕世代能夠如願解決二○四七二次前途問題的一大關鍵。

插圖 詹震寰
熱門新聞
  • 「保齡神童」胡兆康 鼓勵乳癌患者 及早對付癌魔 130,003 views
  • 相戀年幾即娶 城城寵愛Moka舉止前所未見 55,165 views
  • 閃到盲 叻哥秀姑一球雪糕兩份食 27,581 views
  • 【入得廚房】容祖兒開騷賺錢 劉浩龍做「家庭煮夫」 25,217 views
  • 【夢熊論777當選】林鄭當選唔意外 曾俊華雖敗猶榮 24,974 views
  • 【樹仁放飛機風波】過來人明哥評大學生:做義工都甩底 24,30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