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黨主席係麻煩女 幫基層夠Man先掂
  • 2016-03-14     0

 

胡穗珊,三十六歲,工黨主席。理工大學語言及傳意系畢業,做學生時已被校方點名麻煩友,畢業後加入職工盟工作十多年,為基層工友周圍撲。有人話佢男人婆,但佢話自己只係企硬有堅持,正部署九月出戰立法會選舉。

我讀理大時搞學生會,已經出晒名鍾意搞事。嗰時起宿舍,學校開頭話,不如入面啲傢俬用晒鐵製,又平又襟用。我當時諗都冇諗就大聲講咗句:「坐監呀?」嚇到校長潘宗光呆咗。後來聽人講,校董胡應湘開會時又提用鐵傢俬,潘宗光即刻耍手擰頭:「唔好啦,學生會有個外務副會長好麻煩。」 我做學生會時,同理大啲保安好好傾,原來佢哋係外判,日做十二個鐘月入都冇六千蚊。畢業無耐,我決定幫班工友,最初個個都驚被人點相,我就約埋一班同學走上校長室,秘書仲問:「返嚟探校長呀?」入到去,攤開張banner先知咩事。後來成功爭取理大自己開管理公司,工友人工即加兩成又可成立工會,佢哋終於識得據理力爭。 我呢個麻煩友,畢業嗰年見到職工盟請組織幹事,好有興趣,但開頭覺得搞工運係男人嘅世界,諗咗一排先的起心肝去申請,最後見我嘅係李卓人老婆、時任總幹事鄧燕娥。聽完娥姐講,先知女人有大把發揮空間,因為清潔、保安,都有好多女工友。初初入行,班阿姐都當我好似女咁,咩都同我傾。但後來我發現,都係要man啲至掂。

 

【夠man】

幾年前,廿幾個超市女工,被凍肉公司嘅外判商走數,搵唔到個老闆。一班四張幾嘢嘅師奶,竟夠膽走去公司門口,企硬阻出車。不論大隻佬司機嚟嘈、公司公關嚟勸,都冇動搖師奶嘅決心,最後搞到運貨工人要用膊頭將一隻隻羊抬出嚟,班阿姐見狀就同我講:「唔走得!一走咗,佢哋即刻轉走啲貨,封都封唔到。」最後,當然成功爭取找數。 阿姐咁夠薑,我當然唔怯得。曾經房署有間清潔外判公司,無啦啦要減人工,工友搵我哋求助。但罷工前一晚,突然一個個打退堂鼓話:「減得幾百蚊,無謂搞啦。」剩番三個工友,我同佢哋講,覺得啱就唔怕做。第二日,朝早得我同三丁友孤零零坐喺度,點知其他人放工打完卡,見我哋企得咁硬,決定返過嚟一齊撐。最後唔使減人工不特止,仲每人加多一百蚊。 所以話,麻煩友之所以贏,係得兩個字:企硬。

 

撰文:關冠麒 攝錄:高仲明、廖健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