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坦白講》動物輔助青少年 「狗奴才」服務逾四千人
  • 2016-07-12    

 

周學政(周Sir),廿九歲,狗隻訓練員,自細喜歡小動物,長大後家人決定養芝娃娃混迷你品狗隻Coco,他首次接觸狗隻訓練。後來更將之與他的社工正職融合,為有特別成長需要的青少年及兒童進行動物輔助活動,與不少學校合作,至今已服務超過四千人。

「六年前,屋企養咗好煩嘅Coco,佢周圍痾尿、吠到隔離屋投訴,我決心要教好佢,去學狗隻訓練。其實當我識得尊重Coco,明白佢嘅需要,先識得教佢。而家Coco唔單止會聽話,仲識做一啲高難度動作,例如跳圈、推車仔、雙腳踩住我對腳嚟行等等。有時我屋企人會投訴,話我對住狗嘅時間太多,對佢哋太少。」

「學識訓練Coco亦令我學會做人,以前我係一個無專長嘅人、運動唔特別叻,成績唔特別好,但能夠成功訓練及改變狗仔,令我不再自覺一無是處和自卑。我係註冊社工,做開青少年服務,我覺得將人同狗連繫,或者都可以幫到班細路。」

「四年前,我任職的非牟利團體—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開始跟學校合作,為一啲有成長需要的青少年及兒童,例如情緒問題、學習或社交障礙等,進行動物輔助活動。過程中,我會教小朋友,當自己係一隻狗,先會理解到狗仔嘅需要,唔會嚇親佢,例如:唔好正面行去隻狗度,因為咁樣係有挑釁性,要側身慢慢行埋去;然後就教佢一啲指令動作,例如坐低,起身,俾手;再來就是學識照顧狗隻,餵食、沖涼、吹毛等。」

「輔助活動一般會上四至六堂,以十六人小組形式,每堂個半鐘。我哋機構參與輔助活動的狗隻,全部經過性格情緒測試,訓練佢哋基本服從,識坐低、隨行、停留、召回等。機構大約有十隻呢啲狗,佢哋係退役工作犬、被遺棄或年老體弱嘅狗,只要性情冷靜服從,對人友善,任何品種嘅狗都可以。」

「我記得有個初中生性格衝動,試過發脾氣喺老師面前撕爛功課簿,又會郁手搞同學,老師對住佢都好頭痛。有次佢參加我哋機構舉辦嘅「領犬義工活動」,差啲推跌咗隻狗仔落地,但佢當時好擔心咁向隻狗道歉。老師見到之後都覺得好神奇,因為佢從來唔會同人道歉。」

「曾有一位家長多謝我哋,話佢個女以前好孤僻,返到屋企亦唔同父母傾偈,同我哋啲狗仔玩完之後,成個人開朗咗好多。有外國研究報告指出,動物輔助會增加參加者嘅幸福感和容忍度、降低暴力傾向、學習社交和協調技巧。可惜嘅係,動物輔助喺香港發展並未普及,因為無註冊制度及監管,無正規訓練,同外國好唔同,會訓練不同動物,例如貓、兔仔、馬等。當人同動物相處時,會慢慢反思,同其他人的相處,難道不是一樣要關愛?」

動物輔助活動是收費活動,由周學政、領犬義工及外聘的犬隻訓練師帶領,費用因應各合作單位所需而定,收入會用來租用場地、搬運狗隻、聘請犬隻訓練師及補貼義工。

採訪:關卓凌

攝錄:高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