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廣東話嘅地位咁低?」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八十後學者劉擇明的心頭。成長於英殖時代、見證過主權移交,研究語言學的劉擇明,對於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一直低人一等,總覺得有點委屈,「英國統治嘅年代,宗主國嘅語言地位高啲,我明白,但會覺得有啲委屈。主權移交之後,就變咗第二個宗主國,呢個新宗主國嘅語言地位又高過廣東話,咁我就覺得更加委屈。」 ">
  • 自己語言自己救》不甘普通話入侵 語言學者編廣東話字典
  • 2016-08-27     7,795

 

「點解廣東話嘅地位咁低?」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八十後學者劉擇明的心頭。成長於英殖時代、見證過主權移交,研究語言學的劉擇明,對於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一直低人一等,總覺得有點委屈,「英國統治嘅年代,宗主國嘅語言地位高啲,我明白,但會覺得有啲委屈。主權移交之後,就變咗第二個宗主國,呢個新宗主國嘅語言地位又高過廣東話,咁我就覺得更加委屈。」

普通話愈發滲入港人的日常生活,劉擇明愈擔憂。約十年前,中港矛盾的火苗冒起之際,大台一部電視劇加入普通話對白,首次觸動劉擇明的神經,「點解一個講廣東話嘅家庭,會無啦啦有句變做普通話?呢樣嘢我從來未見過、未聽過,我覺得好古怪,而且好核突。」他隨後又發現,港鐵的廣播也加上普通話,由原來的廣東話、英語,變成廣東話、普通話、英文。四年前,劉擇明開始為女兒物色學校,普教中政策亦引起他的憂慮。「不斷經歷好多嘢,都係強化咗我或者好多人嘅感覺,就係香港愈來愈多普通話。而香港愈來愈多普通話,其實係壓迫緊廣東話嘅空間。」

「我一留意到呢啲事,我覺得係個警號,係要做啲嘢。」劉擇明於是身體力行,前年開始創立廣東話字典網《粵典》,同時開設facebook專頁,不時帖出廣東話詞彙「抽水」。其實早在八年前,劉擇明在港大修讀認知科學期間,已參與過校內語言學系一項修編粵英字典計劃,但該計劃因經費不足而被中途叫停。八年過去,普通話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愈來愈重,一個又一個警號響起,令他想起那部未完成的字典。劉擇明於是與一班有心守護廣東話的朋友,一齊創立《粵典》,延續該項粵英字典計劃。

《粵典》現時收錄了四萬個詞彙,其中二千個已經編輯好,讓大眾公開查閱。只要上《粵典》網頁words.hk,輸入想查詢的文字或其粵語併音,系統便會出現詞彙的讀音、詞性,以及廣東話、英文雙語解釋和例句。

撰文:吳婉英

攝錄:葉漢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