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花海正盛開】輸掉一隻腳三層樓 毒男花海下重生
  • 2018-05-23    

 

上水有一片太陽花海,看到自然讓人心曠神怡,充滿能量。基督教新生協會位於上水的新生園內有一個菜園,住在村內的戒毒人士就在菜園內種菜種花。協會下月舉行太陽花義賣活動,現在園內太陽花正盛開,寓意戒毒人士的生命可重新出發。

定國今年六十一歲,腰板挺得畢直,一身黝黑膚色,右手手臂紋上紋身,兩側頭髮剷青,江湖味十足。定國在慈雲山徙置區長大,十四歲就加入了黑社會,他這樣形容當時環境:「你唔入呀?街都唔好落呀。」他未夠二十歲就坐了四次牢,長大後更是一直在黑道中打滾:「我都唔記得自己坐過幾多次監。呢頭出嚟,嗰頭又入返去。」他十五歲就接觸毒品,曾每天花數千元吸毒,他形容當時生活相當糜爛,「嗰時生活都係食吓白粉、賭錢、跳舞、揼骨,周圍去玩」。吸毒的習慣多年不斷,「簡直係生命嘅一部分,最老友就係白粉,我呀媽都冇咁親。」

他自言當時毒癮很大,至少每小時要打一針,長期在大腿大動脈上打針服毒,更令他大動脈破損,要三次開刀,「打到(大動脈)穿咗洞,好似水喉咁噴血出嚟。而家行路行得耐腳就會痺同痛。」入獄期間無法吸毒,毒癮發作時他曾難受到想自殺,「『典』唔起,咁大癮點捱?我喺法庭上已經好辛苦」。他在獄中用衣服打結後掛在鐵閘,打算吊頸自殺,最後失敗,「嗰件衫個結打得唔夠實,掉咗落嚟,咁就再冇勇氣。」

定國去年年初獲釋後,就住進了基督教新生協會位於上水的戒毒村,過著規律的生活。當年為避警察找上門,他曾露宿,四處租房住。如今住進戒毒村,他說:「有得食有得訓,唔洗瞓街。」他直言這裡生活苦悶,「悶就梗㗎啦呢啲地方,邊有多姿多采㗎,電視冇,收音機又冇,電話又冇,行遠少少都唔得,點會唔悶?你試吓喺度住兩日呀。」訪問這天剛巧有電訊公司職員到村維修,有人問是裝寬頻嗎?其他村友即說:「你就想,係整FAX機呀。」

定國說他閒時喜歡寫寫畫畫。他戴起眼鏡,專注地握著顏色筆,在繪本填填畫畫,像一個專心做功課的學生。他說,脫癮期間脾氣較暴躁,這樣能使自己平靜下來。他現在正修讀朋輩輔導員課程,希望以過來人經歷勸勉年輕人不要誤入歧途。「我阿爸同我講,阿仔,你吸毒吸咗幾多層樓?我話,一隻腳,三幾層樓。」他語調放緩:「吸到咩都冇,要來呢種地方蹭吃蹭住,慚唔慚愧?慚愧啦。自己都唔敢面對,咩都冇。」

撰文:鄭靖而
攝影:王偉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