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壹爆●艷星風光背後】落難時做過麥當勞大家樂 鄭艷麗: 清潔阿嬸我都做(足本版)
  • 2018-09-19    

 

艷星這條路,一直也不易走。

90年代艷星鄭艷麗,曾拍多套三級片,《慈禧秘密生活》、《二奶村之殺夫》和《滅門慘案II借種》等。此外,她又拍過露點寫真。豁出去了,但可星運還是平平無奇。其後,她索性跑到台灣發展,更成為富商黃任中契女。

她的前半生,總是和情色扯上關係。

千禧年後,她鮮有露面,14年初,被本刊拍到在麥當勞工作。這次,她接受本刊訪問,細說過去的高低起跌。

「我其實並非只揾麥當勞工作,我咩都願意做,大廈清潔阿嬸,我都有填表申請職位,但實在太多人記得我名字,唔敢聘用我,以為我喺度玩。」46歲的鄭艷麗(Constance)憶述當年途經一間麥當勞,被招聘廣告所吸引,「返夜更多十蚊,因為我白天愛睡眠,起身返工會好辛苦,返通宵好啱我。」面試時要填表,回答有關應對客人細節,「跟我面試寫字樓職位完全唔同,我真係識得填。」經理著她回家等消息,她擔心不獲取錄,終日在家中呆看電話,苦等幾天無果,更反被母親嘲諷「你睇下,就連麥當勞都唔請你」最終成功獲取錄用。

「我每晚要負責掃地、拖地,因為我有潔癖,我真係會抹晒窿窿罅罅的地方,移開桌椅掃地,年青人都唔及我咁細心。」如是者,勤力表現終獲賞識,她察覺開始不對路,為何每晚均由她一人負責拖地,「面試時明明話經理、所有人都會分擔,無理由蝦我一個新人,我覺得好委屈,喊左好多次,後來同事話因為我清潔得太乾淨,所以先叫我做。」

當年麥當勞時薪$32,後來轉到大家樂任收銀員,時薪較高達$45,她說也很不錯。「以前嘅我好迷失,做事失去方向,我好想話俾幫過我嘅朋友知,我鄭艷麗會識醒,要做過正正當當的人。」

風光不在,由跑馬地搬到秀茂坪公屋,現居於親友家中,落差變化大,反映明星背後的實況,「跑馬地月租兩萬幾,我又無能力繼續住,每月燒銀紙,我唔識理財,無儲蓄,但我都係人,最重要識起番身。」

回望過去,她無悔背上脫星之名,拍攝三級電影及露點寫真,「我又年輕,身材唔差,可能部份人眼中係好嚴重事情,但其實好多人到外國沙灘游水,也是赤裸上身,視乎別人看法,我覺得無所謂。」她說喜歡娛樂圈工作,但倔強和率直性格卻成為障礙,說話不懂修飾,容易得罪別人。

星運停滯不前,她轉戰台灣發展,成為富豪黃任中契女,鄭母更獲邀到當地為黃任中做廚師,負責炮製廣東菜。萬千寵愛在一身,她直認每逢新年獲契爺送贈最大的紅封包:「眾多女生中,我總被安排坐佢身邊,他名氣比我大,我知佢目的係為我好,想我見報率高,提升工作量。」黃任中喜歡女人化妝,Constance憶述:「佢喜歡女人悉心打扮,特別係穿著旗袍,可突顯女生優美身段,他約我去街,當日我無化妝,雖然只係逛超市,佢突然又話唔想去,唔知發生咩事,後來先知,原來佢唔鐘意我連唇膏都無搽。」

她說,不在乎外界指她被包養,更張開雙手反問「如果我被包養,依家一定好富有及擁有好多物業,唔使住親友屋企」。

黃任中於04年病逝,她頓失經濟支柱,要獨自返國內登台唱歌賺快錢,「客人在台下猜枚,曾有人將啤酒杯拋擲上台,都唔係聽我唱歌,我只好左閃右避扮無事。第一首都未唱完,就遞上一大杯威士忌,幾個男人要我飲晒,你飲唔飲?!點知唱完第二首歌又再來,總之過程就係不停飲酒,到最後我唱《花花宇宙》,已無法唱落去,走晒音,企唔穩,對方就話已在樓上預訂房間,我話唔洗,即刻call的士走人。」她如今憶起仍猶有餘悸。

12年,她獲富商林建名提携,轉做寫字樓文職,面試時連填申請表也不懂。「問你一分鐘打字速度、學歷程度、能操何種國家語言,我真係無法填寫任何一項,只能填寫自己名字和身份證,再簽名遞交,覺得好失禮,雖然我知一定會請我,但都好緊張和有壓力,人地有俾出糧俾我,所以平時會揾清潔工作來做,周圍抹下東西。」

現時中越兩地飛, 越南華僑Constance近月在越南經營咖啡店,及獲股壇奇人陳志雄安排下在越南做植物飲品代理,希望能藉當地的人脈關係開拓事業新發展。

採訪:艾馬

攝影:王晴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