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呂壽琨談香港花樣新水墨年華|黑國強 x 歐陽憲
  • 2018-09-23    

 

香港本土藝術家的當代水墨作品吸引全球藝壇和各地收藏家注目,除了香港的學院界已經可以教育出一整代的年青藝術家外,典亞藝博創辦人黑國強(Andy)認為嘉圖現代藝術的策展人歐陽憲(Henry)同樣功不可抹。2000年成立以來,Henry 帶領過無數當代香港藝術家踏上國際藝術舞台,這位幕後推手為何推動本港藝術?他又如何評價香港年青藝術家?且聽他娓娓道來。

學院與商業的斷層

二十多年前留學美國修讀藝術及藝術歷史的Henry ,畢業後回港很快便在畫廊尋得工作,對香港藝壇了解日增,卻發現怪現象︰「在中大任教的日子,發現當時的準畢業生竟從未參觀過畫廊,更莫說與商業畫廊有任何聯繫。奈何他們就快畢業,沒有這些商脈又如何維生?

「基於這斷層,自己又深入研究過香港畫廊的發展歷史,發現專營香港藝術家作品有生存空間;而且在中大任教時,了解到該校出身的學生在技巧、基礎、天分方面都潛力,所以我於二千年成立嘉圖。」之後,嘉圖成為學院與畫商的橋樑,亦是本土藝術家搭通國際藝術圈的連線。

驚豔雕塑 林佑森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年青藝術家屬「量產」,但也有令人驚艷的︰「例如最多人識的石家豪、周俊輝、林東鵬、管偉邦、熊輝、邱榮豐、陳鈞樂,都在技巧、原創性及概念這三方面表現得十分好,而且能在短短時間令自己層次更高。」

「林佑森是我首個認識的雕塑家,他的技巧成熟與構思清晰,原創性亦亮眼,他整個作品是活生生的、會變化的。他有些作品用上銅絲,雖是人造物料,但它會由青綠氧化成銅紅,代表著人以為可以掌控大自然,但大自然的『軟力量』也會增強,並更永恆,對比香港這多變的城市,形成令人深思的反差。

「他的作品既有反思人類與大自然的大概念,也包含著製造雕塑技巧的小概念。其實一個藝術家要有小概念去鑄造作品,也要有對應現實社會的大概念,才能產生真正深厚的影響力。」

三面脫變 邱榮豐

另一位令Henry驚豔的香港新晉藝術家是邱榮豐。「許多人會認為他在畫山水,其實他將石的紋理都套入其中,不單是畫山水般簡單。我初認識他時覺得他好年輕,卻有很出眾的技巧。他對傳統藝術有深刻思考,將其演化,變成出眾的原創性。有別於許多畫石的書畫家,他將石的紋理概念化成景象,是從外面觀其內,這概念很新鮮,也能讓他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近期的作品已彰顯他這些年間進步甚大,以往他對傳統的訴求較多,但這刻傳統已不一定是他唯一出路。像《藏山》系列會抽象點,幾何形狀交錯。再深入看,就會看到有三個不同的空間,滲入石的脈絡、紙的正及背面也上色等,這些元素都能看到邱榮豐如何承接往昔,而變演成現時的表達手法,亦見到他作品更見成熟,漸漸脫離傳統,踏入當代,這對藝術家的成長尤其重要。」

開天闢地呂壽琨

香港水墨在上世紀開始異軍突起,提到「抽象」一詞,Andy便想到香港新水墨先驅呂壽琨(1919-1975),從傳統水墨步向襌畫的創作路。

Henry認為呂壽琨最重要的影響不單是創出禪畫,而是他從傳統山水畫走向抽象化水墨這一途。「能用抽象的形式畫山水的人不多,中國大陸的更少,因為會被保守的學院派責難。呂氏處於香港,壓力較少,而他創作的禪畫,是抽象與傳統的結合,讓他由小概念走向大概念,能表達的更多。

「當代藝術中,你能表達的意思越多,便越成功,呂氏很聰明,不隨父親呂燦銘只鑽研小概念的山水,卻跳出來做實驗性的創作,希望做出大概念。邱榮豐也一樣,他創作大概念的畫,初看可能不盡不明,但他就是利用這一點,而加以發揮大概念,這亦師承自呂壽琨。」



主持︰黑國強(Andy),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創辦人,明清家具收藏家。
父親黑洪祿是著名古典家具收藏家,黑國強自幼受父薰陶,繼承家業之餘,亦積極向年輕一代分享古董收藏,銳意改變古董界守舊的經營模式。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