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傾刁的兩隊異兵|伊波拉
  • 2018-10-12     5,101

 

「說到底,都係識人識玩,好過識字。識字只會慢慢被淘汰。」

不論旗下的對沖基金,還創投基金,我都沒有統一的請人標準,很多時都是睇眼緣,睇當時的氣場是否合意。不過大致上都可以分兩個類型,第一是對外,第二是對內。

對外的人,首先要談吐得體,外型醒目,當然我沒有宣之於口的邪惡現實就係靚女先行。因為對外傾刁和做公關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係你要慢慢溝通、混熟,再慢慢互相了解,然後才軟硬兼施搵到一單刁回來。好的刁是要搶,有時要有求人的心態,所以溝通的應對進退一定要做得到位;而且刁的圈子不大,今次我幫你,下次你幫我,利益圈中互相幫助,才能長遠都有數返來。

飲酒、賭錢、雪茄和打撲克是圈子內的共同話題。簡單來講,這個崗位的人是靠拉關係,內地人的優勢盡現,又或者英文講得動聽的海歸派別也是。人脈關係也是慢慢儲回來,所以這個圈子的人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可能一個大型的創業酒會已經認識了,只是之後要慢慢細圍去吹水交換資訊。每一隻基金的定位不同,做文化類的投資未必懂得電商,做電競的也未必懂得共享經濟,各行各業的背後原理不難掌握,反正每隻基金都有分析員,叫分析員團隊做好行業分析就好了。

在數位化和數據年代,每個行業、基金投的項目都有自己持有的特定社群數據,這就要互相交換,例如電商可以知道客戶消費的口味變化,這要靠吹水才能知道第一線資料。早幾星期講的子彈通訊,原來已經下了架,有幾隻基金投了中伏,那個分析員做錯決定,這也是融入圈內人才會交換的情報。

另一種是對內,最後就是那些文筆高,數據分析力高,即是傳統品學兼優的尖子,由他們做分析報告,快又高效,內容也紮實。他們的功能是做分析,然後支援出外跑的人。坦白講,這類分析員的價值幾容易被取代,因為讀書叻的書生太多,而且純做分析,只懂消化一堆內容,外在人脈卻沒有增長。金融世界,大家會記得邊個人做過什麼大刁,他跟什麼人交朋友,混什麼圈子,卻很少人記很分析力強的後勤人員。所以,說到底,都係識人識玩,好過識字。識字只會慢慢被淘汰。



作者簡介:

伊波拉

隱形對沖基金經理,也會處理創投和上市公司項目。如果本質上我係一個金融古惑仔,咁我就係雙花紅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