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中國進入寒冬的臨界點(黎智英)
  • 2018-10-15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范冰冰「陰陽合同」逃稅被罰款八億八千多萬人仔(折合約十億港幣),限期內必須繳清罰款,不然送官究治。她馬上認罰,並表示「深感愧疚,對不起黨和國家的栽培。」黨的警告誰聽了不臉青腳軟,大拿拿十億港幣說罰就認罰,還感激涕零。看熱鬧的花生友不忿氣,為什麼她不用坐牢?他們認為范美人不受牢獄之災,不受盡痛苦的折磨不夠痛快。這種心態是可以明白的,在不公平的中國,平民百姓官逼富欺,長期受盡委屈,看到比自己好的人受罪怎會不心涼,不用說范冰冰這種高不可攀的明星富豪了,闖禍不受凌遲般的折磨,怎能宣洩心中的怨氣。但平民百姓不必勞氣,明星富豪社會權貴受苦受難好戲還在後頭呢,等着瞧吧。這是老毛清算地主鬥垮資產階級的返屍還魂,一場社會主義革命鬥爭中國新時代的開始。這是習帝扛着紅旗帶領中國人民重返井岡山的時代!起來!願意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帝國長城!習帝這共產黨就是着魔太深,想着的就是怎樣將人民的血肉築成他的帝國長城。

他現在實際已推行「國進民退」的改革,然而他參加聯組討論關於「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時表示: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都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都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良好政策環境和社會氛圍;健康發展,積極發展,更好發展,平等發展。他給民營企業送上大禮包,吃下「發展」定心丸。他緩衝民情欺騙手法與老毛同出一轍。

還未建立政權為了安撫民心,毛澤東說,在無產階級領導的新民主主義國家要保護和發展資本主義。不沒收資本主義的私有財產,並不禁止不能操縱國民生計的資本主義生產發展。他還說,拿資本主義的某種發展代替外國帝國主義和本國封建主義的壓迫,不但是個進步,而且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1950年一統天下後,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還重申:今天的資本主義商業對社會是需要的,因為適應了人民的需要,改善了工人的生活。但是在建立政權4年,他就提出了過渡時期總路線,把經濟上的承諾完全推翻了。他展開了鬥爭地主清算資本家的三反五反運動,把二千萬人打成「地富反壞」分子,和造成100多萬人異常死亡。這鬼哭神號的災難,現在推行「國進民退」帶領着中國人民走回老毛舊路的習帝,會重蹈覆轍嗎?

這麼離譜慘絕人寰的事情,在今日較開明的中國還有可能發生嗎?是的,看似匪夷所思,但是世事總是弔詭難料。誰想過在今天民主文明、人權彰顯的世界,中國會復辟封建皇朝走出一個皇帝來?誰又想到鄧小平的私有化經濟使中國從一窮二白的破爛,發展到今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的輝煌,有人會戇居到走回頭路,推行「國進民退」還原一窮二白破爛的死胡同?世事無常是因為權力令人趨於腐敗,而絕對的權力令人絕對的腐化。皇帝絕對的權力,讓他權慾絕對膨脹,導致他的腦袋反比例的收縮,把他變成了鵪鶉腦袋的巨人。這樣的巨人想到要做的事情,我們平凡人難以想像。不過,無論我們明白不明白習帝的乖癖行為,在他絕對權威槍桿子的淫威下,中國人民只好唯命是從,鵪鶉般任由擺佈。

范冰冰事件是習帝向社會權貴富豪亮出的第一劍。他先向明星影視界埋手,因為他們知名度高,一擊鏗鏘天下驚震,社會權貴富豪無不有得震無得瞓,乖乖垂手待命投誠,希望坦白從寬,獻出財產保住性命。現在明星導演影視老闆紛紛排隊向當局繳出歷年來逃稅的金額。這麼多年了,還記得起和算得出瞞稅逃稅了多少錢?唏,這不要緊,反正要補繳的稅款不是你定,而是當局官宦給你定的。給你定一個補繳的數目,你服不服氣還是要繳,舉頭三尺是屠刀,保住個屁股好過人頭落地,不服氣還是要服從。Who is next?當然是私營企業老闆了。

中國是人治社會,做生意沒有法律保障。在人治社會法律空隙下做生意,你惟有付費找有權管治你的官員保護你私有產權、生產和買賣的權益。你付這些費用是賄賂,收取這些費用的官員是貪污,但是若你不賄賂官員不貪污,沒有產權保障生意做不成,因此在人治的社會做生意,所有人都要犯法,背上原罪。從宗教的觀點看,人生下來便有原罪,是可以圖一生做好事獲上天救贖。在中國人治社會做生意促成的原罪,是制度使然,上天救贖不了你。是的,做生意有法律保障是理所當然,在中國做生意卻要賄賂才做得成,你心有不忿,然而,這既是制度使然,你也沒法不依從,上天救贖不了你,只好自己救贖自己了。

我是堂堂正正做生意的人不想犯法,制度卻逼我行賄犯罪,這罪惡是強加於我,與我的意願無關,這原罪於我沒有罪惡感,我自然會把賄賂付出的費用合理化,將之作為做生意的一種稅項。既然將賄賂官員的錢當作是稅項,這些錢在繳交政府的稅項剔除出來也是合情合理,否則付兩種稅項做生意不破產嗎?在人治社會做生意賄賂無可避免,瞞稅逃稅也無可避免,因此在中國做生意不僅賄賂是普遍現象,瞞稅逃稅也是普遍的現象。現在習帝要向瞞稅逃稅的人開刀,做生意的人都是天下烏鴉一樣黑了,一聲令下誰敢不乖乖「依法」奉上官方要求補繳的稅金?天下烏鴉一樣黑,中國普天下的權貴富豪有多少逃得過回復無產階級的命運?

過去四十年經濟開放做生意賺到錢的人都心情忐忑不定,是因為誰都知道共產黨講過算數,朝令夕改死性不改的病態。因此不少人在外國買定護照,置業和送子女到外國讀書居留。今天習帝推行「國進民退」,擔心「三反五反運動」重返的事真的降臨,怎不叫人人心惶惶,無心事事,整天想着明哲保身怎樣逃亡?這樣的社會會安定,經濟會不反覆嗎?中國經濟已從高速發展艷陽高照的春天,進入陰霾密佈風雨交加的寒冬,更碰上個鵪鶉腦袋巨人習帝的「英明領導」,打砸社會安定,造成人心騷亂,中國前景有多悲慘可想而知。然而習帝仍然躊躇滿志,說什麼「帶領世界走向新秩序,更大的文明!」唉,真是瘋人亂語不知所謂。不過,受共產黨唯物主義魔障太深的習帝,人不外是副機器,是沒有靈魂沒有心的,他是不懂人心驚慌,人心思變對社會造成的動盪會是多大的恐怖。但是正如毛澤東說越亂越好,可能中國已走到蛻變的臨界關頭,真是越亂越好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