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朋友為什麼要學音樂?|費Sir
  • 2018-10-24     2,680

 

Overture

阿仔的中學要求每一個學生要懂得奏一種樂器。對他來說,音樂可能只是 Alan Walker 和 Sia 之類的流行曲。好了,現在學校有要求。我見他的音樂天份不高,但個子夠高,站在樂隊後面做個佈景板好像還可以,不如學低音大提琴?他自己也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便選了。奇怪的是,一個月下來,他竟然愛上這樂器!他說,最好玩的是拉低音時,地面會震!Because you know I’m all about that bass,‘bout that bass! (Maghan Trainor)

Intermezzo

音樂可能已經存在了五萬年。最早的人類為什麼會發明音樂?有專家說是因為他們聽到自然界中的聲音,於是以音調去模仿,The hills are alive with the sound of music (Julie Andrews);亦有專家說音樂是用來聚集群衆。應該是兩種說法皆成立,但對費 Sir 來說,答案再簡單不過:音樂可以即時把情感放大 - 不開心時會變得更傷感,開心時會變得更歡欣。讓強烈的情感發洩出來,心理壓力不就自自然然地減輕了?

Obbligato

自己曾經在職場上跌跌撞撞,有一段時候非常失意,晚上總是睡不好。一位善意的前輩提議聽古典音樂來解解愁。當時自己只追隨英倫的 Band Sound,像 Suede、Oasis,從來沒有想過古典音樂;不過,試試也無妨吧。結果是一發不可收拾,由韋華第開始,到蕭邦,到柴可夫斯基,到貝多芬,到最後的巴哈,一路走來。

記得在那段失意的日子,下班後在外面隨便吃點晚飯,回家洗完澡後,通常是九點左右,便把屋裡所有的燈關掉,然後躺在沙發上聽貝多芬,一聽就是多個小時,晚晚如是,像在療傷似的。一邊聽,一邊想自己的情況,一邊嘗試找個解脫,是懂擦乾淚看以後,找個新方向往前走 (張惠妹)。慢慢地,心情平復了不少,亦更明白自己,竟然豁達起來。最後作出了一個重大决定,然後昂然翻開人生的新一頁。

Adagio

阿女出世比預期的日子遲了足足兩天。那兩天費 Sir 擔心得不得了。因為是公立醫院,不能全程陪伴太太,自己變得更加神不守舍。那是我第二次 - 亦應該是最後一次 - 做爸爸,又知道是個女孩子,感到受寵若驚得完全不知所措!記得當時只想快點見到女兒。

她出生前的那個晚上,我坐立不安又睡不著,於是打開電腦,在 Youtube 胡亂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消磨時間。不知怎樣,按呀按呀便按出了 Glee 版 Bruno Mars 的 Just The Way You Are 的 MTV。之前曾經聽過這首歌,但不是這個版本,這個版本特別好聽。於是我重複地聽這首歌可能有二、三十次,然後才模模糊糊地睡著了。歌詞 When I see your face,There’s not a thing that I would change,’cause you’re amazing,just the way you are 不斷在腦中迴旋。早上醒來時,特別過來幫忙的太太的姐姐跟我說:生了。

到醫院見到阿女後,我得知她的出生時間正是自己儍儍的在家聽 Just The Way You Are 的同時。之後,我以這首歌作為阿女的 Theme Song。每次聽到,便回憶起那兩天自己對女兒來臨的熱切期待和盼望。阿女一天一天成長,的確是 amazing。音樂,原來也可以用來為生命中的一些特別事情做標記。

Rondo

其實,阿仔也不是完全零音樂經驗的。他自小學三年級起已經開始學習鋼琴,ABRSM 也考到第五級,還參加了幾年的音樂比賽。只是他實在太不想考樂理,幸福又怎可勉強(容祖兒)?就讓他停了。

開始時,像很多香港家長一樣,要阿仔學琴的原因,是希望能夠培養他有更好的專注力和手腦 co-ordination。自己小時候家窮,哪有機會學什麼樂器?見到女同學能彈琴,羨慕得不得了。到自己有了阿仔,當然希望給他機會嘗試,可是他不領情,有什麼辦法?現在好了,他好像開始感覺到音樂的樂趣了。到阿女,太太和我已經決定不會剎有介事地迫她學什麼樂器,我們會等她自己開口說要學時才作安排。

其實,懂得奏樂器不知有多好,費 Sir 在美國讀大學時住的宿舍中,大部分宿友懂得玩最少一樣樂器,一天二十四小時什麼時候也好,隨便幾個人坐下來便可以 jam 音樂,既可以抒發情緒,亦可以聯誼,又可以鬆弛神經,多好!這樣才是享受音樂!如果學的是西洋樂器,更能夠從多一個角度來認識人家的文化。講起西洋音樂文化,費 Sir 不久前在香港中央圖書館見到一本書的名字: Couldn’t Have a Wedding Without the Fiddler - 是講住在加拿大東面的 Prince Edward Island 上的居民源遠流長拉小提琴的傳統。從書名已經可以看出音樂對他們的生活有多重要。

正在努力準備考各級 ABRSM 試的小朋友,記著不要本末倒置地只把考試視為過關,而應該把其視為一次證明自己的音樂造詣已經達到了什麼程度的好機會。

Elegy

費 Sir 在聽音樂的這許多年中,有好幾次想到:在自己的葬禮上,應該播點音樂好,不然的話,親人朋友們坐在那裡,會好悶。但是,播什麼好呢?年輕時覺得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的第二樂章挺好, 要 Carlos Kleiber 的版本,但後來認為太崇高壯麗,自己只是一個小人物,不配。跟著,覺得蕭邦的 Farewell,Etude Op. 10 No. 3 也不錯,雖然有點陳腐,有點 predictable。之後,喜歡上 Samuel Barber 的 Adagio for Strings,但實在太悲哀,不成,還是找一首開心點的好。到現在這一刻,覺得韓國電影配樂大師 Cho Sung Woo 的 April Snow 最合適,舒服易聽,旋律優美,像生命一樣美好,卻帶一點淡淡的哀愁,像是對人世間始終有一份眷戀、一份情懷,不捨得離去。是這首了。盼望我別去後會共你在遠方相聚(Bey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