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市揸fit人|碧瑤綠色】港大畢業生為發展按兩層樓 做清潔做到上市
  • 2018-11-13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冇錢咪去做清潔囉,坦白講個時做野呢,最容易入行就係清潔丫嘛。呢個喺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就喺我哋細個嗰陣時,係跟爸爸媽媽做,佢(哋)就係靠咁去養大我哋。」碧瑤綠色(1397)老闆吳永康說。然而當年創業,他並非一個讀書不成的小伙子,七七年在港大生物系畢業,天之驕子。當年擁有港大學位不愁沒有薪高糧準的公司聘請,出路亦不會局限於做科研;現時更有不少同門於大企業身居要職。

惟吳永康出來工作後,發現自己不喜歡打工。家中七兄弟姊妹,小時候,別人放學去玩,其父母當然亦會帶他們七兄妹去「玩」。但不是到公園或遊樂場,而是由父母做「指揮」,派他們到不同單位做清潔。年長的子女到遠點的屋苑,較年幼的弟妹則到離家較近的屋苑清潔。吳永康笑指,當時是分組到不同單位清潔,由於有兄弟姊妹相伴,故他們會當是遊玩,寓工作於娛樂;故手足之情較其他家庭為深。有時候,同學邀約遊玩,他亦會向父母「請假」,不去清潔以應約。但後來知道他去遊玩的代價是父母做完自己的工作,再到原本他要到的住所清潔,心中難免有愧疚。年少不知愧疚是何物,但往後卻很少再接受同學邀約遊玩,實行「自己工作自己做」,培養出責任心。

創業初時,碧瑤沒有固定客群,吳永康表示,兩兄弟會自製卡片,在晚上逐家逐戶入信箱,以擴大客戶基礎。兩兄弟日頭做清潔工作,夜晚就去「掃信箱」撈客,並專搵半山客。「因為我地無reference,大個啲又做唔到,做住宅就做到喎。我哋就慢慢喺(住宅)個基礎到做。」其後,由住宅清潔延伸至寫字樓,當時做商業推廣亦是同一招,在甲級寫字樓抄「水牌」,逐間公司詢問有沒有清潔需要。「當時我啲細妹仲讀緊書,暑假嗰時叫佢去抄啲水牌出嚟啦。」被問及初時「日做夜做」,是否賺很多。吳永康笑言,「賺唔到一桶金,賺到一碗飯食架咋,邊賺到一桶金丫!」

吳永康指,當時並非打算一世都做清潔,更不是覺得清潔好有前途,只是有一個信念,決定了去做一件事,就會盡力做好目前可以做的事。就算不知前路如何,但他深信只要盡力做好,前面條路就可以繼續行。他直言可以一直行到尾當然最好,但就算行不下去,都總會有其他路可以行下去。

很多人都以為開清潔公司門檻很低,入行很易,但實際上,吳永康最初的「清潔路」並不平坦順暢,因工作未必能即時收錢,而員工卻很多時要求即使出糧。加上要發展,除了有簡單的掃把、地拖以外,更需要有各式各樣的大型機器,才接到辦公室等大型機構的生意。故有一段時間兩人只夠食飯,處於沒錢賺的狀態。

在最艱難的時候,甚至抵押自住樓取的公司的營運資金。「嗰時樓價升緊,一路升一路按。後尾啲息成廿幾厘,收埋個啲(錢)都唔夠比息。」幸好,得其妹妹在兩兄弟捉襟見肘時,抵押自己的自住樓來取得一筆錢,以助碧瑤度過難關。碧瑤能夠慢慢在清潔行業中立腳,除了因抵押了自己及妹妹兩層自住樓取得資金,「All in」去守業外,靠的還是兩兄弟永不放棄的一股勁。最初只有住宅清潔的單,收費不高但他們也沒有「hea做」,堅持以質量賺取口碑。吳永康指,當時員工不多,兩兄弟不是指點其他員工做,而是一齊落手落腳做。年尾其他員工要提早收爐,剩餘的工作亦是兩兄弟一起做。自己落手落腳做,才可保持質量。碧瑤往後才慢慢累積口碑和客戶群,令規模愈做愈大。由最初只有不足10個員工,發展至現時有超過9000個員工。

要數碧瑤最大的轉捩點,就由政府開始將公共服務外判開始。約在1987年間,政府開始外判公共服務的清潔工作。吳永康回想,頭一、兩年入標都失敗,入標後政府會派人到公司巡查。他猶記得那個政府職員說「你這個規模都入標?不會有機會啦。」但他聽後沒有憤怒,只是想如何可以做得更好,接更多單以擴大規模,達到政府認可的程度。要等到第三年,終能承接政府的外判,但外判單仍然有限,而且毛利並不高。不過接了政府生意,在名聲上的確有幫助,令愈來愈多大客戶願意選用碧瑤的服務。

近年,碧瑤除了清潔和除蟲外,還拓展了回收業務。由於業務愈趨多元化,所需的營運資金亦隨之上升,故在2014年將碧瑤上市,以籌集營運資金。近年股價浮浮沉沉,跌穿1元水平。被問及有沒有人游說他賣殼,他不諱言說有,但強調公司業務持續且多元化,並無賣殼念頭。現時碧瑤在屯門有一間玻璃回收廠,回收玻璃瓶後可用以做英泥及玻璃磚。但要搞環保並不容易,現時港人回收意識雖然已大躍進,但相比日本、新加坡,仍差很遠。碧瑤為了吸引香港人環保,也要善用一下港人貪小便宜的特質,其中舉辦一個活動,在港人回收玻璃樽時,他們一方面會送小禮物給市民,公司另一方面捐錢予有需要的團體。吳永康指未來除了繼續做好清潔及回收主業外,還希望可以回收玻璃樽後,可以做出一個產品而非停留於半成品。

至於繼承之路,儘管吳永康已兩鬢花白,但仍會親自落回收場巡視業務,坦言未有退下來的意思。被問及會否讓子女進入公司加入管理層,他笑指其子女並無這個想法,他亦沒有這個念頭;並指公司有晉升階梯。

撰文:詹詠渝

攝影:蔡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