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華仔」的使命 比入「牛劍」更重要|李家文
  • 2018-11-26    

 

那年,在九龍塘牛津道的天主教男校讀中六,午飯時間,鑽進後巷的快餐車買飯盒;返學期間,可離到校園到街尾的球場上體育課,一幕幕畫面,仿如昨天。同一條街,還有另一間男校,是BAND 1的英華書院。 印象中,這基督教學校的男生友善、樸實、低調。到2003年,英華書院由九龍塘牛津道1號B遷校到深水埗英華街1 號。轉了新環境,與復辦的英華小學結成一條龍,到2008年,更轉為直資學校。舊生兼書院校長鄭鈞傑明言,英華創校二百年,定位清晰。

「英華重要的地方不是二百年這個長度,而是它過去對社會的影響有多大。我不想不同持份者只知道你要拿多少個五星星,你有沒有狀元。你有多少個學生入了牛津、劍橋之類。其實我們希望「英華仔」成為一個有使命感的人,我就告訴家長,如果你打算進來後兒子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這間學校不適合你,我們要訓練學生將來要服侍別人。去到較高年級時,有很多崗位給他們,他們就要開始對學校有承擔,例如參加紅十字會,以前是會員,只接受訓練,慢慢要開始成為領袖,開始成為擔當角色,參加活動由一個參與者變成一個策劃者。」

近年政府全方位鼓勵中學發展STEM教學,鄭校長回想,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校內已有設計與科技學科。「那時我們有個工場,都要學習畫工業繪圖,亦要設計物件,用木或是膠造,但我們其實經歷過一個階段,因為十多年前開始準備新高中時,學校課室不夠用,當時有人提出不如就取消設計與科技這科,我們另一批老師說不好,特別是我們男校,我心想將來我們的學生連螺絲也不懂上,釘又不懂打,我心想怎樣娶妻?」

一代代師弟,畢業後進入大學,有些繼續參與社會服務或建立大專組織,將學到的知識轉化為力量,扶助世界不同角落的群體。「近期到柬埔寨和其他地方建水井等,我們做了很多粉飾,上螺絲之類、鉗上,做了一個班房,一個衛生間。我們在過程中,你可以說我們是在經歷STEM教育。」

六年的中學課程,如何訓練學生具批判思維、不要人云亦云非常重要。相對部分比較高調的傳統名校,英華書院師生的含蓄、默默耕耘、不張揚,有時亦引來外界關心目前優勢如何。

我問:「其中你有一個學生,是畢業生來,徐緣,他在2016年時,他記得有很多人質疑過是否還稱得上第一派別的名校,因為除了校譽歷史悠久外,其他學術成績,運動表現,師資設備都似乎遜色於一眾第一派別的男校,如果今天還有人提出這個質疑,他說他會微笑,然後告訴他有一宗新聞,那宗新聞就是說2016年,你大概記得,當時關注組與校友會會面和校長。他說記得擇善固執,他中學時的老師教他,你們英華的校歌叫Home Of Our Youth,所以他覺得免於恐懼,在Home Of Our Youth中成長,2016年是這樣,現在根據教育局的指引,港獨是沒有討論空間,那時他根據你的說法,校方容許學生在校內討論港獨議題感到高興……。」

「我們沒有特別跟學生說可不可以說,我們亦沒有跟老師說可不可以說, 2016年時,其實為什麼這樣,因為當時是處於熱點,但我們都知道一件事,我們本來就是要訓練學生獨立思考,關心社會,是其是,非其非,即使學校本來沒有主動討論,其實學生問起這些問題,我們都要懂得如何教學生,你怎樣看,從多角度去看。」

鄭校長憶述,因為當時派傳單的學生,在校外派,校方不能做什麼。「外面這樣多傳媒,如果我們出去跟他們說,不如進來學校大家談談,先不要派,因為有校友,有些校友不怕你記過,你不會記到我過,因為這樣而與老師有任何爭執,這樣就不好,反而他們派完,進來學校後,我們就跟他慢慢談,當然他們問有沒有討論的機會,其實老師私底下知道,因為我們很清楚有科叫通識,通識科裡其實都有有關國民身份認同,社會參與這些課題,少不免一定牽涉到相關議題,當時校友和學生說,「真好,即是有(討論的機會)」,出去跟傳媒說有(討論的機會),隨之而來的是很多傳媒和教育局,教育局每五至十分鐘來電 。」

如何處理相關議題,鄭校長深明不易處理,決定一切回歸學科層面探究。「是很難處理的一個情況,所以我們把它們在定性為在通識科裡討論,純粹在一個學科角度層面,比從一個學生要爭取社會,當然這個我尊重他們的自由,我亦跟所有老師和同學說,我尊重所有人的選擇,你們的自由,但在學校制度裡,亦有教育條例來規定……。」家文報告|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