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司有排搞】 自己接job一腳踢 周秀娜:希望好嚟好去!
  • 2018-12-12    

 

今年九月,周秀娜與合作了十年的經理人公司鬧翻,導致要打官司追討欠薪兼解約。轉眼間已經過了三個月,與舊公司的關係如何?「現時交由律師處理!我當然希望大家可以和平處理這件事,亦不希望要花很長時間,因為我是一個很怕要煩這些事的人,亦覺得大家已經合作了這麼久,我當然希望好來好去。」周秀娜說。

或者有人會覺得她忘本,但周秀娜清楚知道十年原地踏步對自己未必是好事。「合作了這麼久,由出道到現在,我覺得大家之前的合作都是開心的。對方亦幫助了我很多。自己今日能夠讓大家認識,我覺得不可以抹殺了他們曾經的付出!但自己覺得已經十年,很想轉換一個新環境亦希望嘗試其他新事物,想自己長大。因為擔心自己習慣在一個舒適地方,習慣了往後都是這樣,擔心自己會沒有突破,欠缺新嘗試和新鮮感。」周秀娜說。

官司纏身,周秀娜唯有自己的事自己做,但還需多久才能圓滿解決事件?連當事人都說沒有頭緒。「我都很想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你知道書信、文件來往,大家都需要時間回覆。我覺得現在好像古代飛鴿傳書,所有程序都要給時間對方處理,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時才可解決,但暫時你說情況是否很差,我又不覺得是這樣,大家仍在商討一步一步去處理。希望下年初吧!或者最好當然是年底前,但律師都答覆不到。」周秀娜說。 

電影密密拍的娜姐,與張晉合作的《張天志》下星期便上映。戲中與鄭嘉穎最多對手戲,幾乎每一場都被他折磨,尤其是被對方掌摑的戲份,真的隔着大銀幕都感受到那種痛。「是我與他拍的第一場對手戲,那一巴掌摑到第三次導演才收貨。因為八爺對力度,感覺上是否很痛和夠力,他的要求都很高,所以掌摑了三次。我想嘉穎都是出盡力去打,我自己亦寧願痛一次,好過你因為愛錫我而要痛十次。他掌摑完那一巴之後,我是第一次有這種暈眩的感覺,同時聽覺有少許問題,掌摑之後有些耳鳴!」周秀娜說。

但娜姐說她最難忘反而是另一場戲。「最難忘是他迫我吸白粉,其實是葡萄糖。葡萄糖全入了眼和鼻,那場戲是說他見我那麼喜歡吸白粉,便強迫我吸,令我吃不消。那些粉入了鼻又吸入喉嚨,因為葡萄糖最後會凝固,塞了在喉嚨和鼻中,那個狀態很辛苦,拍攝的時候好像呼吸不到,同時有種瀕臨死亡邊緣的感覺,真的呼吸不到!」周秀娜說。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