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聞運動出色博入男拔 校長親述真相|李家文
  • 2018-12-24    

 

幾個月來,邀約多位中學校長交流,不論學校主要取錄哪個派位組別學生,真心分享就好看。當然,家長對傳統名校特別有興趣,想多點LIKE,不用考慮,應該主攻名校。一個欄目,除了點擊率,值得留心的,還有受訪者的器量與識見。 《家文報告》不是升學指南,更不是廣告雜誌,名校校長願意接受訪問,多少要有心理準備不一定寫得好,既然收生不成問題,叩門人數有增無減,幹麼要花時間應付傳媒?

一間學校要辦得好,教職員團隊、家長、舊生、辦學團體等等持份者當然功不可沒,最核心,少不了一位有遠見的校長。教育界天天面對大小問題,有人視傳媒為洪水猛獸,沒事最好不要與記者多接觸。明白如何做好危機處理的管理層,更深知未有危機出現,平日更要做好溝通工作,有足夠的信任,早早了解對方,較有事才拍門搶救來得重要。拔萃男書院舊生兼現任校長鄭基恩是位大忙人,也是心思細密的教育家。某天早上和他漫談男拔的種種,差點誤了他下一場活動,唯有放人。要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即日,他同意可再詳細傾,晚一些也不成問題,於是,製作了第一個「一早一晚」的對談記。

鄭基恩甫擔任校長一職,已遇上國民教育事件,如何處理好學生隨時有行動,如同與傳媒人交流,不是單靠臨場發揮。

「在不同時候,危機處理由某幾個老師特別去跟他們傾談。當時有個老師告訴我,這件事出來了,好快就會在社區上廣傳,你如何反應?(我看見你在一個論壇上說45分鐘內要處理,有些校長說最重要是得到校董會信任。)45分鐘背後的基礎要很深厚,這些同學在不同場合,在成長的過程,我們都跟他有過接觸。」

在佔中那風雨飄搖的情況,鄭校長跑去支持一班已當了警隊高層的男拔畢業生,在警務處的刊物《警聲》圖文並茂,在他眼中,政見理念不同沒問題,最重要懂得獨立分析。

「放了你在不同顏色的傘下面,但兩邊都有人是謹守崗位,盡忠職守。同學、學生的一方固然危險﹐因為對面的警察是有武器,但亦從新聞片段看出,警察一方是單薄的,當然他們有武器在手,但他們面對的群眾亦不少。當你在顏色上和理念上,那些東西存在,再落一層,比較中心一點,他其實也是一個人。」

每位校長在危機處理上也有一套,鄭校長強調有很多事情不是可以培訓出來。「我們不只是說學術,因為有這麼多年歷史的學校,其實是代表著某些東西,究竟我們要保護甚麼,承傳甚麼。當時有一、兩件事,我未必要完全說出來,但結果我的做法是、或者溝通的方法是,校長對你們有信任。你們做甚麼事情,可以在框架之內,或者框架之外。其中一樣東西,要提學生,你們要有獨立思考,無論你是甚麼顏色,最後你選擇甚麼顏色都可以,但決定一定要是想得很清楚。」

鄭校長的父親是喇沙書院畢業生,這男拔舊生直指,自己與爸爸性格很不同。「很不同的兩個人,他是黃霑時代的同學,他跟我說很多故事,我們的性格也不同。你說得對,兩間學校其實是有點英雄本色的感覺,口頭上就互相說這說那,但私底下大家是很明白。一望就知你是哪一間,我是哪一間。有時他們(男拔學生)的氣勢或者氣質,因為由小至大,我們都教學生,面對甚麼逆境,也不要被逆境比你大。可能外界見到,會覺得是一種過份的自信心,但我也不否認十多歲的男孩子,是很難平衡到不卑不亢這件事情。」

坊間一直盛傳要入男拔,運動出色是其中一個門路,外界簡單稱「買人回來」,然後免他學費。有些名校在考慮收插班生時,私下會考慮運動賽事得獎一環,但沒有像男拔那麼制度化。

「我們說體育之前,我們數幾樣事情,第一要說轉校生,先說中一收生的情況,我們也有收政府的資助,所以我們限制了,246個學生,就只能收這麼多,不再收出面。246個要減150個直屬小學,淨下96個,然後再減10個就是窩打老道的拔萃小學。即是每年我們盡量收的同學都是收86個。中一其實很多同學會報,但沒有機會收到他,中二、中三我們跟很多同學一樣,會有很多同學去外國讀書,然後就會有學位騰出來。很多運動出色的同學都會想過來,其實是真的。他過來的時候有好的教練,有好的隊友。最重要的是,因為我們有多一點資源,其實我們有團隊,老師去支援這些學生,這些出色的運動員,經常都要外出比賽,他去外國比賽或者集訓,有些老師會一直跟著他們。其實13、14歲,15、16歲呢,最黃金的時候,卻偏偏在制度上要他選擇,如果他們很出色,有體育會會叫他們轉全職,但有時家長會說高考、IB都很辛苦,不如不要玩。」

不單是運動,音樂或科學成績卓越,都有機會成為男拔的插班生。「你說轉校生,對一間學校的文化,其實是豐富了。你說,想贏,是每一間學校都會想贏,但要小心,或者任何一間學校都要小心,就是如果收了一個品行不好的同學,或者他只懂玩運動,也對文化造成不太好的衝擊。」

談到拔萃男書院的核心價值,首先要走出框框。「可能我們會想,每一個入來拔萃的弟子或者學生,我們沒有既定的框框你將來要做甚麼,醫生、律師,我們其實盡量都不叫他做醫生,如果你成績好不一定要做醫生,你想清楚,你想做才做。(因為你覺得這已是一個很普通、常有的職業?)如果你的心是想醫人、幫人是好的,如果你只是覺得這是很安全的方法、社會地位比較好,你就要想一想……。」

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