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遺忘的角落|家園瞬間燒通頂 女兒心有餘悸:只要媽媽冇事就可以
  • 2019-01-03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陳嬌自1950年代已住在古洞的一個山坡上,以養豬養雞為生。二十多年前,政府不准養豬,之後,地主收回她住的屋,陳嬌便搬到空置了的豬棚住下來,細女愛蓮(阿蓮)一家則住在旁邊的豬屋,方便照顧母親。可是,大火燒毀了整排豬欄,現時細女一家暫時住在親戚的家,陳嬌已搬去火炭與大兒子暫住。但是,她每天都想著回古洞的家,每晚睡到半夜醒來,便想起她的家被火燒掉了。「一想到這事, 我便睡不著,一想到又哭。」她說時,淚水又再湧出來,她以小手巾抹去眼淚。

五十年豬欄 一夜成灰


火警發生在11月26日,在復康中心工作的阿蓮,當天休息在家,大約11時40分左右,她首先聞到一股塑膠燒焦味,以為是附近塑膠工塲每天排出的臭氣,她不以為意,便關上窗戶,躺在床上小睡。中午十二點多,一個朋友來電弄醒了她,睜大眼睛,她嚇然發現床上的天花籠罩著黑煙,在牆邊罅隙處,她看到紅紅的火焰從媽媽的屋子迸射過來。阿蓮心知不妙,因為每天這個時候,媽媽都會在自己的屋子裏睡覺的。「我立即走出去,對我老公大叫『火燭呀!』,一邊走出屋外一邊叫『阿媽,阿媽!』,我一直在哭。我老公一腳踢開媽媽家的門,火球“撲”的一聲衝出來,灼傷了他的頭頂及雙手。」

阿蓮以為媽媽在裏面,救不到她,很傷心,但她不放棄,蹲下來向屋內看,又一直叫喚母親。想到驚慌的情景,阿蓮又哽咽起來:「我當時只記著我媽媽,什麼也記不得,只要阿媽在這裏,就最安全,只要媽沒事,就可以了,甚麼也不重要。」 誰知就在絕望的一刻,她聽到媽媽的聲音,隨即見到她從屋後的山坡走下來。「我聽到女兒大聲叫我,就走下來,已經見到火光熊熊。」陳嬌說。原來,陳嬌正在山坡上種菜。「有朋友送了一些西洋菜給我,我便到田裏掘地,如果不是要種菜,我會在屋裏睡覺的......或許是上天眷顧我,或許送西洋菜給我的朋友,救了我。」

為保家園 瞓身撲火


最初,陳嬌想衝入火場取回她的東西,但女兒和女婿拉著她。「我想衝入去,我有錢在裏面,女婿叫著我『你不要入去啦,不要入去啦,火很大了,火已熊熊燒出來了!』。」 隨即,阿蓮走回自己煙霧瀰漫的房子,蹲下身子在地上想找錢包及身份證,但找不到,同時陳嬌拿起水喉撲火,但火勢太大,完全沒有作用。「我想進屋子裏,又入不了,唯有看著火,在那裏哭,一路握著水喉,一路哭。」阿蓮走回來,見到媽媽危險地,站在火邊倒水救火,便拉她走,到屋外小徑坐下。「我拉她一直沿著小徑走,直至看不到火為止,我怕石油氣爆炸,又不想她見到傷心。」消防員於10至15分鐘後趕到,拉水喉上山救火,但家已燒得七七八八。古洞長者中心的職員知道消息後,立刻帶來暖氈及衣物,一邊等候消防員救火,一邊陪伴及安慰陳嬌和女兒。由於陳嬌的藥物及身份證都燒了,職員便陪她到醫院取藥。大火終於在下午1時40分救熄。

幾小時後,陳嬌回來,卻見到自己半世紀的家變成灰燼。「當時我的心很痛,甚麼也沒有了。 」隔天,陳嬌依依不捨地,回到燒毀了的屋子空地。雖然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燒焦的味道,她卻徘徊久久不離去。在旁陪伴她的一名中心職員說:「她常用拐杖在同一位置,找來找去,想尋回她的錢。」

雖然家已成了一片烏黑的廢墟,陳嬌和女兒仍不想離去。每天,陳嬌的大兒子和女婿,穿上地盤手套,疲累地拆除塌下來的屋頂,清理現場,儘管他們不知道明天會如何。

星期五的早上,天氣微涼,陳嬌又從火炭搭車回到她古洞的家,但眼前所見已面目全非。昔日的休憩,回家總有小狗小貓歡迎,換來了憂傷。倒塌下來的鐵皮屋頂已被扔到屋旁的山坡上,燒焦的氣味已吹散了,空空的家只剩下成了炭的幾條木方,地下全是堆積如山燒焦了的物件。陳嬌的屋子空地裏,除了幾個她平日盛載物件用的鐵罐扔在地上外,床架、衣服鞋襪、舊照片、衣櫃、飯煲全部不見了,都成了一堆堆的黑炭。

記者:李敏妮

攝影:梁正平

剪接:Kerwin T

編輯:黎雅婷

相關報道:

被遺忘的角落|60年老屋慘被燒毀 88歲婆婆痛失古洞家園

https://bit.ly/2SxRQz9

被遺忘的角落|家園瞬間燒通頂 女兒心有餘悸:只要媽媽冇事就可以 https://bit.ly/2TigSC0

被遺忘的角落|守望相助籌錢重建 社工:冬天雖冷 但溫暖在人心

https://bit.ly/2Rv7QEs

被遺忘的角落|火災後仍每日重返爛屋 婆婆盼尋一家回憶

https://bit.ly/2Tqc6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