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世界革命領袖就是他(陶傑)
  • 2019-01-06     11,851

 

美中貿易戰,最初以大豆鋼材等貿易出入口順差和關稅做文章,繼而話題一轉,變成中國盜竊美國知識話題。

繼而話題再一轉,圖窮匕見,底牌亮出:美國二十年來扶助中國現代化,但中國拒絕政治改革,得到美國關照的種種經濟市場的利潤,壯大之後,包括在南中國海危害美國與盟國利益。

此一三重奏,有如孤舟飛渡長江三峽,由重慶出發,到得武漢鎮江,一彈三歎,前面就是波濤翻滾的大海。

此一進擊方法,中國始料不及,因為二十年來中國被西方一直縱壞。西方的科技、學術、工業、以至倫敦巴黎的購物街,中國人長驅直入,呼嘯喧嘩。西方人一直旁觀容忍。中國遂以為美國和歐洲是一家無人設防保安的大百貨店,進來任意取貨搬廠,不必付錢。

沒想到人家是兩黨制。民主黨鬆懈,不等於共和黨上台後會繼續。民主和共和黨都被收買,卻奇兵突出,殺出一路第三勢力的川普,借共和黨之殼上市,變成聖女貞德型的大反攻。川普當然不是貞德,而有點像英國的克倫威爾。克倫威爾發起內戰,就是要改變英國君主立憲的規則。雖然一男一女都失敗了,卻在西方歷史留下深遠的影響。

美中早已陷入冷戰狀態,這一點不必再自欺欺人。多年以來麻痹西方的辦法,是美國一旦警醒要防守,即被中國指摘為「對華有冷戰思維」。這句話像咒語一樣,對於自由知識份子的西方很有用。因為鬼佬一聯想到冷戰,尼克遜、根列、布殊一類的右翼「戰爭販子」的型象即刻浮於腦海。西方左翼選民包括知識份子和中產,長期已經被自己國內的「政治正確」洗腦:凡代表冷戰時代的西方領袖如邱吉爾、艾森豪、尼克遜、根列和布殊是壞人。只有在冷戰期間高呼由越南撤軍的甘迺迪、倡導關注人權的卡特,這等「反冷戰」的總統,包括奧巴馬,才是所謂的好人。

此一心理戰,長期用得有效,證明中國對美國和西方民間的心理有深入的研究了解 相反西方朝野對中國並不了解。由費正清開始,對中國企圖發起研究,因為那時覺得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終於站起來了,這個國家非研究不可。但費正清那一派天生左翼,又以為孔夫子的儒家是中國人思想行為的正中,沒想到幾年之後,瘋狂反恐、並引用列寧史太林與秦始皇法家嚴酷思想結合的毛澤東共產黨上台,孔子傳統早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就完結。

毛澤東發動批判胡適、發起迫害「胡風反黨集團」,誅連知識份子二千人,就是一幕現代的「焚書坑儒」。但西方的所謂的漢學家,對此完全視若無睹。直到二十一世紀還准許大陸在歐美幾百個校園開設「孔子學院」。這是西方中國研究的懶惰與無知。反而不讀書的川普,不管你中國甚麼孔子孟子墨子,這個子那個子,抓住一張貿易順差的數據為切入點,將桌子掀翻,盲拳打死老師傅,奇兵破局。川普不必了解中國,只要一出手就擊中五吋。過去一年這一幕,反而佐證了毛澤東一句話:書讀得越多越蠢。

毛澤東賤視知識份子,川普也有此想。一上台就指摘西方傳媒的主筆記者,與荷李活那伙自戀的編劇導演,川普也翻臉。不錯,這個世界不需要那麼多哈佛博士和柏克萊博士後,高分低能、高學歷低知識的偽知識份子,滿嘴學術八股名詞,這種人叫他耕田則無力,進工廠又不懂得裝配,除了IT可以進矽谷,社會科學和文科的知識份子本來可以高瞻遠矚做哲學家和歷史學家,站在高層為西方科技文明的導向指路。

但這個區域的知識份子懶惰沉淪,在發明了一大堆不知所謂的學術名詞之後,只貪圖出國開學術會議,飲飲食食,回到學院則伸手要資源,將自己的泡沫學術地盤擴充。

這一切川普和共和黨一些人看在眼裡,率領基層的選民佈陣枕戈,時機成熟,終於像李自成農民大軍一樣包圍科舉考試翰林院,知識份子和一個昏庸皇帝聚居的北京城。

此一造反真是翻天覆地,令我輩大西洋彼岸觀賞,拍手大讚。毛澤東的思想理論其實並不全錯,在那個時候不也是愚昧知識份子一連串錯誤判斷,如擁抱馬克思主義、廢除文言的「五四運動」之後迫出來的反動。

共產黨一向企圖發動「世界革命」。沒想到真正發動世界革命的是一個金髮美國地產大亨。歐洲的所謂右翼政黨跟風和應興起,搞得周天寒徹。一場好戲上映當前豈容錯過,二○一八年逝世的許多人,錯過了尚未落幕的這台世系七大戲,他們走得太早,九泉之下定感痛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