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先勇專訪|寫父親與蔣介石關係 新書內容「secret」
  • 2019-01-07     2,755

 

白先勇最新寫作計劃,繼《父親與民國》與《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他正在與台灣年輕歷史學者寫關於父親白崇禧與蔣介石的新書。白先勇主要負責憶述父親晚年在台灣的生活。



「我父親的一生,我父親跟蔣介石的關係。」白先勇預告新作主題。

「今次會focus你爸爸和蔣介石,是不是好精采呀?」

「好精采。」

「他(學者)要幫你手做資料搜集?」

「好多資料呀,找到關於父親的資料有兩千多條。」

「你寫的時候,通常在美國還是台灣寫?」記者又問。

「兩邊都寫啦。」

「你帶着稿子(出門)?」

「是。」

「寫了的,會不會怕掉了?」

「唔會,最要緊的是,我寫完後做個copy的。」立刻找人影印,原稿放在美國。看海明威紀錄片,他第一任妻子,帶着他的小說原稿,在歐洲火車上遺失了!一個你最愛的人,把你的命根丟掉,要根還是要人?真不敢想像那時候,夫妻的考驗是怎樣的。



「我只是寫我父親在台灣的一段,那個歷史學者寫前面,北伐、抗戰、內戰,很大的,這裡面有四份三,我這邊是四份之一。」

「你的四份一,你完成多少了?」

「好難講,不知寫到多長。」

「每日寫多少呢?」

「很難說的。」

「有便寫?常說作家要有規律,日日寫,即使不寫都要看一下,否則了斷⋯⋯」。

「是啊,都有寫啊,我看資料,不過後來我跟我父親一起生活嘛,我回憶他在台灣十幾年的生活,比較不是靠史料了,靠我的記憶。」

「有沒有一小段透露給我們聽?」

「唔得。Secret。」一個字,兩個字,可以成句的,就是鄭重宣言。記者咔咔咔笑了,那裏是作家的重要穴道,一試便知。不知不覺問出秘密,這一次,在白先勇身上不靈了。他也很開心,一臉知你想甚麼,大家都笑了,然後講起廣東話來。

「我們等着看你新作。大概甚麼時候啊?」

「唔知呢?明年底吧。」

「你現在來了香港,這麼多事情,你夜晚寫唔寫架?」

「唔寫喇,好攰呀,白天那麼多訪問,講話都講完了。」

白先勇八十一歲的生命力,還是在於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