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關閉下的美國係點樣?|李禾德
  • 2019-01-08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美國政府部份部門關閉近三個星期,華盛頓國會山莊真的很冷清。中午原本很熱鬧泊滿街邊的美食車(food trucks)沒有了一大半。市內的博物館沒有開,動物院及全國一些國家公園部份亦因應關閉。

國會山莊的麻省大道旁,日做14小時、開足五日工的熱狗檔女小販都不見蹤影。女檔主是中東移民,因政府停擺,幫襯的僱客少了很多,不足以支付熱狗攤檔租金,被迫關門。若她好彩,或者找到一些零工幫補,否則至今半個多月的收入就沒有了。

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就56億美元的邊境築牆僵持不下,各自因政見及面子問題未肯退讓,會面數次至今未能打破僵局。在事件中,美國傳媒集中報道80萬公務員如何受影響,一半公務員要「無償做義工」,這都是誇過其詞。真正受害的,是連鎖反應下靠勞力賺日薪的低下階層,或政府的合約員工及小企業。
這是美國政府停擺期間的國會山莊,一片冷清,附近食肆餐廳及美食車生意額亦減了幾成。

筆者身邊很多親友都是公務員,過去由總統奧巴馬以至現今的特朗普,都經歷過政府停擺,他們從未擔心無糧出。被迫放假(furlough)的公務員,都是有人工的,他們樂得有幾天假期。要返工的,並非「無償做義工」,只是出糧時間可能會延遲,直到特朗普與民主黨達成撥款協議。

當然,美國人不像香港人的儲蓄習慣,部份人銀行儲蓄很少,若果未能準時收到出糧支票,供車供樓,甚至還卡數都有問題。這是事實,但只是一小撮人。早在政府關閉初期前後,有銀行已經表示,受影響的公務員若因未能準時出糧影響供樓,可與銀行洽談,應可延遲還按揭,不會罰息。另一些財務機構亦應勢宣傳,歡迎公務員申請一年免息貸款的信用咭,通常向申請人提供一至幾萬元的貸款,一年內還清便不會收取利息,但若過期未還清,利息會好高。這可解決這一小撮公務員的問題。

美國最大工會「美國聯邦僱員工會」(AFGE),以兩名在司法部高度設防監獄工作的員工,上週一入稟法院,代表四十萬公務員提出訴訟,指在政府關閉期間,在沒有薪酬下仍要被迫工作及超時工作,要求賠償。

這項訴訟,並非尋求公義或不公平,純粹是工會出來露面,「你們有交會費,工會在這裡,會幫你們」之類舉動。這是浪費法院資源,浪費納稅人的錢。得益者其實是工會自身,沒有其他人。

美國這財政撥款程序於1976年立法,因兩黨撥款意見不合,列根政府試過8次政府要關閉,但每次只是4天或更少,老布殊一次,克林頓兩次,奧巴馬只有一次,但全面關閉達17天。

2013年奧巴馬政府關閉時,筆者當時在國會撥款的「自由亞洲電台」工作,當然也受影響。但受影響的不是全職員工,而是一些時薪的合約工,他們被迫休假,真正是沒有糧出。

有朋友的小型地氈清潔公司,不少僱客是華盛頓特區市中心的NGO,因受政府資助亦需要關停,原定每月地氈清潔服務亦告取消,朋友的收入大減。其中一間NGO 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雖然也受影響關閉,但新年派對照舊舉行,千多人於新年前夕在所裡開派對,每月的地氈清潔服務取消,但卻能另外花納稅人的錢為這次派對事後清潔。
美國人很喜歡苦中作樂,國會山莊一間酒吧提供特惠價給幫襯的公務員,凡出示僱員證,美金5蚊一杯雞尾酒,其中一款為「邊境圍牆」。

朋友是特朗普支持者,政府關閉激到一肚氣。他說:「這些有錢的政治家在電視上自吹自擂表演,這個國家真的需有一個異類的智者去管理。」

這次政府停擺事件,處理如何亦間接影響2020年的總統大選,特朗普正與民主黨在較勁。
特朗普兩次與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左一)會談,以期打破政府關閉的僵局,但都是無功而還。

悠然自「德」|作者簡介

_

李禾德

資深政治記者,曾任職亞洲電視、香港電台、壹週刊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現長居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海邊小鎮,過著簡樸的鄉村生活。對新聞工作仍有團火,眼見中美貿易戰開炮,烽煙四起,稿癮發作重拾筆杆,與壹週刊讀者隔岸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