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嶺東電影風雲(二)】賊王季炳雄劫案拍成《龍虎風雲》梅艷芳唔唱主題曲竟捧紅佢?
  • 2019-01-12     11,265

 

觀乎林嶺東頭四齣作品,除了1985年的《愛神一號》收六百幾萬被譏為「慘敗」(誰料到三十年後的今日,這個票房的港產片可以開香檳?),其他三齣,均錄得千萬佳績,大製作《最佳拍檔千里救差婆》更持續同一個系列的賣座強勢,狂收2700多萬,不過,林嶺東並未有沾沾自喜,反而狠狠鞭撻自己:「直到今時今日,我也不認為自己是拍喜劇的材料,你話拍飛機大炮,我就叻!老麥(麥嘉)找我拍《千里救差婆》,真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許冠傑在尼泊爾得了高山症,令《最佳拍檔千里救差婆》亂了陣腳,只得臨時加重張艾嘉戲分,收客串錢變領銜主演。

話說當年《最佳拍檔》連拍三集,1985年稍作回氣另開《恭喜發財》,結果遠遠不敵嘉禾《福星高照》,1986年麥嘉重拾拿手戲寶,幕後度橋與製作班底卻如鳥獸散,無人願意承擔如此沉重壓力。

蜀中無大將,老麥才想到因《愛神一號》滑鐵廬而坐冷板的阿東,反正老麥自己身為男主角,可以在現場親自調度與督工。「可能新藝城內部都覺得,我不太適合拍喜劇,拍完《陰陽錯》後,就將我推給樓下永佳(同屬金公主),但始終還是要拍《君子好逑》,沒辦法,喜劇當道嘛。」

「仇人」見面,竟份外「火紅」。阿東原定找甫從電視跳入影壇的王家衛,編寫一個由林子祥擔正的特務電影劇本,作為《陰陽錯》後的第二齣作品,未成大導的王小編左思右想,貫徹個人風格拖足大半年,令開戲計劃無疾而終。

但冤家路窄,《君子好逑》又讓兩人碰個正著,今次家衛終於有好帶挈,貢獻了電影最經典一幕──譚詠麟打動林青霞的那段「牛仔褲理論」!「《君子好逑》的編劇是鬼才黃炳耀,寫到最尾教堂搶婚一段,大家『篤』住王家衛去寫,王家衛呢個窮鬼書生,又係去到窮途末路,先至整到一個牛仔褲理論出嚟,初露鋒芒。」
《君子好逑》阿倫以牛仔褲理論打動青霞扭轉乾坤一幕,出自王家衛急就章。
王家衛客串《君子好逑》,「窮鬼書生」一臉稚氣。

《君子好逑》反應不錯,新藝城巨頭召阿東歸隊,隨他自由發揮開戲,「當時我仍未懂得寫劇本,剎時間要開部戲,半點頭緒也沒有,有天經過太子道樓梯底的舊書檔,隨手拿起一本叫《Sea Master》的小說,講兩個人在一艘船上發生的故事,幾有趣,選了出道不久的葉蒨文當女主角,男主角想用新人,看到當模特兒的鄭浩南,黑黑實實幾健康,沒有任何人反對,就這樣拍成《愛神一號》。」
林嶺東看到當模特兒的鄭浩南,黑黑實實幾健康,於是讓他當《愛神一號》男主角。
葉蒨文與鄭浩南合演《愛神一號》,傳過戲假情真。

阿東選角眼光一流,掌控愛情喜劇卻不太到家,麥嘉看片後一臉失望,阿東已打定輸數。「過唔到千萬,死得啦,返到新藝城要頭耷耷,預咗冇得撈!」新藝城標榜以票房成敗論英雄,但凡每齣戲落畫,便會將海報弄成相框,並標出票房數字貼堂,換言之,若賣座可風光一時,否則將要承受由上至下的殘酷目光,嚴重者從此冇得撈!

在冷宮度日如年,忽然間,「主上」又來點燈,更吐出一個令阿東難以置信與理解的「喜訊」──「麥嘉話,由我來拍《最佳拍檔千里救差婆》,吓,我?啱啱先仆咗一部戲咋喎?有乜理由俾部鎮山之寶我去搞?明知道唔啱,都要拍啦,何況佢做主角,又可以跟到足!」

阿東自嘲只懂「旁門左道」,上天下海、放吓飛劍,搞到套戲熱熱鬧鬧,「所以套戲賣座唔關我事,不過公司覺得我合格,麥嘉就話:『俾四百萬你,諗過部新戲,鍾意拍乜就拍乜啦!』」餓戲已久,阿東再不是當日那個渾渾噩噩、在太子道四圍咁踱的淪落人,他最想拍類似西片《密探霹靂火》(The French Connection)那類陽剛味重的警匪片,《龍虎風雲》的構思,來自一單驚天動地的械劫案。
《密探霹靂火》曾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及最佳男主角等五項大獎。

1985年初,警方接到秘密線報,得悉一個犯罪集團,準備行劫尖沙咀忠信錶行,遂精心部署廣佈天羅地網,以求將賊匪一網成擒;魔高一丈,賊匪雖已知道消息走漏,但仍照樣以忠信錶行為目標,劫案當日駁火超過126響,悍匪憑重型武器及挾持人質突圍,掠奪180萬財物逃之夭夭,戲劇化情節引起阿東高度關注:「點解咁多差佬圍住,打咗一大輪,都可以俾班賊走甩晒?」為重振聲威,警方全力展開緝捕,終將賊黨繩之於法。「我很好奇,一個人走去法院聽審,想看看這班彪形大漢有幾巴閉,妖!個個又瘦又奀,頭耷耷、眼濕濕,一點梟雄形象都無!」當中一名劫匪,正是季炳雄。

創作世界天馬行空,林嶺東以忠信錶行為藍本,將走漏風聲、臥底滲透、街頭槍戰等情節盡量發揮,構思出《龍虎風雲》。「我並沒有想過由周潤發去演高秋,一開始找不到人,新藝城有人提議,不如用發仔啦,當時他差不多拍完《英雄本色》,還不是票房靈藥,李修賢則演慣警察,由他反過來演大賊好有新鮮感。」
《喋血雙雄》前,發仔與李修賢於《龍虎風雲》已證明是合拍絕配。
《龍虎風雲》女主角本為鍾楚紅,麥嘉嫌貴,改以在無綫浮沉多年的吳家麗上陣。
台灣影帝孫越在《龍虎風雲》與發仔交情親厚,右為奧斯卡金像美指葉錦添。

一旦開正戲路,阿東打醒十二分精神,各方面都要配合完美,「我好重視配樂,知道由泰迪羅賓負責,好放心,當時沒有人用爵士樂,我好想嘗試。」藍調是他的情意結,事關當年他取得加拿大居留權,立即離開老婆 Mabel 孤身返港闖天下,途中於三藩市轉機時,看到一個黑人在吹色士風,音符裡飄來陣陣失落感,「我特意在《龍虎風雲》中,加入一個在街邊戴黑超、吹色士風的黑人,有人質疑:『香港大街大巷,會有個咁嘅黑人咩?』我不理,總之一有機會,即刻要放這個人落去,我覺得好型!」
香港街頭出現吹色士風的乞丐,因阿東的堅持面世。

爵士樂不是人人可駕馭得來,要找女歌手演繹《龍虎風雲》主題曲,泰迪羅賓只想到兩個人,一個是如日方中的梅艷芳,但時間趕急,唯有找另一個「民間歌后」──駐唱 Canton Disco 的肥媽 Maria Cordero,泰迪帶阿東去聽肥媽唱歌,一鳴驚人,「嘩,呢條大聲婆唔駛用咪,好勁喎!」
風雲際會,肥媽初登樂壇立即成功,處女專輯獲白金唱片。

阿東於是請肥媽粉墨登場,以獨特台風親自演繹主題曲《要爭取快樂》,但埋位時,歌詞僅得頭兩句「世界多變,豈可盡如人意」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嘥氣」,只得以鏡頭遷就,其後請來林敏驄出手,有說其中「老虎都要得嘅得嘅得嘅得嘅一定得」,乃發仔即興加入的神來之筆。

撰文:張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