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禪一味】 建築理念融入製陶 台灣陶土建築師茶香中以陶參禪
  • 2019-02-06    

 

無為陶房的工作室內,在陶器與木紋圍繞之中,吳偉丞的身影與周遭渾然天成。

相比起陶匠,或是陶藝師,吳偉丞更喜自稱為陶土建築師。「某種程度上來說,建築與陶器有許多共通性,都是由建構形成容器,兩者蘊含著相同的哲理。」

少年的吳偉丞,從未想過自己會走上做陶的道路。或許是因緣和合,也是福爾摩沙的地傑人靈,吳偉丞與陶的機緣,竟由一部早已報廢的拉坯機說起。「那時候剛畢業,學校剛好有一台報廢的拉坯機,因為老師看到我好像對陶比較有興趣,或許覺得我比較有才華,就把那台機送了給我。」

亦是因緣和合,吳偉丞家從小有喝茶的習慣,而茶與陶,早在遠東的海島上密不可分。如是,他的陶藝,慢慢與茶禪互相靠近。「我不算科班出身,對很多有關藝術性的東西,概念比較薄弱。」吳偉丞的作品總是沒有預先設計的人工痕跡,恰恰與茶禪一味的禪念產生共鳴:「對我而言,我做陶沒有很強的故事性要表達,就是美感的表達。」

陶,來自於土。而建築理念,源自於智。在吳偉丞的手上,自然與人智相合又相分,在利休的侘寂與古田織部的破調之間,產生出完美之中總有傷痕的陶藝。在吳偉丞的作品上,立體構造的穿插,塊面間的交疊結構,以至黑墨之間的銘骨流金,在調和之中刻下無為的缺憾,彰顯出吳偉丞最真實的自我:「我喜歡陶,因為每個動作、痕跡,都會留在陶土上,這就是作者最簡單、直接表達自己的方式。」

訪問尾聲,吳偉丞以他的作品,設了一席茶席。剎那間,荒墨無聲,只見血地朵朵銀花;拙枯的木桌之上,白金茶器潑染流墨如煙,水泥牆反照一縷陽塵,纏捲熱燙茶湯的一抹煙塵。如是,此席再無話,唯留茶與陶之間的寂寥共鳴。



攝錄:蔡福生

剪接:鄧詠瑤

協力:Heidi Wong

Ann Chen

Miro

梁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