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傳統背後】九十後當全職龍獅教練 「花生」師叔:想小朋友抵得辛苦
  • 2019-02-06    

 

每逢農曆新年或新店開張,一定會有舞龍舞獅。在行內打滾十六年的陳育生(花生),是香港少數的全職龍獅教練,他不單止接「柯打」出show、外出比賽,平日更會到學校或社區中心開班授徒,原來他有一個心願,想藉龍獅運動,向下一代灌輸正面價值觀,培訓他們「捱得苦」。

「師叔、師叔」一群六、七歲孩子跑進禮堂,第一時間跟師叔陳育生打招呼。「這個team很基本的規矩之一,要他們叫人、準時,一定要珍惜道具,幫手搬運收拾,也不可以破壞道具」他解釋。

雖然是九十後,但花生的龍獅界已有十六年經驗。他自中一接觸龍獅,當時只是參加學校訓練班,最後更參加班際舞龍比賽。「雖然我們那隊是輸了,但師父覺得我們這隊不錯,幾有熱誠,便邀請我們加入龍獅的興趣班。」花生自言不是運動型,起初練習時有點吃力,「有次練了兩個小時,師父叫我們休息一下。我喝了一啖水,便立即想嘔。」

在訓練過程中,扭傷、撞傷在所難免,有次花生在比賽前的一次練習跳高陣時,卻不慎跌了下來,鎅傷了眉頭,血流披面,「去到醫院縫針了,幸好可以遮到。」

訓練辛苦 食飯也要尊師重道

龍獅訓練是師徒制,不止是學習技術,更要學尊師重道,「譬如表演完整team人食飯,有師公、有師太,有師父。可能是剛剛有碟餸來到,你輩份小不可以先夾,要等師公師太夾了,才可以夾來吃。」

不少年青人曾經歷過對前途感到迷茫,花生也一樣,「當時沒有任何目標或方向,開始想修讀一些工作技能,而自己本身都喜歡畫公仔,就選了科室內設計來讀」,讀畢兩年課程後,他發現畫畫跟室內設計是兩碼子的事:「畫公仔是很藝術,你想畫什麼便畫什麼,但室內設計反而要計數、度尺,很多關乎數字,也要合乎規格」,畢業後沒有當室內設計師,反而做過侍應,學做麵包、洗地毯等,「就知道工作一定有不開心的時候,做什麼也是,不如做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開心又好,不開心也好,超碼是自己喜歡的。」最後於六年前,決定做全職龍獅教練。

易受傷收入低 「無悔入行」

「起初家人是不支持,覺得收入不多,又危險,又經常弄傷,做的工作亦好長時間」,花生透露現時收入約1萬初左右,跟一般文員差不多,「但我沒有後悔入行,始終是自己的興趣。」

除了應付比賽、練習,花生也不時到學校或社區會堂上教班。記者當日所見,這位師叔教授小朋友龍獅的基本功,包括舉獅、馬步、翻騰、鼓樂等,也收起平日的笑容,態度嚴厲,小朋友對師叔的要求做的動作卻顯得不敢怠慢,下課時更乖乖敬禮。

花生的師父、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總教練郭文龍指,在龍獅運動中,花生屬於全能型, 由鼓樂、鼓陣、到獅頭、獅尾及龍他都懂:「作為教練,你所有項目都參與過已經好好。他也不只是懂 每個項目都做得很出色,拿過很多獎。不過好的運動員不代表是好的教練,他是有耐性,對小朋友有愛心,而小朋友會聽他話。」

不少家長視子女為「金叵羅」,舞獅練習容易有損傷,花生坦言所學的動作都因應年紀,所以甚少出現意外,甚至「有些家長跟我說,師叔我想你幫手罵他,幫手罰他多一點,因為他在家很頑皮。」

作為教練,花生直言最大的成功感在於看到小孩子的改變,「當小朋友很怕事、面對不懂的動作,但他卻克服,一直肯嘗試直到成功。那一刻會令我十分高興。」他也有個小小的心願:「想教小朋友透過龍獅運動,成為更好的人,令他更正面,更抵得辛苦。」

撰文:沈皓君

攝錄:海江田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