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殘疾人士設計用品 NGO質疑 父親朋友批評 樂觀少女堅持下去:唔想沉淪負能量
  • 2019-02-09     6,325

 

聽多了把快樂建築於別人的痛苦上,到底還有多少人還在信奉助人為快樂之本,「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的所長梁雯蕙(Comma)是其中一個,她以一腔熱誠,一雙手,一個個想法改變殘疾人士的世界,盡力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便利,甚至是一份應有的尊嚴。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不是位於高級商業大廈的科學研究所,其實是所長的「Home Office」。起初以為Comma把工作檯放在家中一隅,來到卻發現其實研究所的一切早已融入於她的日常生活當中,客廳中的老衣車,書架上夾集研究的絕密筆記及日本文學書,堆疊的產品及林林種種的化妝品,這是一個有家的味道的研究所,而研究的亦是視障銀包及輪椅袋等專為殘疾人士所用的日常用品。

研究如何改善殘疾人士生活,這源起於她的大學畢業作品,一次跟蹤的經歷。

「我遇見一個視障人士,跟着他走了十分鐘,觀察他平時生活上會遇到甚麼問題,看到很多時候他都會踏空梯級、撞牆、入花叢,我就覺得其實作為設計師,是否可以設計一些東西,令他們生活上更便利。」

在畢業作品中,她為五位殘疾人士度身設計,甚至邀請他們一起創作,由銀包、布袋、到抱枕應有盡有,其中的視障銀包更斬獲2016年度「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後來她亦因為得獎而有機會到日本工作取經,發現香港針對殘疾人士設計的市場極待開拓,最後毅然以此為事業︰「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是純粹想幫他們,而不是以利益為先去開展這個計劃,但是慢慢發現其實做一些好的設計,未必是賺不了錢。」

Comma現時很想做的是與一班殘疾人士合作,透過藝術創作去生產產品銷售,成為一個可持續的生意,讓她維生同時也做到美好的事。今年,她依舊與一班智障人士設計豬年利是封,並在網上發售。

縱然理念美好,但在尋求合作的時候,有些非政府組織憂慮Comma利用學員設計及生產產品,當中涉及銷售和牟利,與他們本身的理念相違背而拒絕合作。說到這點時,她皺了眉頭,認真又帶一點冀盼:「但是我覺得有些位可以試多點,走得前一點。會不會其實我賺到的錢,也可以分予學員,他們亦可以透過設計得到滿足感和收入,那慢慢他們會可以走得更前。」

活動當天,印象最深刻是當與Comma來到社區中心時,一班學員便馬上上前圍着她握手,大呼她的名字,他們興奮的模樣讓人會心微笑,那份信任同時又讓人十分驚訝,不過當知道她平日會與學員們私下聯絡,甚至能一一數出他們的小事與細節,確實感受到她為一班殘疾人士的真心付出。

「研究」數年,到底賺到幾多,Comma坦言現時只靠與學校合作,其他機構購買作品等的收入支持生活與工作,笑言「今日唔知聽日事」,更希望得到有錢人資助,想必金錢謂她而言實在重要,不過當問到理念與金錢有衝突時該如何選擇,她仍然堅持理念。

「這一刻我會選擇理念,因為我可以和同理念的人一起賺錢,但是如果先選擇錢,理念不同其實也很難一起走下去。」

可惜理想與現實仍有差距,家人對於她的選擇仍有批評質疑,「我爸爸在六十大壽的時候,他說:『你這個女呀,奶都未戒,就學去幫人』,又有些朋友會覺得沒錢賺,究竟怎樣維生,家人都會覺得你連自己都未處理好,你怎樣去幫人」,但當她發現自己的舉動影響了身邊人,當中所帶來的滿足感,令她覺得所有批評都不重要。

採訪期間,無論是有任何不順或麻煩,Comma皆是笑容滿臉,記者最後也不禁一問為甚麼她會這麼正面,她想了一會:「為甚麼會這麼正面,是因為本身有負面,為甚麼香港人經常不高興,是因為整個大環境下真的令人抑鬱,那你不可以一直沉淪於這些負能量當中,所以就會有一些座右銘,時刻都要提醒自己,無事無事,不需要擔心。」說罷,她又爽朗的笑了。

撰文:鍾欣諺

攝影:梁正平

剪接:KerwinT